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腐书网 > 正文

清望当铺,沁字怎么读

时间:2018-05-15 08:38:07 标签: 当铺

第一章 清望当铺(九) 沁组词我们总是很不愿意去相信那些相信了之后会伤人的事。

-奥维德。

古罗马诗人 为了不引起太大注意,也不想造成系所里的人有错误的印象而想入非非-只要文学院出事,两个女生就往系主任办公室跑,是不是两个女生跟杨子胤是什么奇怪的组合,或者隐匿了什么隐情的这种遐想。

因此,杨子胤将自宅钥匙交给了穆宛沁,就先留在学校处理校务以及重新安排一天的课程,而让已经赶到学校的陈天默将两个女生送至他家。

四十五分钟后,她们几人已经在杨子胤位在山上的房子,聚在客厅里。

这间位居山上的房子很大,也很隐秘,陈天默一到这里的时后就发现,虽有车库,却没有车子,他原本还在疑惑杨子胤是如何去台北市上课的,转念一想,在日本时他就亲眼目睹杨子胤会瞬间消失,所以没有车子的剑仙教授,想必不用担心出入问题。

有只凤凰正在庭院里跺着方步,见到三人进入,似乎有些讶异,但在看到穆宛沁后,却缓缓跺了过来亲腻的用头碰了碰穆宛沁的手,长长的尾巴扫过凌筱璿的脚边,凌筱璿未有所觉,只是一个劲的陷入自己的思绪里。

但从陈天默跟穆宛沁所戴的天眼石散出的光芒看来,这种神话生物可能也必须靠天眼石才能见到。

凤凰轻轻啄了一口穆宛沁,便展翅飞往高耸天际。

看见凤凰的陈天默拿出依旧散着温暖热力的天眼石松了口气,脸上有着笑容。

前院有着花草,一张石桌以及四张石椅,石桌上刻了五子棋的棋盘,各有一碗黑白子,桌上已有了未完的对羿棋盘。

凌筱璿的心思都在躺在医院里的副班代,没去太注意眼前景象,穆宛沁望着那棋盘似乎愣了一会儿,接着还是直直走入房子里。

陈天默将在来的路上,经过便利商店时买的热咖啡与水放在桌上,一人各放一杯,然后坐在沙发上,有些怔忪的望着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这盏灯,让他感觉非常熟悉。

穆宛沁叙述完她所看到的景象,果不其然,凌筱璿的脸色变的苍白。

「所以。

小沁的意思是说,不管是小北还是小宅男,在他们出事的现场,妳都看到了盲眼书生?」看到穆宛沁在沉默了几秒之后的点头,坐在沙发上的凌筱璿极度不安。

她猛然站起身,在陈天默与穆宛沁两个人面前跺起方步。

「那砚台自从交给教授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了阿,难道砚台不怕教授的法术?!」凌筱璿的声音带着疑惑「不但不怕,现在还出来杀人了?」 如穆宛沁所说,盲眼书生都出现在小北与副班代身边,而一个已经死亡,一个现在躺在医院里,除了盲眼书生是凶手以外,凌筱璿不知道她还能怎么想?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盲眼书生似乎还是附在砚台上的意念,这砚台,是凌爸爸送给她的礼物,是属于她的东西,想到她的东西竟造成这么些祸事,她更是焦虑不安。

还不等穆宛沁回答,她突然停下脚步,接着像是想到什么「那砚台。

是爸爸买给我的,之后就缠着我,现在又出来开始杀人。

」她面色一白,看着穆宛沁「难道这一切。

沁组词

真的都跟我有关?」会不会,小北的死或副班代的自杀,都是她害的? 穆宛沁迟疑起来,为了不让冲动的凌筱璿乱想一通,她不敢对凌筱璿说出盲眼书生对她似乎有种癡狂的迷恋,也不敢说出书生曾说过的杀戮,可是如今看来,就算她不说,凌筱璿也已经开始胡思乱想。

听到凌筱璿的话语,陈天默的目光从水晶灯回到凌筱璿身上「筱璿,妳先不要想太多,一切都等剑仙教授回来了再说。

」 「教授真的有办法吗?」凌筱璿有些担忧,在看到陈天默的神色之后接着解释「我知道他很厉害,但是。

」迟疑了一会「这个盲眼书生似乎并不怕他。

」 「那是因为他只是一个意念。

」小拂不知何时出现,一脸笑意的她手上还端着一壶煮好的咖啡以及几个精美的骨瓷咖啡杯「主人的仙术对意念本就无法束缚。

」 「意念?」穆宛沁看着小拂将镶着紫金花色的咖啡杯放在她面前,轻声问。

「砚台是明代古物,砚台主人相当衷爱这个砚台,在他死后,他的亲人便将这砚台与他合葬,直到五十年前才出土,之后便辗转流至凌先生手中。

」小拂直起身子回答穆宛沁。

穆宛沁皱起眉头,她见到的盲眼书生似是唐代中人,怎么又会附在了明代才产出的砚台上? 「所以那意念是砚台主人的?」凌筱璿走到小拂面前有些着急「我跟他有什么过节?他为什么缠上我?」 小拂只是笑意盈盈的将咖啡杯交给筱璿,又将最后一杯放在了陈天默面前,接着便端着咖啡壶立在一边。

「砚台主人早已投胎。

」低沉的声音突然扬起,让穆宛沁吓了一跳「那意念,是来自他处,因缘际会下附在了砚台上面,并且帮助了砚台主人取得状元。

」杨子胤已出现在穆宛沁身边。

正在喝咖啡的她险险将咖啡杯摔落在地,眼明手快的杨子胤救下杯子,交给脸红起来的穆宛沁。

陈天默与凌筱璿已经不会惊讶杨子胤的敏捷与快速。

「教授知道了意念的来历,难道不能解决吗?」穆宛沁定了定心神,轻声问。

杨子胤看着穆宛沁摇了摇头「解铃还需系铃人,更何况若要消散这股意念,就必须知道他所执为何。

」 「所以教授的意思是。

没有救了?」凌筱璿挫败的跌坐回沙发上。

「倒也不是。

这股意念似乎都是针对与筱璿有过来往的人。

」正为杨子胤奉上与穆宛沁同款咖啡杯的小拂轻笑着说。

「来往?」凌筱璿瞇沁人缘起眼睛。

「例如这两次事件中,小北跟筱璿借过衣服,而今天这个副班代则是被拒绝过的男生?」穆宛沁隐隐有些明白。

沁的意思

借衣服?表白被拒绝?这算往来吗? 凌筱璿瞪大眼看着穆宛沁,显然无法理解她的逻辑推理,杨子胤的唇角隐隐漾着笑意,坐在穆宛沁身边喝了口咖啡。

「看起来。

这股意念是想保护筱璿?」穆宛沁突然懂得盲眼书生对筱璿的感情。

那股意念觉的小北拿了筱璿的衣服,是为不对;而副班代对不喜欢他的筱璿表白,是为骚扰。

啊?!保护她??这算哪门子的保护? 凌筱璿更加错愕的张大嘴巴。

「所以,筱璿小姐暂且不要与人过于亲近?」陈天默有些意外竟会得到这样得答案。

「意念本身无法杀人。

」杨子胤摇了摇头「它只能影响人的想法,但若对方够坚定,却也不会造成多大损害。

」修长手指微抬,砚台瞬间出现,杨子胤将砚台交还给凌筱璿,凌筱璿吓的往后缩入沙发内。

「教授,您要把砚台还给筱璿?」穆宛沁有些意外。

陈天默也有些不明白「对筱璿好吗?」 「解铃还需系铃人,只有让砚台回到筱璿身边,他才有可能为了待在筱璿身边而暂时呆在里面,等到我们找到意念的来由后,才能破除他的执念,让他消散。

」杨子胤解释。

「所以教授觉的若让砚台跟着筱璿,可能会好点?」 杨子胤对穆宛沁点了点头。

「谁敢带这鬼东西出门阿?」凌筱璿的眼泪快要掉了下来。

虽然那个书生可能真的不会杀人,她也不想带着砚台满街跑啊! 「妳就当它是付丧神好了。

之前穆小姐带着铃铛回来时,妳不也很想要一只吗?」陈天默赶紧安慰凌筱璿「这下刚刚好,来了这么一只。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 陈天默才刚说完,铃铛突然不满的跳了几下,穆宛沁赶紧拿过包包,轻轻抚过铃铛。

凌筱璿咬着下唇,双眸里燃着有些气愤的火燄瞪着陈天默,她觉的陈天默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她要的付丧神是像铃彦姬那一种的,可不是这一种什么奇怪的意念。

面对凌筱璿要冒火的目光,陈天默有些心虚的摸了摸后脑杓的头发。

凌筱璿不满的撇了撇嘴,还不等她有反应,那砚台就像有灵气般的自动飞入凌筱璿的包包里,她无奈的低嚎了一声,最后认命的把包包阖上,别过面去不看在场的任何人。

「既然砚台事件告一段落了。

」陈天默赶紧转移话题,分散凌筱璿的注意力「那我有件事情要宣布。

」 凌筱璿果然如他所料的换了个好奇的表情转头看着他,陈天默松了口气「那些分尸案似乎有些眉目,上头要我前往赣南一个古镇,跟当地公安配合,把嫌犯带回来。

」 「赣南素衣镇?」穆宛沁眉心蹙起,转头望着杨子胤,杨子胤的侧面看来似乎已在沉思。

「对,有线报显示,我那几件命案的嫌疑犯逃到了江西的素衣镇去了,董检座--」一提到承办检察官就表情古怪的陈天默继续说「承办分尸案的检察官透过两案基金会运作,让我过去与公安合作把人带回来厘清案情。

沁组词

」 「要逃亡,不是去美国就是去沿海。

怎么会有人跑去这个听都没听过的小镇啊?」凌筱璿一脸疑惑的看着陈天默。

「小妹妹,逃去美国,是专门掏空的企业钜子才去的起的地方,我估计这犯人身家不过几十万上下,至多百万台币,自然逃往便宜、语言又通又偏僻的地方阿。

」陈天默说的自然。

凌筱璿无法反驳却又不满的瞪着陈天默。

「所以我们又会撞在一起了?」穆宛沁冷不防说,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研讨会与陈天默的嫌疑犯都放在了一个地方上,让他们四人又聚在了一起。

杨子胤了然的看着穆宛沁。

「对耶!我跟教授还有小沁寒假时要去研讨会,也是去这里耶!」凌筱璿这才想起来的惊呼着「好巧。

」 「研讨会?」陈天默一脸疑惑。

「嗯啊,有个围村研讨会在寒假举行,我跟小沁可是被院长钦点参加的学生喔。

」凌筱璿笑着对陈天默说着。

杨子胤在几日前就告知了她们两个人,只是最近正逢考试,加上又发生了小北的事情,让凌筱璿压根就忘了这件事,也就没跟陈天默提起。

「那,我们还真有缘。

」陈天默抓了抓头发,笑着看向凌筱璿。

杨子胤面无表情的看着在那一搭一唱的两人,不由得深思起来。

根据日本的经验,这不是过度有缘的巧合,就是特意安排的故意。

他的手上赫然出现那研讨会的卷宗,他打开卷宗看着那神秘的村落,这样类似的村落,他去过了很多个,在赣南地区就有七百多个这样的村落,俗称赣南围屋。

独独这一个,在村子外围用八卦盖出的围屋,是他没有到过的地方。

他拿起空照图,细细看着那八卦状的围屋,有股不祥缓缓升起。

再细探下去,就可以发现,那顺着八卦方位往内盖的瓦屋分别按照着八卦卦位以及卦数以相反方向往内延伸进去。

小拂的声音突然扬起,带着惊恐「子胤,这个村庄的风水是--」小拂的声音突然被封住,没有说完。

看见小拂的怪异,穆宛沁也凑向前去看着杨子胤手上的图「教授,小拂的意思是?」她只看到排列的整整齐齐的房子,至于八卦方位她一点都看不出来。

杨子胤的俊容透着冰冷,凌筱璿与陈天默也在看到一脸冷然的杨子胤后,心底都有股不好的预感上升着。

过了半响,杨子胤的低沉嗓音才穿透几人所在的空间,透着极重的寒意。

「这是逆八卦。

」。

沁峰吧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