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高干文 > 正文

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阿清什么意思

时间:2018-08-09 08:07:04 标签: 爆爆,阿清,意思
本来就知道会爆掉了,但是没有想到竟然是几乎同时爆,医疗人员面面相觑,其中一人说:「还以为这个女人没有怎样,原来是脑子出问题呀

24. 爆!爆!爆!爆!爆!爆!爆!阿清歌手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 就在金凯旨三人遭遇婴灵攻击时── 「哇塞!一百个人!你就竟是怎样找到的?太厉害啦,我的宝贝阿清!」听见阿清为了自己找到一百个临时演员之后,本来对着镜子在画妆的吕表梓兴奋得大叫。

阿清脸颊凹陷,一附过度消瘦的模样,说:「呵呵,想嫖免钱妓的男人和一些想要见识你的黑道多的是!这可以让你一次和十个弄十回,你可要真的有十个种花样呀,不然的话这种重复性的画面会让所有的人觉得很无聊。

」他透过人脉,将之前所拍摄的影片给许多人瞧过。

对那一种贱男人而论,吕表梓简直是女神,能跟女神上床他们怎么会不踊跃? 「我的花样可是多到数不完,要怎么玩就怎么玩,不过我希望最后都可以对我弄在里面,一百个人耶,那多壮观?」 「为什么要这样坚持弄在里面呢?」 「因为男人看见那东西从女人的体内流出的时候,最兴奋嘛,你自己不也是这样吗?」 「原来呀……可是坦白讲,如果这一百人之中有人得有,那么你们都一起完蛋了呢。

」 「不是有检查过了吗?我们都很健康,没有问题的。

」吕表梓的扬起的嘴角却隐藏了自己心中真正的想法。

「好啦,那准备好,便差不多该上了!」 ◎   ◎   ◎ 吕表梓跟着剧组人员从酒店上车。

这一回的目的地呢,却是一片足球场。

或许他们拍摄的风格是走运动风吧。

「我相信妳呀!表梓!妳一定可以拍出最好的片!」阿清在心底呐喊着,站在摄影机后面观察画面。

「天堂……呀!这就是天堂呀!」吕表梓的喊叫声弥漫在一片足球场上,巨大的照明灯将黑夜照成白昼,临时演员们穿着足球衣、裁判衣装作是比赛人员、还有一些人在自己的脸上画上一些图腾,装做观众。

相同的是,他们都是男的,而且都没有穿裤子。

足球场的大草原上,足足有一百二十馀人。

吕表梓背上面下,下方有两个男人,后方也有一个男人,左方、右方又各有一个男人,嘴巴前也有两个男人,两脚的位置也有两个男人,她以不可思议的方式被架起,整个人悬空,同时和九人……。

拍摄结束之后,吕表梓躺在泥土草皮上,不断得喘着气,全身的骨头都疏了,阿清歌手直呼:「过瘾!过瘾!太过瘾了!」 现场除了女优之外,唯一一个女性灯光师忽然弯下腰,往地上不断的呕吐。

跟着导演拍过了不少a片,但是她知道那些女优都是演出来了,从来就没有任何一个女人是像吕表梓一样,对性爱,不……是对交配如此沉迷的。

同时,一名戴着鸭舌帽的工作人员默默的用手机录下眼前的一切。

阿清牌技网

「喂!这两位!这里现在不可以进来呀!」帮忙把风的工读生冷不防出声。

那一名用手机录下一切的工作人员看起来像是要帮忙的朝工读生走去。

帮忙控制现场的工读生只是一个十来岁的男孩,完全挡不住来的两人。

阿清当然也注意到了,对摄影师交代一声:「小心拍!把表梓的喘息声拍得清楚一点。

」往外走去,要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你们要干嘛?这里是拍戏现场耶,怎么可以随便进来呀!」阿清流氓般的瞪着他们两人,口气非常不友善。

「啊哒!」 这两人之中,其中一人是女性,虽然看起来也不是良家妇女的模样,但谁也没想到她竟然会一拳打扁阿清鼻樑。

阿清倒下。

阿清多少岁 闯来的另一个人左手还包着石膏,绑着绷带,瞧着明明就已经结束,却还要跟其他男人交欢的吕表梓,一脸漠然。

「啊啊!小旨!好久不见!我刚刚创了世界纪录了耶!你有没有很想我?」吕表梓竟然像是已经完全没有了羞耻心一样,问金凯旨:「有没有一边想着我,一边自己弄?」 金凯旨没有说话,只是冷冷看着面前一切。

「如果很想要的话要跟我说呦,要不要趁现在跟我做?这里多专业人士,赶快向他们请教一下呦,他们可是你这个处男的前辈耶!」 金凯旨举起右手,瞧着它紧紧的握了握,又看看手心手背,像是在确认产品有没有问题一般。

右手可正常的很。

王蒨咖别着头,对他说:「老天爷护住你的右手,绝对是有理由的。

」 「啊啊!我又想要了!快点!小旨快点进来!」吕表梓双腿大开,让私处在金凯旨面前一览无遗。

「啪!」巨大回音在足球场上响起。

「原来老天爷希望我代替祂打你一巴掌。

」金凯旨用毫无感情的语调说着,转过头,看也不再看一眼。

答案阿清

吕表梓这瞬间好像被打到另一无声无息的阿清歌曲世界,过几秒钟才又回来,她像是要争回一口气似的大喊:「你这个性无能、阳痿早洩的凯子!你跩什么跩?只不过口袋里头有几块钱而已,真以为我喜欢你?像你这样的男人我要几个有几个,以为我没有你不行嘛?祝你到死也找不到老婆!那儿烂掉得菜花!」 被人这样子骂,金凯旨却什么感觉也没有。

是真的什么感觉也没有。

被一个不在意的人骂,本来就是不会有任何感觉了。

别说他的心情不好了,他反倒如释重负。

是吕表梓对不起他,不是他对不起吕表梓,他有什么好难过的? 他走过王蒨咖身边,王蒨咖什么也没有讲,只是跟着他走。

两人就这样离开了这片足球场。

方才与吕表梓上床的男人超过百人,却没有半人拦住他们。

或许是他们原本就只想与她上床,对她可没有多馀的感情。

或许是金凯旨的正直感染了他们,唤回他们一点羞耻心,不敢裸着身子去追人。

或许这两点都是吧。

那一名戴着鸭舌帽的工作人员走向还摊在草地的吕表梓,吕表梓从下方瞧见他的脸孔,瞳孔不禁放大。

那是阿三。

「就算阮有心想要抵掉你们网络歌手阿清的劫数,但是现在已经不是阮的能力可以挽回的了。

自己承受吧。

」 接着── 爆! 躺在地上的阿清大叫一声,他以为痛只会让人痛昏,想不到竟然可以痛醒。

一阵剧痛自跨下传了上来,他看见黑渍染上了裤子,急忙脱掉裤子。

「恁爸的那话儿!」 爆! 一名光着下体,穿着裁判服的男优性器忽然也爆裂! 爆! 在吕表梓面前的男优,性器也在她眼前十公分处爆成血花! 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爆! 所有男优的性器像是竹砲一般,轮流爆裂!血花染红了鲜绿的草地,现场一阵腥味如同身在血池之中。

阿清歌曲

「太棒了耶!本来就知道会爆掉了,但是没有想到竟然是几乎同时爆!太棒了!效果棒透了!喂喂喂!有没有拍下来呀?我等这样久,就是要等这大场面!」即便地上这些血花肉块就是刚刚与自己交合的东西,她依然没有任何恐惧,反而感到一阵兴奋。

摄影师、灯光师等工作人员早已经吓得摊坐在地上,一名男优以怪异的姿势将头靠向爆裂的伤口吹着,一阿清牌技网名抓起地上的衣服按着自己的伤口,每个人面目都狰狞的像只恶鬼。

巨大的照明灯竟然在这的时候暗了下来,众人在疼痛之中,又忽然不能视物,都混乱了。

「好痛!你踩到我的伤口啦!」「谁的血流在这边,害我踩到滑倒!」「有没有人有手机,叫救护车呀!」「妈的!这是什么!谁带原的呀!不是都说检查的很干净!」除此之外尚有许多难以分辨的杂音,百馀人的声音让现场有如死刑台前观众一样的鼓譟。

阿清光着下半伤想要爬出去,却忽然撞上了一个女。

他撞上的是她的大腿。

彷彿冰雕般冷的大腿。

他借着月光抬头一看,尿液立即从跨下混着鲜血洒出。

「妳怎么会在这里?」 那女人正是之前被他所,愤而自杀的那位。

女人全身刺裸,肚子凸起。

她双腿一张,一只拳头大小的婴灵从她跨下生了出来。

简直像是自己爬出来的。

眼前的一切实在是太过诡异,阿清几乎已经忘记恐惧。

接着,女人忽然推倒了他。

阿清觉得这力量有如猩猩一搬,因为疼痛,他大叫一声。

「好痛呀!我的那儿呀!」「痛死啦,谁阿清牌技网来救救我们呀!」这个时候谁喊痛都是正常的,所以不会有人注意到他。

女人自甬道而出的脐带忽然将婴灵举了几来,就像是男人情慾高涨时一样。

阿清什么意思

「妳这只妖怪!妳要干嘛!救命呀!救命!」 「救命呀!救护车怎么还没有来!」这个时候喊救命,当然也是很正常的,所以没有任何人理他。

就在这个时候,女子跨下的婴灵忽然钻进了阿清的跨下伤口!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肾脏、小肠、大肠、心脏、食道。

婴灵一路穿过,将这些器官从阿清的嘴中挤出,惨叫声之后,是微弱的呼吸声,片刻后,他生命的声音已经消失。

婴灵浮到了女鬼的乳头前吸允,女鬼微笑摸着婴灵的头,身型逐渐模糊透明,一起消失在这片血腥的黑夜。

◎   ◎   ◎ 「奇怪,那个足球场不是已经荒废很久了吗?怎么还会出事?」「更怪异的是,听说所有人都是那边受伤,就竟是在干嘛?一群人在练葵花宝典吗?」两名救护员在车上的交谈。

阿三打了电话,恐怕是有史以来最大阵仗的三十五台救护车将街道照的红光大做,阿清牌技网以时数八十奔往足球场。

然而,这三十五台救护车外,还多了十台警车。

救护人员到了现场,个个讶异万分,但是清点伤者,竟然只有一名死亡。

数名女性没有任何伤害。

令人稍感讶异的,是摄影师的生殖器竟然也有受伤,这自然代表…… 「哇塞!你们是来接他们的班的吗?快点,在继续轮下去!我要创下前无古来,后来来者的记录!」 人员看过许多尸体,别说刺裸的女人了,连只有一颗乳房,另一颗因为车祸被「磨」掉的也曾看过,这当下当然不会吕表梓的身体有什么兴奋,问说:「什么什么的班和记录?」 「发生关系的记录呀!快点!快点!弄进来!」吕表梓躺在地上,双腿大开。

因为欢愉了许多次的兴奋让她完完全全的口无遮然。

人员面面相觑,其中一人说:「还以为这个女人没有怎样,原来是脑子出问题呀?」 人员的后方有人说话:「她非但脑子有问题而已,还是一个嫌疑犯。

」 人员让开了身子,说话的人是一个满脸皱纹,身材略胖的老警察,他拍了一下旁边那位警员的脑袋:「这小子办事真不细心!」 警员就是当日到吕表梓房间侦查的那位,他说:「我看她房间那样干净,就以为她不会是嫌疑人!」 老警察说:「就是因为做贼心虚,才会想要把房间清的那样干净嘛!好险你报告还有做仔细,不然这件事情又会变成一个找不到犯人悬案了!」 吕表梓站起,强调:「我没有杀人!只是男人跟我发生关系之后那话儿就会爆裂而已,真的!」 老警察虽然不相信她所说的话,但是自己早已经有对付神经犯人的说词,他说:「知道自己跟人做那档事,他的那边就会损伤,你还四处和人做?这可以以恶意伤害罪起诉。

」 「我没有!是他们要跟我做的!」 老警察瞇起眼神,眼神略为不屑,说:「好,是他们跟妳做!但是不管怎样,你在公共场合脱光衣服,就是妨碍风化,我们有权把妳逮捕,其它的我们在警局慢慢聊。

」他拿出手铐,抓起吕表梓的手臂,铐上了去。

阿三低调的走过老警察身边,只说:「影片我已经寄给你了。

」 老警察点点头,这两人好像旧识。

阿清什么意思

吕表梓依然没有放弃抵抗,讲了一句她自己从来就没有发生,将来也不会发生的谎话。

「救命阿!有人要我呀!警察要我呀!」。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