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高干文 > 正文

节,家里排行老二的性格

时间:2018-10-09 08:02:26 标签: 老二,排行,性格

第六十七节 「那里有排行老二在古代称为路啊?」刘彬没理会到我语气里的异样,一屁股坐到了路边的野草上。

「是有路的!」我回答的异常肯定。

同时拼命搜刮着脑海里的记忆,寻找着与眼前这般景物相似的片段。

一条从峡谷里奔湧而出的河流,一条紧挨着河边仅供两三人并行的直通峡谷里的小道,峡谷是一个已经没有人了的,十分残破的村庄……我又不记得来过这里,但是除开那诡异的梦境,我又是哪来的这熟悉的感觉? 突然脑海里突然闪出了一道灵光!是了,是吴老二!吴老二曾经在胡志强家的时候,跟我说过这样的一个地方!这峡谷里应该就是龙荷花母女俩居住过的,那个后来给土匪灭了的村子! 「吴老二!龙荷花!」从那次自胡志强家回了永顺分手后,吴老二莫名其妙的死在了流落河,到现在差不多已经有了一年的时间。

这段记忆早已变得模糊,如果不是亲身到了吴老二说过的这个峡谷口来,我可能再不会想起这些,包括那充满神秘的白狐和银手镯,还有胡志强家到现在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的白狐疑棺!想到这些,我不由得脱口就说出了那两个埋藏在了记忆深处的人名。

一个是告诉我那些往事的知情者,另一个则是生活在这峡谷里被村民祭了山神的苦命女人,她丢了的一只银手镯还牵扯到一个延续了数十年的谜团! 「吴老二?龙荷花?你是不是撞邪了你?」刘彬听到我说出的人名几乎是跳了起来。

「这荒山野地里你想到哪里去了?」说罢刘彬还扑到了我身边,伸手来探查我有没什么异常。

「别闹!」我拍开了刘彬的手,缓过神来不用细想,我也知道这事远不是我想的那么简单。

「你还记得胡志强吗?一年前家里挖出个狐狸棺材那个?」 「记得啊,那又关这里什么事?」刘彬一脸疑惑,对着我上看下看。

「还有个吴老二,他见过那白狐的,」我对着刘彬解释,希望早些唤起他的记忆。

这些事在曾经的一段时间里,都是我们在酒桌上的谈资。

千年老二

「那狐狸还有个银手镯,是从一个叫龙荷花的人那里偷去的。

」说着我又一指那峡谷口,「按吴老二说的,龙荷花应该就住在那峡谷里面的村子里!」 「是吗?」刘彬将信将疑,居然还伸手来探我的额头!「那又怎么了?」 「吴老二死了!」我狠狠给了刘彬伸来的手一巴掌。

「吴老二最后跟我说是要去找他大哥和龙荷花的遗骨的,可吴老二最后死在流落河里了!」我有些气恼刘彬怎么还没听出味来呢?所以我后面这几句话几乎是吼了出来的。

当然我当时是猛的想起这些东西,有些莫名的紧张。

但是平下心来想,刘彬没有亲自和胡志强,吴老二等人接触过,他知道的全部是在酒桌上从我这里听去的,听的当时固然是比较感兴趣,也有一段时间很想仔细研究下这个白狐棺材的事,但是吴老二一死,便没了线索,到现在又过了将近一年,他可能早已把这些事情淡忘了。

如今想不出这里面暗含的利害关系也是情有可原。

可刘彬也算个狡猾的角排行老二在古代称为色,看我脸色不对,语气也变了,自然知道这事情不简单,仔细想了一想,试探着说道:「吴老二死了,你是怀疑吴老二的死和这个村子有些关系?」 「不是怀疑,应该是肯定了。

」我见刘彬想到了一些情况,便也冷静下来,仔细同他说出我的看法。

「吴老二最后应该是去找他大哥的遗骨了。

他大哥的遗骨应该是在这峡谷里面那个村子祭山神的那个洞里。

那吴老二要么是进去了,要么是在路上就死了,尸体留在了流落河。

排行老二的有趣称呼

但是照吴老二说的情况来看,那个祭山神的洞里也十分危险,吴老二要是一个人下去,危险性也很高。

不管吴老二是死在路上了还是死在那个洞里,我们都可以肯定那个洞不是个一般的地方。

那里有危险!」我一脸严肃的说出了最后几个字。

「嗯,」刘彬附合了一声,但也还是没完全明白。

「那洞里危险那又怎么了?」 「在我的梦里,到过那个洞。

」我看了刘彬一眼,转头又去看那峡谷。

心里却是在不断的猜测,我们中了失心蛊那次,进了这峡谷,到了那洞口,到底作了些什么? 「你到了那个洞?你们进去过没有?那里面到底有什么?为什么那些村民要把那里当作祭山神的地方?里面的危险又是什么东西?」刘彬听明白了我的话,却是冒出了一堆的问题。

我那有心情去回答他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看着那峡谷口,我一咬牙,「进去!进去了就什么都明白了!」 话是这么说,我心里也是没底。

我的梦里似乎只是到了那个祭山神的洞口边上,那洞里是个什么情形我是一概不知。

还有关于那些吴老二说过的曾经居住在这里的村民,我也是什么都不了解。

至于他们为什么把那个洞当作祭山神的洞,可能只有他们知道了。

我之所以说进去了什么都明白了,一是有些厌烦刘彬那些问题,其次就是,都已经到了这里,天色又暗了,没了退路,不管进去搞不搞得清什么问题,都只有进去了找个地方宿营这一条路走。

我们三人又迈开脚步,顺着那峡谷边上的小道,向着里面的村子行去。

这峡谷不长,也就十来分钟的时间,我们便进到了这峡谷里面。

峡谷里面可以说是别有洞天,借着有些昏暗的天色,我将这峡谷里的情形扫个了遍。

入得峡谷口,除了弯曲的河道,四周都是些平缓的坡地,有些树木之类的遮掩,只依赖看到远处有些破旧的房屋,还有些荒芜了不知多少年的田地。

再远一些,四面都是陡峭的山崖,看那高度,人力难攀,当真是个隐居世外桃源般的地境。

只可惜不知道为什么,这里来了一夥土匪,毁了这胜地。

「那个洞口在哪里?祭山神的那个?」我正在打量着这四处的景致,刘彬跑到我的身边,问道。

「那边。

」我分辩了下方向,寻找出梦境里的一些痕迹,指了一下远处的一处山崖。

「就在那山崖的中间。

家中的老二女孩命运

」 「那我们快点过去看看?」刘彬一脸欣喜,作势就要往前冲去。

「急什么!」我一把拉住了他,「天快黑了,先找个地方过夜再说!」。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