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高干文 > 正文

重生之宠溺无罪上——孤月残心(28)

时间:2018-03-30 09:14:33 标签:
对于蓟弘澜的兴趣,付咏逸没觉得意外,因为在迷渊幻境时,蓟弘澜就很喜欢朱婆婆留下的有关药草的书籍,能把幻境内的灵花仙草全背了遍,也最喜欢摆弄那些草药。现在蓟弘澜不认识的草药都是大陆上普遍常见的药草,因

 

对于蓟弘澜的兴趣,付咏逸没觉得意外,因为在迷渊幻境时,蓟弘澜就很喜欢朱婆婆留下的有关药草的书籍,能把幻境内的灵花仙草全背了遍,也最喜欢摆弄那些草药。现在蓟弘澜不认识的草药都是大陆上普遍常见的药草,因为这些在幻境中找不到。

 

他现在倒是好奇,因为蓟弘澜能说出其中很多药草名,说明这些都是迷渊幻境里的灵草,能拥有这些草药的老人家不简单。

 

老人对这个小孩能说出如此多的药名感到很意外,而且这些药大多都是他历尽艰辛万苦,多少次在生死之间徘徊,才寻得的珍贵药草,眼前这个不过五岁大的小孩居然就能一一辨别,而且仅靠嗅觉就能闻出,简直就是天才。

 

而且从这小孩的提问中可以看出,小孩的基础功夫不足,很多基础药草都辨不出,但这仍不影响他对这个小孩的喜爱,让他不由得想要一点一点教会小孩。一老一小一见如故,相见恨晚。

 

最后由于时间问题,在付咏逸和艾斯的再三劝说下,终于把这老小分开,看着这两老小挥泪告别的场面,付咏逸和艾斯忽然有种拆散别人的罪恶感。

 

回到客栈,蓟弘澜拿着老人送给他的白玉瓶仔细端详,这是老人在他走之前给的,说是给三天时间让蓟弘澜猜出其中成分,但这瓶里面的丹药,弘儿怎么都辩不出,于是就和这瓶丹药较上劲了,整天不离身拿着分辨。

 

其实丹药成分很简单,付咏逸一闻就知道了,只是大陆上几种气味较浓的基础草药,但蓟弘澜儿不许他说,他要自己猜出,付咏逸也就由着小人儿。

 

……

 

炙热的温度,血红的火光,这是一个悬崖边上,深不见底的黑暗是魔界特有的也是唯一的景色,悬崖下是终止之境——深渊业火。

 

付咏逸有点反应不过来,他不是和弘儿在蓝蒂斯大陆吗?什么时候回来魔界的,弘儿呢?

 

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梵哥哥,叫他们放手,灵儿疼。”清灵悦耳的声音传来,声音里了少了往日的欢快,带上痛苦、委屈、不解。

 

这时付咏逸看到两个肌肉暴突的魔界狱卒夹持着一个娇小可爱的人儿走过来,灵儿的脸上泪光点点,不知是因为委屈还是疼痛。

 

接着付咏逸看到魔君帝梵,他的前世,霸气凌然,高高在上的他冷眼地看着地上的灵儿,脸上挂着痛苦、愤怒的神情:“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我!”

 

从来没有被帝梵吼过得灵儿,被帝梵现在的样子吓坏了,只是呆呆地看着帝梵,似乎是在辨认这是不是他的梵哥哥。

 

男人没得到灵儿的辩解,认为灵儿是默认了,怒吼一声,一手掐住那纤细的脖子,将娇小的人儿吊在半空中。

 

灵儿觉得呼吸困难,头脑胀痛,小手扒着掐住自己的大手,细长的双腿在半空中挣扎着,可灵儿的那点力气,别说挣脱,就连个抓痕都没弄出。

 

“放开他,不,放手——”付咏逸在一旁大喊,可是没有人听见,付咏逸触碰不到任何人,他阻止不了事情的发生。

 

在弘儿就要断气时候,帝梵终于放下灵儿,刚倒地的灵儿还没顺口气,被男人一脚踢下深渊业火中。

 

“不——”付咏逸大喊,想抓住那单薄身影,可惜他只是穿过了灵儿的身体。

 

******

 

(月月:草药名都是自己杜撰,不可信。)

 

第三十一章:老人失踪

 

“逸哥哥大懒虫,还不起来,太阳都晒pp了。”蓟弘澜跨坐在付咏逸的身上,小手扯着付咏逸的衣襟。

 

突然从梦中惊醒,惊魂未定的付咏逸一把抱住弘儿,紧紧的,恨不得把人儿融入体内。

 

灵儿在业火中绝望痛苦地挣扎情形,那痛彻心扉地哭叫,现在都还徘徊在他眼前,如锋利的刀片一下下地凌迟着他的心脏。

 

蓟弘澜被付咏逸突然抱住,刚开始还在挣扎,可后来感到付咏逸身体的颤抖和与自己肌肤相贴的脸上异常的冰凉,最后抬小脑袋愣愣地看着付咏逸,也没挣扎,也没有说话,就只看着付咏逸。

 

好半会,察觉付咏逸恢复过来了,蓟弘澜才伸出小手指着自己的脸:“逸哥哥哭了,羞羞。”

 

付咏逸轻笑着,亲吻蓟弘澜脸蛋上的自己抹上泪珠,也不作声,抱着蓟弘澜去浴桶泡澡。

 

今天是蓟弘澜与老人的三天之约,付咏逸的心情一直都淡淡的,梦中灵儿的绝望痛苦一直紧紧地揪着他的心。蓟弘澜感觉到付咏逸的心情不好,心里也是闷闷的,不太说什么。而一旁的艾斯今天也一反往常的活跃,变得沉默起来。

 

三人走在一起,沉重的乌云就跟在哪里,吓得旁人纷纷绕道。

 

来到老人摆摊的地方,却不见原本应该在等待他们的老人,只剩一地的破罐碎瓶,显然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事情。三人心情越发沉重。

 

询问隔壁老板发生了什么事。那老板四周看了看才小声谨慎地说:“今天一早,那老人刚来摆摊,城南的塔刹斯家族就派了四五个人来找他要什么药草来救他家少爷,那老人说没有,那些人不依,就把老人给绑走了。”

 

听到老板的话,付咏逸也不意外,那老人身上有那么多珍稀药草,迟早会惹祸,只是早晚问题而已。

 

“要不我先去城南探听一下虚实,了解状况回来再大家一起想对策吧。”艾斯说道。

 

“也好,我在客栈等。”付咏逸兴致缺缺,对这些事一点都不放在心上,艾斯想要怎么样他也没意见,说完就拉着蓟弘澜往回走。

 

从小在迷渊幻境中长大的蓟弘澜对这种强取豪夺没有什么概念,只是有点失望没看到老人而已。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