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高干文 > 正文

重生之宠溺无罪上——孤月残心(34)

时间:2018-03-30 09:14:46 标签:
烤肉大叔猜对了,蓟弘澜身上真的没有钱。今天蓟弘澜突发奇想要出来见见世面,要知道蓟弘澜真正到街上玩的次数一个巴掌数得过来,结果因为缺乏经验而忘记带上钱。 看着那么可爱的小娃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烤肉,大叔把

烤肉大叔猜对了,蓟弘澜身上真的没有钱。今天蓟弘澜突发奇想要出来见见世面,要知道蓟弘澜真正到街上玩的次数一个巴掌数得过来,结果因为缺乏经验而忘记带上钱。

 

看着那么可爱的小娃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的烤肉,大叔把心一横,亏就亏吧,拣了块较小的烤肉,用油纸包起来递给蓟弘澜,“来,娃儿,看你那么可爱,大叔送你一块。”

 

“谢谢大叔。”蓟弘澜开心地结果烤肉,高兴地对着大叔灿烂一笑,大眼儿都笑得眯了起来,嫣红的小嘴笑成半月形,露出可爱的小白牙。烤肉大叔被蓟弘澜萌到的,朴实的脸上染上浅红,心里悔恨刚才没有给块大的。

 

拿到烤肉的蓟弘澜在烤肉摊边找了个干净的地方,就地而坐,津津有味地吃起烤肉来,还不忘撕下一小块给白虎嚼。

 

“大叔你这烤肉真好吃,”蓟弘澜边吃边不忘夸奖一番。

 

“小娃真有眼光,我这烤肉可是用祖传秘方腌制的,味道当然不同一般。”大叔自豪地夸起来。“小娃,你怎么一个人呢?你家大人呢,你那么小一个人在街上乱逛可是很危险的。”说着说着,大叔忽然想起正经事来。

 

“大人阿——”小蓟弘澜别有意味地拉长尾音。

 

此时,亲王府内。

 

“你说那个小娃娃是‘付咏逸’的,我不信,付咏逸那么残酷无情,怎么会带着那么个可爱的小娃娃。”书房里传出红菲的女高音。

 

在书房内讨论的众人(大厅被毁后阵地只能转移到书房),一脸沉默,这个问题他们也想过好多次,都没有找到答案,只能说蓟弘澜是特别的。

 

“我想先去看看那个小娃娃。”亚里斯提到,在他心里付咏逸是残暴之徒,能跟他在一起的绝不是什么简单善良之辈,他觉得一定有什么是拉古斯他们看漏的,所以他要亲自见一下拉古斯他们口中那‘可爱活泼’的蓟弘澜。

 

“好吧,我们一起去吧,我觉得今天太过安静的,也不知蓟弘澜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我不放心,毕竟他还那么小,他还需要大人照顾,我们总不能因为他的恶作剧而疏远他。”拉古斯越说越内疚,想起他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都躲着蓟弘澜,对蓟弘澜忽视了好多。其他人也觉得拉古斯说得有理,也就一起往蓟弘澜住的小院走去。

 

一路上,整个亲王府空荡荡的(仆人已经走光了),只有偶尔的鸟叫声,风吹树叶的沙沙声,显得寂寥安静,瑞麒四人想起他们一直把蓟弘澜一个人放在这种地方一个人生活,心中更是自责万分。

 

远远地看到蓟弘澜房间门开着,瑞麒感到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出所以然来。而拉古斯因为心中对蓟弘澜的担忧加快步伐,“宝宝,拉古斯哥哥来看你了。”说着就想迈步进去。

 

‘嘭——’好像很痛,红菲心想,同时半眯着眼,不忍心看。只见拉古斯呈大字型,很不雅观地撞到蓟弘澜房前的一堵透明的墙上。

 

‘怎么会有结界,明明没有感到魔法波动。’亚里斯心里想着。众人快步走向前,罗亚伯扶起流着鼻血的拉古斯。

 

“好痛”拉古斯小鹿般的大眼睛充满泪光可怜的一眨一眨,罗亚伯很不幸的被萌到定住了。

 

“你们看,”瑞麒的声音换回罗亚伯的理智,引来众人的目光,“真正的门口在这里。”顺着瑞麒所指的方向,门正在转角后面。

 

“而这里只是一堵墙,被人在上面画了一幅画,而画中画的是房间开着门的景象,画得很像很逼真了,与实际相等的大小,足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导致拉古斯毫不犹豫向前撞去。这不是什么透明的结界,所以没有魔法波动。”

 

众人仔细看了看,确实是一副画,上面还有颜料的味道,隐约中还有因拉古斯撞上留下的呈大字的印。拉古斯听到瑞麒的话中有嘲笑他的意味,心中不服,“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上当。”只是比较倒霉,撞恨了。

 

“乖,还疼不疼。”罗亚伯哄着怀里炸毛的小猫,心中不由想到刚才拉古斯撞墙的可笑样,嘴角微微翘起。

 

第三十九章:水中盛宴

 

一路上用撒娇卖萌骗取不少男女的怜爱,吃饱喝足的蓟弘澜此时躺在河边草坪上消食。

 

“嗝~”满足地打了个饱嗝,蓟弘澜还在回味着刚才那只鸡腿的美味。

 

伸了伸懒腰,身边躺着同样慵懒餍足的雪白猫咪,看着天上优哉游哉的白云,蓟弘澜嘴里嘀咕着:“好饱,毛毛,跟着小主人保证你顿顿有肉吃,比你跟在逸哥哥那个大骗子强。”离付咏逸消失已经三个月了,蓟弘澜已经由开始的担心到现在的不耐,因此开始抱怨。

 

白虎懒懒地给了蓟弘澜一个眼神,那么重的伤怎么可能是三两个月就能好的。其实,白虎并没有告诉蓟弘澜实话,他能感应到付咏逸的气息很微弱,代表伤很重,要是一般人早就灰飞烟灭了,果然自己的主人就是不一样。这是自结契约以来,白虎第一次因这个主人感到自豪。

 

同时白虎收到付咏逸的意志,不要告诉蓟弘澜他的伤情,而且要寸步不离地守护着蓟弘澜。

 

在那场战斗中,蓟弘澜因为对火之气息的排斥,一直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因此根本不了解付咏逸是受到多大的伤害,因此蓟弘澜以为三个月足够付咏逸疗伤了。

 

蓟弘澜半眯着眼,一边享受着阳光的温暖,一边呼吸着小河边上围绕的纯净的水元素。却不知因为他的离家出走,亲王府已经闹翻了天。

 

“都是我不好,我让宝宝去了依靠,即便宝宝要向我寻仇,那也是应该的,”急昏头了的拉古斯不停地自责,“宝宝只是那么点恶作剧而已,我怎么就疏远他,不再亲近他,让他一个人独自生活在这小院,不闻不问。”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