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高干文 > 正文

重生之宠溺无罪上——孤月残心(35)

时间:2018-03-30 09:14:48 标签:
宝宝那么聪明不会有事的。罗亚伯劝慰。从墙画事件后,他们找到了真正的房门,进来却不见蓟弘澜,后来翻遍了整个王府都没有发现。这可急坏了拉古斯,瑞麒还比较镇定,分析着蓟弘澜可能的去处。 宝宝他一个小孩子,已

 

“宝宝那么聪明不会有事的。”罗亚伯劝慰。从墙画事件后,他们找到了真正的房门,进来却不见蓟弘澜,后来翻遍了整个王府都没有发现。这可急坏了拉古斯,瑞麒还比较镇定,分析着蓟弘澜可能的去处。

 

“宝宝他一个小孩子,已经失去了依靠,心里肯定很害怕、很孤独。”拉古斯早就省略了蓟弘澜的恶作剧,所有责任全部压在自己身上。“宝宝那么小,要是宝宝一个人在外受到外人的欺负,我就,我就灭了你,罗亚伯。”

 

“呃?”躺着都中抢,罗亚伯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一直自责的人怎么就突然间把枪头对准了自己。

 

“别怕,我已经发动暗组去找了,相信很快就会有消息的,而且宝宝比同龄人厉害多了。”索鲁为罗亚伯解围,并劝解拉古斯。暗组,是索鲁暗中秘密建立的力量,可见这次蓟弘澜的失踪,他也是很着急的。

 

瑞麒清丽的脸上同样充满自责和担忧,双手紧紧绞着,实在想不出蓟弘澜能去哪里,眼睛盯着门外,盼望着蓟弘澜的消息。

 

而此时,完全没有感受到这边的慌乱,蓟弘澜正优哉游哉的在河里畅游。

 

湛蓝色的鱼尾在水中荡漾,蓝白色的头发比在陆地上长上许多,几乎长到尾鳍,在水中铺展开来,顺水飘荡,翼鳍轻纱薄雾般,随着游动时而收拢,时而翻腾,更添一份飘渺朦胧之感。

 

蓟弘澜闭上眼睛,感受着水元素的活跃,血缘中对水的喜爱强大而又浓烈,已经很久没有在那么大的空间能畅游的蓟弘澜感觉无比畅快。被拉古斯欺骗的悲伤,被付咏逸抛下的委屈,被孤独侵蚀的无助,只要在水里,这一切都能冲洗。

 

再浓重的灰绪都会被这干净纯洁的水净化。此时蓟弘澜放开心扉,任由思绪随波逐流,放空思想,只在享受这一刻难得的纯净。

 

他不怪拉古斯的欺骗,因为他相信自己的眼光;他不怪付咏逸的离开,因为他知道对方对自己的在乎;他不怪孤独的侵蚀,因为孤独给予了他思考的空间。

 

蓟弘澜在水中欢快起舞,河内的水生物虽没有灵智,但都本能地追随着他们的王,本能地对蓟弘澜的到来喜悦欢呼,河中的鱼虾蟹龟,自动自发地以种族为单位,列队包围着蓟弘澜,跟随着蓟弘澜的舞动而舞动,做出最忠诚的伴舞。

 

那是一场水底万年难得一遇的圣宴,不逊于陆上任何一场歌舞。

 

河边树上趴着一只雪白的猫咪,虽然看不到,到白虎感觉到,感觉到河水中的欢腾雀跃。

 

第四十章:萨伊学院

 

直到第二天一早,蓟弘澜才从水里出来,弄干身上的水,化形后站在街上开始寻找冤大头。

 

小吃档上,一个清隽干净的少年独自一人吃着早点,少年的桌上还放在一个包袱,显然是外地人,虽然少年一脸面瘫样,但蓟弘澜直觉断定这个少年是好人,只是面冷心热而已,而不是罗亚伯那种面瘫冷心型。

 

确定猎物后,蓟弘澜慢慢走近少年,大大的眼睛盯着少年桌上的糕点,然后又渴望地看向少年。

 

被一双水灵灵小鹿般的眼睛无比殷切地看着,陆浩不能淡定,“你要吃?”面无表情的问着。

 

“嗯”蓟弘澜点头如捣蒜,生怕你会错意。

 

“给。”少年夹起碟中的一块煎饼递给蓟弘澜。蓟弘澜欢快地接过,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不用三分之一刻钟,比预想的快了近两倍,可见这个哥哥比预想中还要好人,蓟弘澜边吃边总结。这几天蓟弘澜总结了不少看人的经验。

 

“宝宝。”伴随着少年清脆的声音,蓟弘澜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蓟弘澜本能的想挣扎,但感到肩上的湿润,停止了挣扎,任由那人抱着。

 

“宝宝,你去哪了,我快担心死了,”好不容易找到人,拉古斯很激动,“是我不好,把宝宝一人丢在院子里。拉古斯哥哥答应你,不管宝宝再怎么整我,我都不会丢下你一人。外面很危险,要是你受到什么伤害,拉古斯就灭了罗亚伯。”拉古斯边说边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蓟弘澜身上抹,把自己清俊的样貌毁了个淋漓尽致。

 

前面还说得过去,但后面那句话怎听怎么怪。同样蓟弘澜也不明白事情怎么就扯到罗亚伯身上去了。

 

在拉古斯怀里,蓟弘澜感受到拉古斯发自内心深处的自责,和对自己丢失的紧张惶恐。其实蓟弘澜刚开始时还责怪他们的欺骗,但他相信自己没看错人,他们会这么做,肯定有哪里弄错了。蓟弘澜从他们身上感觉不到丝毫恶意,朱婆婆说过没有恶意的人就是好人,他不能报复他们,因此蓟弘澜才不断变着法子地恶整,发泄心中的不满。

 

看着站在拉古斯身后的三人,现在蓟弘澜能感到他们对自己深深的关怀,这种是不是就是爹爹的感觉,朱婆婆说过爹爹对孩子就是这样满满的温暖,无限地宽容。这种感觉真好。

 

“拉古斯。”桌上少年惊讶地喊道。

 

“陆浩”,拉古斯看到少年也很惊讶,“你怎么会在这?”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陆浩面无表情的说道,“你偷偷逃出学院,现在很多人都在找你。”陆浩是拉古斯在腾云学院的同窗。

 

陆浩刚说完,蓟弘澜只见眼前一个黑影闪过,陆浩连人带行李都不见了,连带还有罗亚伯也不见了。

 

“宝宝,我们回家。”拉古斯想抱起蓟弘澜,蓟弘澜蹬了两下不肯,最后拉古斯只能是牵着蓟弘澜的小手。其实就算蓟弘澜愿意让拉古斯抱,对方也不一定抱得起,蓟弘澜身上的负重可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回到亲王府,罗亚伯也回来了。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