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高干文 > 正文

重生之宠溺无罪上——孤月残心(44)

时间:2018-03-30 09:15:07 标签:
我们决斗吧。蓟弘澜不仅不回答对方的问话,还语出惊人。 什么? 不。 你疯了。 几道声音响起,伴随着拉古斯几人惊惧不敢置信的眼光,现在的付咏逸比两年前厉害多了,至少已经登上了八阶。 而付咏逸一时诧异得无法言

 

“我们决斗吧。”蓟弘澜不仅不回答对方的问话,还语出惊人。

 

“什么?”

 

“不。”

 

“你疯了。”

 

几道声音响起,伴随着拉古斯几人惊惧不敢置信的眼光,现在的‘付咏逸’比两年前厉害多了,至少已经登上了八阶。

 

而‘付咏逸’一时诧异得无法言语。

 

“呵呵”,‘付咏逸’再次冷笑,“你是我见过的那么多人中最傻最急着送死的第一人。”短短一刻钟不到‘付咏逸’发现他的表情变化比以往一年时间还要多。

 

“宝宝,不要,你会死的。”拉古斯紧紧地拉着蓟弘澜的小手。

 

蓟弘澜没有理拉古斯,“呐,如果你赢的话我就把这空间袋还给你,如果我赢的话你就得改名,我不许你再用这个名字。”蓟弘澜坚定地说出自己的要求。

 

“没问题,但是小孩,你知不知道决斗是要到其中一方死才算结束的。”‘付咏逸’带着带你讥讽说着,在他看来蓟弘澜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这不用你操心。”‘蓟弘澜’很没趣地嘲‘付咏逸’翻了个白眼,一副‘你是傻子啊,这点谁不知道’的表情。

 

“什么时候开始。”‘付咏逸’显然被蓟弘澜的表情激怒了。

 

“就现在。”

 

第五十一章:各方反应

 

这里是萨伊学院决斗场,任何人,只要决斗双方同意,在学校签下决斗的协议,就可光明正大地在这广场上决斗,外人不得干预,双方生死自负。

 

想到前段时间自己还坐在观众台上,羡慕着台上的人,转眼间自己就站在了台上。蓟弘澜自嘲地想着。

 

此时宽阔的广场上,东边站着一个几乎可以忽略掉的小不点,另一边是萨伊学院的国王——‘付咏逸’。

 

“宝宝,回来,那个人不是你的逸哥哥,他会杀了你的,快回来。”观众台上拉古斯撕心裂肺地喊着,他还以为蓟弘澜没有分清楚情况。

 

“镇定!拉古斯。”罗亚伯拉住拉古斯,“宝宝不是一般小孩,看他表情就知道,他已经看出对方不是他的逸哥哥。他只是在不满有个人跟他的逸哥哥长得一模一样,而且还使用相同的名字,他是在愤怒。”

 

“愤怒也不能拿命来玩啊!”罗亚伯被拉古斯的话堵住了,是啊,再怎么样,也不能认同这种实力悬殊的决斗啊。

 

此时观众台上几乎坐满了学院里的学生和老师,当贝利听到小弘儿要决斗,而且对方还是萨伊学院的国王的消息时,首先反应是开玩笑,后来直接晕了过去。

 

“小弘儿。”贝利知道,一旦签好了决斗协议,不管是多么不公平的决斗,外人都不能干涉,直到决斗的胜负结果出来。贝利紧握拳头,指甲已经深深嵌入肉里,事出突然,她现在也无力挽回。

 

“老师别怕,老大厉害着呢。”跟随蓟弘澜两年多的黑子非常清楚蓟弘澜,他老大的点子多着呢,他从来没有见过老大失败的样子,也想象不出他落败的样子,即便是面对眼前外表看来十分悬殊的场面,黑子对蓟弘澜还是信心满满的。

 

其实黑子高估了蓟弘澜,蓟弘澜没有任何的打斗经验,也从没有表现过自己的身手,他也不清楚自己能达到什么样的地步。他这次纯粹是一时冲动,明知自己这样做不对,但蓟弘澜就是很想很想揍一顿对方,那样的外貌,那样的名字在对方身上,是蓟弘澜心中的那根刺。他无法容忍这样的存在。

 

观众台上几乎坐满了人,大部分人都是因为有人挑战国王的事凑热闹而来的。这种事并不新鲜,因为以往每年都会有这么一两个不知死活的人,更何况国王已经两年没出现,不怕死的人肯定会有。但当看到广场上那小不点时,众人表情一致,都是失望沮丧,他们是来看国王战斗的雄姿的,而不是看这种几秒钟就能秒杀的单方面虐杀的。

 

“小逸,还以为两年不见,你的品味有所提高,这种连塞牙缝都不够的小不点,你也要,你是不是这两年来没吃好啊,饥不择食了。”‘付咏逸’后方的观众台上一个黄发蓝眼的俊美男子调侃道。

 

“肖,住嘴。”‘付咏逸’冷冷地道。

 

“啧。”男子在‘付咏逸’看不到的地方不服气地撇撇嘴,“面瘫御,你说我有没有说错啊?”黄发男子拉了拉旁边另一面无表情的冰山男子。

 

“逸。”冰山男子淡淡地吐出一个字表达心中的疑问。

 

“行了,我的事我请楚。”‘付咏逸’肤浅地回答好友的疑问。这两个人均是‘付咏逸’在前几年外出修行时,在魔幻森林认识的同伴。‘付咏逸’为人冷漠,这两人是唯一能忍受住他的冷漠而成为同伴的人。

 

第五十二章:决斗开始

 

广场另一边,蓟弘澜一直低着头,长长的刘海挡住了大部分的脸庞,再加上与整个广场相比过于娇小的他,没有人看出他此时的神情。

 

“宝宝,蓟弘澜——”拉古斯朝广场上长长大喊一声。不仅是因为担心蓟弘澜的安危,更是之前因知道真相而对蓟弘澜深深的愧疚。再加上现在的突变,让拉古斯几乎心力交瘁。用足自己所有的力气发出的声音,震伤他的肺腑,‘啊’,一口鲜血吐出。旁边的罗亚伯连忙帮他运气。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