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高干文 > 正文

重生之宠溺无罪上——孤月残心(48)

时间:2018-03-30 09:15:16 标签:
我不得不承认你很厉害,但你真的很傻,明知道我是火属性,还要挑衅,风助火,风只会使火烧得更旺,你的风系在我使用火系魔法之后,你就已经毫无胜算。付咏逸在发起火系魔法后,能力等级上升了好几倍。 是啊,我真是

“我不得不承认你很厉害,但你真的很傻,明知道我是火属性,还要挑衅,风助火,风只会使火烧得更旺,你的风系在我使用火系魔法之后,你就已经毫无胜算。”‘付咏逸’在发起火系魔法后,能力等级上升了好几倍。

 

是啊,我真是笨蛋呢,为什么情绪化地会想要决斗,为什么要无理地把自己逼入这种走投无路的境地,逸哥哥离开的的时候,也没那么情绪化,可能是当看到他那张脸,还有他身边围绕的火元素,要求决斗的那一刻,自己就已经不正常了。

 

长期积累的因付咏逸离开而产生的不安,对拉古斯几人想恨而不能,每月十五忍受炼狱痛苦的情绪因此而突然爆发,只想痛痛快快地好好发泄一番,痛也好,苦也罢。现在想想自己的行为真的好蠢,鲁莽地不清楚后果地行为真的很危险。

 

鲁莽挑衅的后果蓟弘澜确定,火,对自己的影响真大,不只是速度,就连心智也因此变得消极,它总能把自己内心积累的负面情绪引发出来。蓟弘澜思虑着,却不知道其原因,好像这些都是由灵魂深处发出的。

 

也许这次真的是体力不支,也许是被火之气息影响了行动,蓟弘澜被一火球击中,幼小的身躯像风筝一般,被炸飞再狠狠地摔下。倒下的蓟弘澜心里只有一个念头——以后再也不能干这种蠢事了。

 

第五十七章:前世今生

 

被火球击倒的蓟弘澜浑身疼痛,要知道他从小在付咏逸的宠溺下长大,什么苦都没受过,更别说受伤了。即便是付咏逸离开的这两年,也有拉古斯、黑子、贝利等人的关怀。虽然每月十五都会被疼痛折磨,但被人打伤到如此地步还真是第一次,身上被火球灼烧得疼痛难忍,心里委屈得快要掉眼泪了。

 

看着这样千疮百孔的蓟弘澜,拉古斯哭得痛不欲生,罗亚伯紧紧地把拉古斯抱在怀里。

 

‘付咏逸’看着地上的蓟弘澜,收回空中发出的火球。就在大家都以为‘付咏逸’会饶了蓟弘澜一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条比地龙更大,威力更猛的火蛇突然凌空出现,火蛇的炙热就连场外的众人都能感觉到,这说明这大陆最强的防御阵将要被这条火蛇的能量冲破。

 

“不——”贝利痛不欲生,难道真的没有活下去的机会吗?真的要赶尽杀绝吗?

 

“住手,你给我住手。”黑子疯狂地朝战场上喊。

 

显然‘付咏逸’已经与司马肖、萧御两人想到一起,这小孩留不得!继续运行魔法。

 

“烈焰腾蛇!去。”一声令下,巨大的火蛇向地上那小不点冲去。

 

比蓟弘澜大了不知多少倍的腾蛇一口吞下无法抵抗的蓟弘澜,将蓟弘澜整个人吞没在蛇腹中,向半空中飞去。

 

“不要——”拉古斯喊得撕心裂肺,“求求你,放过他吧,他是无辜的……咳咳……‘付咏逸’,求求你放过他吧……让我来代替他吧……”

 

罗亚伯神情痛苦,他紧紧的抱着拉古斯,他知道‘付咏逸’是不会那么轻易放了蓟弘澜的,要知道强者是容不下任何潜在威胁的,在场的任一个高手他们都残忍地希望‘付咏逸’能杀掉蓟弘澜的,将这个‘可怕的天才怪物’扼杀在摇篮里,因此更多的人对‘付咏逸’的残暴是默许的。

 

罗亚伯绝望地看着半空中,在通红的火蛇体内隐约透出的那一黑点。此时腾蛇已经是静止在半空,似刚刚吐下猎物般,悠闲地等待猎物的消化。

 

在距萨伊学院很远的某个不知名的地方里。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一个淹没在黑暗中的黑影痛苦地捂着胸口。

 

“弘儿,”黑影痛苦地喊着。

 

“不,逸哥哥不会让你有事的。”一双坚定冰冷的眼睛睁开,成为这片黑暗中唯一的亮光。说完黑影身上的位于心脏的地方闪烁着红光,即便身体极其虚弱,随时有消散的危险,但付咏逸还是在通过生命补偿契约源源不断地向蓟弘澜输送生命力。

 

此时萨伊学院战场中心。

 

处于腾蛇中心的蓟弘澜,在被腾蛇吞噬的那一刻,就被灼热疼晕了过去。迷迷糊糊的他梦到了他的逸哥哥,虽然样貌不像,气势神情也不像,就连名字也不是,但他就是知道那就是他的逸哥哥,虽然他的名字叫做帝梵……

 

梦中他是一个叫做灵儿的花妖,是魔君帝梵的最为宠爱的一个娈童,他一直以为他是帝梵的唯一,同时帝梵也是这样告诉他的。他一直沉浸在帝梵营造的美好生活中,直到某一天这样美好的生活被打破……

 

梦境中的自己是那么的弱小无助,帝梵的冷酷无情深深地刻进他的灵魂里。深渊炼狱的烈焰灼烧,灵魂被无情的撕裂,那种绝望无助的恐惧再一次侵袭他的全身。虽然是置身火海中,但他的心却如坠深渊寒潭般的冰冷。

 

此情此景,前世今生,重叠起来,分不清梦与现实。痛苦、绝望、心碎、无助包围着他,蚀骨的寒冷侵蚀着他的全身,生命在一点点流逝。

 

就在蓟弘澜欣幸自己即将可以摆脱那折磨人的地狱时,一股霸道而又熟悉的气息涌进他的心房,紧紧护住他的心脏,把原来流逝的生机慢慢聚集拉回来。是那个人,那把他捧上了天堂然后又把他狠狠地摔下地狱的人。上一世的魔君帝梵,这一世的‘付咏逸’,这两个人是同一人。他仍然不肯放过自己,虽然那人不知道在哪里,但心房中流进的能量告诉着他:他的生命由不得他自己控制,即使他现在非常渴望死亡,也非常接近死亡。

 

生命在慢慢回流,但冰冷的心却不能回暖,被前世的绝望吞噬了整个心房,心中愈发哀痛,紧闭的眼角沁出一滴血红的泪珠,泪珠滑落脸庞。没有人看到那血泪化为血红的珍珠,穿透了腾蛇的火焰,滴落在早已变成废墟的广场。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