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高干文 > 正文

重生之宠溺无罪上——孤月残心(51)

时间:2018-03-30 09:15:22 标签:
与外面的喧闹无关,这里是赫连家内一个角落,一个外表只有七八岁左右,穿着十分简陋的瘦小身影默默地蹲在地上,淡红淡红的舌头有一口没一口地舔着手臂上的伤口。 手臂上的伤口深可见骨,十分狰狞,还好的是血已经止

 

与外面的喧闹无关,这里是赫连家内一个角落,一个外表只有七八岁左右,穿着十分简陋的瘦小身影默默地蹲在地上,淡红淡红的舌头有一口没一口地舔着手臂上的伤口。

 

手臂上的伤口深可见骨,十分狰狞,还好的是血已经止住。这是在多次受伤的经验中发现的,小孩自己的唾液有治愈的功效,虽然很微弱,但总比没有的好。

 

“丑八怪,给我出来!”尖锐的女声从远处传来。吓得小人不顾伤口,惊慌地抬起头。那是怎样的一张脸:一块暗红的丑陋胎记,狰狞恐怖,凹凸不平,从左额斜下横跨左眼,越过鼻梁,直达右嘴角。远远看去就像是大半张脸都被腐肉覆盖,而眉心中间还有一条长长地血色红痕,就像是新鲜的刀痕,触目惊心。唯一没有被胎记覆盖的右眼上长有一个指盖大小的如肿瘤般的突起,硬是把整只眼弄得睁不开来。

 

听到有人叫他,小孩没有应答,反而更向墙角草丛深处躲起。这两天周围的人越来越多,不管去到哪都有人。小孩不知道这是因为过两天家族讨论大会要在赫连家族举行,现在其他两大家族的人都往赫连家族来,加上赫连家族在外修行的弟子也在陆续回来,因此人变得很多。

 

人多了,小孩被打的次数也在增多,被陌生人看到了,虽然他们不会打他,但会嗤笑他,然后就引来家族里的人来打他,说他丢尽家族的脸。这几天小孩被打的次数是平时的五倍多。每天他就只有不停地找地方躲起,因为只在一个地方呆着很容易就会被别人发现。

 

小孩不知自己有多久没吃过东西了,平时趁着黑夜大家睡熟,他就会悄悄去厨房找点残羹剩菜,但这几天忙,厨房的人都不会休息,即便深夜也有人值班,小孩每次去都没有收获,反而有几次被人发现受到毒打。

 

今天手臂上的伤是被厨娘拿菜刀砍的。不知是不是小孩错觉,这些天这里的人对他特别狠特别凶,有种把某种情绪发泄在他身上的感觉。在厨房逃出后,小孩记得他不小心撞到一个人,但他不敢停留,快速的跑离,现在外面的声音应该是四姐赫连苑,是来找他算账的。

 

听到声音越来越近,小孩也越来越怕,不停地往后缩,突然往后挪的身子碰到一个柔软温热的物体。

 

“唔。”被碰到的物体发出一声呻吟,不远处的少女立刻注意到这边的动静,怒气冲冲地向小孩方向跑来。

 

虽然心中害怕自己所碰到的那个明显是叫做‘人’的不明物体,但小孩更害怕对面跑过来的少女,他的四姐,最残暴,最毒辣,是平时打他最凶的一个。

 

“出来!”少女跑到草丛边上,但明显是嫌脏,不想进去,就在边上喝到。

 

小孩紧张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了,眼看少女咄咄逼人的嘴脸就在眼前,那毒辣的鞭子就要向草丛里甩。

 

第六十二章:朱雀篇——温柔的慕容谦

 

“哈呵~”随着一声哈欠,从草丛中走出一个身材高大的少年,少年丰神俊朗,凤眼微眯,嘴巴大张,懒懒地打着哈欠,“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赫连小姐。”

 

“啊~”意外的不是那个丑八怪,赫连苑惊讶了声,“不好意思,刚才我以为是有贼人在草丛中,所以大喊,想不到是慕容公子,是我失礼了。”看到草丛中出来的不是那丑八怪,反而是自己一直爱慕着的谦谦君子慕容谦,赫连苑暗骂自己鲁莽,默默祈祷慕容谦没有清醒,没看到他刚才的失态。连忙转移话题,“不知公子在此做甚?”

 

迷蒙地凤眼淡淡地看了眼对方,“刚才在逛花园,逛着逛着就累了,觉得这里阳光温和,草被柔软,躺下休息,不知不觉中睡去,还是赫连小姐你来唤醒我了。”懒懒的语气似乎还没完全清醒,一点也没有觉得自己的话中有什么不妥。

 

“实在对不起,打扰了公子休息,”这慕容公子果真自由散漫,居然可以在草丛里熟睡,“公子既然累了,何不回房休息?”

 

“我也想啊,只是约了同伴在此处等候。”语气中带着点敷衍,摆明了不想跟你聊。可惜智商不高的赫连苑没有听出。

 

“要不我留下陪公子,这样公子就不会无聊了。”赫连苑一听,立刻喜上眉梢,以为这是抓住慕容谦的好机会。

 

“算了,我看讨论大会在赫连家举行,作为主人,赫连小姐也够忙的,何况我觉得在这里睡也挺舒服,一点都不无聊。”要是别人这样说,肯定会被认为是傻子,居然会喜欢在草丛中睡觉,但这话从慕容谦嘴上说出,大家都只会认为他是自由散漫惯了。

 

这次赫连苑听懂了慕容谦话中赶人的意思,为了给对方一个好印象,赫连苑也不强留,说声“打搅了。”就离开。

 

看到赫连苑离开的身影,慕容谦收起客套的嘴脸,扬起温柔地笑容转向还待在草丛中的小孩。这小孩奇丑,这是慕容谦第一眼见到小孩时的想法。

 

“你还好吧。”慕容谦伸手抚上小孩怪异的红发,他知道,这小孩就是赫连家那个出名的废物,在复杂的大家族里,这样的小孩生活一定很艰难吧,而且这小孩应该有十二岁了,但长期的营养不良,导致只有七八岁的大小。

 

温柔的笑容,宽大的手掌,暖暖的温度从头上传至小孩的全身。小孩呆呆地看向慕容谦英俊的脸庞,冰冻地心柔柔地流过一层暖流,‘这是好人。’小孩如是想,在小孩单纯的记忆里,隐约记得奶妈曾说过让自己痛痛的就是坏人,给自己暖暖感觉的就是好人。

 

看见小孩几乎衣不蔽体,从衣裳的破口上可以看出肌肤上多条青红相交的伤痕,新的旧的重重叠叠,轻轻抚上小孩手臂上狰狞的新伤痕。

 

“疼吗?”慕容谦一脸疼惜。

 

虽然小孩一直没有答话,但慕容谦并不在意,从怀中拿出一瓶上等伤药,给小孩上起药来。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