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高干文 > 正文

重生之宠溺无罪上——孤月残心(52)

时间:2018-03-30 09:15:24 标签:
伤痕几乎布满全身,数量极多,一瓶伤药就那么用完了。小孩任由对方摆弄,伤药涂在身上,凉凉的,痒痒的,一点都不痛,是从没有过的感觉,小孩不知道,这种感觉叫舒服。 涂完药膏,感觉小孩的身体有点凉,慕容谦解下

 

伤痕几乎布满全身,数量极多,一瓶伤药就那么用完了。小孩任由对方摆弄,伤药涂在身上,凉凉的,痒痒的,一点都不痛,是从没有过的感觉,小孩不知道,这种感觉叫舒服。

 

涂完药膏,感觉小孩的身体有点凉,慕容谦解下自己的外衫套在小孩身上,本该只有十六岁的慕容谦长得比一般同龄人高大不少,他的衣服相对小孩来说就大了很多,完完全全可以把小孩从头到脚抱裹起来。

 

“呵呵。”慕容谦笑了起来。从小孩的角度看去,背着光的慕容谦笑容极美,用小孩的话来形容就是像阳光一样灿烂温暖。

 

第六十三章:朱雀篇——回礼

 

“慕容兄。”墙外传来陌生人的呼叫声,小孩反射性地一缩。

 

“别怕。”慕容谦安慰性地摸摸小孩的头,“是我的朋友叫我,看来我要回去了。”说完,轻轻拍拍小孩的头,然后转身离开。

 

看着慕容谦悠然离开的背影,小孩不舍地伸出手想要抓住对方,结果什么也没抓住。眼睁睁看着对方走远,直到那给他温暖感觉的背影消失。虽然心中极度的不舍,但小孩只是张了张嘴,什么都没有说出。

 

金乌西陲,黑夜慢慢来临,虽然早已看不到什么,但小孩还是执着地凝视着背影消失的地方。许久,小孩终于放弃般低下头,看到身上披着的崭新大衣,大衣上还有那人的味道。

 

深深地吸一口,小孩开心的裹紧大衣,突然,本来舒服得微眯的眼睛突然瞪大,小孩突然想起奶妈曾说过礼尚往来,别人送东西给自己,自己也应该送东西给别人当回礼。

 

小孩着急地跑向自己藏东西的地方,中间还注意小心地避开来往的人。

 

小心地挖出自己藏的东西,不过是他在地上捡到的一些好看的石头,或是那个夫人小姐坏掉不要的玉簪之类。小孩觉得这些都比不上自己身上的那件大衣。最后从埋藏最深的地方挖出一个锦盒。

 

小孩小心翼翼地打开锦盒,里面是一个鸽蛋大小的红晶石。这是他母亲留给他的唯一信物。火红的晶石,没有一丝杂质,迎着月光看去,还可以看到晶石里面通红的颜色犹如一团火焰般流动。

 

小孩不知,这是赫连家族寻找百年的赤炎晶,当年赫连煞娶小孩的母亲就是为了这颗晶石,结果到最后都没有拿到手。而小孩的母亲在怀孕时被人下毒,尽全力生下小孩后就去了,小孩一直由奶娘照顾到五岁,那奶娘也去了。没有人知道赤炎晶居然落在小孩的手里。

 

晶石上串有一条红绳,小孩把晶石戴在脖子上,藏在衣服最里面,准备拿去当还礼送给慕容谦。小孩不知道的是赤炎晶表面有着极致的高温,一般人是无法触碰的,但小孩却理所当然地拿着那块晶石,一点也感觉不到烫。在小孩看不到的地方,藏在衣服里的晶石,那焰火般的红色跳跃得更欢快了。

 

一连几天,小孩一反常态,经常往人群中走,只为了找到那人,他连名字都不知道的人。只听到过别人叫他慕容,那他的名字是不是就是慕容?躲在角落中的小孩心想,小孩忍着痛小心地舔着伤口,往人群中走多了,小孩挨打的次数也多了,身上的伤痕也在增多。

 

但小孩很好奇,今天那个厨娘又要打自己,想要摔他的时候,手一碰到他,就大叫‘好烫’,最后捂着红通通地手,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最后跑掉了。因为这是小孩唯一一次反击,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小孩还是很开心。

 

远处传来脚步声,小孩从沉思中醒来,连忙把自己的身子躲得更隐秘一点。

 

第六十四章:朱雀篇——都是一样的

 

脚步声越来越近。

 

“慕容,这次我真的很佩服你。”一个二十岁左右的男子说道。

 

“哪里哪里,这点小事哪值得冯兄如此赞道。”是慕容谦的声音,小孩辨认出后,心中大喜,很想立马冲出去,但碍于慕容谦身边的两个陌生人,小孩只好生生制止自己。

 

三人边说边走,来到离小孩隐藏地方不远的亭子中坐下。

 

“哪里,那个小孩我远远看见就想吐,真不知道赫连家究竟做了什么孽,居然生出这么一个怪物。”另一个也是二十岁上下的男子说道,“亏慕容面对他时居然可以面不改色,还给他上药,与他接触一炷香的时间,还面带微笑。这可是做常人之所不能。”男子向慕容谦拱手以示佩服。

 

“抬举了,抬举了。”慕容谦说着客套话,虽然听到诋毁那小孩的话,心中有点不舒服,但理性上并不觉得这话有什么错,自己身边这两人都是轩辕家的得意门徒冯柯和袁明,是自己在外修行时结识的好友。

 

“这次我们输得心服口服。”冯柯、袁明二人拿出一袋金币塞到慕容谦手里。

 

“我们实在是低估了慕容你的忍耐力,看到那么一个鬼模样,你居然不反胃,还可以笑得那么温柔,像是邻家哥哥般温柔,可惜对的不是邻家妹妹。”冯柯嬉笑打趣着说道,在说起小孩时,还装模作样地擦掉身上的鸡皮疙瘩。“慕容谦,你的潜力真无限大,为一个赌约居然能做到这般境地。”

 

“愿赌服输,你们就别要再为自己的惨败而抱怨了。”慕容谦笑道。

 

“要知道,当初我第一次见到那怪物的时候可是差点把隔夜饭都吐出来了,所以才敢用一百个金币打赌,慕容不能与他相处一炷香时间,谁知却如此惨败。”袁明拍拍慕容谦的肩膀,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说实在,当时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要知道吗?”慕容谦凑到袁明耳边,故作神秘,声音却不是很小地说道,“我和你都是人啊,你我感觉又怎么会不同,我也是普通人啊。”并没有理会心中那点不安代表什么,慕容谦只是附和地说着理所当然的话。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