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高干文 > 正文

重生之宠溺无罪上——孤月残心(60)

时间:2018-03-30 09:15:41 标签:
朱雀看着面无表情,一脸冰寒的青龙,恩,样子是变了,但这闷骚样还是没变,朱雀心里下着对青龙的结论。 而转头看向玄武,玄武满脸笑意地迎向朱雀的目光,甚至摆起一个自以为帅气的姿势任由朱雀打量,朱雀迅速转开头

 

朱雀看着面无表情,一脸冰寒的青龙,‘恩,样子是变了,但这闷骚样还是没变,’朱雀心里下着对青龙的结论。

 

而转头看向玄武,玄武满脸笑意地迎向朱雀的目光,甚至摆起一个自以为帅气的姿势任由朱雀打量,朱雀迅速转开头——这家伙变得更自恋了。

 

也许朱雀自己没有发现,此时他的心情是重生以来最舒畅的一次,打死他也不会承认,同伴的回归让他感到高兴喜悦,他不再是孤独一个人的了。

 

“不知小雀有没有发现,现在的你比以前更可爱了,妖娆中透着可爱。让人欲罢不能。”轻浮的话语生生破坏玄武那张俊脸。

 

“哼。”朱雀冷哼一声,转头快步离开,把玄武二人留在背后。朱雀知道要是他出言反击玄武的话,这家伙绝对是打蛇绕棍上,最后越来越缠人。

 

朱雀不知,当他转身后,在他身后的两个男人脸色瞬间沉了下来,眼中都带上了深情忧虑。

 

‘雀儿忘了。’

 

‘小雀真的不记得了。’青龙、玄武同时想到。

 

朱雀确实是忘了,不是故意,而是无意地忘记在异世重生后,在觉醒前的一切。也许在那一场大火后,朱雀觉得这些都没有必要记住了吧。从前的悲伤心碎,都被主上安排的使命覆盖淹没,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主上的命令,对于自己的事情,早已被他抛出九霄之外,这对朱雀来说也许是最好的结果。

 

青龙,也就是轩辕寒,回想当初那场景,冲天的烈火,震天的惨叫声,绝美妖艳的红衣小人犹如火之精灵,高举血红的镰刀,带着世上最美的笑容,一刀一刀地收割着灵魂。他的雀儿是那么美,美得让人惊心动魄,美得让人肝肠寸断。

 

玄武,也就是慕容谦,看着朱雀走远的身影,那娇小的身子究竟承受了多少痛苦,多少重担。妖艳的业火,是那绝美的人儿心中淌流的血。现在他回来了,他不仅要帮朱雀扛起所有的重担,还要把朱雀守护在怀里,不让他再受任何伤害。

 

在那场烈火中,被朱雀的红莲业火刺激,他们恢复了前世的记忆,力量却没有回复,二人花了整整四年的时间,拿回了前世的力量,做到完全觉醒。这次他们一定要好好守护他们的至宝,绝对不会再让朱雀受到任何伤害。

 

第七十七章:黑子三兄弟

 

五年后,一座深山密林里。

 

“我找到了,这里,是这里。”少年欢快的声音加夹着几许疲惫,“快,快过来这里。”少年喊得很兴奋,而被喊的人却是一脸丧气。

 

这是少年第一千九百九十九次说找到了,在希望落空了一千九百九十八次后,跟在少年背后的两人对少年并不抱有太大的期待。虽说不抱有多大希望,但在他们这三人中也只有少年跟那位高贵的大人接触最久,也只有少年最了解那位大人的气息,要不是这样,他们早就放弃了少年,不会跟着他寻来。

 

“黑子,这次你真的确定大人在这里?”三人中,一个明显比其他两人高大的青年问道。

 

“大哥,这次我确定,真的在这里。”黑子,也就是当年蓟弘澜的同窗,如今已是十七八岁样的少年,纤细的身材,皮肤还是和小时候一样黝黑黝黑的,眼睛大大亮亮的,特别有神,五官还是一样的精致,脖颈间那大大的珍珠还是突兀的戴在那里。

 

青年,也就是黑子的大哥,强风,听到黑子的回答,也就不再出声,

 

“小黑,我就再相信你一次。”这次说话的青年,二十岁上下,比强风略矮,斯文书生模样。

 

“二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书生青年,也就是黑子的二哥,轩瑟。

 

强风看了下自己的这两个弟弟,虽然对黑子的粗神经很无语,但轩瑟是自己三兄弟之间最理智的,既然轩瑟都选择了相信黑子,自己也不会再说什么。然后对着刚才黑子所指的地方,一堵石墙,拿起斧子就开挖了。

 

一路的苦力工全是强风一人承担,谁叫自己的两个弟弟都不是力量型的,只有他有一身蛮力。

 

“哥,累累就先歇一会。”轩瑟看着强风额上流下豆大的汗珠,心中不忍。

 

“没事,一会就好。”对于天生蛮力的强风,凿穿这堵石墙,或是这座山都不是什么难事。

 

“二哥别担心,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哥一路来不知凿穿多少座山了……”说道后面,黑子的声音在强风的瞪视中越来越小声,显然意识到是谁的失误才害得强风做了那么多冤枉功。

 

“呵……”轩瑟笑看着这两兄弟的交流。

 

‘好嘈’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

 

“哥,这里,往这里挖。”不太清晰地声音回荡着。

 

‘是谁在说话?’耳边的嘈杂声越来越多,有人的说话声,铁器挖掘声,像雨滴一样打破死水般沉寂的心。心中越来越烦躁,蓟弘澜艰难地睁开双眼。

 

黑,这是周围的环境。

 

‘这是哪里?’蓟弘澜显然还没回过神来。嘈杂声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大,迷蒙的双眼渐渐变得明亮。

 

记忆如汹涌的波涛,侵袭一片空白的大脑。蓟弘澜慢慢记起,当年自己与‘付咏逸’决斗,自己因为受到‘腾蛇’中火之气息的冲击,记起前世的记忆,那属于灵儿的绝望悲伤排山倒海般袭击他,让他痛不欲生。

 

前世的灵儿无法接受帝梵的绝情,而今世的蓟弘澜无法理解付咏逸的温情。那人可以那么绝决的毁掉他,而现在却又可以如呵护易碎品般把他放在手心上。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