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高干文 > 正文

重生之宠溺无罪上——孤月残心(61)

时间:2018-03-30 09:15:43 标签:
无法理解、无法接受,蓟弘澜像鸵鸟般选择了逃避,加上力量消耗过大的缘故,身体自动选择了沉睡。现在想想,这种逃避方法还真是可笑,该来的总是会来,不管你是睡着还是醒着。只是不知外面这批人是谁,不过不管是谁

无法理解、无法接受,蓟弘澜像鸵鸟般选择了逃避,加上力量消耗过大的缘故,身体自动选择了沉睡。现在想想,这种逃避方法还真是可笑,该来的总是会来,不管你是睡着还是醒着。只是不知外面这批人是谁,不过不管是谁,蓟弘澜对于这批打扰他沉睡的人都不甚欢喜。

 

第七十八章:海妖王蓟倾卿

 

外面三人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然后不以为意地继续挖山,孰不知自己早已被里面的人惦记上了。

 

‘轰隆’一声,山壁终于被打破。蓟弘澜因强光而不适地微眯着眼,洞外的人则感觉一阵寒气突袭,各个都睁大眼睛恨不得立马适应黑暗,看清洞内情景。

 

“老大。”黑子首先看到蓟弘澜,兴奋地想要冲向前去,抱住蓟弘澜。然而却被身边的轩瑟快一步地阻拦。

 

“参见吾王。”虽然还没看清洞内情形,但那股高贵令人臣服的气息是骗不了人的。轩瑟拉着黑子,与强风一起,三人单膝跪下,右手斜靠在胸前,低俯着头,做出海族最虔诚的礼仪。

 

“王?”蓟弘澜被突然出现的三人,还有他们的表现惊住了,不知该做如何反应,他有想过是付咏逸,想过是拉古斯他们,也想过是那冒牌的‘付咏逸’。然而眼前这三人显然都不是。

 

“抬起头来,你们是谁?”

 

三人得到蓟弘澜的命令,抬起头来,眼睛已经适应了洞内的黑暗,慢慢看清山洞内的情形后,就连已经见过蓟弘澜真身的黑子都惊艳住了。

 

只见山洞里有一寒潭,在寒潭边上坐着一蓝发蓝眼蓝尾人鱼,不,应该是高贵的海妖。寒潭冒着白蒙蒙的雾气,蓟弘澜大半部分的鱼尾还浸在水里,而露在水面上的那部分闪着璀璨的光芒,照亮了整个洞穴。蓟弘澜赤裸着的上身,稚嫩白皙的肌肤在蓝发的包裹中若隐若现,如剥壳的鸡蛋般白嫩的脸蛋,红艳的小嘴微启,蓝色晶莹的耳鳍,白嫩的小手撑在身边的石头上,蓝水晶般的大眼打量着他们。

 

听到蓟弘澜的问话,黑子明白了蓟弘澜还没有认出自己,小小地叫声“老大、老大”,却引来轩瑟的厉眼,那是他们海族至高无上的王,用那种粗鄙的称呼完全是亵渎了他们的王。

 

听到熟悉的称呼,蓟弘澜也认出了黑子,看着对方那双明亮亮的双眸,黝黑的肤色,确定自己没有认错人。想不到居然自己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居然是黑子。心中有种淡淡的失落,却又不明白是为什么。

 

“黑子?你们这是怎么回事?”蓟弘澜淡淡地开口。

 

******

 

原来黑子他们三个是海族人,是原海妖王的下属,即蓟弘澜今世的父亲。

 

当年的海族在海妖王蓟倾卿的统治下,风调雨顺,和乐融融,家家夜不闭户。然而这一切,在蓟倾卿救回那个人开始,慢慢出现裂痕,到最后完全破碎。

 

当年那天,还是蓟倾卿身边的影卫强风看到他们高贵的王,和身后一群大臣巡游归来,与往常不同,这次归来的有点匆忙,并带有浓厚的血腥味。吓得强风以为他们的王遇刺了,后来才听到那些随巡官员说,他们的王在东海一带遇到一只狂化地巨型章鱼,那是章鱼正在攻击一个奄奄一息的人类。他们的王立刻下令收复章鱼,就下人类。

 

刚才那血腥味就是那个受伤的人类带来的。起先众大臣都是反对王把人类带回来的,因为海族之于人类只是个传说,而且人类的贪婪本性难保他会对海族不利。但王却认为,那是因为他的管辖不力导致章鱼伤人,所以要对这件事负责。王不顾众人反对,一意孤行,留下了那人,那给海族带来毁灭性的灾难的源头。

 

王用避水珠让那人能在海中自由活动,经过一个月的疗养,那人早就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却利用王的愧疚心不肯离去。

 

两个月后,那人不知给王下了什么迷药,我们英明高贵的王居然不顾整个海族的反对要一个人类做王后。然而更令人大惊的是,这位让王倾注所有真心的人,在立后大殿上,竟然与大将军龙旭那条蛟龙相勾结谋反,侵略整个海族,把王逼下王位。

 

王伤心欲绝,只带着奶娘朱嬷嬷等少数人逃了出来,强风他们祭祀一族,几乎被全灭,在母亲的拼死努力下,才让强风带着他两个年幼的弟弟逃出。虽然他们与王走散了,但凭着海族特有的联系方式,在王的允许下,强风他们可以得知王的情况。

 

王虽然逃出来了,但由于受伤过重、心力交瘁而病重,王自知命不久矣,就带着朱嬷嬷一人寻找灵气葱郁的地方,用自己的神元凝结珠胎,诞下王子,王最后由于病重离去。在小王子您诞下后,朱嬷嬷用海族特有的通讯方式,向大陆残存的海族,传达了王的旨意:由王子您继承海族王位,夺回大海的统治权,统领海族。

 

蓟弘澜沉默地听完强风的叙述,这些事情朱婆婆都没有告诉过他,甚至没有说过自己的爹爹已经离去,也许是不想让年幼的他伤心,也许是悲哀过度不愿提起。但实际上,听到强风的叙述,蓟弘澜却没有一点伤感,也许心已经麻木了。

 

“我说你们不觉得这个地方阴暗潮湿、寒气逼人的吗?”潜意思就是我们就应该换个好地方坐下来,慢慢聊。

 

强风等人瞬间醒悟,“瞧我这记性的,”黑子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瓜,“我们就到离这里最近的鲁克镇去吧。”

 

“你还是叫我老大吧。”蓟弘澜摇摇头,脑袋都被他们左一句又一句的王给绕晕了,现在他还需要慢慢消化一下这身世问题。

 

“王,不行,那么粗鄙的称呼怎么能用在你身上呢?”轩瑟立刻反对。头有点晕的蓟弘澜摆摆手,示意随便,不再纠结这称呼问题。

 

“还有你们不是兄弟吗?怎么不是同一个姓氏?”这也是蓟弘澜疑惑的问题。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