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高干文 > 正文

重生之宠溺无罪上——孤月残心(66)

时间:2018-03-30 09:15:54 标签:
就在蓟弘澜一群人来到赤云城时,找了大半天都没找到落脚之地,就连一个茶水座位都没有挤到。 算了,刚才来时我看城外有一小庙,今晚就去那里简单过一宿吧。走了半天,蓟弘澜已经疲惫不堪,不得不感慨现在身体的虚弱

就在蓟弘澜一群人来到赤云城时,找了大半天都没找到落脚之地,就连一个茶水座位都没有挤到。

 

“算了,刚才来时我看城外有一小庙,今晚就去那里简单过一宿吧。”走了半天,蓟弘澜已经疲惫不堪,不得不感慨现在身体的虚弱程度超出自己的预料。

 

“那怎么行,小主子乃千金之躯怎么可以屈就那些简陋的破庙。”轩瑟第一个不同意,要知道蓟弘澜所提的那座小庙不过是个破屋,连瓦都不全,怎能住人。

 

“现在连个容身之地都难以找到,有瓦遮头就已经很不错了,我们不如早点去打点一下那破庙,以便能住得舒适些,总比在这做无用功好吧。”

 

“是啊,主子说得对,总比在这里露宿街头好。”黑子也觉得应该去城外那间破庙。

 

轩瑟找不到更好的理由,只好随了蓟弘澜的意思。留下强风继续在城内寻找落脚点,而自己就和黑子陪着蓟弘澜去那间小庙。

 

来到那破庙后,轩瑟再一次为蓟弘澜感到心疼。残败的墙壁,破烂的瓦顶,即便是这样简陋的环境,破庙里已经有好几波人住下。

 

蓟弘澜一行人走进庙里,并没有引起他人多大反应,众人也只是看看,然后就转头就不理了。

 

由于黑子三兄弟在大陆混得实在不怎么样,所以给蓟弘澜准备的衣服不能算是什么高级的布料,只能算是干净的。就因为蓟弘澜一行人衣着简朴,一看就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人,虽然长得挺引人注目,但也没有吸引到多少人的眼光。

 

轩瑟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将就收拾收拾,从空间袋中拿出被褥铺好。蓟弘澜走了一天也乏了,躺在轩瑟铺好的被褥上,习惯性地曲起双脚,蜷缩成一团就睡了。轩瑟让黑子看着,自己走出去准备吃食。

 

当付咏逸走进破庙时,看到的就是被被子盖住,鼓成一团的小东西,而黑子就在旁边看守着。面对自己的宝贝这种缺乏安全感的睡姿,付咏逸就是一阵心疼。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脚,向那可怜的一小团走去,他现在只想把他的弘儿紧紧抱在怀里,好好呵护。

 

就刚才付咏逸一行人出现在庙门口时,庙里所有人都被这一群人吸引住。与破庙格格不入的光鲜外表,先不说付咏逸,就他的那三个手下就已经够耀眼了,张狂不羁的发色,或白或红或青,非人般的气场,或粗犷或妖娆或冷酷。

 

更不用说被三人围在中心的人,一头张扬的黑发随手挽起,散漫的发型无法给人轻松的感觉,只因主人那紧绷不愉的脸色,一身压制不住的霸气让人无法直视他的脸。

 

当看到付咏逸进来时,黑子早已蓄势待发,时刻警戒着,虽然自己能力弱小,但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对方欺负自己的主子。当看到付咏逸走过来,黑子就要发起攻击,却发现身体无法动弹,心中大骇。

 

付咏逸并不理会黑子,径直走到蓟弘澜身边,小心翼翼地连被子一起,将小人儿抱在怀里。沉睡中的蓟弘澜似乎感到骚扰,不满地呻吟了一声,翻了个身,找了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睡去。

 

这边蓟弘澜舒服的睡着,可怜了黑子那边剑拔弩张的状况,白虎心里苦笑,主上你香软美人在怀,乐得个舒服,可怜让他对着这个伤不起,打不得的人。主上,要怎么样,你总得发个话吧。

 

当轩瑟和在外面巧遇然后一起回来的强风,回到破庙时,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一个白发男子一脸哀怨地看着付咏逸,黑子则被定在一边。而他们的小主子则连人带被被付咏逸抱着。

 

轩瑟和强风瞬间拉开攻击模式,然而还没有靠近付咏逸,就被一青发冷酷男子和一红发妖艳男子拦下。但就被这两人看着,强风和轩瑟就已经无法动作,好强的气势!

 

此时门外闪进一黄发男子,只是诧异地看了一眼这六人对峙的局面,然后走到付咏逸跟前,恭敬道:“主上,属下已在城中找到落脚处。”

 

付咏逸对此点点头,示意玄武带路。主角都走了,剩下那些小将也不再对峙,跟着自己的主子走了。

 

当蓟弘澜迷迷糊糊睡醒来时,就看到眼前陌生的地方,陌生的人,好一阵子没反应过来。转头看到抱着自己的人,蓟弘澜终于完全清醒过来。

 

付咏逸就这样一直抱着蓟弘澜,一直没有放下,即便来到这个玄武在赤云城内置办的房屋里。一直看着蓟弘澜那睡着后乖巧可爱样,付咏逸满心的满足,要是没有旁边的一群跟屁虫更好。

 

是的,黑子三人一直跟着对方来到这个偌大的房子,即便对方已经躺下床睡觉去,他们也一直看着对方,只因自己的主子还在对方怀里。

 

看着蓟弘澜悠悠转醒的迷糊样,付咏逸的心软得一塌糊涂,但心中却忐忑不安,因为他怕看到那双晶蓝色的大眼中出现对自己的排斥。

 

当蓟弘澜清醒地看到抱着他的人时,他并没有立刻推开付咏逸,也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排斥。而事实上,蓟弘澜首先想到的是自己什么时候睡得那么沉了,连被人抱起了都没察觉。好像从沉睡中醒来后一直精神不佳,极容易感到累,看来那场决斗真的伤到了根本。

 

“醒了,先吃点东西吧。”没有在弘儿眼中看到对自己的排斥,但付咏逸的心情并没有因此感到轻松,因为那双大眼中出现的是没有温度的冷漠。弘儿,你心里真的没有我了吗?

 

说实在蓟弘澜真的饿了,也没有拒绝付咏逸的建议,淡然地接受对方提供的食物。

 

看着怀里吧嗒着小嘴吃着鸡腿的小人儿,付咏逸的心里可是五味陈杂。蓟弘澜只有刚开始醒来的时候看了他一眼,之后就再也没有理会过他,犹如他不存在一般。‘弘儿,这就是你对我的惩罚吗?不怒、不悲、不惊、不哀、不恨,犹如我并不存在一样。’付咏逸心中哀恸,但他放不开,即便弘儿的心里没有他,他也放不开弘儿。

 

当晚只有蓟弘澜像个没事人一样,吃了饭就休息。而双方的属下着互为枕戈待旦,黑子三人担心对方伤害蓟弘澜,而四神兽则担心这三人打扰主上和小主子的独处。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