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高干文 > 正文

重生之宠溺无罪上——孤月残心(77)

时间:2018-03-30 09:16:17 标签:
拉奇?萨斯这次回来,主要是为了一雪十年前战败之辱。而现在蓟弘澜就在皇宫里头,他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向对方挑战。 咏吟,听母妃说,趁皇上现在还没有注意到他,赶在他向皇上告状之前,我们要先下手为强,把他除掉

 

拉奇?萨斯这次回来,主要是为了一雪十年前战败之辱。而现在蓟弘澜就在皇宫里头,他却找不到合适的时机向对方挑战。

 

“咏吟,听母妃说,趁皇上现在还没有注意到他,赶在他向皇上告状之前,我们要先下手为强,把他除掉。”宜贵妃说道。

 

“孩儿谨听母妃的。”拉奇?萨斯根本没有把宜贵妃的话听在耳里,一门心思全在挑战的事上。。

 

“真是母妃的好儿子,母妃想到了一个法子,我们这样……”一头热的宜贵妃完全不知自己好儿子心中所想。

 

黑夜是酝酿阴谋的温床。

 

第九十八章:蓟倾卿篇之没有关系

 

第二天,蓟弘澜和付咏逸被付穹擎派人叫去麒岚殿,说是商量交流大会优胜事宜。

 

同样被叫去的还有蓝国、紫国的代表,和拉奇?萨斯,弄得拉古斯一早就愁着张脸。因为他早就计划好要去跟蓟弘澜叙旧的,昨天宴会结束后太晚了,以至于他打算今天一早就去的,谁知却被付穹擎给搅黄。

 

到了麒岚殿,拉古斯发现除了他们几个,还有赤国的冷面丞相冷凌芷,第一将军韩冰,和五王爷,即付穹擎的胞弟付穹然。

 

付穹擎坐在主位仍是那副不达眼底的笑容,阴狠的眼神让蓟弘澜极为不喜,两边分别是冷凌芷、韩冰和付穹然。

 

“各位昨晚休息得还好吧,有哪里交待不周的地方请多多包涵。”说话的是五王爷付穹然。让付穹擎说这些客套话,还不如指望母猪会上树,冷凌芷出了名的冷脸,但实际上只是个不会说话的闷骚,上次大会的开场白还是他写的,韩冰除了对上冷凌芷不是寒冰,对上别人都是块万年寒冰。我的命怎么就这么惨。付穹然心中吐槽。

 

同样大家也用着客套的话回应着。

 

“今年的魔武交流大会,出乎我的意料,居然有那么多位人才高手出现,果然是人才辈出,让本王大开眼界。”付穹然继续打着官腔。

 

“竺颜卿不愧为紫国第一公子,魔法与武技的混合运用纯熟,高阶魔法更是手到擒来。”付穹然继续说道。

 

“惭愧,竺颜卿羞愧于五王爷的称赞,竺颜卿的这点伎俩还真没什么看头,就连罗亚伯的一招都挡不住,罗亚伯果然不愧为蓝国第一武士。”竺颜卿把皮球踢给了罗亚伯。

 

“承让了。”可惜罗亚伯也是个不好说会的闷骚,皮球弹不起来。

 

这时付穹然看到蓟弘澜,好精致的娃娃,那蓝发蓝眼的样子好吸引人。突然想起什么,付穹然差点跳起。

 

“你该不会就是十年前在决斗中打败我六侄子的那个小娃娃吧。”付穹然说道。同时所有人好奇的目光集中在蓟弘澜身上,而拉奇?萨斯是燃着烈火的目光。

 

“当年只是侥幸,呃……”蓟弘澜的话被付穹然冲过来的动作吓住,付穹然激动地握住对方的手,让蓟弘澜有点不知所措。

 

“你真厉害,你不知道,我这侄子啊,只有小时候比较残弱,比较可爱,从十五岁后就一点都不可爱了,也就你才能制服他,灭灭他气焰。”付穹然一脸崇拜地看着蓟弘澜,星星眼都快冒出来了。

 

一阵寒意侵袭,付穹然打了个冷颤,只见抱着蓟弘澜的付咏逸恶狠狠地盯着他——抓住蓟弘澜的手。为了小命着想,付穹然连忙松手,跑回自己座位。

 

“这位仁兄,不好意思忽略了你,你在会场上一招就把暴龙给制服了,这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请恕我孤陋寡闻不知你怎么称呼。”付穹然一句话,问出了众人的心生。

 

除了拉古斯跟罗亚伯已经知道,其他人对于付咏逸与拉奇一样的外貌、强大的实力、谜一样的身份都非常在意。

 

只见人人竖起耳朵,屏气凝神,生怕听漏。

 

“付咏逸。”不会说什么拐弯抹角的词儿,既然已经决定抛弃前世,就没有打算用回前世的名字。付咏逸的回答犹如在众人间扔下一个炸弹,直接把众人炸得外焦里嫩。就连付穹擎也稍微愕然,一脸深思。

 

拉奇没想到付咏逸会那么直接,他也想好了,如果他要说出当年的事,他也不在乎把皇子名号还给他,什么欺君谋逆之罪,现在他就不信,以他现在的实力还有谁能治他罪。

 

“那,那你跟拉奇是什么关系。”付穹然被炸得说话有点哆嗦,但还是问出了众人心声。

 

“没关系。”付咏逸没有说谎,赤国六皇子的肉体早就在掉进熔浆中毁掉了,现在的身体是他重新炼铸的,与他们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拉奇惊于付咏逸那么干脆的跟他撇清关系,这种恨不得立刻跟他撇清关系的态度让他很不爽。

 

众人的好奇被付咏逸‘没关系’三个字给硬生生切断了,顿时蔫了。

 

第九十九章:蓟倾卿篇之龙渊宫之谜

 

“小弘儿,我可以叫你小弘儿吗?”付穹然把注意力转向蓟弘澜,一脸希冀地问。

 

“可以。”无法拒绝那向小狗一样的眼神,蓟弘澜只好答应。

 

不知是不是错觉,付穹然觉得在蓟弘澜答应之后,周围的温度突然下降了。甩甩头,付穹然安慰自己说这是错觉。

 

“小弘儿,听说你是人鱼,是不是啊?”付穹然问道。

 

如果黑子在的话绝对是火冒三丈,跳起来指着他的鼻子怒骂,居然把他们高贵的王与低级的人鱼作比较,无法原谅。

 

“是的。”蓟弘澜不想惹麻烦,反正人鱼跟海妖也长得差不多。要是黑子知道蓟弘澜的想法,绝对口吐三升血。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