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高干文 > 正文

重生之宠溺无罪上——孤月残心(82)

时间:2018-03-30 09:16:28 标签:
瑞麒说完,拉古斯也终于冷静下来,瑞麒的分析极有道理,同时拉古斯也选择相信蓟弘澜。 龙渊宫内, 今晚你就好好待在这里,乖乖地看着我是怎么毁掉你儿子的,你要记住没有任何人能将你从我身边带走,你永远都是我的

 

瑞麒说完,拉古斯也终于冷静下来,瑞麒的分析极有道理,同时拉古斯也选择相信蓟弘澜。

 

龙渊宫内,

 

“今晚你就好好待在这里,乖乖地看着我是怎么毁掉你儿子的,你要记住没有任何人能将你从我身边带走,你永远都是我的!”付穹擎对着榻上蜷缩着身子的银发少年霸道地宣誓着。

 

银发的小人儿瑟瑟发抖,精致无双的小脸上,一双莹白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眉心中间的蓝色印记早已失去它原有的光泽。对于付穹擎的话,小人儿似乎没有听到,更多的是他可能听不到任何声音了。

 

少年的眼睛始终都是惊恐地看着眼前人,活像只脆弱的兔子警惕而又恐惧地看着眼前的狼,深怕这狼一下子扑过来咬断他的脖子。

 

付穹擎见少年没有回答他的话,不满地皱起眉头,凑近小人儿,一手轻轻地抚摸着人儿纤细白嫩的脖子,近乎威胁地说道:“听到我说的话没有。”

 

少年对脖子上的手很是忌惮,好几次因为这双放在脖颈上的手,导致无法呼吸,与死亡接触而又无法真正死亡的感觉涌上心头,于是不管什么拼命点头,示意自己听到了。

 

“哈哈,好,很好。”付穹擎很满意少年的举动。

 

第一百零五章:蓟倾卿篇之父子相见

 

是夜,蓟弘澜沐浴完毕,换上宫女准备的衣服,一件大红色纱衣。

 

薄薄的纱衣只是个形式,根本无法挡住里面的春光。虽然平时蓟弘澜也挺喜欢红色的,但对于这件纱衣,他着实喜欢不起来。

 

只见蓟弘澜皱了皱眉头,拿起一件自己平时穿的外衣披在纱衣外面。

 

伺候穿衣的大宫女看到有些不满,“请瑜君穿好御用纱衣。”

 

蓟弘澜淡淡地说道:“已经穿好了,至于怎么穿,那是本君的事。”

 

确实皇上也没说这纱衣要如何穿,大宫女无法反驳,只好由着蓟弘澜。

 

在一群宫女太监的簇拥下,蓟弘澜向龙渊宫走去。那群宫女太监最多也就走到龙渊宫门口,剩下的由蓟弘澜自己走。

 

终于走进了那神秘龙渊宫。

 

一进龙渊宫,蓟弘澜感到一阵恍惚,那种感觉更强烈了。看来这龙渊宫还有结界,将里面人的气息隔绝。此时蓟弘澜已经可以确定,龙渊宫里面却实有自己的同族,更或者与自己有血亲关系。

 

回过神后的蓟弘澜继续往里走,越近宫殿深处那种感觉就越强烈。

 

龙渊宫不愧为皇帝寝宫,单就那镀金镶银的横梁,雕刻繁复华丽的朱红柱子,其辉煌程度非一般宫殿可比。

 

然而整个宫殿的摆设却出奇的简洁。完全可以说是简陋,走了大半个宫殿,殿内连一张茶几、桌椅都没看到。空旷的宫殿什么都没有,与其说是寝宫,却更像一个用来修炼的武馆。

 

蓟弘澜看着深不见底的宫殿,举步走进,不管里面有什么,他都要继续前进。

 

到达宫殿内部,那种呼唤自己的感觉达到最高,

 

蓟弘澜四处看看,没有看到付穹擎。偌大的宫殿甚是空阔,除了中央的一张能容下七八人的大床,没有其他多余的家具。艳红的床幔,血红的床单,透着银靡的气息。虽然蓟弘澜自己也很喜欢红色,却不喜欢这里的布置。

 

床边同样放着一张红色的床榻,大床后有一屏风,虽然这屏风也是红色的,但蓟弘澜却感觉这屏风是新添加进来的,因为屏风上的气息与这个房间不同。潺潺的流水声从屏风后面传来,那里应该就是强风所说的温泉。

 

蓟弘澜闭目屏气,细细观察了一下,那股召唤自己的气息,正是在温泉里发出。

 

蓟弘澜不自觉地抬起脚向屏风后走去,离屏风越来越近,蓟弘澜也越来越紧张,一直困扰自己的谜团,答案就在屏风后。

 

蓟弘澜心跳急促,本能地屏住呼吸,闪身越过屏风——

 

然而那里只有弥漫着白茫茫雾气的温泉,什么也没有!

 

但蓟弘澜并没有因此而放松。晶蓝色的眼睛紧盯着泉水,眼睛不敢眨一下,深怕一不小心看漏了什么。直觉告诉他,那人就在水里。

 

‘哗啦——’一阵水花溅起,当所有的猜想成为现实时,蓟弘澜激动得捂住嘴巴。

 

一条闪着水光的银色鱼尾,银丝般的头发细长油顺,本来很美丽的莹白色眼睛却空洞无神,眉心中间镶嵌着水滴状的蓝色印记,绝艳无双的五官因为稚嫩而显得非常精致,细嫩雪白的肌肤让人有一种狠狠咬上一口的冲动。少年看起来大约只有十七八岁,比蓟弘澜预料中年轻很多。

 

少年先是疑惑地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蓟弘澜,然后像是感觉到什么,满脸激动地快速向蓟弘澜游来。

 

虽然比山洞中的画像稚嫩很多,但血之羁绊告诉蓟弘澜,对方就是他的生父,海域的神,海族伟大的海妖王——蓟倾卿。

 

怪不得这里一直有那么大的吸引力吸引着自己,原来是今生的生父。

 

海妖是一个古老而强大的种族,相传海妖的祖先是上古天神,因犯错而被打下凡间。海妖极难繁衍,繁衍出来的亲子与生父之间血的羁绊极强,这也是为了保护难得的子嗣。当亲子遇到危险,生父就可以立刻感应到,解救自己的儿子。不过对蓟弘澜现在的情况来说,有点反过来了。

 

虽然蓟弘澜从没有见过他的生父,但因为海妖的血缘,对生父的感情却不见得浅薄,反而很深厚。

 

蓟倾卿现在的情况显然不正常,一个父亲不可能比孩子还幼小。蓟弘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他变成这样,但很明显与付穹擎有很大关系。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