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高干文 > 正文

重生之宠溺无罪上——孤月残心(83)

时间:2018-03-30 09:16:30 标签:
正正当蓟弘澜要下水接住向他游来的少年时,突然一股外力把蓟弘澜往外用力一扯。娇小的身躯如断线的风筝飞起,狠狠地摔在大床上。 大床虽然有被褥垫着,但那股外力实在太大,蓟弘澜还是被甩得七晕八素。好不容易眩晕

 

正正当蓟弘澜要下水接住向他游来的少年时,突然一股外力把蓟弘澜往外用力一扯。娇小的身躯如断线的风筝飞起,狠狠地摔在大床上。

 

大床虽然有被褥垫着,但那股外力实在太大,蓟弘澜还是被甩得七晕八素。好不容易眩晕过后,蓟弘澜抬起头,他怎么就疏忽了,这里是那个人的地盘。

 

第一百零六章:蓟倾卿篇之争斗

 

付穹擎脸上挂着抹邪肆阴鸷的笑容,颀长的身躯慵懒地斜靠在门框上,眼神轻蔑地看着倒在床上的蓟弘澜。

 

而刚才用来挡住温泉的屏风,因为那股外力已经在地上摔得粉碎,温泉中的蓟倾卿惊恐地看着男人。

 

‘哗啦’一阵水声蓟倾卿害怕地躲在温泉一角。蓟弘澜相信他看到了蓟倾卿在发抖,害怕得发抖。

 

那究竟是受了多大的折磨才让一族之王沦落到这般境地!削去一族之王的尊严,丢掉坚强的外壳,像一个年幼的小孩般无助地蜷缩着。

 

蓟弘澜愤怒地看向付穹擎。

 

“哟,果然是父子连心啊,”付穹擎慵懒地说道,“真不好意思打断你们‘感人’的重逢。我只是想提醒一下你们现在的处境,你们现在一个是我的玩物,一个是我的娈童。啊,你看我说的多麻烦,其实我说的就一个意思,你们都是我的玩物。”

 

“休想!”蓟弘澜说完,就要运起魔法元素,但一直沉浸在蓟倾卿给他的那股感觉中的他,此时才发现他周围的魔法元素,似乎都不愿亲和他,就连水元素也是纹丝不动。

 

“终于发现了,朕这寝宫可不是一般材料做成的,它是由千年寒白玉做,”说着,付穹擎一手抓向旁边的门框,木制的门框被抓烂,露出里面白色的玉石,“这千年寒白玉还有一个别名——困鲛玉,因为他能使水元素陷入沉睡,对于擅长运用水元素的海族来说,那无异于封锁了魔法的使用。”付穹擎少有耐心地解说着,在他看来他只是在逗弄着笼中的玩物。

 

虽然蓟弘澜可以做到全系,但那都必须是通过水元素的转换才能做到,现在无法使用水元素的他,可以说是无法使用任何魔法。

 

然而蓟弘澜可不是只有魔法,他的体术同样厉害。

 

就在蓟弘澜趁付穹擎不注意,想发挥自己的速度,瞬移击攻穹擎。但蓟弘澜很可怕地发现他的双腿居然发软无力,就连站立都做不到。

 

“你究竟做了什么?”蓟弘澜狠狠地看向付穹擎。

 

“呵呵,也没做什么,只是在那件纱衣上抹上了软筋散,”付穹擎边说边慢慢走近蓟弘澜,“还有合欢散。”

 

“你!!”蓟弘澜一时被气的说不出话,同时从下腹涌上一股热流证实了付穹擎所言非虚。

 

蓟弘澜恨不得咬碎一口银牙,是自己轻敌了。

 

付穹擎这时已经来到床边,一手抓住蓟弘澜的衣服,三两下就把蓟弘澜身上的衣服撕光。

 

少年雪白的肌肤与血红的被褥映衬着,未完全摆脱稚嫩的胴体刺激着男人施虐的因子。

 

温泉中,银色的人儿激动地乱窜,却无法突破付穹擎在温泉中筑起的结界。

 

蓟弘澜看着那张邪肆的脸靠得越来越近,心中突然冒出另一张脸,同样带着邪肆的笑容,俊筹无双的容颜。

 

那是前世的帝梵,那时候的帝梵很宠自己,总是喜欢挂着那种邪邪的笑容,将自己——脱光。汗~

 

蓟弘澜感慨这春药真是厉害,自己居然思春了,居然会想到眼前的付穹擎要是那人就好了。

 

蓟弘澜不得不为自己心中冒出的想法吓了一跳。

 

也许上天听到他的想法,蓟弘澜居然看到那张俊逸的脸出现在付穹擎身后。

 

心中不由自嘲,居然出现幻觉了,自己中毒不轻啊。

 

第一百零七章:蓟倾卿篇之你是我的

 

但——

 

蓟弘澜不得不冷静面对现实,那应该不是幻觉,虽然身体上的燥热早已超过他的忍耐,他只能模糊地看到付穹擎跟那人打了起来。

 

空阔的宫殿让两人肆无忌惮的发挥,结果怎样蓟弘澜没看到,因为他已经抵不过身上的燥热晕过去了。

 

一阵清凉让蓟弘澜舒服地呻吟一声,理智慢慢回笼,朦胧的视线慢慢清晰,那是一张俊美非凡的脸。

 

付咏逸看着怀里的人儿慢慢张开晶蓝色的眼睛,迷蒙的双眼渐渐清晰,激动而又担忧的抱紧人儿,他差一点就来晚了。要不是他生气弘儿不给他机会,擅自走开丢下弘儿一人,他的弘儿也不会遭遇这种事。

 

当蓟弘澜完全清醒时,他发现正处于一不知名山洞的水池中,他身上的衣服早已不知何处,同样赤裸着的付咏逸紧紧地抱着他。

 

虽然水池的水很凉,付咏逸的怀抱很舒服,但蓟弘澜发现他体内的那股邪火还在活跃着,理智只是暂时回笼,相信很快就会被湮灭。

 

付咏逸低头亲了亲蓟弘澜光洁的额头,然后唇在游移。先是因药物而红润的脸蛋,再是小巧的鼻子,嫣红的小嘴。

 

付咏逸边亲边喃呢:“弘儿,等你清醒过后怎么样都可以,但现在逸哥哥一定要给你解毒。”

 

长久的等待得不到蓟弘澜的回应,付咏逸决定主动地获得弘儿的关注。虽然有强迫的嫌疑,但只要弘儿成为他的,付咏逸不在乎。

 

不在乎用什么样的手段得到对方,付咏逸的爱是霸道强横的。

 

说完,付咏逸的手开始在蓟弘澜雪白细嫩的肌肤上游移,吻也越来越下,白皙的脖子,诱人的锁骨,胸前粉嫩的茱萸。面对这稚嫩的胴体,付咏逸极尽温柔地对待,他不想弄疼他的弘儿,他的弘儿还那么小,心中一边充满罪恶感,一边充斥着想要狠狠地蹂躏的欲望。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