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高干文 > 正文

重生之宠溺无罪上——孤月残心(84)

时间:2018-03-30 09:16:32 标签:
带着厚茧的大手滑过白嫩的肌肤,稚嫩的身躯被刺激得一颤一颤,修长的手指来到那诱人的禁地,不停地打着圈圈,惹得蓟弘澜一阵颤栗。 手指和着池水的润泽慢慢进入,冰凉的池水冲淡被进入的疼痛,同时唤醒蓟弘澜的一部

 

带着厚茧的大手滑过白嫩的肌肤,稚嫩的身躯被刺激得一颤一颤,修长的手指来到那诱人的禁地,不停地打着圈圈,惹得蓟弘澜一阵颤栗。

 

手指和着池水的润泽慢慢进入,冰凉的池水冲淡被进入的疼痛,同时唤醒蓟弘澜的一部分理智,当晶蓝色的眼眸对上男人在欲望中还透着疼惜的眼神,蓟弘澜安然地闭上眼,就放纵自己一次吧,然后任由自己沉浸在欲海中。

 

当付咏逸进入的时候,蓟弘澜不由得一颤。被充满的感觉让他以为回到了前世,当他还是花妖灵儿时,多少个日日夜夜沉浸在与这个男人编织的爱恋中。

 

蓟弘澜想着要是之后的一切都没有发生,没有阴谋,没有重生,花妖灵儿就那么与魔君帝梵永远甜蜜下去,那该有多好。

 

付咏逸紧紧地扶着蓟弘澜的小腰,身下不停地动作。

 

池水不停的晃动,溅起水花。两人身上炙热的体温,似乎传给了池水,在山洞中升起了雾气。

 

弘儿的身体还是那么美妙,让他欲罢不能,那甜美的呻吟声一次又一次敲打着付咏逸的理智,心中的野兽叫嚣着要更狠更快地贯穿。

 

温热紧致的感觉,这样真好。只有这样自己才能真实感受到,他的弘儿再次回到了他的身边。

 

“我爱你,我的弘儿,”伴随着激烈的快感,最真挚的爱语也随之而出,“请别要再拒绝我,求求你。”

 

低微地祈求,让蓟弘澜心中某部分松动了。一滴泪珠从晶蓝色的眼中流出,最后凝成珍珠滴入池水中。

 

付咏逸一手抱起晕过去的蓟弘澜,一手捞起池水中的那滴泪珠。

 

“弘儿,从今以后不管你愿不愿意,你都是我的!”霸道强势的宣言在山洞中回响着。

 

第一百零八章:蓟倾卿篇之如愿以偿

 

海澜宫,

 

黑子三人早已焦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

 

蓟弘澜从那天晚上起已经三天没有回来了,就连付穹擎也已经三天没有迈出寝宫。

 

宫中传言瑜君深得皇帝恩宠,是第一个能让皇帝留恋温柔乡中,三天不早朝的侍君。也有人说瑜君使妖术,迷惑帝王,要诛之,但都忌讳付穹擎,没人敢违抗皇命冲进龙渊宫抓人。

 

相比皇上不早朝这样的大事,蓝国使馆失窃的事情就显得微不足道了,再加上丢失的只是蓝国十一皇子身上一件普通的随时物品,就连瑞麒也不怎么关注,只有拉古斯一人在抱怨。

 

而实际上,龙渊宫中。

 

银发的小人儿缩在温泉一角,大眼警惕地看着血红的大床上打坐的男人。男人已经这样坐着三天三夜了。

 

突然男人动了一下,小人儿吓得‘哗啦’一声窜进水底。

 

男人,也就是付穹擎缓缓睁开眼,身上的伤已经基本修复。当时要不是动用了最后的王牌——这房间的变幻阵法,现在他早已成了死尸。

 

付咏逸,宜贵妃给他生的好儿子,想不到他变得这么厉害,看来得重新计划了。

 

赤都内,当初玄武买下的房子中。

 

安静的房内与外面喧闹的街道形成强烈的对比,俊逸非凡的男子坐在床边专注地看着沉睡的小人儿。

 

“主上。”朱雀和玄武突然出现,向付咏逸单膝跪下。

 

“嘘——”付咏逸做了个轻声的动作,并示意朱雀和玄武出去说。

 

来到外间。

 

“怎么样?”

 

“回主上,东西已经找到。”朱雀说完从怀中拿出一锦囊递给付咏逸。

 

付咏逸打开锦囊,发现是一颗血红的珍珠,熟悉的感觉从手上传来。付咏逸知道这颗珍珠是由弘儿的血泪凝成,这里面有弘儿的丢失的那部分魂魄。

 

“主上,你不知道,我们简直就是兜了个大圈。我们在萨伊学院转了一圈,最后发现它被蓝国十一皇子拉古斯捡了,然后去皇宫才知道,那皇子不在蓝国,来参加魔武交流大会了,然后我们又跑回来。昨晚上进蓝国使馆,哪知那皇子藏得可真紧,居然贴身藏着,我和小雀雀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才拿到的。”玄武的唠叨又犯了,一开口就说个没完。

 

“还好,那皇子对这珠子宝贝得很,小主子的魂魄被保护得很好。”朱雀把付咏逸最关心地说出。

 

“拉古斯。”付咏逸轻声喃道,那人把弘儿照顾得很好。

 

突然,付咏逸心念一动,身影一闪就回到房间内。

 

他的弘儿醒了。

 

晶蓝色的眼睛慢慢睁开,看着陌生的床幔,大脑运转了好一会,才回想起之前发生的事情。

 

“弘儿,”付咏逸激动地张开口,想说什么,但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蓟弘澜看到他那激动而又不知所措的样子,忽然感觉对他也没有之前那么排斥了。小嘴张了张,说道:“喝水。”

 

付咏逸像是得到天大的恩赐似的,迅速用魔法热了壶茶水,倒了杯送到蓟弘澜嘴边。

 

生怕蓟弘澜饿了,然后又叫了饭菜。

 

“我睡了多久。”声音带着点沙哑,付咏逸却觉得这是天地下最好听的声音了,因为他的弘儿终于理会他,正视他的存在了。

 

“三天了,弘儿饿了吧,逸哥哥准备了吃的。”在蓟弘澜眼里付咏逸现在就像一个不停地向主人献殷勤的小狗。虽然付咏逸的外表跟小狗一点也挂不上钩,但他的表情就是这样。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