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高干文 > 正文

黎明,《无悔》BY无价青春txt

时间:2018-05-15 08:05:30 标签: 无悔,无价,黎明

~第二十一回~黎明~ 独孤晓风冷眼打量住他,心中不免怀疑。

贺兰明月将宇文玉京夸了上天,然而眼前老头,身上却一点高手的气势也没有。

刚才出手阻拦贺兰明月的两剑,虽然招式惊世骇俗,但剑上却轻飘飘的无半点力气。

莫非只是欺世盗名之辈? 晓风按捺不住,一声猛喝,斩空刀出手劈向宇文玉京! 「晓风!」 贺兰明月一声惊呼,但已来不及阻止。

宇文玉京闪电出手,向前连环两挑,挑开晓风的斩空刀,晓风一愣,宇文玉京的剑已经顺势迎上斩空刀。

独孤晓风眉头一紧,幸好他在虚幻谷得统元荣指点后,已经得窥上乘武理的入门。

三虚七实,晓风趁劲力未使老,直劈变横削,欲格开宇文玉京的长剑。

宇文玉京亦不变招,收剑一退。

这时候,晓风才看清楚,宇文玉京手上的,是一口长满青锈色的破剑。

自己的斩空刀,虽然不是神器,但算是高阶位的利器,对手使用的只是一口生满锈的破剑,而且剑上不带劲,兵刃居然没被斩空刀破坏,实在匪夷所思。

唯一的可能性是,宇文玉京实力深不可测,功力既可以用锈剑对抗斩空刀,而且更是收发由心,完完全全的隐藏真正实力。

能够做到这样,宇文玉京的实力,已经十分接近超阶期。

「虚幻舞」统元荣、「冥后」白嬅,还有「狂沙刀」拓跋炎。

「无情剑」宇文玉京比起这些人,并不逊色很多。

宇文玉京皮笑肉不笑道:「试探完了吗?那我们开始玩真的。

」 独孤晓风全神贯注,贺兰明月脸色苍白,清露浅浅一笑。

不同反应下,宇文玉京再次拔出了青锈剑。

贺兰明月知道,饮恨在这口生满锈的破剑下的高手,不计其数。

瞬息之阵,宇文玉京已经动手了! 一阵凉凉剑气,青锈剑直指贺兰明月胸口,贺兰明月长剑出手,向前急晃。

宇文玉京的剑快得看不清楚,贺兰只能透过晃动长剑尝试将他拦下。

插! 青锈剑由意想不到的方位插中贺兰左肩,贺兰心中惊骸,举剑欲把宇文玉京的青锈剑格开。

宇文玉京的剑已消失不见,贺兰明月却被他一肘撞倒。

独孤晓风这才感受到宇文玉京的恐怖。

刚才阻拦贺兰追击云中现,轻描淡写的两剑,剑技虽然巧,但未显功力。

到现在击伤贺兰明月,这一肘一剑,才显出宇文玉京的功力并不比超阶期差。

贺兰明月狂喷鲜血,显然受了不轻的内伤。

宇文玉京冷酷的眼神,转向清露。

清露神色惨白,她虽是「崑崙剑客」弟子,所长者却是咒术幻术,她的武功比不上凌云,亦比不上已受重伤的贺兰明月。

要在这种极近距离,用幻术咒术击败宇文玉京,那可是异想天开,只怕术式尚未完成,已经死在宇文玉京剑底。

清露不由自主地退了一步。

独孤晓风突然挡在她身前,右手按住斩空刀刀柄。

「宇文玉京!」 他冷喝:「就让独孤晓风来跟你一对一!」 宇文玉京哑然失笑,随即略带点倨傲道:「天下间有胆量向我出言单挑的人,不多于五个,你这小子可真有种!」 他看着晓风坚毅的眼神,突然道:「你不是中土人。

」 突然宇文玉京脑中浮起一个人。

「你是他儿子?」 宇文玉京道:「那大漠马贼的儿子。

」 他喃喃道:「这可有趣了。

」 独孤晓风拔出斩空刀,指住宇文玉京。

毫无惧色! 宇文玉京动了杀机,青锈剑出手,剑气震荡出一声巨响。

剑光如电! 独孤晓风合上双眼,神色平静。

既然对手的剑快得看不见,那就用感觉吧! 宇文玉京一愣,长剑从意想不到的角度刺向晓风右肩后面。

晓风感受到空气波动,理智上觉得这是无可无悔歌词能做到的出剑方位。

但眼前人是宇文玉京,是用匪夷所思的剑技一击重创贺兰明月的顶尖剑手! 斩空刀往右肩一格,恰到好处的挡开宇文玉京这一剑。

宇文玉京马上变招,连环两剑,一刺咽喉,一取下盘,两剑均是匪夷所思的方位。

「天刀.徐林!」 斩空刀由快转慢,平平无奇的一刀,居然挡下了宇文玉京的两剑。

天刀术?而且是第三重的? 宇文玉京一惊,他知道晋满山曾将素不外传的晋家秘艺天刀术,传给一个大漠马贼,却没想到对方竟已将天刀术练到第三重。

他一个翻身,举脚踢向独孤晓风胸口,独孤晓风猝不及防,跌开三步。

宇文玉京这次出手更快,「井」字形般连环四剑,分别削他两臂、咽喉和小腹。

「天刀.不动山!」 晓风站稳身子后挺刀直立,斗气一震,斩空刀完全封锁宇文玉京四剑。

连续被挡开三剑,宇文玉京已经动了杀机! 他潜下身子,闪电两剑,劈向独孤晓风下盘。

晓风依然合着双眼,听得空气在脚下撕裂,马上跳起,宇文玉京这两剑,又被躲过。

清露左手扶起倒地的贺兰明月,右手贴在他背心,用自己的内功真气,为贺兰明月疗伤。

然而两人的双眼,却都目不转睛,全神贯注地看住二人对决。

独孤晓风暗呼侥倖,刚才「井」字四连剑,虽已被「天刀.不动山」挡下,但剑上力量已经将晓风双手震得麻痹。

「无情剑」名震天下,绝非浪得虚名。

强如「情痴」贺兰明月,一个照面,两招之间,便已经失去战斗能力。

他独孤晓风无论是兵器、功力,抑或对武理的认知,都比不上师承「幻空圣帝」的贺兰明月。

能在宇文玉京手下坚持如此之久,所凭借的,除了马贼天生训练而来,连空气波动都能察觉的高警察性外,还有便是纵横大漠和强敌生死搏斗时求生的顽强战意。

宇文玉京的剑一剑比一剑强。

贺兰明月败给自己内心的恐惧。

独孤晓风却凭意志力坚持下来。

一开始时,宇文玉京已经看出了,贺兰明月是三人中最强的一个。

先重创贺兰明月,便是想借此打击其馀二人的士气,制造恐惧。

宇文玉京的心战技巧,绝不弱于他的武功。

谁知独孤晓风没有退缩,反而主动提出挑战。

由他出言对决那刻,心态上已超越了贺兰明月。

由他合眼拔刀那刻,他已经迈入了一个全新,而且更高的境界。

之后的每一刀,独孤晓风也在进步,宇文玉京更快、更强、更刁钻,独孤晓风依然挡了下来。

以战,养战。

李汉颖无悔

交手短短数招,独孤晓风的惊世潜能,便被宇文玉京的神妙剑法迫了出来。

居然在一瞬间进步了整整一个阶期! 这种人,可留不得。

宇文玉京晃神之际,独孤晓风已是一声猛喝。

「天刀.破山!」 … 李乾坤咳出两口鲜血。

他本来已受了不轻的伤,此刻强提真气急行,髑髅山的山途本就难走,伤势自然压不住。

他叹一口气,虽然终于下山,但由髑髅山脚走出树林,起码五里路,要回到葵泉虎威帮总舵,则还有十馀里路。

突然,远方树木沙沙作响,李乾坤一惊,一跃上树,就躲在浓密草木间。

只见一只猎犬停在他藏身的树下,接着十八飞骑奔驰,一同停下。

十八匹白马,十八名骑士身穿玄黑长袍,为首那人四十来岁,三络长须,双目有神,头上黑铁盔插住一条抢眼的银缨,手持一条黑铁长矛。

「银缨会」? 「千里纵横」章殷杰。

「银缨会」在八帮十会中,并不算是大帮会,帮众不足百人,以经营镖局为生。

为什么他们会突然出现在髑髅山下的密林? 当日杜天羽决定和碧云无悔歌词道全面开战,银缨会亦暂停了所有走镖事务,全神投入战事。

但突袭髑髅山一战,明明跟银缨会没有关系,章殷杰此时出现,是友是敌,实属难分。

他再向下一望,银缨会的猎犬正围在树下狂吠,显然是发现了他。

银缨十八骑又把树团团围住,若他们是敌人的,只怕自己难以脱身。

章殷杰纵马来到树下,扬声道:「海沙帮李帮主是否在此,若在此处,请现身相见。

」 李乾坤脸色一沉,心知银缨会已经发现了他,章殷杰只是给他面子,才「请」他出去。

他提气轻纵,落在树下章殷杰的马前,拱手道:「李乾坤在此,章兄别来无恙?」 章殷杰笑道:「许峯带队离城后,王帮主深感不安,特派我来接应李帮主。

」 他突然脸色一变道:「李帮主受了伤?」 「此事说来话长,我有急事赶回葵泉禀告王帮主,待回城再谈。

」 李乾坤肃然道。

「好!」 章殷杰将李乾坤扶上马背道:「那我们就快马回城吧!」 突然,密林间传来仰天长笑。

李乾坤章殷杰互望一眼,脸色一变。

「居然不费吹灰之力便找到李乾坤,我可真的要好好多谢章总舵主。

」 众人顺着声音望向树上,大枝干上站着一个白袍男子,年若三十,相貌儒雅,神色平静,看来像个不会武的书生。

若非心知肚明是敌人,李乾坤或许会对这人生出善意。

章殷杰举矛一拦,喝道:「来者何人?」 「在下宇文无悔。

」 书生浅笑,然后对章殷杰身后少女道:「『千里灵』果然名不虚传,殷婷小姐追纵之技果然厉害。

在下由葵泉开始跟着你们,没想到这样快便找到李乾坤。

」 少女章殷婷脸色惨白,她绰号「千里灵」,素来擅长追纵技能,却没发现宇文无悔一直追在身后。

章殷杰拍拍她的肩,然后向宇文无悔喝道:「李帮主和我,同属八帮十会兄弟,今日他受了伤,我章殷杰既然奉王老帮主之命前来接应,就绝不容许你伤他一分。

」 一声令下,十八骑均勒马挡在李乾坤身前。

「章兄师承天武世家分支,矛技固然精湛。

」 宇文无悔道:「但若想在我宇文无悔手上保人,只怕还差了一点。

」 章殷杰心知对方实力远比自己高,十八骑围攻只怕都不是他宇文无悔的对手,不禁迟疑起来。

宇文无悔见已经打击了对手士气,浅浅一笑,在腰间摸出一枚玉镯,轻轻一扬。

章殷杰和章殷婷一见玉镯,面色大变。

「你俩应该很清楚,这玉镯是何处得来。

」 宇文无悔冷笑道。

章殷杰身子剧震,宇文无悔一副胜利者的样子笑道:「放心,令堂此刻尚在银缨镖局,只是银缨镖局已经落入了我宇文无悔的控制,若你敢违抗,我一发讯号,葵泉的朋友便会将银缨镖局内部杀到鸡犬不留。

」 「你想怎样?」 章殷杰问道。

「很简单。

」 宇文无悔道:「给我滚回葵泉,别再插手这事,葵泉的朋友见你们回来,自然会离开银缨镖局。

」 李乾坤心下一言不发,却一直盘算着脱身之计。

许峯是邪门内应一事,虽然只是猜想,但以许峯万无一失的性格,若他真是内应,绝不允许有机会知悉此事的晋满江和李乾坤活命,宇文无悔既来此追杀自己,自然是为了掩饰秘密,亦间接印证了他心中猜想。

「青鬼」许峯,到底是何许人也? 他干咳一声道:「事到如今,我也不好劳烦章兄了。

」 章殷杰苦笑道:「殷杰愧对李帮主,愧对八帮十会上下。

」 李乾坤淡然道:「只是有件事,想劳烦章兄为我向王帮主传话。

」 「李帮主请说。

」 宇文无悔有点不耐烦,喝道:「章殷杰,你再不走,我就发讯关于无悔的诗句号了。

」 章殷杰脸色一变,不再听李乾坤说,一扬手,正欲策马离去。

「『青鬼』许峯是邪门内鬼,髑髅山一战,是陷阱……」 李乾坤说道。

章殷杰大惊,宇文无悔闪电出手,从树上跃下,手中铁扇一开,三道扇骨直向李乾坤去。

李乾坤早有准备,他虽然身受重伤,但体内仍有一点真气,此刻面对宇文无悔凌厉的袭杀,他的折扇已在髑髅山上被晋满江击碎,只得空手连击三抓,刚好把三道扇骨全部挡开。

宇文无悔已掠至身前,李乾坤闪身一让,刚好躲过这一击,接着李乾坤住头皮,一咬舌尖,喷出一阵血雨。

宇文无悔连忙闪开,李乾坤却如影随形攻上,两掌连拍。

「鬼火十二拍!」 宇文无悔没想到,李乾坤身受重伤后竟然如此强横,这招「鬼火十二拍」出手迅捷,而且功力凌厉,竟可以将他迫退三步。

李乾坤一击得手,马上退后,大叫道:「许峯安排陷阱,只是为了剷除异己,登上八帮十会权力顶点,然后和邪门里应外合,王帮主、晋三爷和我,都是他们真正的目标,背后针对是天晋世家。

章兄请速回葵泉,告知王帮主小心,然后和王帮主一起面见晋家主,让他知悉此事。

」 宇文无悔一声狞笑:「既然你们都知道了,那你们银缨会一行十八人,均留下命来。

」 「快走,我来拖住他!」 李乾坤满身血渍,却一声狞笑,神情凶猂。

宇文无悔在腰间摸出一个冲天砲,默运玄功,往天上一掷。

嘭的一声巨响,冲天砲在半空爆开,亮出灿烂红光。

宇文无悔笑道:「在葵泉的朋友,会杀光你们『银缨会』满门,而林中埋伏的朋友,则会四方八面而来!章殷杰,你既然知道了不应该知道的事,那你们十八人就一起去做会守秘密的死人!」 李乾坤一声怒喝,复又攻上。

宇文无悔心头微凛,依照他们的情报网,李乾坤应该远非他对手,就算舍命力战,催心掌也不应有此功力。

他一望地上血渍,心中登时明白。

「天魔解体。

」 宇文无悔才不会蠢得跟使用「天魔解体大法」的人碰。

歌曲无悔

李乾坤缠了上去,十指罩住宇文无悔的脑门。

「天魔解体」对人体的伤害,李乾坤当然是非常了解,只是碍于形势,他不能不用。

要把许峯是内鬼的秘密带回葵泉,只能依仗银缨会的快马。

宇文无悔虽有伏兵,但似宇文无悔这级数的高手只怕不多,若拖住宇文无悔,银缨会逃出生天的机会便多上一分。

而要拖住宇文无悔这程度的高手,则只有「天魔解体」这唯一做法。

另一边,章殷杰同样面对艰难的抉择。

宇文无悔已点燃讯号砲,则邪门在葵泉的人手,定必开始进攻「银缨镖局」。

若想保住家人,以及将情报传达,最有效的做法是抄小路躲过伏兵,然后快马赶回葵泉。

但若这样,就得抛下李乾坤。

想到这处,章殷杰拍拍妹妹的肩头,少女略带疑惑的回头。

「你们先回城,我去帮李乾坤!」 章殷杰壮烈地苦笑。

「哥!」 章殷婷一声悲呼,反手拉住哥哥。

章殷杰顺手把她甩开,这时另外两骑连忙拉着章殷婷道:「小姐快走。

」 李乾坤连拍两掌,均被宇文无悔闪过。

他心中一怒,激发杀意,一声怒吼,飞身扑下,两掌连拍。

「鬼火十二拍!」 宇文无悔心中暗喜,「天魔解体大法」是以自身功力和鲜血倒贯经脉,刺激痛感以短期增加功力的秘法,使用者会受秘法反噬,散功坏血,轻则重伤,重则毙命,故此绝不轻易使用,只有死亡边缘才会发动秘法。

由于死亡边缘,会激发使用者求生的战意和意志力关于无悔的小句子,「天魔解体大法」所增加的功力,会和使用者的意志力成正比。

如今李乾坤急求伤敌,心浮气躁,怒意激发,「鬼火十二拍」虽然是凌厉杀招,但招中威力,却比第一次时稍作减退。

宇文无悔翻身一让,闪过这十二连击,同时铁扇出手,点向李乾坤腰间。

李乾坤使用「天魔解体」后功力大增,但身法招式,对武技的认知,均比不上宇文无悔,又怎闪过这一扇。

他一声惨叫,翻身滚开,显然伤上加伤。

宇文无悔一声狞笑,追了上去,扇骨怒点向李乾坤胸口,务求一招毙敌,他实在不想再消耗功力,和这功力大增的疯子纠缠。

李乾坤反应不及,叹了口气,闭目待死。

突然战马嘶鸣,宇文无悔一愣,一匹快马掠过,章殷杰飞身下马,接着是千重矛影幻化将宇文无双笼罩其中。

铿! 长矛生生格开扇骨,宇文无悔一个空翻,章殷杰马上追上,长矛连开十击。

李乾坤已经愤力站起,这时章殷杰的战马已跑至他身边。

他翻身上马,勒马跑到章殷杰旁边。

章殷杰见长矛迫退了宇文无悔,心中暗喜,却不敢恋战,李乾坤伸手一扶,章殷杰跃上战马,战马一声怒吼,飞步而去。

章殷杰李乾坤正为死里逃生而高兴,突然章殷杰右肩一阵撕心裂肺的剧痛,他一声惨叫,宇文无悔右手已生生将他扯下马。

「哥!」 章殷杰一惊,只见章殷婷单骑回来,正在十步之外。

宇文无悔将他拉下马后,借力飞跃,眼向快要追上李乾坤,他对准李乾坤背心就是一掌,李乾坤也是一声惨叫,翻身堕马,战马依然飞步而去。

章殷杰举矛一跃,往宇文无悔背心疾刺而去。

宇文无悔脑后有风,自然知道是章殷杰来袭。

他转身就是两扇,将章殷杰长矛格开,同时疾刺他咽喉。

这时章殷婷已纵马来到宇文无悔身后,章殷杰本就不是宇文无悔对手,此刻见妹子靠近,心绪不宁,更是不敌,宇文无悔一肩点中他喉头,他一声惨叫,血如泉湧。

「快走!」 章殷杰声嘶力竭喊道。

宇文无悔马上转身,冷瞪着章殷婷,如刀般的冷眼使她心生寒意,章殷婷马上勒住马头。

这时候李乾坤愤力站起,眼见章殷杰受创,宇文无悔正向章殷婷目露凶光,他捉住马身,跃到章殷婷身后,章殷婷一惊,李乾坤连忙道:「快走。

」 章殷婷无奈,只得纵马离开,目光依然回头望住宇文无悔和章殷杰。

宇文无悔哪会如此轻易放他们离开,提气一纵,正欲追上,冷不防章殷杰在身后扑上,举矛从后勒住他咽喉。

宇文无悔一阵呼吸不顺,竟一口气提不上来,生生堕回地上。

章殷杰自知逃生无望,为救妹妹,只得死命勒住宇文无悔,宇文无悔无法挣开,突然一怒,举肘在章殷杰胸口一撞,章殷杰终于支持不住,双手一松,宇文无悔抢过他手中长矛,转身直接插入他胸膛。

「哥!」 章殷婷目睹哥哥被杀,激动惊呼,居然晕了过去。

李乾坤一惊,左手紧紧搂住她肩头,让她靠在自己身上,右手抢过缰绳,控制战马狂奔。

宇文无悔眼见他们去远,一声怒叫,抓起章殷杰的长矛,在他身上狂刺数十记。

鲜血狂喷,章殷杰已经断气,双眼张开,身子挺立,仍不倒下。

宇文无悔跌坐在地,将长矛插在身旁。

和「天魔解体」后的李乾坤拚,然后再被舍命攻击的章殷杰勒喉,虽然没为宇文无悔做成任何实质伤害,但呼吸不顺,功力运转亦有点阻滞,只能停下来休息一下了。

… 「天刀.破山!」 接下宇文玉京的连环四剑已是非常侥倖,独孤晓风双手麻痹,但心中雪亮,若被宇文玉京这样压住强攻,最后都只会淹没在他青锈剑的惊涛骇浪下。

唯一方法,就是转守为攻! 独孤晓风高举斩空刀,强忍手臂麻痹,将全身劲力按在刀柄上,重重劈向宇文玉京脚下。

宇文玉京身法有若鬼魅,他一回过身来,已闪过独孤晓风这刀,同时欺身近去。

独孤晓风这刀重重轰在地上,地上山巖居然被劈出一条裂痕。

全力反攻的一刀,居然连宇文玉京的影子也沾不上。

独孤晓风颓然惨笑,手臂被重重的无力感麻痹着,彷似提不起来。

宇文玉京已欺至身侧,挺剑横削他咽喉。

又是这种反朴归真的剑法。

他着地一滚,退开三步,虽然勉强避开,但一直坚持下来的气势彷似被宇文玉京摧毁。

宇文玉京看准他翻滚的位置,一剑刺去,务求一招毙敌。

这时清露再没法坐视,她放开贺兰明月,以极优雅的姿势飞身赶上,左手捉住独孤晓风,将他往后一拉,右手三道咒符直线飞出。

咒符在宇文玉京身前爆开三道水柱,清露一招得手,马上后退。

突然水柱中剑光突现,清露尚未反应过来,已被笼罩在宇文玉京的剑光中。

被拉后跌出的独孤晓风缓缓站起,他双手麻痹,全身皆是被强力冲击波做成的剧痛。

他抬头一看,宇文玉京已在水柱中抢出,满身湿透狼狈非常,但面具下的眼神已经由平静渐变凶狠,手中青锈剑半点也没慢下来,清露优雅的身影已被困在剑网中。

剑网间劲气虎虎生风,宇文玉京终于认真起来。

清露秀眉一紧,咒术漫天飞出,一道道水柱激而去,希望可以把宇文玉京拦下来。

宇文玉京恍如不觉,剑气一转,水柱已被驱散。

青锈剑已刺至少女胸口。

无悔的说说

清露自然地举臂一挡,同时猛地退后。

唰的一声,少女的右臂关节已经被青锈剑划出一道见骨伤口,同时剑风将她震开三步。

她飞到贺兰明月身后,倒在地上,左手紧紧捉住右手,清秀的玉容扭曲,显然相当痛苦。

宇文玉京绝不容她在自己剑下逃生,一剑将她重创后,马上提气追上。

独孤晓风看看清露,少女动人的脸上尽是对死亡的恐惧,水灵大眼却依然倔强地冷瞪宇文玉京。

冲她是为了救他才惹怒宇文玉京份上,他便得舍命救她。

再看看崖边的晋云暄。

他强行压住手臂麻痹和身上伤势,气运全身,劲透手上,斩空刀再度举起。

刀背闪现金光,斩空刀挟劲从后劈向宇文玉京。

宇文玉京只觉背心突如其来的刀劲凌厉非常。

这小子! 他本想先把清露毙于剑下,再来对付已经失去战意的独孤晓风,谁知这满身是伤、手脚麻痹、功力耗尽的小子,只运劲一周,便已经恢复了不少,这一记「天刀.断罪」,只怕比刚才的「天刀.破山」更要厉害。

他可没把握用背心接独孤晓风全力一刀。

想到这里,宇文玉京剑势一回,转身便刺。

剑光眩目刺眼,独孤晓风只觉对方这两剑已经要刺到自己面门上。

他心中很清楚,无论是功力还是武技,自己也远比不上宇文玉京。

难得之下佔了先机,若被宇文玉京迫到收刀防守,他振作起来的气势,便会完全崩溃。

唯一可拚的,便是跟他斗狠,斗不要命。

独孤晓风死了不过是命一条,宇文玉京却是有名利地位,太多放不上的事。

果然宇文玉京一过闪身收剑,让过了这一刀。

独孤晓风心中谨记着虚幻谷的武理,这一刀并未使老,他已经吐纳换气,手中斩空刀连变两招,刀劲波浪般席捲向宇文玉京。

宇文玉京心头一凛,独孤晓风本来已经受伤,照常理说应该会战意减弱,体力和真气亦会渐渐跟不上来,但他非但没有,反而无悔歌词在再次出手后,整个人似脱胎换骨一样,愈战愈勇。

体内真气亦似无穷无尽,就连刀上劲气,亦令宇文玉京开始感到威胁。

两人水平本来相差甚远,起初独孤晓风只凭大漠马贼的惊人意志力和超敏锐洞察力,才能在宇文玉京剑下强撑。

真正的转捩点,是那记「天刀.破山」。

那一刀虽然没伤宇文玉京分毫,但却在对方心上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一个武功远逊自己的无名少年,竟敢在他剑下转守为攻。

到之后清露势危,独孤晓风本来已经受伤退开,却居然重新拔刀应战。

由退开,到再次拔刀,这样短暂的时间,居然可以控制着手臂和身体肌肉的伤势,甚至把消耗掉的体力和真气完全回复过来,发动更强力的奥义「天刀.断罪」。

宇文玉京暗讚道:好小子,居然在一瞬间修成了「九天真气」。

天晋世家武技博大精深,「天刀术」和「太清气功」更是当中最具代表性。

当日独孤燕云在晋家主手上得到了「天刀刀谱」,「七重天刀术」内,独孤燕云几乎将三重天的所有精妙刀招学全,然而要发挥「天刀术」的精华,除了刀招外,更需要有「太清气功」的内功根基。

到了第二重天,更是反朴归真,走向根本,将前面天刀术的招数全部推翻的上乘刀法,独孤燕云在没有学过「太清气功」的情况下,自然是难以学懂,单以他本身所练的功夫,亦只能勉强练成了一招似是疑非的「天刀.破山」。

独孤晓风虽然也没有练过太清气功,但就在虚幻谷被统元荣指点,得以觑探上乘武学的理论,如今在舍命血战下,凭惊人意志力运转真气,又和宇文玉京的剑气互相共鸣,最后竟然在战斗中意外练成「太清气功」的最高境界「九天真气」。

天晋世家中,练成九天真气的人,确实是极少。

就连「霸刀」晋满江,也无法达至如斯境界。

这不是说独孤晓风的武功已经超越晋满江,但拥有「九天真气」生生不息的运转能力,若能灵活运用,独孤晓风或可以说是得到了成为超阶期的入场劵。

宇文玉京双手微震,显然是被对方的天赋惊豔了。

独孤晓风并没有再进攻,但他也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变化,功力由外入内,真气运转通行无阻,川流不息,彷似取之不竭。

身上的伤彷彿不痛了,肌肉从极度疲累的麻痹中恢复过来。

宇文玉京心道:这小子和天晋世家就像结下了不解之缘,天赋又如此出众,若不将他除去,将来只怕是大麻烦。

独孤晓风只觉全身上下均是力量,浅浅一笑道:「我们来第二回合吧!」 贺兰明月受了不轻的内伤,但在清露功力照料下已渐见好转。

倒是清露,手臂被青锈剑划至见骨,玉容上尽是痛苦。

贺兰明月拉着她退后一步,撕下自己的长袍为她包紮伤口,两人均不其然的退后两步。

独孤晓风气运全身,劲力贯输在双臂肌肉,紧紧握着斩空刀的刀柄。

… 李乾坤纵马狂奔。

黑夜间,路途难以辨认。

突然间,战马一声惊呼。

李乾坤定睛一看,只见银缨会的十六骑已经连人带马倒在地上。

李乾坤大惊,勒住马头。

黑暗中已是乱箭来,马儿嘶嘶悲鸣,显然是中了箭。

李乾坤先后被晋满江和宇文无悔重创,身上受了大大小小内外伤几十道,再加上使用「天魔解体」,真气和功力已几乎全部消散,仅存的体力亦只是以意志力迫出来。

他江湖经验丰富,对方既以乱箭陷阱攻击,自然是对他有所忌惮,所以想先以乱箭伤敌,乱箭过后,自然是伏兵格杀。

若对他有所忌惮,那即是代表伏兵之中,并没有宇文无悔那一级的高手。

突然,《无悔》BY无价青春txt乱箭停下。

李乾坤察看一下战马,只见马臀上中了两箭,幸好创口不深。

伏兵即将出现。

李乾坤望望怀内的章殷婷,少女合上双眼,对周围的事彷似不觉,脸上却是绝望的神色。

他自己身受重伤,再加上个晕倒的少女,纵使必须尽快将情报带回葵泉,但是他心中清楚得很,对方在往南赶回葵泉的要道上,必然是设了重兵。

若从此道闯,只怕连树林也出不了。

他叹了口气,将马头掠向东面,同时用力在马臀上的箭尾一按,马儿吃痛,自然是吃力狂奔。

突然杀声震天,身穿黑衣的邪门佣兵纷纷杀向银缨会十八骑伏尸之地。

哪有李乾坤和章殷婷的踪影。

带头的黑衣人一记咬牙,恨恨地狞笑。

这时半空一声长啸,宇文无悔从林间落到地上。

黑衣人连忙请罪:「大人,属下不才,居然让这两人逃掉。

」 宇文无悔板起脸道:「章殷婷那丫头已经晕倒,李乾坤又身受重伤,你居然留他不下,你『野狼』莫壁还有面目见人?」 莫壁一脸惶恐跪道:「大人请允许小人带部下去追杀他们,若拿不到他们项上人头,莫壁以死谢罪。

」 宇文无悔道:「那又不用以死谢罪的,李乾坤始终是八帮十会中出类拔萃的人物,『千里灵』章殷婷又是追踪术的专家,这事我们会处理的,不过下一个任务可别再大意。

关于无悔的小句子

」 「属下领命。

」 莫壁依然跪着。

宇文无悔一扬手示意他站起,然后对着黑暗中问道:「弄玉,妳有什么看法?」 一个白衣少女在黑暗中现身,一个优雅翻身,落到宇文无悔身旁,她高雅柔美的身姿,竟让莫壁和他的手下看呆了。

宇文弄玉摆出一副迷死人不偿命的表情,甜笑道:「若往南走的路上布下了重兵,李乾坤纵使心急,亦绝不会南走,只会绕路。

」 「髑髅山下来后,密林遍布,道路四通八达,李乾坤若要逃,我们真的不知道哪里追他!」 「李乾坤有两个弱点,一是晕倒的章殷婷,她哥舍命救了李乾坤,无论情势多么险峻,李乾坤也绝不会抛下她。

」 宇文弄玉笑道:「这丫头的追踪术真是很厉害,若她能醒过来,那我们就真的很难捉住他们。

」 「那他另一个弱点呢?」 莫壁问道。

宇文弄玉笑道:「李乾坤知道了这么多秘密,自然是必须要赶回葵泉,所以他的逃亡路线,都还是有迹可寻。

否则天大地大,真不知到哪里寻他。

」 宇文无悔问道:「那妳有什么看法?」 宇文弄玉忽然盘开话题道:「差不多快要黎明了。

」 宇文无悔被她弄糊涂了,苦笑道:「我的宝贝女儿,妳行行好心,告诉爹吧!」 宇文弄玉噗哧一笑:「爹你应该不知道,晋家主力部队,正火速往葵泉开来。

」 宇文无悔心头一凛道:「我们的情报网络早已渗透,晋家部队可是一点动向也没有。

」 「『天刀』晋满山的水师,已经在外海驶来,应该是准备和葵泉几大码头的水师会合。

『浪刀』晋满河则带领轻骑兵团,此刻正往葵泉快马加鞭。

重装步兵和砲兵则由晋昇阳指挥,慢慢开来。

先行部队,应该在黎明时候就能赶到葵泉。

」 宇文弄玉道:「这就是晋满山高明之处,你们的情报网络早就瘫痪了。

也只有我的鹰侍们,才能得到情报。

」 「什么?」 宇文无悔脸上挂上一阵寒霜,实在是太低估对手了。

「惊天一刀」晋满山,那是多么可怕的对手。

宇文弄玉道:「你们想在葵泉做的事,恐怕得速战速决。

」 「银缨镖局不足为患。

」 宇文无悔冷冷道:「今次为了杀那臭老头,连岑老也出动了。

」 「岑老固然厉害,但若『浪刀』赶到的话无悔的说说,再加上他们虎威帮四虎,恐怕连岑老也会有点吃力。

」 宇文弄玉正色道:「甚至连全身而退也做不到。

」 宇文无悔脸色铁青道:「我得先赶去葵泉,追杀李乾坤的事,就交给妳吧。

」 宇文弄玉娇笑道:「爹放心去吧,女儿自会处理的,我绝不会让李乾坤活着回到葵泉的。

」 宇文无悔一声长啸而去。

宇文弄玉脸上闪过一丝杀机。

八帮十会中,李乾坤的武技只处中游,但许峯提到,他的智计和警觉性,却非常难缠。

既然让他知道了许峯的身份,那自不能容他活命,否则他定会把全盘计划发觉了。

… 宇文无悔心急如焚。

今晚的髑髅山之战,最终目的,是除去晋满江和王敦义,让许峯坐上八帮十会的最高位,同时挑起晋家和八帮十会的矛盾,从而在数日后的最终战役中,使对方内讧,进而毁灭八帮十会,重创天晋世家。

谁知竟然是这么多的变故。

晋满江的实力实在远在他们想像之上。

要知道「青鬼」许峯可是宇文无双的弟子,晋满江中了他一指,还能冲破道,杀死鹿笃行等人,救走李乾坤。

再加上贺兰明月一行突袭,可打乱了他们的部署。

他不禁有一点担心山上形势。

宇文修被凌云杀死,山上可以称得上是高手的人,就只剩「鬼隐杀手」云中现和「青鬼」许峯,而唯一的皇牌就是比所有人都高上一截水平的「无情剑」宇文玉京。

自从他们失掉祝雨轩的踪影后,一切都变得难以预计。

他有信心,就算攻山部队所有高手再加上贺兰明月一行,都只会被宇文玉京给宰了,但若祝雨轩介入这场战事,那他们只会一败涂地。

现在的祝雨轩,并不是杀人不眨眼的「幻空圣帝」,他只是一个可怜又可悲的懦夫。

偏偏这懦夫又身负绝世武功,若他愿意介入,那一切的如意算盘就打不响。

宇文无悔叹了口气。

现阶段能做的就是在黎明来临前,先杀了王敦义和李乾坤。

宇文弄玉既已负责了李乾坤,那他就唯有快速赶往葵泉,去协助杀死王敦义。

… 「鹰侍!」 一个黑衣少年在黑暗中走出,来到宇文弄玉身旁。

他右手上戴着一个黑铁护臂,一只全身雪白的巨鹰正站在鹰侍手上,神威凛凛。

宇文弄玉笑道:「将鹰儿放上天吧,然后嘱咐他往东飞。

」 鹰侍依言解开鹰脚的小绳,将巨鹰赶向东面。

「若我没有猜错,李乾坤定是往东去了。

此处东行十里,便是葵花河。

李乾坤不敢向南闯,就只可以往葵花河去。

」 宇文弄玉喝道:「莫壁!」 「属下在。

」 「野狼」莫壁一脸惶恐。

「你们碧云道在这密林中,还有多少人马?」 「还有两队,带头的分别是『四牙刀』厉伏行和『怒吼天尊』颜英。

」 莫壁答道。

「李乾坤若要在你『野狼』手上逃去,只能借水遁走,同时洗清气味,东方葵花河是唯一的选择。

他只能乘着水势往下游,葵花河连接大海,当他流到码头,他就可以和晋家水师会合,由他们掩护回到葵泉。

你这就打上旗号,叫厉伏行的部队赶往河边截杀他,务求拖到我们赶到。

」 「属下领命。

」 莫壁领命后,扬手示意部下举旗,碧云道的教众为了方便沟通,早已学懂以旗号沟通。

一支教旗,旗上图纹,举旗的角度和摇动,都反映着不同的讯息。

莫壁又问道:「那颜英的部队呢。

」 「葵花河下游,有处水流湍急,好像叫花云岩,你让颜英在他们埋伏,以防万一,若李乾坤真能溜到那里,就把他干掉了。

」 「属下知道。

」 突然鹰侍道:「鹰儿找到他了。

歌曲无悔

」 宇文弄玉浅浅一笑道:「好极了,莫壁,我们这就走吧。

任这李乾坤三头六臂,也难逃出这天罗地网了。

」。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