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宫斗文 > 正文

生日快乐,100分的姓杨的男孩名字

时间:2018-04-11 08:04:37 标签: 姓杨,男孩,名字
」黎元皓一脸紧张地盯着杨诗瑜,」杨诗瑜手里拿着打火机,开始对着黎元皓身上的铁鍊加热

03.生日快乐。

我要让你们知杨悦颖道,爱一个人可以有多痛。

「可恶!怎么绑那么紧……」黎元皓在椅子上不断地扭动着身体,两只手很勉强的勾到铁鍊,摸着摸着终于摸到绑的死紧的地

苍南灵溪杨诗渝

方,不对,是锁的死紧! 「靠!竟然用锁的!」这下好了,真的逃不掉了。

黎元皓颓丧地想着。

在椅子上又挣扎了许久,他放弃了。

他摊坐在椅子上,睡了又醒、醒了又睡,熬到了中午肚子饿了起来。

真糟糕!杨诗瑜出去了,他怎么办?难不成要在这饿到晚上?不对、出去了才好,这样才不用跟一个变态共处一室,也不用吃她那恶心的食物。

可是,总不能一直饿着吧……黎元皓心里正矛盾着,突然,门开了。

「元皓!我回来囉!」杨诗瑜的小脑袋从门缝探了近来,脸上堆满了笑容。

可黎元皓却一点也笑不出来,反而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妳、妳不是去上课了吗?」黎元皓一看见杨诗瑜,一脸警戒地看着她。

「今天请了半天假,你知道为什么吗?嘻嘻……今天是你生日哦!」杨诗瑜自问自答地说道,接着从门后拖了一袋东西进门。

那是一个米色的布袋,上头还绑了红色的蝴蝶结。

「今天……是我生日?」黎元皓愣了愣,今天是他生日吗? 「是呀!四月十二号呢!唔,好重哦!不过比起元皓你,算还好了。

」杨诗瑜把布袋拖到黎元皓面前,用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珠。

「四月十二号……」真的是他生日。

唉……他的家人都不会来找他吗?他好想家、好想父母。

为什么这个生日会过的这么……不一样…… 「对了,还有蛋糕!」杨诗瑜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跑进了厨房,回来时手里拿着一个八吋大小的蛋糕。

「蛋糕?」正常吗?能吃吗?不会又参血了吧?黎元皓的胃又开始翻搅,想吐的感觉又湧上来。

「是呀!我昨天去买的哦!」杨诗瑜点燃了蜡烛,开

100分的姓杨的男孩名字

始唱起了生日快乐歌。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姓杨的女孩名字两个字日快乐──祝元皓生日快乐──」杨诗瑜迳自吹熄了蜡烛,并替他许了愿望──永远爱她。

「谢……谢谢……」黎元皓礼貌性的道了谢,脸上的笑容要说多僵有多僵,其实他连讲都不想讲,只是怕杨诗瑜又拿刀、针线威胁他……不过听见她替他许的愿望,他真的有种冲动想开口反驳别开玩笑了。

「亲一个!元皓,亲一个。

」杨诗瑜放下手中的蛋糕将脸凑了过去,笑盈盈地央求道。

亲一个?亲一个没差吧……要是不亲,搞不好她又做出什么变态的事……黎元皓暗暗叹了口气,很听话的亲了她一下。

真怕哪天嘴巴烂掉。

黎元皓在心里小小的抵抗,说是这样还是和她接吻了。

「元皓,拆礼物囉!我来帮你拆。

」杨诗瑜心满意足的踏着轻盈的脚步到布袋面前,一脸兴奋的拉下了红色缎带。

突然,黎元皓有种不详的预感── 「诗云!」黎元皓惊呼。

是陈诗云!竟然也被杨诗瑜绑来了! 「黎元皓!」陈诗云睁开眼,因为还没适应光线的关系,又马上闭上了眼。

等到再次睁开眼时,映入眼帘的是被铁鍊绑在椅子上的黎元皓。

「元皓,这个礼物喜欢吗?」杨诗瑜笑着一手扯住陈诗云的长发,陈诗云漂亮的脸蛋顿时因为疼痛而皱在一块。

「杨诗瑜!妳放开她!」黎元皓一脸紧张地盯着杨诗瑜。

「元皓,你不喜欢这个礼物吗?我把狐狸精带来当宠物了耶!」杨诗瑜不知道从哪弄来的大型笼子,粗暴的拉着陈诗云,把她丢了进去,锁紧。

「可恶!妳到底想干麻?」黎元皓怒视着杨诗瑜,身体不断扭动着想冲向前去打

杨语嫣

她,无奈的是他根本没办法动。

黎元皓还真是第一次觉得自己跟个废物一样没用。

「黎元皓,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每日每夜都在想着这女人吗?」杨诗瑜语气突然冷了下来,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眼里充满了怨恨。

她走向前一手勾住黎元皓下巴,两个人十分靠近,差个几公分又要来个姓杨的女孩名字两个字kiss了。

「妳到底想干麻?放我出去!黎元皓!你到底在搞什么鬼?」被关在笼里的陈诗云扭曲着一张脸,恶狠狠地瞪着笼子外看似在调情的两人。

「诗云妳听我说,我也不知道她到底想干麻……那天在花园分手后我一醒来人就在这里了,这女人很恐怖、妳要小心一点……」黎元皓有点结巴的解释道。

「元皓!」杨诗瑜突然抓住他的肩,指甲都快嵌进肉里了,「你的心里只能有诗瑜一个!妳这个臭女人!我要惩罚妳、都是你让元皓对我的爱减少了!」 杨诗瑜转身走向柜子,回来时手里拿着打火机跟一串鞭炮。

杨诗瑜离开黎元皓身上黎元皓当然松了一口气,但看见她手上的「凶器」他又紧张了起来。

「妳想干麻!啊!好痛……妳放我出去!啊──!」陈诗云面露恐惧之色,杨诗瑜则是点燃了鞭炮丢进去。

鞭炮劈哩啪啦的炸开,不断地轰炸着陈诗云的身躯,不待鞭炮炸完,陈诗云已经皮开肉绽。

「诗云!」黎元皓心疼的大喊,却无法奔向前关心。

「元皓,我也要惩罚你对我的不忠!」杨诗瑜手里拿着打火机,开始对着黎元皓身上的铁鍊加热。

铁鍊越发地热,火还烧到黎元皓的衣服,黎元皓一整个被火包围住,几乎快要被吞噬了。

「好烫!啊──!!!」黎元皓不断地哀嚎着,杨诗瑜像是突然清醒似的马上跑到浴室提了桶水往他身上倒。

火熄了,铁鍊依旧是烫的。

「元皓,慢慢的等铁鍊回到正常温度吧。

」杨诗瑜恢复了冰冷冷的表情,开了暖气后跑到另一个房间休息了。

笼子里的鞭炮炸完了,陈诗云早已痛昏在里头,身上还留着血,等它慢慢的干涸。

被绑在椅子上的黎元皓已经疼的叫不出声,衣服被烧的破烂,身上还有几处烧伤,铁鍊温度就像火一样灼着他的皮肤,身上已经烙印下了痕迹。

「那是,爱的痕迹。

」在房里,杨诗瑜眼里透着冰冷,嘴角却弯起一抹几乎不可见的角度。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