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宫斗文 > 正文

绳子打结魔术一吹就开

时间:2018-04-14 08:04:38 标签: 打结,魔术,绳子
拨了电话给阿豪才知道郭棠君是胸口遭刺伤,所幸伤口不深没有伤到器官,只是人还没有清醒无法做笔录,而且,由于长时间被反手绑住的葛子涵,明明双手早就又麻又痛,但只要那个人白天一出门,她就会开始小心翼翼的双手摩擦着绳子,或许因为她的年纪那女孩大的关系,只有她是被绑在书桌的边柱上,女孩光是双手双脚被绑住就动弹不得了

13-2 拨了电话给阿豪才知简单一根绳子编法图解道郭棠君是胸口遭刺伤,所幸伤口不深没有伤到器官,只是人还没有清醒无法做笔录,而且……这案子目前还属于辖区警局的,不属于他们,

绳子打结魔术一吹就开

阿豪没办法已经离开医院了。

这下子,可又得把前面犯人的预设人选给打乱了。

假如郭棠君是凶手,那么又为何遇害?有没有可能这是一庄冲着赖家而来的杀意,而郭棠君当初不在家所以逃过一劫……不对,依照赖广南的致命伤,凶手非常清楚如何让一个人准确的死去而不需要多馀的伤口,刺入颈椎那力气必然很大,如果力气够大,那么郭棠君也不会存活。

还是另有共犯? 不对……那人一开始是跟踪自己的,跟踪的目的一定不是找到郭棠君,那么目的是什么…… 「喂假侦探,目前采集到的鞋样是23半的鞋号,的确是新留下的鞋印不会有错,鞋款的话应该是布鞋之类的还要回去查。

」莱雅走过来不屑的说完,便不再理会他。

「23半……所以是女人。

女人……」此时突然一阵强风吹来,旁边的树林都剧烈摇晃,鑑识组的工具箱有的也被吹倒了,大家都被这突然的强烈阵风给吓了一跳。

鑑识组的慌乱的确认工具以及证据是否完好。

「该死!你们干麻把我的工具箱摆在这!东西都摔出来了!」莱雅愤怒的声音传来。

「对不起莱雅姐……」 「够了去旁边少碍事!」莱雅倔强的说着,自己小心翼翼的收拾散落一地的鑑识工具。

李彦司看不下去干脆走过去帮忙收拾,知道东西对她很重关于绳子的说说要,所以动作格外的小心,莱雅看了眼意外的没赶走他。

这些工具他觉得有点眼熟,随即想到了,「蜥蜴送的?这是他以前很喜欢用的那只工具箱。

」 「甘你屁事!」小心的关好工具箱抱在怀里,莱雅完全不感谢的说。

这样啊,原来蜥蜴那懒散的家伙也有爱慕者哪…… 「原来如此……」 莱雅皱眉的看着李彦司莫名奇妙的想到了什么,自言自语起来。

果然跟她师父会成为朋友的人,都有某些相似的地方。

「原来如此啊!」是爱慕者!如果赖广南也有个像莱雅这样的小粉丝呢……毕竟他平常在外的形象经营的非常好,有几个爱慕者都不见怪,但若是狂热点的爱慕者,知道了偶像死掉会怎样…… 他若有所思的看着莱雅,想像着莱雅会怎么做。

「干什么啊?你的眼神好恶心!」 「如果有一天蜥蜴被人杀死了妳会怎么办?」 「不要问这种诅咒我师父的问题!」 「说说看嘛。

」 莱

绳子打结魔术一吹就开

雅没好气的瞪着他,这个人很奇怪,他明明表现出来的样子是温柔又好欺负,可是有时候却对他的问题或要求没办法拒绝,就像刚刚。

「我一定会让那个人……一命还一命!」莱雅一说完,又赶紧改口,「当然没那么夸张啦……如果发生了这种事,我也只能尽己所能的,合法的找出凶手吧……」 「是吗?谢谢妳。

」 如果是这种假设,那么跟踪他也能解释了,对方或许知道自己还暗自在追查这案子,所以只要跟踪他,必能找出真凶身分。

可是在菜园关于绳子的说说时,他跟郭棠君的对话并没有明显到指明谁是凶手吧,只是他很在意那些枯萎的菜…… 「莱雅,关于那片菜园妳能不能额外帮我检验一些成份呢?是……」在她耳边悄悄说完,他也该离开去办别的事。

走到车子边他才又突然寒毛直竖起来──对方是怎么知道自己还在追查这案子的? 只有两个可能,警方内部的部份之人以及自己小队,再来他那么频繁的持续出现在大楼问东问西,可能大楼的人也知道。

转转僵的脖子──他抽出了几个最可能的人选并且传讯给阿豪,让他去查查这几个人今天的行程以及不在场証明,当然,必须低调调查。

* 由于长时间被反手绑住的葛子涵,明明双手早就又麻又痛,但只要那个人白天一出门,她就会开始小心翼翼的双手摩擦着绳子,或许因为她的年纪那女孩大的关系,只有她是被绑在书桌的边柱上,女孩光是双手双脚被绑住就动弹不得了。

第一天那个人出门时,她试着告诉女孩把毛巾吐掉,然后用嘴巴把绳子咬开。

可是不到半个小时,那个男人就突然冲回来瞪着她们,并且发狂的拿东西对着葛子涵乱砸。

很可怕,很可怕。

第二天的时候,葛子涵则是默默的自己摩擦着绳子,磨到手腕都出血了,绳子似乎才松动了一点,但那男人没有回来,原本她还在猜是不是有监视器,可是她摩擦绳子的动作也满明显的,却没有动静。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只要不发出声音就不会被发现吧,说真的她也不简单一根绳子编法图解知道今天已经是第几天了,松动绳子真的很痛,扯着伤口摩绳子真的太

绳子打结魔术一吹就开

痛了,她后来都断断续续的这么做。

直到今天,虽然手腕的伤口依然泛着血,但很明显的绳子松了不少,她咬紧牙根的努力不发出声音使出最后的施力……终于是将绳子扯开了! 她的手因为疼痛而颤抖着,她迅速的把脚的绳子也解开,瞥了女孩一眼,这才发现女孩还在睡觉,蹑手蹑脚的抱住她惊觉女孩竟然发烧了,而且脸色很苍白。

迅速的解开女孩的束缚,吃力的抱起女孩后,她小心的打开房门,一切的动作都尽量的安静,心跳的很快,被囚禁了这么长时间,第一次她对于即将到来的自由这么期待。

那晚,那个人用着恶心的言语说话时,她真的以为要发生可怕的事了,但是他没有那么做,反而是像崩溃一样的又乱摔起房内的东西,并且对她又踢又踹! 有那么瞬间,她觉得那个人就好像内心被恶魔佔据的可怜人,有一个恶魔控了他,而他的意志正跟那个恶么打斗着,就好像……对着家人恶言相向的自己…… 明明内心是希望被关心,希望被疼爱,希望能跟父母和平相处的,但是行为表现的却完全相反不受控制。

然而这种对那个人的猜测很快就一闪而过。

就算他没有对她们做出什么恶心的事,光是囚禁,就足以伤害她们。

葛子涵一步步走出房间后来到客厅,走到大门前时,她的手愈抖愈厉害,就在即将打开门锁之际──她突然发现门上的鍊条竟然是,锁上的…… 隐约感绳子的玩法觉到呼吸的气息在身后,她害怕的根本不敢转头,只要快一点就好了!快点打开门对外面吼叫就好了! 心一横她快速的扯掉链条但还来不及打开门,她的头就感觉到一阵重击,最后就抱着女孩一起跌在地上。

她忍住害怕的看着那个人,额头一股温热滑顺的像乳液一样沿着脸颊滑下来,滴落在衣领上的鲜红就像玫瑰一样。

「为什么!为什么要绑架我们!我们做错什么了吗!」葛子涵用尽全力的哭喊起来。

「妳再多说一句话,现在我就能杀了妳。

」 只见他拿起刚刚重击她的菸灰缸,打算再次攻击! 砰砰砰! 客厅的落地窗瞬间破裂!一口气冲进来三个身穿黑衣服的人,葛子涵害怕的睁开眼,短短几秒钟,那个人已经被制伏在地。

破窗而入的人打开了大门后,又有好几个穿着一样衣服的人进来,他们问她怎么样了。

而她头一昏,失去了意识。

「确保人质,立刻请救护上来!」特勤组的边用无线电说明状况,边松口气的顺利完成任务。

一直在对面大楼做监视的阿新用望远镜确认都平安后,并传讯告知李彦司。

由于阿新之前待过特勤,因为一些个人原因申请调来侦一,所以多少跟特勤还有一些人脉,也是李彦司要他主动提供吴尚儒家装有监听,要他们试着不被他发现的情况下撷取监听内容,果然就发现了晚上常有呜咽哭泣的声音,并立刻采取了出任务的行动。

吴尚儒现在落网,无论他跟赖家案有没有关系,至少能让现状暂时不那么复杂,李彦司看完讯息后松口气,他还真没想到两个都在他那。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