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文 > 正文

妈妈,爱新觉罗阿敏的母亲

时间:2018-08-09 08:07:26 标签: 阿敏,妈妈,母亲
14.妈......妈......,」虽然真的蛮白癡的,但吕表梓真这样认为,和阿三换过位置,蹲下对阿敏说:「阿敏姐,你现在赶快用m字开腿,用这样来生小孩应该

14.妈......妈.....阿敏什么意思. 就在吕表梓和那男大学生发生关系时,对街,也就是她的宿舍忽然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他穿着蓝色的格子状衬衫,头发遮住了眉毛,嘴中叼着个菸。

「之前在报纸上看见了那个水泥土人的消息,应该系在这附近吧?」这人正是阿三。

会对那名水泥土人感到兴趣的原因,到不是因为对杀人事件有兴趣,而是整件事情瞧来就是有一种莫名的邪门古怪,而且在他眼里,那名水泥土人会动起来,还跟前阵子所见过的一些非人的事物有着强烈关系呢。

他走过男大学生宿舍前面的那条街,抱怨着:「拜讬一下,现在中午十二点,竟然有人在这种时候在推砲的,是有这样需要是不是?」不以为然的走入吕表梓的宿舍。

吕表梓忘记锁上大门,让他省了不少功夫。

「奇怪,这里也有一只?」 丢下这句意义不明的话后,他四处探看,到了三楼时,他脸色一变,惊呼一声:「这里怎么这样多只啦!」 他敲了敲门,里头当然没人,他直接扭开门把,准备进入屋内…… 「蹦」的一声,对面的门募然地打开! 就在阿三想要找理由时,从对面出来的阿敏脸色惨白的毫无血色:「救……救我!」 阿敏穿着上衣和一条,不顾形象的从屋内走出。

「这位太太,妳系要生了喔?」阿三搀扶着阿敏的手臂,那感觉简直像是碰到冰雕似的。

好重的气! 阿敏脸上流出大量汗水,像是有人将一桶水往她头上倒,阿三知道有异,却也是人生第一次遇上这种情况,心想不论如何,人「生」为大,得先把她送去医院才是。

「别紧张啦,生一个婴仔而已,全世界生过小孩的查某不知有几个。

生婴仔没有多恐怖啦哄。

妳先在这里坐着。

」 正想要去附近敲敲门借个车时,吕表梓回来了,她正牵着那裤档一直隆起的男大学生的手,一起把他带回家。

她与他谈了价钱,七千块,看是第一回的份上,买一回送一回。

「哇!就系你!」阿三大叫,他一眼就认出吕表梓,金凯旨的女朋友。

吕表梓问说:「我什么?这位看起来像是草包的先生?」 「你阿敏是谁的儿子!你别跟她在一起呀!会被害惨的!」阿三指着大学生说。

大学生「啊?」了一声,问说:「你在说什么?」 阿三说:「唉,悽惨!这狐狸精会害死一堆人!」 吕表梓娇笑说:「别管他,来我房间吧。

」 阿敏猛然惨叫,引回众人注意,她大叫:「我要生了!我要生了!」往后退了两步,不住跌落在地,紧紧抱着自己大肚子。

吕表梓的表情就像是被打了一拳:「阿敏姐?妳怎么在这里?」 阿敏紧紧咬着衣领,叫声几乎连人的耳膜都足以震破。

阿三惊惶说:「真的要生了!谁来接生啊?」 他看着吕表梓,男大学生也是。

毕竟这里只有吕表梓也是女人。

「我来接生?」 「你不接生,还有谁会接生?」 「我可没有生过,不过就当作是男人巨大的那话儿抽离身体的感觉好了。

」虽然真的蛮白癡的,但吕表梓真这样认为,和阿三换过位置,蹲下对阿敏说:「阿敏姐,你现在赶快用m字开腿,用这样来生小孩应该会比较顺利。

」 吕表梓以前曾有一次痉挛,对方就是把她的腿压成一种特殊姿势离开她的。

爱新觉罗·莽古尔泰

阿敏免强摆出吕表梓所说的那副德性,吕表梓在替阿敏褪去后,突然站起。

阿三问:「你系要去哪里呀!」 「我想要回房间去拿润滑液,用那个涂在里面应该会比较好生!」 「不用啦!你赶快接生就好了!」他将衬衫脱下说:「用这个让她咬住,这样才不会咬断牙齿。

」 「既然你这样懂,你就去接生就好啦?」 阿三气得狠狠的往地上跺了一脚:「快去给恁爸去接生!」 吕表梓这才一声娇哼,不甘不愿的回到阿敏身前。

并没有什么想要帮忙遮掩的意思,不过到是挡住了阿敏裸露的下半身。

阿三提醒:「肚子要记得用力呀!」 跨下的疼痛就像是一只手臂粗的钻子在里头旋转,阿敏的尖叫声彷彿是其他生物濒死嘶喊。

终于,她终于停止尖叫了。

阿三一脸意外地问:「生完了,怎么这么快?」 吕表梓将手上东西往地上一丢,软脚似的摊在地上往娜动身子。

这时候爱新觉罗·莽古尔泰阿敏已经昏倒在椅子上了。

舒尔哈齐的儿子

一个粉红色的事物在大理石地砖上滚了两圈。

它只有一个拳头大,头部与身体的部分差不多是一比二大,两块漆黑藏在眼皮之下,鼻子与嘴巴连成一片鼓起,四肢与手脚指却已经十分明显。

它用撑起身子,肚上还有脐带,缓缓爬向吕表梓,地上满是羊水和一些沾着腥红的黏液。

一直在状况外的男大学生问:「这是……这是小吗?怎么和我想像中的差那样多?」此时此刻,他的裤档依然是隆起的。

阿三脸色大变,彷彿触电般大喊:「这是还没有长成的胎儿!」 吕表梓也不禁发抖,问说:「……为什么还没有长成的胎儿会生出来?」 阿三额头流下了一滴冷汗,说:「那恐怕不是真正的胎儿,只是一种借体还魂的……半人半鬼……」这便是为什么阿敏身上的气会那样重了。

又一个没长成的胎儿自昏去的阿敏跨下生出,不,是自己钻出,就像蝉的幼虫破土而出一样,接着又一个、又一个,一共爬出七个。

这七个未长成的婴儿一齐爬向吕表梓。

瞧见这离奇的一幕,男大学生的脚也软了,摊到地上。

阿敏什么意思

吕表梓连嘴唇都没有任何血色,愣愣的看着这七个「小鬼」,神经好像断了线,连动也动不了。

带头的那只离吕表梓只剩下半公尺不到的距离,发出了「呀」的声音…… 「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呀!」所有的小鬼都一起叫了出来,那群叫声有点像海边的海鸥群,却绝对没有那样活泼悦耳。

吕表梓问:「祂们……是在「呀」什么?」 阿三摇摇头,他也不知道。

「呀……呀……吗……」像是嘴巴终于可以用力一样,那些小鬼们的发音也标准了一点…… 「猫……吗……」吕表梓几乎连呼吸都成了问题,问说:「……什么猫吗?」 「妈……!」「妈嘛!」「妈妈!」「妈……」「妈!」「妈!」「妈……!」「妈嘛!」「妈妈!」「妈……」「妈!」「妈!」「妈……!」「妈嘛!」「妈妈!」「妈……」「妈!」「妈!」。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