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文 > 正文

战魂作者:豆荚张

时间:2018-03-01 10:12:45 标签:
内容简介: 意外死亡,现代灵异短篇。 文案: 齐修新租下一个x_ing价比巨高的四合院,却在几天后意外身亡。不料,死没死透,倒是牵出一桩关于这个房子的离奇往事,见证了一份嗯,悲壮而感人的羁绊。本故事有一半是真实事件,部分口味略重,慎。 纨绔子弟攻X平


战魂 作者:豆荚张

 

  内容简介:

  意外死亡,现代灵异短篇。

  文案:

  齐修新租下一个x_ing价比巨高的四合院,却在几天后意外身亡。不料,死没死透,倒是牵出一桩关于这个房子的离奇往事,见证了一份……嗯,悲壮而感人的羁绊。本故事有一半是真实事件,部分口味略重,慎。

  纨绔子弟攻X平凡人受

 

 

第01章 

  寒冬十二月的傍晚六点,天已经黑了,齐修拖一个滚轮磨损严重的行李箱走进橘花胡同,眯着三百度近视眼看门牌。眼看胡同快到底了,他终于找到疑似目的地的地方。

  两棵光秃秃的杨树立在门前,像俩门神,守护着一扇看起来年久失修的老门。

  齐修看着这门这树,心里咯噔一下,感觉不太好……真是跟往上图片差太多了。齐修无奈地吸了一下鼻子,暗骂一声卖家照骗欺我,然后拍了张买家秀,发微信给房东窦亚鸣:这是你的房子吗?

  窦亚鸣很快就回了:是,你赶紧进去吧,大冷的天儿,别冻着了。

  后面加一个毛茸茸的哈士奇的笑脸表情。

  哟,还挺关心人。齐修盯着窦亚鸣那张帅得有点过分的头像,一下子没了脾气。

  唉,毕竟网上租房嘛,就得有“具体情况以实物为准”的觉悟。这么想着,他也就原谅卖家照骗了,掏出钥匙上前去开门,嘴里哼哼着快乐的歌儿。

  “刚擒住了几个妖,又降住了几个魔,魑魅魍魉怎么就这么多!”



战魂 作者:豆荚张

  这时,一老头儿骑着一辆自行车路过,已经过去了又突然停下,扭头盯着齐修。齐修瞟了一眼那老头,和那怪异的眼神对了一下,忽然浑身一哆嗦,钥匙掉了。

  他停下快乐的歌儿,蹲下去捡钥匙。

  那老头儿问:“小伙子,你租这个房子了?”

  齐修用食指揩了一下唇角,朝老头儿看去,点了点下巴:“啊,是呀。”

  “哎哟。”那老头露出一副难以言表的神情,抬眼看看那房子,又看看齐修,“小子,你可别是给人骗了!”

  齐修瞪了瞪眼睛,心底有点被看破的羞赧,又想,照骗不算骗,帅哥房东给了他地方住,是好人。就挺直了腰杆,一边开锁一边笑着说:“没有没有,租金很便宜的。我这不…...那什么清理,给清出来了吗,早上没了房子,下午就租了这里,价格还公道,这地方……”

  他越说越心虚,倒不是自己讲的话有什么虚处,而是手上的锁一碰钥匙就开,“咔哒”一声,在这昏暗安静的胡同里显得格外清脆。他确定自己钥匙还没往锁眼里钻呢,这锁怎么开的?这一瞬间再想想老头儿的表情,他那种不好的感觉更清晰了。

  而且这种感觉他不是第一次——打他生下来,算命的就说他是个至y-in至纯的体质,招东西。他长这么大,也确实没少过“招东西”的经验,难道……

  “这地方……没事儿吧?”他问老头儿。

  老头儿抿抿唇,唉声叹气了一下,道:“也说不上有什么事儿,就是……闹东西,你晚上要是听到狼嚎,不要出来,那估计没事儿。”

  齐修吓了一跳:“大城市的,怎么会有狼?”

  “就这,”老头指指那房子,“四

战魂 作者:豆荚张

十多年前,这里死过一条狼,叫将军,听说是一条上过战场的战狼呢。喏,就在这树上吊死的。那会儿我还小,住的是那边的胡同,不是太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儿,大人也不让说。现在这家不剩什么人了,这房子老也租不出去……”

  齐修有点无措,不知道说什么好。

  老头摇摇头,拉长音调,说:“您呐,要我说,凑合一宿,明儿还是换个地儿吧!对了——你额头上怎么青了一大块啊,打架啦?”

  “啊?”齐修莫名其妙,“有吗,没有吧?我没打架,我一被赶出来就找房子了,哪里有那功夫打架……”

  “得咧,您好运咯,我走了!”说完,老头儿踩上脚踏,扬长而去。

  齐修站在门口,抬头看看门前那棵据说吊死了狼的树,本来就冷的天气突然感觉更冷了。

  他踟蹰了足足半分钟,翻出窦亚鸣的微信,手指在九宫格键盘上停留了半天,敲了几个质问的字,又删了,终于败给寒冷的天气和不够饱满的钱包,一跺脚,推门进去了。

  这房子是一整套四合院,他原来只想,能租下个房间就不错了,没想到窦亚鸣中午匆匆送钥匙的时候,大手一挥,表示“整个院儿都是你的”。

  他现在就面对这“整个院儿”发呆,有那么一霎那,果真很想转身出去,但本着不能怂的原则,他吸一口气,决定留下。闹什么东西,闹人鬼都不怕,还怕狼鬼吗——这词儿听着怪怪的,反正,不怕!谁还没见过鬼啊?

 

 

第02章 

  然而三天过去,一切太平。

  齐修的适应生活的能力很强,他已经熟悉并

战魂 作者:豆荚张

习惯了这个四合院,三天下来,他除了觉得自己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有点空荡寂寞之外,别的一切顺遂。窦亚鸣虽然修图厉害了点,但对屋里的描述还是比较客观的:设备齐全、供暖充足、温馨大宅。

  这有厅有堂,还前庭后院,可不就是大宅么。

  他相当满足,感觉三天前被差大哥从隔断出租屋轰出来,都不算坏事儿了,这几天上班都比平时积极,老板以为他是怕自己也被从公司轰出去,还特地关心安慰了他一番。

  领导如此贴心,他不禁热泪盈眶感激不尽,这天多加了大半个小时班,又在外面吃了晚饭,顺便看一场电影,回到胡同里已经十点多。这座城市的冬天,安静得像是让寒气裹了一层,定在那里,感觉不到流动。

  他喜欢哼歌儿,这天哼的还是《通天大道宽又阔》,特别童年怀旧:“去你个山更险来水更恶,难也遇过,苦也吃过,走出个通天大道宽又阔……”

  正唱着,突然听到一点杂音,他顾着欣赏自己的歌声,一时分不清那杂音从哪里来。片刻后,再次听到杂音,这就伴着一只大动物的身影了。

  那是一条狗,从一棵树后面走出来。

  原来那杂音就是它的动静。

  好漂亮的一条狗,路灯影绰,依然照出了它的精神抖擞。黄黑相间的毛色十分鲜亮,四肢似乎也比一般的狗健壮有力。它站在树根下,静静地看着齐修,眼神里有一种充满灵x_ing的威严自若。

  齐修小时候住在乡下,也养过狗。结果在某个夏天,他的小狗不知是误食了带农药的东西,还是中暑,他只记得它拉血而死了。后来他就没再养过狗,不过对狗是很有感情的,也算有些了解和敬意。此刻看这条姿态傲然的大

战魂 作者:豆荚张

狗,心里很喜欢,又不太愿意逗宠物一样逗它,于是站定和它对视。

  一人一狗这么在胡同里大眼瞪小眼。

  过了一会儿,齐修口袋里的手机振动了一下,接着响起《喀秋莎》的前奏,这是有来电。

  那狗闻声,忽然向前迈步踏来。它昂首盯着眼前的人,尾巴也扬了起来——齐修这才注意到,它的尾巴不同于一半的狗,那尾巴短而有力,尾尖上翘。

  这是一条浑身充满力气的狗。

  齐修有点紧张,犹豫着要不要接电话。这一犹豫,《喀秋莎》播到了歌词,男声合唱的声音低沉而具有磁x_ing,把那歌曲中描写的战时岁月和离情别绪都带到了这寒冷的深夜,等待恋人从战场归来的姑娘仿佛就站在眼前。

  然而齐修没有心思感受这歌曲的气氛,人类的本能让他感觉到了危险。他后退了两步,呼吸有些紧滞,目光盯住这条狗的眼睛,脑子里不由自主想起三天前那老头的话,一下子反应过来了。

  这特么就不是一条纯种狗,它是一条狼,一条不知道杂交了什么的狼!

  狼可不是什么家养小宠物,而且,眼前这条显然不是活物——它已经迈到齐修跟前,齐修却没有听到它的呼吸,也看不到它有呼吸的迹象,它踏着王者般的步伐紧逼而来,那气势相当惊人。

  “你……你别过来。”齐修有点可笑地举起手,做出推拒的姿态。

  那狗在距离他半人的地方停下脚步,微微侧头,仿佛倾听。

  夜里,只有齐修的手机铃声在响,歌声飘荡。

  齐修突然有种感觉,只要这首歌还在唱,他就是安全的……他咽了咽口水,看看手机,希望它不要停,或者现在切换到播放器,找这首歌。

  然而,给他打电话的窦亚鸣并没有遂他的愿,大概是见他不接,很快就挂了。

  这狗果真变了态度,歪了歪脑袋,先望望他的手机,又望望他的人,没等他举手挡着自己,就扑了过去…..

  深夜真静,小胡同寥无人迹,年轻人在昏暗的夜灯中倒下,身上没有任何伤口,表情惊骇,盯着无边无际的夜空,死不瞑目。

 

 

第03章 

  当齐修意识到自己再次拥有思考能力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没死。

  但他低头看看脚边,只见自己的身体仍然躺着,脸上那本来挺标致的五官,都因为临死前的恐惧而扭曲了……啧,真难看;而自己,他抬手捏了捏脸,捏是捏着了,可就是没什么实感,轻飘飘的。

  真死了?唉,流年不利,黑房东害我。

  再看四周,凶手已经不知所踪,倒是远处匆匆跑来一个人。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