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文 > 正文

天下无道作者:樱色舞

时间:2018-03-12 11:29:44 标签: 青梅竹马,江湖恩怨,生子,年下
一 苏寂涟你又跑哪里去了!!一中年的男人的怒吼声震遍整个森林,10岁的苏寂涟捂住嘴巴死命忍着笑躲在Cao堆里,差点没蔽死。 听到脚步声远去,苏寂涟轻轻换了一口气,抱着怀里受伤的小兔子在森林里逛了起来。 唉,要快点找到止血Cao啊,不然你会死掉的!苏寂


天下无道作者:樱色舞

 

 

  “苏寂涟你又跑哪里去了!!”一中年的男人的怒吼声震遍整个森林,10岁的苏寂涟捂住嘴巴死命忍着笑躲在Cao堆里,差点没蔽死。

  

  听到脚步声远去,苏寂涟轻轻换了一口气,抱着怀里受伤的小兔子在森林里逛了起来。

  

  “唉,要快点找到止血Cao啊,不然你会死掉的!”苏寂涟担心的摸了摸小兔子的头,边走边看,然后惊喜的发现了他需要的Cao药:“找到了找到了!……哇啊!死人啊!”一个小小的穿着白衣的“尸体”趴在Cao堆里,吓得苏寂涟抱着小兔子跌坐在地上。

  

  忽然“尸体”动了一下,苏寂涟回过神来连忙探了过去翻过那人的身体,一张清秀漂亮的小脸露了出来,脸上还带着血迹,可心胸还是一上一下的起伏着,表明这个人没死。

  

  本着家训“医者父母心”的伟大精神,苏寂涟检查了一下“尸体”发现他除了右手手腕被挑断手筋就没有别的伤了,于是他放下小兔子拔起那株止血Cao放进嘴里嚼了几下就吐在手上,先把一小部分涂到小兔子受伤的腿上,另一部分捂在了“尸体”的伤口上。

  

  接着,苏寂涟看看自己又看了看“尸体”,自言自语的说:“小弟弟啊,反正你衣服全是血了总得要扔的不是?我衣服要是破了回去肯定会被人鞭死的~所以你不能怪我啊!”说着从对方衣服上撕下一条布,为他包扎好伤口。

  

  苏寂涟又跑到不远处的小溪去捧了一些水来s-hi润了一下“尸体”干裂的唇,过了一会“尸体”就醒了过来,幽幽的眼睛空洞无神的看着苏寂涟,仿佛死了一样。

  

  “喂……你、怎么了?”苏寂涟伸出小手在他眼前晃了两下,看他没什么反应撅了撅嘴叽咕着“早知道应该送佛送到西,给你一刀痛快的……”就抱起小兔子打算走人,却发现袖子被“尸体”紧紧的拉着不让他走。

天下无道作者:樱色舞

  

  “喂……你又不理我又不说话也不让我走,那就是怎样啊!”苏寂涟承认这孩子长得很可爱,看他那样子心里也有点可怜他,就叹了口气又蹲了下来像大哥哥一样摸着躺在Cao堆里的人的头柔声问:“怎么了?”

  

  本来苏寂涟也只是想装一下大哥哥,在家里大哥和二姐总把他当小孩子耍实在让他受不了。没想到这么一问,那小弟弟原本就水灵灵的眼睛里溢出了水来,一下子扑到了他怀里失声痛哭。

  

  苏寂涟头痛的连声安慰着小弟弟,心里疑惑着怎么他还有力气扑过来,耳边就传来对方带着哭腔的声音:“哥……”

  

  话说就是这声“哥”让苏寂涟做了他一生中最具转折x_ing的决定——把这孩子带回家。反正家里的大哥和二姐包括自己都是那变态母亲捡来的,也不多他一个。

  

  “小弟弟乖哦!没事了,有哥哥在呢!”这样安慰着,苏寂涟也慢慢找到了当哥哥的感觉。怀里的小家伙哭累了就睡着了,看那张可爱的睡脸苏寂涟也不忍心叫醒他,人又抱不动,好不容易才把人弄到背上来。

  

  叹了口气,苏寂涟背着捡回来的弟弟,头顶着救回来的小兔子,一步一步的向家里走去。

  

  终于回到了家,苏寂涟几乎带着背上的人一起软趴在门槛上,还好被大哥苏寒看到了帮了他一把,不过也只是把背上的人抱了过去,然后一脚把苏寂涟踹到了一边,小兔子从他头顶上跳了下来,红红的眼睛盯着他看。

  

  “哎哟!大哥你好狠啊!我死了!”

  “柱子在那边,撞去吧!你又偷跑,爹都快把屋子拆了!”苏寒瞪了苏寂涟一眼,低头看了看怀中熟睡的孩子,问:“哪来的?”

  

  “捡来的……”苏寂涟弱弱的说。

  

  “娘!小涟捡了个孩子回来啊!~~”刚回来的二姐苏璎珞正好听

天下无道作者:樱色舞

到这句话,扯开嗓子就喊。

  

  一个女人一阵风似的不知打哪儿冒了出来,笑盈盈的抢过苏寒手中的孩子道:“好孩子好孩子……小涟你真有眼光啊!捡了这么漂亮的孩子回来,老娘真是没白教你!”

  

  苏家子女一起黑线,想说谁像你这么变态了但想想后果还是忍着没吭声,最后还是苏寂涟小声的提醒了一句:“娘,你的口水……”

  

  苏母不好意思的舔舔唇,这时怀里的小家伙动了下,缓缓的睁开眼睛来,一看到不熟悉的脸就哭了,激烈的挣扎起来。苏母一时反应不过来手脚不灵活愣是把人摔到了地上,右手腕的伤口又裂开了渗出血来。

  

  苏寂涟一看慌了,连忙跑了过去检查他的伤口。小弟弟看到苏寂涟就马上扑了上去,死命抱住他的脖子哭着叫:“哥哥……哥哥……”

  

  “弟弟乖~有哥哥在别怕~”苏寂涟被他叫得心里开花,抱紧了怀里的小家伙问:“弟弟多大了?叫什么名字呢?告诉哥哥。”

  

  “我7岁,叫皇子……”

  

  “名字这么怪的?别叫了,今天起你是我弟弟了,改名吧!”

  

  “嗯!”皇子乖巧的点点头,又偎依进苏寂涟的怀里。

  

  苏寂涟一边帮皇子重新包扎一边想新名字,终于在替皇子绑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之后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说:“我想到了!苏灵溪,你就叫苏灵溪好不好?”

  

  “好!”

  

  “好~苏灵溪,从今天起你做我弟弟吧!”

 

 

 

 

 

  嗯……皇、皇上……唔……轻点……



天下无道作者:樱色舞

  子弦……你好紧啊……

  唔……皇上……

  

  看到没有,这就是你哥哥!你这皇子之位都是靠你哥张开双腿得来的!否则就凭你那当□的娘,皇上哪会给你皇子的名号?

  

  不……不是这样的……哥哥他……

  

  还不相信吗?没关系,反正很快你就要离开这里了……听说你是练武奇才啊?那如果挑断你的手筋会怎样呢?

  

  离开?我不要离开这里!哥!救我!哥!……

  

  “哥哥!……”小人儿从床上惊醒过来,满额大汗。缓了缓气息,灵巧的眼睛四处张望了一下,整齐简洁的房间弥漫着淡淡的药香,右手手腕还包扎着大大的蝴蝶结,感觉很奇怪,不过已经不痛了。

  

  这里是……苏家……苏寂涟……哥哥……

  

  门“吱”的一声开了,一个高大的中年男人踏了进来,后面鬼鬼祟祟的跟着一个漂亮的妇人,苏灵溪想了想,记起来她是苏母。

  

  “孩子,醒了啊?”男人——想必是苏父,把手里端着的药碗放下坐到床边小心的扶起了苏灵溪,然后皱着眉头对那躲在身后的妇人说:“你不是来道歉的吗?躲躲闪闪的怕什么?”

  

  苏母一脸痛苦的撅着嘴,不安目光的四处扫啊扫的,就是不去看苏灵溪,嘴里倒是小声的说:“孩子啊……今天吓到你,对、对不起……”

  

  苏灵溪没回答,一只手拉了拉被子轻轻的问:“哥哥呢?”

  

  “你是说小涟啊?小寒正在替我收拾他呢!一时半刻都过不来了!”苏父用眼神示意苏母把药碗递过来接到手中,对苏灵溪说:“听说小涟帮你取了名字,灵溪是吧?来,把药喝了,好好睡一觉,明天就好了。”

  

  苏灵溪看了看苏父,又看了看苏母,犹豫了很久才把药灌进嘴里,一股腥臭的味道让他几乎又吐了出来,还好苏母及时给了他一块糖再制止了可怕的呕吐。

  

  “灵溪啊,这里是小涟的房间,你喜不喜欢和别人一起睡啊?要不是喜欢,我就把小涟赶出去让他睡Cao地。”苏父慈爱的摸着苏灵溪的头,像是对着自己的孩子。

  苏灵溪摇摇头,没答话。苏父和苏母见状也没说什么,扶着他睡下又对他说:“好好休息吧!”

  “你们……不问我来历么?”苏灵溪忍不住好奇的问,这家人怎么一点都不问呢?不怕他是什么大麻烦吗?

  

  “来历?要这东西干什么?我们家除了我和她,都是没有来历的。”苏父笑笑,拖着因为苏灵溪的冷淡而伤心欲绝满脸眼泪的苏母走出了房间。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