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文 > 正文

枫月灯雪作者:柳原910

时间:2018-03-13 09:30:05 标签:
文案: 顾云景转过身来,看向身后,第一眼,望进一双墨黑的眼中,浓郁的,似吸收了整个夜色的黑一般,深不见底。 最喜欢上元节的月色,一年中第一个月圆之夜,过了这夜便开始残缺,可是等到十四个夜晚之后,它又会复归圆满,生生不息。 桌上的蜡烛啪的一声爆


枫月灯雪作者:柳原910

 

文案:

顾云景转过身来,看向身后,第一眼,望进一双墨黑的眼中,浓郁的,似吸收了整个夜色的黑一般,深不见底。

“最喜欢上元节的月色,一年中第一个月圆之夜,过了这夜便开始残缺,可是等到十四个夜晚之后,它又会复归圆满,生生不息。” 

桌上的蜡烛“啪”的一声爆出蕊花,顾云景左右寻了一番,却见颜渊拿了一把精致小剪挑开灯芯,减去蕊花,晕黄的火光照得他眉眼温柔如许。

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这样的心境今日才算真正识得。

“我和他长得真有那么相像吗,以至于你认错人?”顾云景浅浅的笑着,只觉得心口涨着什么,满满的像要溢出来却又无法排遣,一边说一边拂了拂左肩挡住视线的头发,这才发觉不知何时发带不见了,一头散发披在头上散在肩上,觉得有些不自在。

“人生天地间,最难以捉摸的往往是现下的时光,看不清,猜不透。我是自认识你,才开始这样想。”顾云景低语,看着颜渊不解的眼神,心下一动,话便随风而出,“送我一盏荷灯吧。”

一场寂寞凭谁诉,无计悔多情。人生七苦,最苦不过求不得。

“你终于醒了,”一个愉悦的声音响起,“让我等了好久,可是为了这极致的乐趣,这点等待还是值得的。”

看着那盏花灯和着飘雪,枫桥月,花灯雪。是啊,上元节的那夜,有残雪未消,有花灯如昼,在烟火璀璨的那一眼里,看见了颜渊。

想起那副落花烟雨图,薄薄雨幕中晕开的几行小字,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不久前发下的誓言

 

内容

枫月灯雪作者:柳原910

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1

楔子

  东荒扶桑山

  树林,浓密的树林,无边寂静中,只有风吹木叶的声音,深夜听来更添几分萧索意味。这样的夜,最适合沉睡,抛却一切的繁琐,与周公梦游巫山。

  此时,这片沉寂却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破,一个身着紫衣的人自远处奔将而来,一身狼狈,原本华贵的的衣衫被血色浸染,几乎看不出本来颜色,衣襟与袖口明显可见利器划过的痕迹,俊朗的眉目被血污了大半,奔走间步伐紊乱,喘息急促,似是被人追杀。

  只见这紫衣人突然停了下来,停在一棵参天银杏树旁,两眼看向前方。已是深秋,子夜半后的树林中起了白雾,升起在Cao木之间。首先出现在白雾中的是一双脚,黑色布料做成的穿云靴,前段翘起,鞋身点缀金色暗纹,不论怎么看都会觉得这双靴子很漂亮。可以想象穿着这双靴子的定是少年才俊,让人光是想像就会觉得很高兴,想看一看。

  但是无论这人多么英俊,当他手持一把带血的长剑站在你面前时,任何人恐怕都笑不出来了。此时这黑衣人站在紫衣人面前,一语不发,全身却充斥着骇人的杀气,惊得林间的鸟兽都纷纷躲避,不敢靠近。

  “相柳,你从未想过会败在我手里吧。”黑衣人说话了,声音暗含着y-in冷的笑意,听来叫人毛骨悚然。

  被称作相柳的紫衣人用左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站了起来。唇畔依稀带着笑意,答道:“的确是啊,你变厉害了。我想知道

枫月灯雪作者:柳原910

的是,赤英神珠是从哪里来的?”

  “将死之人,无需多问。”

  相柳道:“正因为我要死了,所以才想知道。赤英神珠这东西很危险,你无法驾驭它,就会为它所用,陷入疯狂。颜渊,放聪明些,这样做不理智。”

  “只要能杀了你,发疯又如何。”话音未落眼前一花,颜渊已窜至相柳身前,速度之快犹如闪电,令人无法看清,更无法躲避。

  血,血红,无边的血色自相柳胸前浸透衣衫,滑落而下,殷红了满地。一柄长剑穿胸而过,透背而出,干净利落,丝毫不拖泥带水,在一瞬间穿过。快得令相柳还及未赶到疼痛,却已经将要死了。相柳双目呆滞,血红自唇角漫溢,滴落白皙的下巴,嘴唇翕动,似是要说什么,但终是什么也没有说出。

  颜渊抽出长剑,任相柳的身体倒在林间潮s-hi的地上。真不愧是风流神王,即使衣衫破碎,浑身浴血,那种丰神俊朗的姿态仍是丝毫不减。颜渊抬起长剑,对着地上的相柳,似是杀了犹不解恨,仍要碎尸万段。

  正在长剑即将落下之时,眼角一抹红色迅疾驶尽,长鞭破空而来,恰好卷住地上相柳的身体,来人抽身后退,将相柳抱在怀中。身法之快,令颜渊反应不及,等到他抽回长剑,将要追赶时,红色身影已消失在密林深处,再寻不到半分踪迹。

  颜渊一步一步走出树林,其实他远不必如此,只要一个法术,便可在百里之外。但颜渊喜欢走路,这能让他沉淀思绪,方才林中红色身影临走时往他这边看了一眼,只一眼,就令颜渊震惊。锐利的眼神,火红的身影,再加上那根长鞭,连自己也赶不上的迅疾速度,四海八荒之中,也只有凤族的火王夜焰了。夜焰与相柳交好,是整个神界众所周知的事。夜焰劫走了相柳的尸身也无妨,

枫月灯雪作者:柳原910

被玄光剑穿心而过,纵使是神王相柳,也决计活不了了。目前只需考虑那件事……

  五百年后

  檀溪山  罗浮宫

  入夜时分,颜渊点燃了案上的烛火,红烛映得整个大殿一室暖光。大殿虽不十分华丽,却也颇为雅致。南墙上悬挂一副丹青,画中人一袭白衣,黑缎般的长发垂至胸前,只在发尾处松松的缚了一节红色缎带,白衣人嘴角依稀挂着轻浅的笑意,整个人呈现一种超然世外的洒脱。

  窗外吹来一阵风,浅浅的吹起窗前精致的竹帘,吹熄了几盏灯火,画中人的面容也有些看不清了。颜渊嘴角浮现一丝笑意。不一会儿,门前的竹帘高高的飞起,似是被风所吹,下一瞬,一袭绿衫出现在颜渊面前。

  “云凛上神到此,想必是有结果了,颜渊先在此谢过上神了。”颜渊倾身施礼。

  “先别忙着谢我,听完再谢也不迟。”云凛摆了摆手,两人坐了下来。“据你所说,我只推算出你要找的神王魂魄降在鹿台晴川,至于具体地点以我的力量无法推算出,想必只有昔日荒芜长老才能做到。”

  “鹿台晴川?”颜渊暗自沉吟,转身望向东南方向,但那里什么也没有,只有看不穿的一片漆黑夜幕。

  “具体情况只有靠你自己亲自去查证了,不多打扰,我走了。”说着云凛转身欲走。

  “上神如此心急,必定是有佳人在等候,颜渊就不留上神了,上神走好。”颜渊微倾前身微笑。

  云凛眉头皱了皱,一语不发如来时一般化作一道绿影不见了。

  颜渊站在云凛消失的地方,看着夜幕中的点点流萤轻笑:“那位佳人定是飘摇红衣,容华无双,想不到昔日火王也会….”
枫月灯雪作者:柳原910

>

  他突然停住了,转而看向东南方向,若有所思。“琴川吗,看来是时候去人间走走了。相柳,这次一定让你魂飞魄散。”风吹帘动,挂在墙上的画卷亦随风拂动,画旁的风铃摇出空灵的声响,缓缓的流动,似乎诉说着千百年无人能解的思念。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请收藏评论推荐,有爱有动力,谢谢。

 

 

第2章 2

  鹿台晴川 上林苑

  眼下正是梅开时节,满目的梅,开得正盛,或白或红或粉,一簇簇,开成旖旎。

  顾云青独自一人站在梅园畔的石桥上,前几日落雪犹残,今朝上林苑的梅花灼灼盛开。那抹白、粉、红或绿的色泽,润透花瓣的色彩,白似瑞雪,红若朝霞,绿如碧玉,梅海凝云。

  “这不是云景吗,为了观赏梅花特地一早来上林苑吗?”身后传来一个声音打断了顾云景的沉思,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顾云景头有些痛,漫不经心的答道:“是啊。”

  “梅花种类繁多,不知云景偏爱哪种?啊,在下说错了,云景喜爱的花可不止一种。听说昨日云景与万花楼的花魁凉月姑娘月下奏琴,可不知是真?”

  “是真。”顾云景看着眼前的白梅,随意答道。

  “凉月姑娘才学自不必说,容貌更是绝色,曾听闻靖王爷为一睹芳容,数次邀约都被凉月姑娘婉言相拒,想不到云景却能与佳人月下共饮,真是妙事,云景你好本事。”来人似是没发觉顾云景的心不在焉,径自说个不停。

  “卫中将过奖了,前日入宫,云景自落雨亭前走过,听见亭内的宫女正在议论中将大人。”顾云景转过身来,看向来人,嘴角暗藏一丝笑意。

  “我吗,不知道议论我什么?”卫中将一脸迷茫,忙询问。

  顾云景将折扇“刷“的一声展开,道:“说是卫家鸣远公子所过之处,铁树也会绽放芳香。”顾云景将折扇遮住脸,只露出一双调笑的眼睛。

  “哪里哪里,云景你说笑了。”卫鸣远摸了摸头,本来看见顾云景一人站在花海中,看着满目梅花,目光迷离,整个人似是融入了花中,一时兴起,想捉弄一番,却不成想被摆了一道。

  “彼此彼此”,说完顾云景顺着石桥走向梅花深处,繁花如海,一会就不见了身影。青风吹过,梅枝上的残雪飘落,轻浅的落在花海中顾云景身上,点点纷飞如羽,因沾染了梅花的香气,飘落时似有淡淡暗香飞散。

  卫鸣远看着消失不见的顾云景,想起琼林宴初见之时,那人一袭白衣,温文儒雅,偶尔眉眼间有几分厌倦,攀谈时却时有妙语连珠,浅笑盈然。早在见面之前就已听闻绝世画师云景公子风流俊雅,处处留香。见到时才发觉如此丰神俊朗,丝毫不逊色于天下第一美人秋姸,不,还要过些。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