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文 > 正文

子非语作者:闲蝉

时间:2018-02-28 21:54:30 标签: 灵异神怪,奇幻魔幻,幻想空间
文案: 乱七八糟的世界,有心无心的人鬼神怪。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乔,古尘 ┃ 配角:小猫(帝江),老谢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恶之花 女人坐在笔记本电脑前怒目圆睁。电脑桌面简洁干净,壁纸加几个常用图标。而


子非语 作者:闲蝉

 

文案:

乱七八糟的世界,有心无心的人鬼神怪。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灵异神怪 奇幻魔幻 

搜索关键字:主角:叶乔,古尘 ┃ 配角:小猫(帝江),老谢 ┃ 其它:

 

 

 

第1章 第一章 恶之花

  女人坐在笔记本电脑前怒目圆睁。电脑桌面简洁干净,壁纸加几个常用图标。而壁纸是由一老一少两个女人组成的血腥图片——年轻女人坐在年老女人身上,眼神狠厉,一手带血利刃,一手抚摸年老女人的面庞。年老女人的心口有一个窟窿,赤色一身,仿佛一汩一汩腥臭流出电脑屏幕,但她脸上的表情却在笑,温和的,慈祥的,关心的……我是为你好的。

  女人看着看着,五官挤在一起。她难过,她憋屈,她不懂,她恨不得把壁纸里的年轻女人拽出来,抽两耳瓜子,再呵斥道:“你怎么回事啊你,抽疯吗?发神经吗?我是你妈妈呀,生你养你的亲妈妈呀。你为什么那么恨我,为什么?为什么非要我死,非要亲手杀了我,你说呀,快说呀……”

  可惜她没机会了,一周前,她女儿跳楼了。

  老女人不甘,心头有口气,上不来下不去。家里只有一个孩子,还是个女儿,不能传宗接代,不能延续香火,什么都不能,最后还死了,死成一坨灰。跳楼的人,尸体没什么可看的,父亲果决,烧了。母亲抱着骨灰盒骂父亲,骂他没良心,骂他狠心。

  父亲什么都没说,他的女儿,他心疼。女儿生前跟父亲讨论过关于死的话题,在年初父亲嫂子的葬礼上。

  父亲那边的亲戚不多,而且很少走动,所以父亲的父亲死后,就只剩兄弟两个。好在关系不错。父亲的哥哥有个儿子,比自己女儿大两岁,堂兄妹关系也不错。但妯娌关系不好。所以嫂子的葬礼弟妹没去,亲戚说她,她不在乎。嫂子生前活蹦乱跳的时候,两个人为了点j-i毛蒜皮的小事吵闹过,还动手打过。那会刚嫁过去,已经这样,后来两夫妻存了点钱买房搬走了,但那个结已经结上了,而且是个特别死的死结。活着的人不愿意解开,死了的人怎么都解不开。

  女儿问父亲:“老人不是常说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吗,那为什么还要土葬?一捧灰不是更好。”

  女儿这话只有父亲听见了,如果被别人听见,肯定是要挨骂挨教训的。父亲看着有点抑郁的女儿,拍拍她的肩:“吃了中饭我们就回去。别想太多。老人的话,也不一定对。”

  “爸,如果我死了,就火化吧。”

  父亲有点想哭。父亲死的时候,他哭的很难过;嫂子过世,他试着挤点眼泪,可是挤不出来;女儿,女儿这话让他心疼。他不知道女儿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女儿大学毕业后工作了一年,后来突然辞职在家待着。虽说父母常把“多注意身体,别太累,如果不喜欢干就回家,爸妈养你”这话挂嘴边,但如果子女真什么事都不干,在家做个废人

子非语 作者:闲蝉

的话,父母又开始担心,花了那么多钱怎么养了个没用的废物出来。

  女儿在家真把自己活成了一个废物。她整天不出门,不说话,蓬头垢面,双眼无神,到点吃饭,到点不睡,自言自语,神神叨叨。

  父亲担心女儿身体状况,所以带女儿去医院检查,结果什么都没查出来。但他始终不放心,又给介绍工作,结果干不了几天就不干了。父亲没办法,母亲出注意。母亲像个媒婆似的介绍年轻男人给女儿相亲,女儿一张死人脸,把所有男人吓跑。

  后来不知道母亲给女儿做了什么思想工作,女儿答应了跟一个年轻男人相处看看。也是在年初,葬礼前两天答应的。

  嫂子的葬礼父亲不让女儿去,女儿不听,偏去。父亲没办法,只能时时刻刻注意女儿,因为女儿状态不好,情绪不好,什么都不好,整个人恹恹的,颓废的,好像活着是一件特别难受的事。

  父亲其实也猜想过,女儿可能患了书上说的什么抑郁症。他不知道这是不是病,也不知道怎么来的,可能是在家憋久了憋出来的,也可能他不知道原因。他不知道这病该怎么治疗,他有工作,而且这把年纪还挺忙,但他知道抑郁症会死人,所以他有时间就尽量陪女儿。书上说家人的陪伴对于治疗抑郁症患者来说很重要,而且他也坚信女儿的抑郁症是憋家里憋出来的,多点关心,很快就好了,多点朋友,很快就好了。

  可是女儿却在葬礼上说出这样的话。女儿的病,没好呀。

  女儿跟年轻男人相处了一个月,过了年,过了正月,就再没联系了。女儿什么都没说,年轻男人说无趣。

  母亲没工作,家庭主妇一个。父亲把女儿可能患有抑郁症的事情跟母亲说了,母亲说,她会照顾好女儿。

  其实母亲心里不止一个结,还有一个,很多年前女儿给她的结——比死结更让人无法承受却想解开的结。她企图忘记,也让女儿忘记。她不愿意提起,不愿意想起,因为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

  电脑黑屏的屏幕传来响声。母亲心口的手颤抖着伸向鼠标,轻轻一点,两个女人的图片被她点亮,同时砸入她眼睛的,还有右下角闪烁着的邮件。

  不知道是谁发来的邮件,没有发件人,没有收件人,内容只有一句话——十年前我就该死了。

  十年前……

  十年前,女儿十三岁。十三岁的女儿哭着对母亲说她想死,母亲给了女儿一记耳光,命令女儿不准在她面前说死字,不准女儿死,必须活着,好好活着。

  这件事埋在母女俩心里十年,而父亲并不知道。

  十三岁的女儿,亭亭玉立,娇俏可爱。懵懵懂懂的年纪,愈发诱人的身体,一不小心就这么被班主任看上了,□□了。而且还不止一次。

  班主任年纪也不大,教语文的,戴副眼镜,斯斯文文。他从学生时代到教书时代从来没交过女朋友,没人知道原因,并且总是一副兢兢业业奉献一生为事业的园丁模样。这个年代哪有那么多的勤劳园丁,何况他年轻,费洛蒙喷发的欲望一点一点在吞噬他。

  女儿是语文课代

子非语 作者:闲蝉

表,每次进出班主任办公室都会被班主任用眼睛扒光一遍,后来忍不住,真动手扒光了。

  园丁最爱小蜜蜂小蝴蝶,外表可爱诱人,内里滋润甜蜜,于是园丁撒网捕捉,据为己有。

  班主任起初也害怕,害怕学生家长告他,可学生家长并没有告他。他不知道是自己甜言蜜语的效果,还是恐吓学生的结果,总之,没人告他,他便更加放肆。不过他很小心,他只捕捉了一只小蝴蝶。

  女儿很害怕,最初不敢跟母亲说,后来越来越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听说会生小孩,她听说会生病,她听说了很多很多让她恐惧的事情,她哭着告诉母亲她想死。

  母亲打了她一耳光。女儿捂着脸哭着告诉母亲班主任对她做过的事,她不敢说多了,只说了一次。

  母亲抱住女儿,哭着安慰道:“别怕,妈妈在,明天我们就转校。”

  女儿哭得更凶。

  母亲接着安慰:“这事不准说出去,谁都不准说,这关乎一个女人的贞洁,说出去对你不好。知不知道?”

  女儿哭得几乎窒息。

  母亲双手捧着女儿的脸,命令道:“听好了,把这事给忘了,当什么事都没发生,你还是你,什么都没发生。还有,不准在我面前再提死字。你是我女儿,你不准死,你得活着,必须好好活着。听见没?”

  女儿全身发抖,望着母亲的脸发抖。

  母亲看着邮件发抖。突然蹦出来的邮件,是女儿从下面发来的吗?她说她想死,她不是死了吗?折磨了她十年的死亡一跃而下,真的死了。既然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发封邮件来告诉自己呢?

  母亲实在不解,起身在女儿房间里查看。床、衣柜、书桌、笔记本电脑……什么都没变,女儿走的时候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都说人死后七天会还魂,是不是女儿回来看自己了?

  想到这里,双手抖得更厉害,她不知道该怎么办,她想女儿,可是又害怕,明明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为什么要害怕呢?她想不通,实在想不通。

  她快要奔溃了,被自己逼得奔溃了,她不停地原地转圈,不停地乱抓头发。但女儿真的来见她了。好多好多女儿,虚虚实实的女儿,可是每一个女儿都举着利刃,眼神狠厉地看着自己。

  母亲惊悚:“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是你妈妈呀,你的亲妈妈呀。”

  女儿的眼神突然变得乖巧:“妈妈,我回来了,我很想你。”

  母亲掉下眼泪,伸手向前:“妈妈也很想你。妈妈想你了,我的女儿。”

  女儿靠近,抱住母亲:“那妈妈来陪我吧,我一个人……害怕。”

  母亲点头:“好啊,妈妈陪……”

  母亲还没说完,女儿举着利刃往母亲后背c-h-a,瞬间,赤血喷发,可是,有血无心,只是一个空洞。

  母亲痛醒,墙上镜子里狼狈不堪的疯女人在嘲笑自己。女儿是幻觉,可邮件上的字却一颗颗蹦进她的身体里,揪着神经发疯似的揉搓,撕咬。她捂住心口,心口那也有被利刃c-h-a过的很深很深的疼。

  她那么关心女儿,心疼女儿,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女儿,为什么女儿死了不想放过的人是她,而不是那个丧心病狂的班主任?她指着墙上的疯女人,想要一个答案。

  父亲在厨房做晚饭,家里就两个人,女儿的丧事特别简单,一坛灰,一餐饭,没了。女儿没了,丧礼也简单的没了。两个人在本来三个人生活的房子里沉默寡言,各自心如死灰。

  母亲从女儿房间里出来,灵台上女儿的黑白照对着她笑,窗外不知哪里趴了一只夏蝉,吱吱吱叫个没完。母亲抚摸黑白照回笑,声音沙哑:“晚饭吃什么?”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