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文 > 正文

娇娇师娘未删节4卷250

时间:2018-04-14 08:04:52 标签: 娇娇,删节,师娘
「不要再有过去,我们就是宋清时跟宋清蓝,只有一个叫蓝时的师父,和一个笑起来很温柔的师娘,想不起来的就别再去想,你就只是清蓝,宋清蓝,师父为了城里的人们忙得焦头烂额,每天早上和宋清蓝到城内去看病、研究病症,晚上回家就坐在桌旁研究药方子,我和师娘煎了不下十种的药方,但全都只能拖延时间,无法彻底治癒瘟疫

01 一切的开端,要从那娇娇师娘未删节4卷250片蓝天说起。

滚滚黄沙混着谁的冤血,随着北伐的脚步逐渐扬起,蒙了人们对于未来的希望。

世代交替的伤疤,不仅吞噬了士兵,更是殃及了无



辜的人民。

从前那无忧无虑,渐渐的被逃亡的疲累所取代,不复记忆。

只记得娘带着我和弟弟,逃出了被战火吞噬的家乡,一路向南逃亡。

拉着小我两岁,弟弟的手,摇摇晃晃随着娘,走过了几个日落,看遍了生灵涂炭。

我们不再像以前一样嘻笑玩闹,取代我们眼中的纯真,唯有绝望。

那是一间破庙,我们在荒山野岭找到它,当作临时的住所。

如以往,和弟弟吃掉早已干瘪发黑的馒头,然后乖乖地进入梦乡。

以为醒来后又是继续南逃的生活,却因为娘醒不过来而有了变数。

「姊姊,娘不起来。

」弟弟睁大眼睛望向我,走了过去,推了推娘的身体。

那时的我没发现,那低的异常的体度。

「没事的,娘可能太累了,让她休息下吧。

」 然而两三个日出日落,娘却再也没动过。

蹲在破庙前,我和弟弟望向天空,天气很好,甚至没有一丝的云朵。

我们的视线却都失去了焦距,隐约知道娘可能不会再醒来,如之前在路边看见的,被战火夺去气息的人们一般。

直到被绝望真正找上,才明白那种连流泪都没有力气的感觉。

失去焦距的蓝空,这时却出现了一抹黑影,唤起了我们注意。

** 看着娘一点一点的泥土覆盖,不自觉地抓紧弟弟的手,不让眼泪模糊视线,我知道这是最后一次看见娘了。

「以后,你们俩就跟着我吧。

」将破庙里拿来,早已锈掉的铲子丢在一旁,那名黑发黑眼的青年对着我们微笑。

从包里拿了两个馒头给我们,要我们吃下。

「吃饱才有力气可以走,没下毒的,安心吃吧。

」 他说,娘死了,被饥饿夺走了生命。

他说,别怪自己,娘会希望我们俩活下来的。

他说,跟他走吧,然后学会用自己的双手,活下去。

他说,他是大夫,叫做蓝时。

「今天开始,把过去都丢掉吧。

从今以后,我和师母疯狂的一夜你就叫做清蓝。

」离开破庙以前,他笑着这样对我们说。

那个笑容在晴空下灿烂,闪耀的睁不开眼。

然后他转向我,道出我的新生。

「清时。

」 ** 从不唤他蓝时,一声声的师父,是我们对他的敬重。

每每都笑着说不过大你们几十岁,只是教予你们讨生活的能力,叫什么师父。

依然故我,我和清蓝从来没说,这声声师父,不仅是因为你教予我们的全部医术,更是因着你在我们生命中的意义。

赋予我们新生,严厉中的谆谆教诲,长兄的年纪,如父的照顾。

很快地,师父把很我们很常看见的那个姑娘娶进门,我们有了师娘可以撒娇。

师娘说,取了名字怎能没姓氏,于是给我们起了个姓,宋。

师父说这姓起的好,宋清时宋清蓝,骂起来多顺口。

城外竹林中的茅草屋,淡淡的药草味中飘散着,幸福。

那一年,我刚满十七。

「宋清蓝!讲了几百遍针插下去不能歪的,你是要老子痛死你才罢休的是不?」这天师父追着清蓝满屋子的跑,师父即使年轻力壮,腿被痛跛了一只,也跑不过才要志学的清蓝。

「师父,话不是这样说,这样我才知道您的痛感神经正不正常,您说是不?」 「清时,你们师父经常这样给你弟弟弄得气呼呼的吗?」师娘抱着肚子笑弯了那双好看的凤眼,我在旁拣着药草,只是笑笑,针插歪倒是还好,上次清蓝把药草的份量抓错,师父拉了整整三天的肚子,气得差点把清蓝逐出家门,那次才是经典。

「姊!救我啦!」 还来不及反应,他就朝着我冲过来,一个踉跄,打翻了我刚刚拣好的药草,在地上滚了一圈,还来不及拍掉衣服上的沙子,站起身继续向前逃。

「宋清蓝!你姊姊我好不容易拣好,你这一翻我又得重来!你给我回来!」 使了个眼色,我和师父前后包夹,好不容易把那毛小子逮个正着。

把他压在地上又垂又打,加上几脚踹个他不知东南西北,这才直起身

南宫仙儿的堕落

来拍拍尘土,走进屋里喝师娘刚刚泡好的龙井。

「姊,很痛欸,不关心师娘你好紧啊夹死了一下妳可怜的弟弟吗?」噘着嘴,害我晚上又得重拣药草的罪魁祸首站在门口,灰头土脸的看进来,被左手摀着的右手肘发红,带点血丝的好不可怜。

古人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喏,记得放回去。

」放下手上的瓷杯,我从一旁的柜子拿了瓶金创药给他,还是我上个月才刚刚调好的。

咂了咂嘴,师父白了我一眼,拔起他大腿上那让他痛跛的银针,重重的放在桌上。

「给什么金创,自古以来只有红颜薄命、枭雄气短,我可没听过劣根子的毛小子禁不起摔。

涂涂口水便是了,浪费瓶好不容易才有的上好金创。

」 「好了都好了,喝杯茶休息下等着开饭了。

」师娘拍了拍才坐下的宋清蓝,转身就进了灶脚。

只剩下她的声音悠悠的传来。

「谁不知道你们俩师徒最疼他了, 那瓶特制的速好金创,不就是为了他特地调的吗?」 转过头,哪有什么落寞受伤的神色,眉宇之间只有得意。

拿他没办法。

** 白天宋清蓝跟着师父学把脉针灸,研讨着开药。

晚上点着灯火,教我如何分辨、拣选药草,偶尔跟着师娘到外边,起了小灶就学各种药帖煎的时机火候。

随着年纪增长,我们俩姊弟对于小时的记忆也越发模糊,以前的家、以前的事情,也渐渐被忙碌的生活所洗白,不复记忆。

那年中秋,我们蹲坐在门前赏月。

或许是太累了,已经比我高了不只一个头的清蓝,悠悠呼呼地靠在我肩上,闭着眼。

他的体温不高,这种熟悉的感觉,来自那个已经褪白,无法走回的过去。

「姊,妳还记得娘的样子吗?」声音很轻,传进耳里却异常的清晰。

顿了一下,我发现脑海中对娘的记忆,只剩下南逃时走在前方、日渐消瘦的背影,还有最后被泥土逐渐覆盖的苍白。

「不记得了。

那清蓝呢?还记得吗?」 「我最近一直努力地回想娘的样子,但我发现我没有办法。

」清蓝的声音一直以来的很温柔,但为什么,一字一句都在刺痛我的心?把我们生下来师母的桃源深处的娘,可以说是因我们而逝去的娘,为什么我们连她的面容都无法想起?「姊,每天清蓝清蓝的叫,我已经忘记我的名姓了,想不起来了。

」 我也忘记了,对于名字的记忆只剩下那年蓝天耀眼,师父予我的「清时」,更早以前的那个名字,已经随着娘的逝去,被埋葬在破庙后方的冢中。

「我以后可以,就叫宋清蓝吗?」如果说那个过去,遥远的无法想起的过去,是刻在我们灵魂中的一道重伤。

那么,放任自己只记得现在,太过幸福的现在,而彻底抛弃过往,算不算让伤真正癒合呢?「不要再有过去,我们就是宋清时跟宋清蓝,只有一个叫蓝时的师父,和一个笑起来很温柔的师娘,想不起来的就别再去想,你就只是清蓝,宋清蓝…」 秋时凉凉的风吹落我不小心滑落的眼泪,这泪,或许是为过去献上的哀悼,或许是为重获新生的欣喜。

** 瘟疫大爆发那年,我二十一岁。

师父为了城里的人们忙得焦头烂额,每天早上和宋清蓝到城内去看病、研究病症,晚上回家就坐在桌旁研究药方子,我和师娘煎了不下十种的药方,但全都只能拖延时间,无法彻底治癒瘟疫。

这样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或许是疏于预防或是太过劳累,那天下午,师娘在家里病倒了。

师父赶回来伸手一把脉,摇了摇头,吐出了我们最不想听见的两个字。

「瘟疫。

」 师父从那天开始就再也没有笑过,每天埋首于研究药方子。

几乎废寝忘食的生活,让他日渐消瘦,但却还是没能让他研究出能完全治好瘟疫的药方子。

「清时,师娘走了以后,妳要好好照顾自己。

」唇色苍白,但她笑起来时的婉约却未减丝毫。

「妳师父

我和师母疯狂的一夜

和清蓝,是不用妳劳心的,找个好人家嫁了,姑娘一生最重要的,就是有个好归宿。

别耽误了自己,知道吗?」 「师娘,妳别说傻话,会好的,有师父在,妳会好的。

」闭上眼睛,我趴在师娘的身边,听着她微弱的鼻息,而这话,也不晓得是说给谁听… 「师父!研究出来了!隔调教怀孕师娘壁村的大夫研究出来了!」握着张白纸飞奔进家门,宋清蓝急忙地把药方子拿给师父,大气还不敢喘一口。

「只需要三天,病情就会好转,一个星期,就能痊癒大半的。

师父,快煎了给师娘治病!」 「这药方子…」带点怀疑,招手要送清蓝过来看。

「你看这,天竺黄二两,你师娘对天竺黄过敏,是不是该减半才好?」 「天竺黄解热化痰,是师娘正需要的,况且才二两,应该没有关系吧!」揣了我的手,抓了桌上的银子,就要往外冲。

「我这就去备家里没有的药材!」 「清蓝,那个天竺黄,给师娘用真的没有关系吗?」走在市集,还是担心的问了,师娘现在的身体是禁不起过敏反应的。

「没关系的啦!你看师娘这几天咳成那样子,给她解热化痰不正好?再说区区二两,怎能引起过敏反应?」 许是我们太小看过敏反应,也或许是师娘的求生意志不够坚定。

她走了。

开始喝药的第二天的清晨,在睡梦中走了。

师父没有哭,只是浅浅的吻上师娘早已凉透的额,为她盖上白布。

「娘子,今世无缘与妳白头,来世愿有缘再相聚,再一次当我最美的媳妇儿。

」 站在床沿,我呆看着师父走出房门,无法相信师娘已经逝去的事实,我仍旧认为,师娘还会张开眼睛,再一次笑的婉约。

「师娘,清蓝不孝。

」一个声响,直直跪了下去,清蓝脸上的泪痕,是我从没见过的。

「是我不该执意放了二两的天竺黄,是我不该轻忽过敏反应带来的危险,师娘,是清蓝间接杀了您,是我的错…」 七月炎炎,然而师娘下葬那天,却是雨绵绵。

冥纸遍天,没有冗长的送葬队伍,从起灵、送葬都只有我们和些许好友。

没有人哭,整个过程进行的安静。

只是在最后为遗体盖上土时,眼泪就这样掉了下来。

许是不想被别人看见这狼狈的模样,我狠狠地别开头,不再看。

踏上归途,清蓝始终低着头,看不见他的表情。

而我把泪痕擦干,想要回头看看师娘的墓时,师父却出了声。

「清时,别回头,师母的桃源深处让妳师娘毫无牵挂的走。

」 ** 「姊,我当上御医了。

」那个雨夜,宋清蓝摇醒趴在桌上等他回家的我。

「和我进宫吧。

」 师娘死后,我们的生活归于平静。

师父依旧为人看病,脸上的笑容从来没少,只是跟以前相比更加的温柔。

没有续絃,却也不曾提起师娘,只是每逢十五,就会冲上一壶师娘最爱的龙井,倒满了两盏瓷杯,和月娘相对无言。

同样不再提起师娘,宋清蓝每天和师父到处行医,除了十五外的每个夜晚都认真地和师父学习,认真的程度不是之前可以比拟,不再出差错,笑容却在他脸上完全消失了踪影。

而每逢师娘的忌日,他便会在清晨四点就出门,在师娘的墓前,一跪便是一天。

青出于蓝,更胜于蓝,宋清蓝的医术超越师父,已经有几年的时间,而他的名声远播,当上御医那年,我二十八岁。

「或许清蓝那进步的动力,来自那个永远好不了的伤痕。

」望着他直挺挺跪在墓前的背影,师父喃语。

「是该发光,但不该被陷于伤痛…」 我和清蓝在宫中行医,师父也没閒着。

关上茅草屋的门,他跑遍了江湖,到处给人行医救治,每年都写一封信到宫中来问候,清秀飘逸的字迹十几年来如一日。

然而从某个我们都没发觉的时候开始,师父就再也没寄过信了。

而我和清蓝,始终都相信他是过得太快乐而忘了写信,没想过其他可能性。

我俩姊弟,

南宫仙儿的堕落

终生未嫁未娶,结伴行医一生。

清蓝救人不下千百,却始终医不了自己的心,师娘断气后,他再也没有笑过。

灵魂陷在当年的错误中,无法动弹。

** 「清时,清时…」倏然睁开双眼,随着声声呼唤,我挣脱黑暗来到了现实。

眼前是官府,却异常的暗。

坐在官位上的人蒙着黑纱,看不见面容,而一旁的侍卫个个脸色惨白,一脸死人样。

死人样…等等! 我记得我和清蓝坐上前往杭州的马车,经过山崖时后翻复了,然后我就在这里了,难道…「我死了?」 「我们都死了。

」熟悉的声调教怀孕师娘音让我别过头,只见宋清蓝低着头站在我的身旁,眼底闪烁的,是我再熟悉不过,永远的冷静。

「这里是冥府。

」 「人都醒了,那么开始吧。

」冷哑的声音传来,语气并不强,但单听声音就有种压迫感。

蒙着黑纱的那人拍板,我立刻感觉到后方有人靠近。

同时转过头去,我和清篮同时愣在原地,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虽然被用碎布条蒙上眼,但还是看的出来,被小卒带上来的两人,就是师父和师娘。

他们俩直挺挺地站在我们面前,没有表情和动作,像是魁儡一般没有生气。

「宋清蓝,是吧?」没有回答,他只是无所惧的看向官位上的人。

「本府想收你做冥医,你意下如何?」 「我能得到什么回报?不值的买卖,不做。

」也不顾对方到底是阎王还是何许神圣,回答得如此冲撞,倒底还是行走在达官贵人身边的御医,这种场面丝毫没有减弱他的气势。

似有若无的把目光飘向师父和师娘,像是再给前方的人暗示些什么。

「你若同意进冥府接下冥医的职位,我就赐你师父和师娘厮守七世情缘,你若不同意嘛……」 「他们的缘分必定和今世一样,只得相恋,不得厮守!」 身旁的人顿了下,低下头,看不见表情。

这事情来的太突然,我也无法进行思考,只得直直地瞪着上方的人。

直到我感受到一股热辣辣的目光,转过头去。

看着我拼命摇头的,是穿着黑白束装、站在士卒后方的两人,白衣者高且清瘦,面容苍白;黑衣者矮且丰腴,皮肤黝黑。

见我把目光放在他们身上,头摇的更凶,像是在暗示我什么。

想要告诉清蓝,却发现我无法动弹,连声音都无法发出,像是被施了术法,动弹不得。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做出选择。

「值,冥医是吧?我接。

」 「这样才爽快,范无咎,把人带走。

」那黑衣者走了出来,把刚才着急摇头的神色收进了严肃之中。

手招了招,示意清蓝跟着他走。

跟他的回答一样,走得很干脆,甚至没有看我一眼。

「现在轮到妳了,宋清时。

」 语落,像是魔咒被破除般,我的身体轻松了起来,不像刚才那般动弹不得。

「成为冥医后,将会得到永恒的生命。

没有冥府的同意,不得轮回尘世。

」语气带着笑意,却不自觉让人觉得寒冷无比。

「记忆也将永恒保存,宋清蓝他,心里有着很大的伤痕,是吧?」 一怔,我明白了阎王的意思。

清蓝将永远无法把师娘死去的痛放下,灵魂将永远无法从伤痛中解脱,就是死亡也无法… 更何况,刚刚他已经失去了死亡轮回的权利。

「说吧,什么条件?」声音很轻,出乎我意料的冷静。

闭上眼,我无法眼睁睁看着清蓝一个人被困在伤痛中直至永恒,我这姊姊没用,你出世到现在没为你做过什么,现在就让我为你做唯一的一件事情。

用我的命运,换你再次绽开笑颜,怎么换都值。

「只要有方法能抹去他痛苦的记忆,什么都可以。

」 「倒是聪明人,真不愧为人兄姊。

比你弟弟会做人多了。

冥府想收你为鬼医,妳若点头,我就封宋清蓝的记忆,保证他做梦都梦不到那些事情。

」 「值。

」 「咬破妳的手指,将血滴在上方吧。

」朝我丢来了个木盒,巴掌大小,上方用篆体写上了「宋清时」。

打开里头红布衬底,上方是银针整齐的排列着。

咬破食指,我将血滴上了字,那盒子像是会吸水一样,瞬间把我的豔红收的干净。

「这盒子是妳行医的家伙,人在盒在。

剩下的,妳的前辈自然会交代妳的。

谢必安,把人带到鬼医轩。

」 「在。

」那对我摇头的白衣人出来,领着我就要离开,脸上的神色和黑衣人一样,都只剩下了肃冷。

「等等,我已成为鬼医,那宋清蓝的记忆?」 「冥府办事,还有妳怀疑的?妳只管当好的鬼医。

」头也不抬,只回了我这么一句,我就被带出了这地方。

------------------------------- 未时碎念: 感谢大家看到这里 其实写小说满多年了xdd 只是现在才想到要放上来 这个作品我已经写完了 大家不用担心烂尾或弃坑xddd 我大概会分4-5次贴完 如果喜欢或是任何想跟未时说的,可以在下面留言 感谢你的支持~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