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文 > 正文

ChapterTheMystery,行尸走肉尤金简直是神

时间:2018-05-15 08:30:55 标签: 尤金,行尸走肉
我告诉你不可能,「尤金,我想

chapter 21 the myst尤金什么意思ery 张搴盯着窗外美景,一时入神忘了眼下的工作;一墙之隔的天成景象,实在太美、太动人,使张搴忘了神,不忍挪开视线。

继续盯着窗外美景注视发呆,而室内另一头的尤金则继续在室内搜寻任何可能的蛛丝马迹。

时间在二人各自的行动中逝去。

看着望着,张搴忍不住又向前挪了半步,整个身子几乎快贴上了窗子。

折腾了大半夜,张搴不自觉中出手贴着窗子,拨开上头上了锁卡楯,把窗子打开。

顺势把窗子向外一推,清冷几近冰凉的海风瞬间像潮水般地灌进了这近死沉窒息的屋子里。

这时已经是接近午夜时分,一股股冷洌海风,如脱缰野马,跃出神灯的精灵,在室内到处飞奔四窜。

待在密闭室内工作好一阵的张搴原本些许疲惫的身躯,在这瞬间像是注尤金女皇是谁入了剂强力的提神剂,沉昏的脑瓜子彷彿刹时彷若沉入冰冷的海水中,沈重的眼皮立即得到了崭新的动力支撑,片刻间张搴的倦态褪去了大半。

重新恢复精神的张搴不由得地打了个冷颤,深吐了口气。

岂料,这方出口的水气,就在张搴眼前竟又化成了一团白蒙雾气。

张搴一声大叫。

「啊。

」 室内另一头的尤金闻声回过头来,只见张搴呆愣在窗子前。

不由思考便提步便冲了过去。

「怎么了。

」 但张搴没有回应。

依然像是尊雕像般杵在原地。

样子有些骇人,尤金赶紧出手拍了下张搴。

尤金女皇是谁

「啊。

」张搴这才如大梦初醒,回神过来。

一脸茫然地看着同伴。

「张搴,你还好吧。

」尤金忧心地继续开口相问。

但张搴却毫无反应,继续迷惑癡呆的眼神望着尤金。

这反应行尸走肉尤金简直是神可叫尤金更加地困惑及诧异。

不及多思索,尤金立马出手抓住张搴的肩头,使力地摇晃。

「你还好吧?!张搴。

张搴。

你醒醒…」 几番摇晃后,张搴的眼珠仍不见聚焦回神,却依然犹似逗留于梦境,他两眼迷茫地对着尤金,又像是隔空对着另一个不知名的人或…东西,喃喃开口。

「我想我大概知道贼是从那进入这房间的…」 「那里?」质疑且带着几分忧心,尤金开口追问。

「那里。

」张搴目光一瞥,飘向窗外无垠的星空大海。

「不可能。

不可能。

张搴,你不是太累了,就是疯了。

」 尤金侧着目光飘向窗外,语气中混着更多忧虑、困惑和几丝嘲讽。

「不。

我清醒的很。

」 张搴提高了语调,但眼神开始聚焦,瞬间重返人间。

尤金向前跨了两步,靠着窗枱,向尤金女皇是谁外探头。

节奏分明的浪涛拍岸声、险峻陡峭崖壁、油墨般闪着银光的海面、点点璀璨的星空和半遮半掩月光…交织成一曲诗情画意但交杂些许神祕的乐章。

只是这一切美好如画的景致,却一点也无法激起尤金的共鸣。

「不可能。

不可能!」 「除非这贼会飞?」这会尤金语气中的怒气更甚嘲讽。

显然张搴的答案挑战了尤金理智的底线,这才是叫他最无法忍受的事情。

张搴这时把目光从窗外转回至尤金身上。

「尤金,我想…贼是从这里进来的。

」 「不可能。

我告诉你不可能!」尤金连声疾言驳道。

「要不…」 「你认为贼是怎么进这个房间的呢?」张搴缓缓地出口反问。

尤金瞪着张搴,一脸不悦、挫折加上迷茫,压下了咄人气焰,却无言以对。

「我想…窃贼从这里进入房间,埋伏。

那夜,理察进了收藏室,窃贼尾随进了房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法,夺了盘子,摆平了理察,接着从这出去。

所以,屋子里的人才会浑然不知。

美国尤金

」 尤金半响没有出声。

他极力想驳斥张搴堪称荒谬的推论,但却又想不出任何更有力的理论来推翻张搴的狂想。

一时间只能面红耳赤但沉默以对。

「这房间其他三面全隔着房间,只有这一面是面海。

这是唯一可以进入房间且不惊动任何人的方法。

我想当初理察也是因为这原因,才会选定这房间做为书房;又把收藏室隐藏隔层里头。

理察以为这样便应该是万无一失。

没想到还是拦不住这本领通天的窃贼。

」 看着尤金眼神中逐渐消失的自信,和犹做抗拒的表情,张搴继续开口:「博物馆的中国展示馆不也是同样的情形吗?尤金塞尔南那黑衣女贼不也来去自如?!这贼即便不能飞天遁地,但本领也绝对是超乎你我想像。

他们…不是一般普通的贼。

」 尤金犹做抗拒,但把头向外伸出探了探,像是回避张搴,也像是在寻找线索反驳同伴的论述。

过了好一会时间,才把目光又挪了回室内。

他转头看了张搴一眼,不甚信服地勉强开口:「好吧。

这…确实是个可能。

这贼…不,这些贼…看来是各个是身手不凡。

」 「这些贼?!」 「没错。

是一群贼。

这肯定是个有组织的窃盗集团。

行尸走肉尤金简直是神

」尤金说得是信誓旦旦。

接着,目光一挑,看着张搴,语带暧昧开口:「张搴。

你不会以为又是你那个黑衣女干的吧?」 张搴明知尤金在调侃他,但说也奇怪,他却无法反驳尤金。

在他心里一直有种怪异的想法,直觉这事和黑衣尤金作家女有关。

要不,现场怎会如此干净,一点线索不留。

但另一方面,理智又告诉他,黑衣女绝不可能在同一个晚夜现身在两个地方作案。

除非她真有凡人无法解的能力。

「张搴,别傻了。

没有人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两地作案。

曼哈坦到这里…或是从这里去曼哈坦开车至少得两、三个小时。

最快的方法搭火车(the   long   island   rail   road     li   or   lirr,始于1834年   )。

但这点你我都清楚,这个时间,午夜是没有火车行驶的。

」 尤金的推断合乎常理,张搴找不出任何理由来反驳。

「我想,我们得再回医院一趟。

找珍妮和理察再确认些事情。

」 尤金没有回话,这表示他同意张搴的提议。

一会儿,张搴和尤金再度离开理察的豪宅,兼程又赶回曼哈坦去。

尤金什么意思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