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文 > 正文

寻,玄色《望月》免费阅读

时间:2018-05-15 08:33:34 标签: 玄色,望月,阅读

22.寻 自从那次在菜市望月歌词场碰到涛后,望月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没看过他。

「唉?我以为小涛是妳男朋友耶。

」卖肉的老板惊讶地看着望月,又看了看在后面提篮子的殇,连忙笑着说:「是我误会了!哈哈抱歉抱歉。

」 「老板认识他?」望月将纸钞拿给老板,把包好的肉放到殇手中的篮子里头。

「也不是说认识啦,只是有时候他都会来跟我买肉,一次就买很多。

」老板一边剁肉一边说着,「他说自己一个人住,但是那么多的肉哪吃得完?他就说他食量比较大,有时候也会去餵流浪狗,所以我都会另外留一些骨头和碎肉给他去餵狗。

」 望月和殇对看了一眼。

「不过也有几天没看到他了耶。

」老板皱着眉,「我记得最后一次看到他...他好像说要去帮人找猫吧。

」 猫? 望月看了神情淡漠的殇一眼。

「那老板,你知道他住在哪里吗?」殇开口询问。

老板抓抓头,想了一会儿,从台子下拿出纸笔,写了一串文字后交给殇,「我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这里...之前聊天有聊到他的住处,那边是栋旧公寓...我记得已经很少人会去住那边了,因为...呃、不太干净。

」 涛就住在这里? 愣愣地看着眼前的老旧公寓,在黄昏之中显得有些许森。

但是却不会给人恐惧,反而有种安心的感觉。

「毕竟他是神兽。

」殇瞇起眼,走了进去。

神兽?!望月眨眨眼,连忙跟在殇的后头。

询问了一下守卫,得知涛也很久没回来了。

「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朋友来找他耶。

」年老的守卫驼着身子,走上楼梯,露出和蔼可亲的笑容又说:「这很乖,回来遇到我都会帮我按摩...这阵子我的腰又出问题了囉。

」 殇没有说话,只是牵着望月跟着守卫走着。

「以前啊...我们这儿老是出事...说也奇怪,自从小涛住进来以后就都没有出过事情了,说不定是他带来的福气喔。

」望月歌词是什么意思老人笑着说完后轻轻咳嗽,「虽然这里比较暗了点,不过人的内心总是有黑暗啊...有些人走不出黑暗,就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因为没地方去吧,所以就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头做出对不起父母的事情...唉...」 望月静静地看着垄罩在守卫身上的黑色影。

「你们先进去等他吧,如果他还是没回来,你们要走前记得要把门反锁喔。

」守卫笑咪咪地打开了门,让殇和望月进去休息。

两人向守卫行礼后便将门关上。

「殇...那个老人是不是...」望月终于开口询问。

「早就应该重病过世,但是却被人阻挡了下来。

」殇拉开了窗帘,让橘的阳光洒进暗的房间里头。

涛的房间摆设很简单,几乎就只有生活必备用品,没有其他的杂物。

顶多在书桌上摆了台笔电,墙壁上挂着一两件外套,还有个衣架是空的。

其中一件外套,是望月之前在菜市场遇到他时穿的那件运动外套。

他会跑去哪里? 殇走到书桌前,皱起眉。

笔电还在运作,但是并没有接电源线。

望月是什么时候

狐疑地将笔电打开,看见萤幕中央有几个大字。

「蠢蛋、好久不见。

」 看到开头那几个大字,殇瞇起眼直接将笔电盖上。

「...你们真的是朋友啊。

」望月闷笑。

「谁跟他是朋友。

」殇撇嘴,还是打开笔电继续看接下去的文字。

望月没有凑到他身旁看,只是坐在窗台上看着日落。

等太阳完全落下后,殇默默地将笔电关掉。

「涛说了什么呢?」望月轻轻地问,殇也坐在窗台上,让望月倚靠着他。

「他要我看顾一下这里的人。

」殇淡漠地说着,「他本来是神兽,少许北方民族将他的图腾刻在器具上,不被其他恶兽吞噬侵犯...那位守卫也是被他守护,才不被病魔吞噬而亡。

」 「...这种人物不应该出现在人间的吧?」望月皱起眉玄色《望月》出了没,看着被梦君力量笼罩而显得墨绿的夜空。

「他说,因为帝给了他工作,要他吃了一只野猫。

」殇扬起微笑,「所以我才说他是笨狗。

」 望月抬起头看了殇一眼,忍不住笑:「猫狗向来不合。

」 殇只是冷哼,抱起望月跳出了窗外。

望月是什么时候

笔电在黑暗中缓缓地打开,发出微弱光芒的萤幕跳出了几个字。

「拜讬了、请你快逃...」 又是一个雨天。

望月独自提着装有牛奶的袋子慢慢地走在人行道上。

原本殇想要和望月去买牛奶,但是尘魄吵着想吃点心,所以殇逼不得已留在家里准备下午的点心,望月出门时殇还一脸哀怨地送她出门。

想到殇那个表情,望月忍不住轻笑出声。

空气中多了一股腥味。

抬起头,看见一身狼狈的涛站在她前方。

「涛?」望月皱起眉,握紧手中的伞。

感觉不太对劲。

涛低着头,衣袖和裤管染上了奇怪的暗红,黑色的短发因为潮湿而黏着他苍白的脸庞。

「我不想...」涛喃喃自语着,水蓝色的眼眸没有神彩。

望月凭着直觉轻盈地跳了开来,闪过了肉眼看不见的无形冲击,身后不远的垃圾桶瞬间扭曲变形! 那是涛做的吗? 没有继续多想,望月将装有牛奶的塑胶袋绑在伞柄上,又往一旁闪过了冲击,这样左闪右闪、逐渐接近了涛。

「住手...住手...」涛咬牙切齿,似乎很痛苦,他抱着头跪了下来,「妳、快逃!快!」 但是冲击不断地自他身上发出,望月轻盈地一一闪过。

手中凝聚出黑色樱花,望月将樱花朝涛的身上扔了过去,黑色樱花瓣触碰到涛时形成了锁鍊,将涛紧紧捆绑起来。

望月落在涛的身旁,伸出手掀起涛的浏海。

苍白的额头中央有个暗红色的奇特文字。

「这是...?」 正当望月思考那文字到底是什么时,涛猛力将锁鍊撑断、扑向了望月,尖锐的利牙袭向了她的咽喉!。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