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古代文 > 正文

肩膀上的恶魔后篇,医生年终总结

时间:2018-05-15 08:36:00 标签: 年终总结,恶魔,肩膀,医生
剩下的时间医生会和我聊天,教我气球失效的时候该怎么应对肩膀上的声音,剩下的时间医生会和我聊天,教我气球失效的时候该怎么应对肩膀上的声音

〈肩膀上的恶魔〉后篇 医生在天才医生的时候,那个声音就不说话了。

我把这件事告诉医生,医生对我笑了一下。

他说,之前几次他在做实验,现在他可以教我怎么让那个声音不说话。

用看不见的东西,对付看不见的声音。

「我是这样做的。

」医生把双手圈在嘴边,做出了像是吹气球的动作。

「呼~~」 虽然当下觉得有点蠢(医生对不起),但也没有别的方法了,我学着他把手圈在嘴边。

「呼~~~~」我把汽球吹得比较大,感觉会更厉害的样子。

「然后打个结,小心别弄破了。

」医生教我怎么帮气球打结。

我模仿医生的动作,替我的两倍大气球打了结。

「然后塞进去,堵住它的嘴巴。

」医生做了个拿气球塞住嘴巴的动作。

「这样就没办法说话了。

」 我的气球会不会太大?我盯着我的无形气球想了想,最后决定就这么办。

反正那肯定是张大嘴巴。

非常厉害的事情是,当我粗鲁地把气球塞到左边肩膀上的时候,我有一种、那个东西真的被堵住了嘴的感觉!明明碰不到的,但好像真的感觉到了。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觉得异常轻松。

我和医生一起笑了起来。

气球总有漏气漏光的时候。

每当气球的气用完了,那个声音又会继续说话。

它似乎被气球激怒了,也很气医生。

奇怪的是,我从来没听它说过医生的坏话,它明明是个爱说全世界坏话的大嘴巴。

我试着自己补气球,但效果没有在医生那里好。

明明动作是一样的,但在医生那里补气球的时候一定会成功,只要放一次就成功了。

每次我会在医生那里练习一下把气球吹得更完美的方法,或者更精准塞进嘴巴里的手势。

剩下的时间医生会和我聊天,教我气球失效的时候该怎么应对肩膀上的声音。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指南针。

医生说,我在台湾能买到的指南针是其实指向北边的指北针,被校准过的。

这我在学校已经学过了,但我还是点头。

「这就有点像是指南针。

」医生指了指我的肩膀。

「你可以随身携带一个指南针,同时你清楚地知道它指向北边。

它给了你方向的建议,但你看完之后,把指南针放回口袋里理都不理也可以。

」 往我肩膀上轻轻敲了一下,医生说:「别忘了,这是『你的』指南针。

让它替你指出方向,但不需要它干涉强迫你到任何你不想去的地方。

」 我对这段话印象深刻的原因,其实不在内容本身。

而是因为,那是我最后一次和医生交谈。

下一次我去的时候,医生的办公室里坐了别的人。

他们向我致歉,说言心理师突然离职了,即使当时的我只是个小孩,他们仍然很认真地对我解释这件事。

我很感激这一点。

没有办法和医生说再见让我有点难过,没办法和医生道谢也是。

医生年终总结

直到现在我仍然很感谢他,教会了我应对肩膀上声音的方法。

我开始逼迫那个声音替我指路。

像当初挖出那只麻雀一样,逼它帮我找到其他有类似遭遇的不幸动物。

一开始它很不情愿,但后来它兴致勃勃。

它说它很享受看我挖出那些死去的动物,小心地拼装回原状,祈祷一番再埋回原地那种徒劳无功的愚蠢行径。

这件事从我小学,初中,到高中都仍持续着。

我挖到过被淹死的幼猫。

我挖到过被刨掉眼珠,四肢绑上橡皮筋坏死的流浪狗。

我挖到过被切掉了耳朵的兔子,和牠不幸的兔脚。

最难受的那次,我挖到了一只母猫。

牠的肚子遭人剪开,牠的内脏与牠腹中的猫崽同样被砖块砸得稀烂。

那天处理完我吐了,即使戴了塑胶手套,破裂的猫尸触感仍残留在我的指间。

肩膀上的声音幸灾乐祸。

高中的时候我和我哥搬了出来,在离高中和我们未来目标大学很近的地方,爸爸替我们买了套小公寓。

我爸再婚了,对象是同样带着两个小孩的离婚女性。

和妈妈不同,阿姨是个很好的女人,先前因为和爸爸一样的遭遇而离婚。

考量到她的还小(现在我也是个有妹妹的人了!),旧家离学区很近,况且我和我哥也需要新房间,我们全家人一起做了这个决定。

现在我们有两个家。

两边都随时欢迎对方过去,只是要过夜的话得先招呼一声而已,车程不到一个小时。

过节以外,我和我哥经常回去渡过周末。

从小六开始,我的学校生活也改善了。

被我推下楼梯后来转学的幼稚园同学回学区看我们,竟然特地和我道谢。

「送医院之后,医生帮我检查出了膝盖的骨软骨瘤。

医生说依照它生长的趋势,再之后会压迫到附近的骨头,幸好及早发现,很快安排好时间帮我动手术切除了。

」 文笔不好的我难以用文字表达当时我有多惊讶。

「所以,妳不是因为我转学的吗?」 「当然不是啊。

」她疑惑地看着我。

「我爸妈有和说是因为他们被调职,所以才要转学的吧?」 ──这么一回想,确实,是那么说的。

只是当时,我们都以为只是找一个比较温和的理由而已。

那一刻我很想哭。

要不是当时我哥在旁边对我做了一个「爱哭鬼」的讨厌动作,我想我一定会当场哭出来的。

我对现在的日子充满感激。

我从来没有忘记,在我最痛苦的时候,是哥哥一直陪在我身边。

哥哥是我最重要的人。

所以那天,打开新家家门,闻到那股怪味的时候,我的心一边被吊得老高,同时却又有种「终于来到这一天了」的平静感。

我走近浴室。

鲜血的气味愈发浓厚。

我听见我哥在哭。

有种不好的预感,发麻而迟钝地爬上了我的背脊。

打开浴室门那一瞬间,我彻彻底底地愣住了。

走来的路上我猜想过这次会是什么动物,但从那只母猫以后,我自认再也没有什么能够吓得倒我。

──直到我在浴缸里,看见我已经好久不见的妈妈。

实习医生格蕾

有些事情可以被原谅,有些则不行。

有些错误能够挽回,有些伤害却无可补救。

哥哥跪在浴室地板上,制服上全是血。

他在哭。

我猜他还吐了,排水孔旁有一滩呕吐物。

两把锋利的刀掉在旁边,其中一把上头满是锯齿,另一把则有更明显的不规则状。

我尽量不去想那上头沾满的碎块,即使我明知那是内脏。

哥哥在哭。

在我印象里,从来不曾看我哥像这样哭过。

我跪到他身边,即使这个动作使得我的裤子也染满鲜血。

我握住了我哥的手。

「……没关系,哥哥。

都过去了。

」 他顺着我的声音抬起头,我猜他其实看不清我,因为他满眼是泪。

像是这一哭用尽了他这一生所有的眼泪。

「没问题的,只是有点可怕。

」 我试着让我哥放松一点。

「就像看牙医。

」 没问题的。

一如既往,我会替他好好地掩埋,替他好好地赎罪。

他是我在这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我希望自己能为他做些什么。

-   〈肩膀上的恶魔〉后篇完   - ——————————————————医生图片—— 〈肩膀上的恶魔〉后篇 医生在的时候,那个声音就不说话了。

我把这件事告诉医生,医生对我笑了一下。

他说,之前几次他在做实验,现在他可以教我怎么让那个声音不说话。

用看不见的东西,对付看不见的声音。

「我是这样做的。

」医生把双手圈在嘴边,做出了像是吹气球的动作。

「呼~~」 虽然当下觉得有点蠢(医生对不起),但也没有别的方法了,我学着他把手圈在嘴边。

「呼~~~~」我把汽球吹得比较大,感觉会更厉害的样子。

「然后打个结,小心别弄破了。

」医生教我怎么帮气球打结。

我模仿医生的动作,替我的两倍大气球打了结。

「然后塞进去,堵住它的嘴巴。

」医生做了个拿气球塞住嘴巴的动作。

「这样就没办法说话了。

」 我的气球会不会太大?我盯着我的无形气球想了想,最后决定就这么办。

反正那肯定是张大嘴巴。

非常厉害的事情是,当我粗鲁地把气球塞到左边肩膀上的时候,我有一种、那个东西真的被堵住了嘴的感觉!明明碰不到的,但好像真的感觉到了。

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觉得异常轻松。

我和医生一起笑了起来。

气球总有漏气漏光的时候。

每当气球的气用完了,那个声音又会继续说话。

最美乡村医生

它似乎被气球激怒了,也很气医生。

奇怪的是,我从来没听它说过医生的坏话,它明明是个爱说全世界坏话的大嘴巴。

我试着自己补气球,但效果没有在医生那里好。

明明动作是一样的,但在医生那里补气球的时候一定会成功,只要放一次就成功了。

每次我会在医生那里练习一下把气球吹得更完美的方法,或者更精准塞进嘴巴里的手势。

剩下的时间医生会和我聊天,教我气球失效的时候该怎么应对肩膀上的声音。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指南针。

医生说,我在台湾能买到的指南针是其实指向北边的指北针,被校准过的。

这我在学校已经学过了,但我还是点头。

「这就有点像是指南针。

」医生指了指我的肩膀。

「你可以随身携带一个指南针,同时你清楚地知道它指向北边。

它给了你方向的建议,但你看完之后,把指南针放回口袋里理都不理也可以。

」 往我肩膀上轻轻敲了一下,医生说:「别忘了,这是『你的』指南针。

让它替你指出方向,但不需要它干涉强迫你到任何你不想去的地方。

」 我对这段话印象深刻的原因,其实不在内容本身。

而是因为,那是我最后一次和医生交谈。

下一次我去的时候,医生的办公室里坐了别的人。

他们向我致歉,说言心理师突然离职了,即使当时的我只是个小孩,他们仍然很认真地对我解释这件事。

我很感激这一点。

没有办法和医生说再见让我有点难过,没办法和医生道谢也是。

直到现在我仍然很感谢他,教会了我应对肩膀上声音的方法。

我开始逼迫那个声音替我指路。

像当初挖出那只麻雀一样,逼它帮我找到其他有类似遭遇的不幸动物。

一开始它很不情愿,但后来它兴致勃勃。

它说它很享受看我挖出那些死去的动物,小心地拼装回原状,祈祷一番再埋回原地那种徒劳无功的愚蠢行径。

这件事从我小学,初中,到高中都仍持续着。

我挖到过被淹死的幼猫。

我挖到过被刨掉眼珠,四肢绑上橡皮筋坏死的流浪狗。

我挖到过被切掉了耳朵的兔子,和牠不幸的兔脚。

最难受的那次,我挖到了一只母猫。

牠的肚子遭人剪开,牠的内脏与牠腹中的猫崽同样被砖块砸得稀烂。

那天处理完我吐了,即使戴了塑料手套,破裂的猫尸触感仍残留在我的指间。

肩膀上的声音幸灾乐祸。

高中的时候我和我哥搬了出来,在离高中和我们未来目标大学很近的地方,爸爸替我们买了套小公寓。

我爸再婚了,对象是同样带着两个小孩的离婚女性。

和妈妈不同,阿姨是个很好的女人,先前因为和爸爸一样的遭遇而离婚。

考虑到她的还小(现在我也是个有妹妹的人了!),旧家离学区很近,况且我和我哥也需要新房间,我们全家人一起做了这个决定。

现在我们有两个家。

两边都随时欢迎对方过去,只是要过夜的话得先招呼一声而已,车程不到一个小时。

过节以外,我和我哥经常回去渡过周末。

从小六开始,我的学校生活也改善了。

豪斯医生

被我推下楼梯后来转学的幼儿园同学回学区看我们,竟然特地和我道谢。

「送医院之后,医生帮我检查出了膝盖的骨软骨瘤。

医生说依照它生长的趋势,再之后会压迫到附近的骨头,幸好及早发现,很快安排好时间帮我动手术切除了。

」 文笔不好的我难以用文字表达当时我有多惊讶。

「所以,妳不是因为我转学的吗?」 「当然不是啊。

」她疑惑地看着我。

「我爸妈有和说是因为他们被调职,所以才要转学的吧?」 ──这么一回想,确实,是那么说的。

只是当时,我们都以为只是找一个比较温和的理由而已。

那一刻我很想哭。

要不是当时我哥在旁边对我做了一个「爱哭鬼」的讨厌动作,我想我一定会当场哭出来的。

我对现在的日子充满感激。

我从来没有忘记,在我最痛苦的时候,是哥哥一直陪在我身边。

哥哥是我最重要的人。

所以那天,打开新家家门,闻到那股怪味的时候,我的心一边被吊得老高,同时却又有种「终于来到这一天了」的平静感。

我走近浴室。

鲜血的气味愈发浓厚。

我听见我哥在哭。

有种不好的预感,发麻而迟钝地爬上了我的背脊。

打开浴室门那一瞬间,我彻彻底底地愣住了。

走来的路上我猜想过这次会是什么动物,但从那只母猫以后,我自认再也没有什么能够吓得倒我。

──直到我在浴缸里,看见我已经好久不见的妈妈。

有些事情可以被原谅,有些则不行。

有些错误能够挽回,有些伤害却无可补救。

哥哥跪在浴室地板上,制服上全是血。

他在哭。

我猜他还吐了,排水孔旁有一滩呕吐物。

两把锋利的刀掉在旁边,其中一把上头满是锯齿,另一把则有更明显的不规则状。

我尽量不去想那上头沾满的碎块,即使我明知那是内脏。

哥哥在哭。

在我印象里,从来不曾看我哥像这样哭过。

我跪到他身边,即使这个动作使得我的裤子也染满鲜血。

我握住了我哥的手。

「……没关系,哥哥。

都过去了。

」 他顺着我的声音抬起头,我猜他其实看不清我,因为他满眼是泪。

像是这一哭用尽了他这一生所有的眼泪。

「没问题的,只是有点可怕。

」 我试着让我哥放松一点。

「就像看牙医。

」 没问题的。

一如既往,我会替他好好地掩埋,替他好好地赎罪。

他是我在这世界上最重要的人,我希望自己能为他做些什么。

实习医生格蕾

-   〈肩膀上的恶魔〉后篇完   -。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