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HP文 > 正文

一无所爱

时间:2018-03-01 08:48:43 标签:
为您提供一无所爱全文阅读,一无所爱TXT下载,耽美小说尽在。


一无所爱

文案:

有一种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叫做只因为闲的蛋疼看了你一眼。

只好说。缘分真是凑巧的可怕。

作为一个性冷淡,楚睦从来没想过还真有人能十几年如一日的 缠着他。

作为一个同性恋,木楚死皮赖脸的使尽浑身解数,但为什么在这种堪比愚公移山的坚持下,你还是不能喜欢我!

标签: 青梅竹马

第一卷

1.

透过窗子传来货车熄火的声音,趴在床上玩积木的小胖子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蹬着堆满肉的腿,一脚踏着椅子,小短手攀着书桌的边缘,艰难的爬上去,乌黑的小眼睛扒在窗子上朝下看,一个清秀的男孩,似乎和他差不多大,直着背靠着黑色的汽车,旁边一对三十几岁的夫妻正在指挥着大货车上的工人把车上的东西往地上搬,男孩仰着头抿着嘴巴看着他这个方向,不知道看到了什么,恍惚看到他抿着嘴角像是在笑。

小胖子被他这一抹似笑非笑的笑吓得从桌子上滑了下来,乒乒乓乓的连带着东西被拉扯下来一大片,惊的拿着锅铲的女人从厨房跑过来,看着这场面无奈的捂着额头,喝道木楚!你又在干什么!

叫木楚的小胖子一副被骂习惯了的样子,朝着女人咧嘴一笑,嚷了声我去下面玩,利索的蹬着短腿从地上爬起来跑的飞快。

六楼的感应灯被他噔噔噔的跑步声蹬得亮了一排,眼看就要跑到最底层了,兴奋的脑门像是充了血,一个箭步蹦跶隔了三级台阶往前一跳啪嗒。就见小胖子以一种狗吃屎的方式趴在地上,脑门磕在光秃秃的水泥地上唯一的一块小红砖上,血如泉涌。

他懵着脑袋往脑门上摸了摸,嗯,有点烫。死命把手往下藏不敢看手上的血,瞪大眼睛前看了一眼,清秀的少年双手叉着腰抱着,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深黑的眼眸里带着点点笑意。用那时木楚知道的最高级的词汇来讲,他的眼睛黑的像一个黑洞,

一无所爱

一下子就把人吸进去了。

木楚后来想,要是没有年少轻狂的一个箭步,要是那个下午乖乖的坐在那做作业,不阳奉阴违的玩玩具,不蹬着小短腿伸着脑袋往窗外看,是不是能少煎熬好多年。

这边的大动静很快惊动了周围的大人,焦急的围了过来,打电话,叫救护车,叫家长,货车停在一边,家具零散的堆在地上,少年靠在车上一动不动,木楚也一动不动顶着一脑门血看着他。

魏晓和木睿之握着那对中年夫妇的手,话语里竟是感激之情。这边寒暄了好一阵,那边木楚呆坐在雪白的病床上看着坐在那像块冰块的少年,问你叫什么名字?

少年不回答他

木楚愣了愣,想起前几天在电视里看到的残疾人公益广告,刻意的压低了声音小心翼翼的问你不能说话么?

少年又没有回答他,他见少年不答话,以为他是哑巴,一副好兄长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放心,以后我就是你的嘴巴你的耳朵了摇头晃脑的装出一副大人样子,却不小心牵动了脑门上的伤口疼的哇哇大叫。

叫声引来了门外交流的父母,魏晓又是恼怒又是心疼的一把抓住他,却轻柔的把他的脑袋小心的放在床上,骂道整天这么皮,还不老实点

木楚是被骂惯了的,刚想接口,瞥见自家老爸黑着一张脸站在靠门的地方,前几天因为不小心把电话机弄坏了被打的屁股又像是在隐隐作疼,吓得扒拉着脑袋扯了被子遮到鼻子,乌黑的一双大眼睛盯着他们。

魏晓被他的举动气的笑了出来,想扯他的耳朵有看到了他大脑袋上缠了好几圈的白绷带,还是没有拧了,这时那对父母刚好带着孩子准备离开,魏晓和木睿之带着歉意朝他们笑笑,低声对木楚道,叫叔叔阿姨

木楚乖巧的的道叔叔好,阿姨好

方静对着孩子喜欢的不得了,眯着眼睛连声应道哎,真是乖孩子

木楚听到夸赞咧着一张嘴脑袋翘得老高,一副得意的样子。抬头的动作幅度太大,又是疼的哇哇大叫。

方静扯过自家孩子道睦睦,快叫人

少年冷

一无所爱

着一张脸,但是颇为有礼貌的叫了声叔叔阿姨

木楚蹬着黑溜溜的大眼睛惊叫出声原来你不是哑巴啊!

这话一出气的魏晓恨不得往他流血的脑门上再开一个洞,重重的拧了下他的肉堆起来的大腿,死孩子,说什么呢

方静理解的摆摆手笑道,我家睦睦从小就这样,不爱说话,被人误会也没办法,不关小朋友的事情

魏晓歉意的笑笑哎,你家孩子也叫木木?

难道你家也是?方静吃惊道

魏晓指着木楚道我家小胖子叫木楚。小名就叫木木。你家呢?

我老公姓楚,我家孩子叫楚睦。真是有缘分啊

哦,原来不是木头的木,是和睦的睦啊,但是还真是很有缘分呢,听说你们家搬到我们小区了?

对啊,就是C单元

咦,那不就是我们家那栋

两个女人聊的如火如荼,这边木睿止伸手礼貌的和楚巍握了握手,寒暄了几句,楚巍带着楚睦回去把还没搬好的家具搬好,方静留下来和魏晓照看木楚。木睿止去交了医药费。

他们离开时,木楚偷偷从白色的被子里探了双乌黑的眼睛朝着楚睦看,肥嘟嘟的脸上挤了一脸的笑意,做着口语道我回去找你玩

楚睦似乎是没听到,没理他,走了。

这年木楚十岁,楚睦也十岁。

2.

小孩子的恢复能力好的惊人,尤其是木楚这种习惯性捣乱的孩子,没在病床上躺几天,又开始活蹦乱跳,也不知道读书,和院子里的同龄人聚了一起闹的鸡飞狗跳,所以在小区里总是能看到魏晓提着他的耳朵凶巴巴的把人从外面提回去。

捣乱的事情做的太多,莫名其妙的小胖子就成了孩子王。带着他的捣乱小队一路闹的那叫一个轰轰烈烈不死不休。今天是把别人往花园里放着晒太阳的盆栽连根拔起,明天就是把别人辛辛苦苦洗好的被子给用水淋个湿透。坏事做尽这个成语绝对是为了形容他们而产生的,当然,尤其是指孩子头木楚。

小区里有两个孩子是大人们

一无所爱

茶余饭后的谈资,也是家里每一个有小孩的教材,一个正面一个反面。木楚就是那个坏到透了皮的像猴子一样无法无天的孩子。而那个优秀到鹤立鸡群的就是楚睦,每一个学期都是年级第一,奥数比赛实验赛经常得奖,从来不和这些孩子一起乱,让那些家里孩子不听话的人对楚家羡慕的暗暗咬坏了好几床被子。

鉴于之前的一伤之谊加上两家只是六楼的三楼的距离,两家其实很相熟了,所以魏晓免不了对儿子耳提面命,天天念叨着楚睦,本来出于小孩子好奇的心性,木楚是十分对这个新来的朋友感兴趣的,甚至在自己伤还没好全只在能下地的情况下就大着胆子红着一张脸去他家找他玩,可是、可是连人都没见到,隔了一张门板眼巴巴的等着朋友和自己出来玩的木楚,只听到房内的人冷冰冰的来了句不要。

木楚从来没有被人这么拒绝过,一颗幼男心就这样伤了个干脆,从今以后视楚睦为一号敌人,打定主意不和他玩!而且他十分愤慨的往这个面前加了一个期限,永永远远再也不和他玩了!

木楚气的小脑袋往旁边一偏,不理魏晓絮絮叨叨的念叨,蹭的一下就冲出门去,门被摔得啪啪响。

楚睦一手端着书,靠着窗台坐在台阶上,左边是一整块的大玻璃,也不见他害怕,就这样靠着,脸上没什么表情,看不出什么情绪,眼睛像是停留在书本上,又像是在想别的事情,他的房间干净的吓人,连地板都锃亮,把他清瘦的身影勾勒出来。竟然让人觉得是那般的寂寞。

什么时候,视线从书本上挪开,看着底下费力的挖着泥土的小胖子,能想起他蹲在地上盯着他一头血呆头呆脑的模样。又是突然想起某日看到他带着一大群大大小小的孩子耀武扬威的故意从他面前走过,那种挑衅意味十足的活动,带着一阵真正的属于人类的鲜活,楚睦的眼里第一次出现了除了空洞以外的其他感情。像是兴趣。

当然,这样的异样无法存在太久,楚睦合上书,放在桌角,坐在床上看着外面的天。想了一想,拿了放在书桌抽屉里的钥匙串,塞在上衣口袋里出了门。



一无所爱

胖子挖的不亦乐乎,从小对泥土这种玩意儿有着深深的执念,经常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嚷着爸妈给自己买陶泥玩,最后总是弄的一手泥巴,家里素色的窗帘床单被印上黑乎乎的手印,即使为此没少挨打,木楚也从来是抹把眼泪继续玩。

楚睦双手插着口袋状似无意的经过木楚身边。

木楚专心致志的挖着,只察觉到眼角边有一团黑影走过,没在意,继续挖,那边被拱起来了好大一个土堆,他用自己的锄头准备搭建个房子。

啪嗒清脆的金属落地声一下子吸引了他的注意,乌溜溜的眼睛四处巡视,只看到前面一个清瘦的背影,一下子往日里学习的拾金不昧啊做为祖国未来的花朵的见义勇为的精神和正义感快一步促使了他的身体动作,大喝一声叫住前面的小朋友沾着黑泥巴的双手往裤子上一抹,捡起钥匙串三步并两步像小肥鸟一样冲到他面前,脑袋一扬,豪气干云的把钥匙往人眼前一摆喏,你的钥匙

木着脸的少年瞥了眼眼前的小胖子,脑袋一转,没有看第二眼的打算,颇为嫌弃的伸出两个手指勾回钥匙,又利索的从口袋里拿了条手绢包住钥匙放在怀里。

这样赤裸裸的不带掩饰的动作再一次深深的伤害了木楚的少男心,一看脸,还是那个拒绝了自己的小哑巴,哦,当然最后证明不是哑巴,但是这并不能挽回什么,因为这小子伤害了自己一次又一次。

木楚有点气到了,小孩子怒气来的比别人快,火气轰隆隆的罩了他一脸,他不敢置信的看着刚刚嫌弃但是现在脸上没什么表情的人,大声喝道你不跟我说谢谢!

祖国未来的花朵被另一朵面无表情的花朵狠狠的砸弯了腰。

楚睦木着一张脸,把钥匙 擦干净,手绢折好,放在口袋里,也没看小胖子,说哦,谢谢

小胖子声音一下子就拔高了,就算是小孩子也能看出赤裸裸的敷衍!我不要和你玩了

楚睦难得开口说你也没和我玩

小胖子委屈了我找你玩,你也不理我

小胖子急得要哭了,自己在哪不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他死命睁大眼睛,红着鼻子,推了他一把不和你玩了,再也不和你玩说完委屈的扑哧扑哧蹬着小短腿跑了。

楚睦摸了摸口袋里的钥匙,眼睛是弯了弯,似是勾勒出一个笑,慢悠悠的沿着来时的路走回去,在刚到二楼,楼上传来门被关的砰砰响的声音。

方静脑袋从客厅里探出头,问睦睦去哪了?

哦,逗狗去了

诶,咱们院子里好像没有狗啊方静抓了一把瓜子,还想和他说什么,一看,人又回房了,耸耸肩,又看着苦情剧看的泪眼朦胧。

木楚回到家,一下子就把自己关到房里,魏晓见怪不怪,木楚也不管自己身上的泥巴,一下子扑到床上,金豆子一颗一颗不要钱似的往下掉,哭了好半会,想想又不对,自己是祖国未来的花朵,老师说了,他们是祖国未来的希望,他们像烈士学习,只流血,不流泪。所以他不能让自己哭,可是心里好委屈好委屈,又把标准悄悄放低了一些,就算哭也不能哭出声!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