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HP文 > 正文

归去贴,女孩性格张扬给人感觉

时间:2018-08-08 08:06:09 标签: 归去,张扬,女孩,性格,感觉

古玩街,书画店。

店面空间很大,墙壁上摆满字画,凝神静气,茶香袅袅。

“这次多谢两位老爷子的馈赠。

” 张扬品了一口茶,面呈喜色,主动开口,在一旁桌子上,放着一个被打开的手提箱,里面整整两刀龙宣纸。

每一张龙宣纸都是标准的5438厘米的画纸,要比上次得到的大上将近一多半。

不过,令张扬意外的是,这两刀龙宣纸并非梁老爷子的,而是另外一位老者,有个奇怪的名字,陶墨人。

“大师您太客气了。

” 开口说话的是陶墨人,这位老人虽然六十多岁,不过却是精神矍铄,他的语气很谦逊,姿态放的很低,“能够有幸看到大师的题字,乃是老朽三生有幸。

” 顿了顿,又热切的说道,“一副战字帖,铁画银钩,如蛟龙出海……实乃老朽生平所见,生平所见呐!” 陶墨人洋洋洒洒地赞叹了半天,绝非戴高帽,而是发自内心的佩服,旁边的梁老爷子也插话说道。

“张大师,实不相瞒,之前那幅兵临城下图,就是我这老友所作,当他看到您题的那幅战字帖之后,连续看了七天,说什么也不走了,一定要亲自拜会。

” “咳咳!”张扬有些汗颜,被两个老头子连番夸张,纵然是他脸皮厚过城墙也忍不住微微有些发热,“两位老爷子千万别在客气了,我受之有愧!” “哼,你也知道受之有愧啊。

” 一旁倒茶的小姑娘不满地嘟囔一声,自从三人进门开始,两个老人就对张扬赞不绝口,而她只能充当茶女,连说话的份儿都没有,内心之中早已经生出不满。

“丫头,不得对大师无理。

”梁老爷子面色一沉,“大师那是在谦虚,你若能学得半分,也不用我一直为你心了。

” “爷爷!”小姑娘一撅嘴,差点哭出来,“他只不过是写字写的好看一些而已,爷爷您和陶爷爷一口一个大师的,我听不惯!” “胡闹,大师的意境你一个小丫头又怎能领会……” 梁老爷子还待继续斥责,张扬立时制止了他女孩性格张扬给人感觉,开口笑道,“呵呵,这位姑娘说的对,我就是字写的好一些,不值一提,不过,我能看出来,两位老爷子对书画都有研究。

张扬意思

” 闻言后,旁边小姑娘愤愤地翻了个白眼,之前,她就对两位老爷子恭敬的表情和赞扬的语气感到不满,现在张扬说出这句话,小姑娘恨不得扑上来狠狠咬他两口。

什么叫都有研究? 自己的爷爷梁弘志是国内有名的书法家好不好! 陶墨人是国内顶级的书画大师好不好! 你丫太装逼了好不好! 刚才梁老爷子介绍陶墨人的时候,小姑娘看的清楚,张扬完全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不,不是无动于衷,根本就是孤陋寡闻! 这时,陶墨人老爷子一脸郑重地向张扬请教。

“我想请问张大师,您是不是已经达到了传说中的髓梦之境!” “髓梦?”张扬挑了挑眉头,很快恢复,不动声色说道,“莫非老爷子有所感怀?” “何止感怀。

” 陶墨人摇着头苦笑道,“自从看到大师的《战字帖》,我几乎夜不能寐,食不甘味,深入骨髓的日思夜梦,那一行行字透出来的金戈杀伐,每每都能在脑海中汇聚一个‘战’字!” 闻言,张扬真正动容了。

不可否认,上一次题字时,他将心神融入其中,甚至有意无意地以体内魔纹掼入其中微弱星力,懂书法之人,能够感受其中杀伐,那是很正常的表现。

但是,能够在梦中汇聚一个‘战’字……这已经不能称之为品鉴和鉴赏了,毫不夸张的话,已经迈入修者的行列。

就如同魔纹大陆的功法一样,已经能够观想,而陶墨人从自己的战字帖中观想出了一道战字纹! 张扬的眼睛微微眯缝起来,乌黑的瞳孔疾疾闪动,禁眼开启,看向陶墨人,他的目光已是变得不同。

果然,陶墨人不仅拥有纹脉,甚至处于半激活状态。

张扬微微沉思,旋即释然。

这种状况很少,但并非没有,他曾经对这个世界的历史进张扬固执的人程有过详细的了解,历史上很多文人墨客,对于道的感悟并不在修者之下。

例如,那位敢对天下人称老子的超级高手,就是一位哲学家,还有那位孔圣人,更是创建的儒家学派,地地道道的读书人,类似的情况数不胜数。

很显然,这位陶老爷子虽然不是修者,可是浸书法之道多年,已经能够一定程度上,看到一部分‘真’。

真,本质! 而魔纹,便是本质的起始点。

想到这一点,张扬顿时来了兴趣,当然,他不会去刻意提点什么,并非保守,而是这种情况,只能自己去悟,说了反而会徒增压力,陷入不可自拔之中。

“大师……” 看到张扬蹙眉沉思,陶墨人微微有些紧张,毕竟,开口询问别人隐私,已是有些冒失。

张扬女巨人个人照

“呵呵。

”张扬笑了笑,收回目光,说:“老爷子说的不错,我的确到了髓梦之境!” 猜测是一回事,而张扬亲口承认又是一回事,两位老爷子仍然无比震惊,相互对视一眼,忽然,陶墨人站起身,微微俯身鞠躬,语气极为虔诚。

“这次能够见到传说中髓梦之境的大师,实乃老朽三生有幸,大师,老朽有一请求,还望大师能够答应。

” “老爷子你可折煞我了,说吧,有什么事,只要我能做到,义不容辞!” 张扬赶紧扶起老人,心中苦笑,事实上他很不习惯这种礼数,再加上那两刀龙宣纸,无论对方什么要求,他都不能拒绝。

“求字!”陶墨人当即开口,开口之后,明显有些紧张,更多的是期待。

“好!没问题!” 张扬松了一口气,痛快答应,如果仅仅求字的话,实在太小儿科了,他刚才生怕对方说拜师之类的话。

“多谢大师,多谢大师!” 陶墨人想不到张扬能够这样痛快,像是一个老小孩一样脸上都笑出一朵菊花,旁边的梁老爷子同样两眼放光,能够再次亲眼看到张扬提笔,绝对可遇不可求。

这时,陶墨人已经迫不及待地从桌个性张扬是什么意思子上的手提箱里拿出一个卷轴,直接展开在桌面。

“请大师指点!” 这是一副人物近景画! 并非古装,而是现代人物,一个身穿白色长裙的女子,站在石桥拱上,笑靥如花,远景是一个朦胧的小村庄,檐下乳燕,啾啾待哺,河提绿柳,飘絮飞花,点点白色随风而动,拱下河水涟漪凌光…… 这幅画充斥着浓重的乡土气息,意境十足,一切都是那样的生动。

“不瞒大师,这幅画乃是十年前所做,亦是老朽巅峰之作,十年来,无数次提笔,可是,每当落下时,却有忍不住止住,今日拿来,请大师观看指点,不吝笔墨题字,老朽万分感谢!” 陶老爷子的语气微微有些沉重,其中夹杂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

“这画中之人……”张扬仔细观摩,而后开口询问。

“呵呵。

”陶老爷子轻轻一笑,脸颊闪现一抹回忆地温馨,“大师果然好眼力,这是我老伴儿年轻时候的样子,十年前她已经离开了!” 张扬肃然动容,面呈歉然,马上又道,“我现在就题,可有笔墨?” “有,有。

” 这次是梁老爷子接话,一双眼睛放着亮光,赶紧取出笔和一方砚台,递给了陶墨人,让他亲自研磨。

这样的小动作被张扬收入眼中,心中已经隐隐有所判断。

个性张扬是什么意思

很明显,陶老爷子十年前画下这幅画,而且奉为巅峰,在张扬看来,的确不错,可如果他猜测不错的话,只怕这十年来,老爷子一直沉浸在对老伴的思念之中,甚至难以自拔。

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如果老爷子走不出来,不但会积郁成疾,甚至走火入魔也说不定。

不过,既然遇到了,张扬肯定不会袖手旁边。

所谓书画成一家,尤其对于魔纹师来说,不论是字体,还是画卷,以及雕刻,哪怕是随手画下几道痕迹,只要融入心神意境,那些书法大家都能够有所悟。

提笔,点墨,张扬正欲落笔,忽然止住,直视陶老爷子,说道。

张扬意思 “老爷子可有自己的想法或词句?” “没有,请大师放心题字!” 张扬点了点头,不再犹豫,笔尖游走纸面,字迹应景而生。

“花开花谢云烟过,人去楼已空,问我原由杳无望,对梦长相见……” “夜无眠,又天明,何去何从无头绪,追忆去,绿水河畔,浪迹天涯依此生,轻风拂面,盼相见……” “寂寞心,东单一面天人隔,天不老,心难绝,人生百年轮回现,今生伤离别……” “不若归去!不若归去!不若归去!” 最后连续三个‘不若归去’,落款,张扬! 只有百馀字,张扬落笔! 四周一片寂静,两位老爷子皆瞪大了眼睛呆呆看着,就连那个小姑娘,同样闪现一抹惊艳之色。

这一次,张扬的字并非银钩铁画,而是圆润柔和,但仍然十分漂亮,越是内行,越能品出其中境界。

“好!好!好!” 陶老爷子口中连续三个好,一双老眼甚至微微泛红,却仍然高兴的不得了,“好一个不若归去,好一个不若归去啊!” “唉!”梁老爷子摇摇头,他和陶墨人相交多年,怎能不知道他心中想法,伤感之馀,也替老朋友高兴。

“老陶,这下你安心了吧,这幅《归去贴》,足以了却你的心愿了。

” 《归去贴》同样是应景而生,甚至别有一番韵律,跟那幅《战字帖》想比,难分高下,虽然出自一人之手,但风格意境大不相同。

“没错,十年心愿一朝了却。

” 陶老爷子站起身,再次朝张扬深深鞠了一躬,“感谢张大师这幅《归去贴》,老朽此生无憾,此生已无憾事!” 起身时,眼中已带泪花。

张扬淡淡一笑,这一躬,坦然受之。

“两位老爷子,时间已经不早,如果没别的事情,在下告辞,以后有机会咱们再切磋。

个性张扬是什么意思

” “那就不耽误张大师了。

” 两位老爷子都没有开口挽留,也没有丝毫不满,恭恭敬敬地送至书画店门口,直到张扬的背影彻底消失,这才迫不及待地返回店内。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