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HP文 > 正文

暴怒,女孩性格张扬给人感觉

时间:2018-08-10 08:04:34 标签: 暴怒,张扬,女孩,性格,感觉

夜,星光璀璨。

张扬仿似进入张扬什么意思了旅游区,在天网庄园中随意行走,身后的窈窕女郎虽然心中疑惑,却没有表露丝毫不满,在天网庄园内,她们不惧任何人和势力,但职业素养还是必须要保持的。

更何况,每天接触三教九流,女郎自有一套判别身份的眼力,前方青年虽然年纪不大,也没有什么高贵气质,可她偏偏感觉到此人很不简单。

忽然,张扬止住身体,向前望去,女郎也下意识地抬头,只是当看到前方来人时,表情变得极其惊讶,难以置信。

一行二十馀人匆匆走来,他们身着相同样式的服装,走在最前面的是一位老者,头发灰白色,面色肃然,大步流星,他只是迈出了三步便出现在他们面前。

“陈庄主……” 女郎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庄主会出现在这里,她清楚的知道,不是什么人来天网神宫就能见到庄主的,庄主出现只有两个因素。

第一,有人仗着身份和实力在庄园中闹事,庄园其他高手无法力敌时,这位实力高深莫测的庄主会出现,不管是什么人,毫不客气当场击杀。

第二,那就是来人的身份尊贵无比,哪怕是拥有神宫背景的庄主,也不得不出面招待。

显然,这青年跨入石碑时,女郎就开始接待,自然没有闹事,那么,就剩下第二条了…… 她下意识地偷偷瞄向身旁青年,却发现青年脸上看不出喜怒哀乐,平视着陈庄主。

陈庄主没有理会女郎的问候,而是面色肃然,目光直接落在张扬身上,双眼紧紧盯着,试欲要将他看个透彻。

十秒,二十秒,足足三十秒。

陈庄主表情越来越凝重,他看不透眼前的青年,主动沉声询问,“刚才的符文可曾是你发送过来的?” 张扬点张扬害了贾宏声点头。

得到确认后,陈庄主的瞳孔一缩,立时开口,“请跟我来!” …… 天网的情报复盖全球,这个说法虽然有点夸大,但是能让联邦的情报局前来购买情报,由此可见其神奇可怖之处。

张扬意思

究竟是怎么回事,恐怕没有人比张扬更清楚,这里本身的许多东西,根本就超越了联邦的科技和人力范畴。

因为,这是张扬在上一次觉醒时,曾经创立的一个势力,也就是五百年前,后来一直隐于次空间中,直到天变之日才出现。

他当初的本意原本是用来监察天下,可惜,最终还是沦为一个情报机构。

而且……物是人非,很多东西都变了味道……张扬无声叹息。

跟随陈庄主越过重重建筑,直到行至于庄园深处的一座高达百米的建筑时,才停了下来。

陈庄主示意属下在外等候,领着张扬走旁边的一个侧厅。

侧厅面积不大,摆设有点复古的味道,全都是木质家具,墙壁四周悬挂着几幅山水画看似颇有些年头。

将门轻轻掩上,陈庄主的神色颇为谨慎,双眼中充斥着疑惑,望着四处打量的张扬,沉吟片刻,开口询问,“你能不能把符文再展示一下。

” 张扬倒是一副悠闲无所谓的态度,扬起手臂,掌心微光灿灿,丝丝电弧缭绕其中,一道道晦涩难明的痕迹在虚空划过。

远远看去,他立身的虚空就像是一副无形地画布,一个个缭绕着电弧地蝌蚪文浮现在空中,很快,组成了一个极其诡异的图案。

图案的形状有点奇怪,周边泛着淡淡电弧光晕,里面却有无数个符文如同蝌蚪般游动,不断的变换,不断的组合,像是活了一般,但是随着符文的流动,这张扬意思方空气变得沉重压抑,道道黑色缝隙出现,仿佛这虚空根本无法承受其的重压。

当虚空中不断流转的图案最后定格时,陈庄主身心一颤,脸色无比肃然,双眼中的疑惑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敬重,亦是有少许惊骇。

“这是……悬空符!” 悬空符,作为天网区域负责人之一,他对这个符文再清楚不过,唯有悬空山的人才懂得这种符文。

张扬固执的人

悬空山,乃是天网神宫的总部所在,陈庄主加入天网已经有七十多年,也只是去过悬空山三次而已。

这年轻人竟然真的是悬空山的人? 陈庄主虽然惊讶于张扬的年纪,但丝毫不敢怠慢,因为他非常清楚,这种符文是无可复制的,特别是悬空符,除了悬空山其他人根本无法知晓。

“属下陈风……” 陈风刚开口,被张扬直接打断,“悬空山什么时候流行这一套恶心的规矩?” “呃!不是……” 陈风一愣,随即摇头,天网之内虽然上下级分明,但并没有礼仪之分,不过但凡天网成员对悬空山都是极为尊敬,他也是想要表达敬意而已。

“算了。

” 张扬挥挥手,随意坐下,“我想知道地下世界庄园秩序这些年的动向,还有,二十年前兄弟庄园的复灭起因,都给我调出来。

” “这……”陈庄主面露难色,欲言又止。

“怎么了?” “庄园秩序的情报属于级,属下调动的情报最高只是级。

” “原来是这样。

”张扬微微沉吟,“带我去祭坛。

” “好。

” 事实上,所谓的祭坛并不遥远,就是这栋高达百米的建筑,里面没有楼层,大厅内有一个类似古老的祭坛,上面是矗立一个十米粗的乳白色光罩,光罩表面布满了蝌蚪符文,偶张扬意思尔会有其中一两个缓缓流动。

事实上,这个乳白色光柱与罚神内部的光柱极其相似,只是相对要浩大神秘许多。

张扬踏上祭坛,站在光柱面前,看着上面一道道蝌蚪符文时,眸中隐有追忆感慨之色,旋即,伸出手掌,指尖泛起微光,在光柱上面开始勾动。

张扬的近义词

看着张扬随手划出的一道道痕迹,陈庄主只感到一阵头皮发麻,在这上面勾画可不是普通的画画那么简单,这得需要消耗精神力。

不但需要对精神力有着非常深的了解,而且还要明白符文的组合以及用意,说白了,这些符文已经设计到某个不可窥视的层次……秩序! 陈庄主在感知力方面自认为也算是行家,可今天才发现,自己那点东西在这个年轻人面前完全是小儿科啊! 这得需要多么强悍的感知力,这得在符文的造诣上有多高的成就,才能达到这种随意挥洒的程度! 可他看起来只有二十七八岁吧? 这…… 变态的感知力,只能让陈庄主震惊,可是眼前这位的年龄,让他感到发懵。

不愧是悬空山人,太可怕了! 至于勾画符文所表达的用意,此时此时陈风完全懵了,他完全看不懂张扬在做什么,就像是在看天书,瞪着眼睛,脸上充满惊骇,满脑子堆积着问号。

许久。

张扬终于停止,抱着双臂,单手划着下巴,凝着眉头沉思,片刻后,走下祭坛,点了一支香烟,道,“把资料拿来吧。

” 虽然总体没有变化,不过这几百年过去,资料传送不再是通过感知力,而是通过科技和符文结合,有专门的输送接收仪器传导。

陈风醒悟,忙不迭时地一路小跑到大厅的最右侧,那里有矗立着一组精密个性张扬是什么意思地仪器,当陈风跑去时,已然有一个空闲着的电子板亮起了红灯。

颤巍巍双手捧着电子板,陈风又一路小跑,伸出双手恭敬递给张扬,旋即背过身去,不敢看,以他现在的身份,越级查阅情报,等于死罪。

啪! 一声轻响,电子板弹出一块小型虚拟光幕,烟雾缭绕中,张扬开始查阅调出来的情报。

许久。

一声声粗鲁之极的骂声,在这片空旷的大厅中响起,陈风虽心有疑惑,但仍然不敢转身。

“卧槽你大爷!” “这帮孽障!” “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 “好,很好,所有秩序从天变之日就开始混乱了,很好,很好!” 此时此刻,张扬那双深邃的眸子不再平静,周身电光涌动,犹如诸多蛟龙一样在他身上盘旋缠绕。

然而,站在一旁背过身去的陈风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感到一股完全无法理解的气息徒然侵袭,他连思考的念头没有来得及,头晕眼花,身体摇摇欲坠,哇的一声,口吐鲜血,软在地上,不省人事。

个性张扬是什么意思

“联邦政府的孙子们,很好,我看你们这些年还真是安逸够了,都忘记变异族肆虐人间了,好!” “裁判所的龟儿子们,好,非常不错,做的非常不错,周动和周动,你最好给老子死绝了……很好!“ “光明议会,黑暗议会……嘿嘿,竟然真的敢在这个时空出现……很好,很好!” “功勋霸王楚家,血杀白家,功勋世家秩序……好,既然都喜欢热闹,那就一起热闹热闹。

” “很好,这个世界的规则被你们这帮孙子破坏成这样,非常不错,既然都喜欢玩,大家都一起来玩,既然已经这么乱了,老子就让它乱到彻底,一帮龟孙子,一个比一个蛋,都他妈给老子洗干净脖子等着,老子这次一个个虐死你们!” 生生死死,张扬不知道活了多少年,自从觉醒后,很少会有事情让他如此愤怒,但这次,他却是真的怒了。

虽然他早有想象过秩序的混乱,可万万想不到,不论是无形的秩序链,还是有形的地位秩序,竟然全是人为破坏,背后不止一只黑手在推动。

既然庄园是一个混乱的开端,那就从这里开始吧。

既然乱了,那就让他更乱,乱到彻底,乱到无法收拾,乱成一锅粥,乱成一片旋窝,谁贪心想要进来,就别他妈想着出去。

许久。

张扬才深深呼吸一口气,身体透出的磅礴杀气渐渐收敛,漆黑的眸子恢复深邃,依旧如平时那般平静。

看着软在地上不省人事的陈风,张扬摇摇头,刚才似乎太过愤怒,导致隐藏积郁在体内的杀意疯狂肆虐,有时他疯狂起来,连自己都不知道在做什么。

抬脚在他身上轻轻一点,陈风睁开眼,带着迷茫,下一刻立时清醒,慌忙站起身看向张扬,刚才似乎是幻觉,可他知道,刚才绝不是幻觉。

“您……刚才……” 看着面前这张平淡无奇的脸颊,那双深邃的双眸,陈风不由的打了一个激灵,脸色瞬间苍白,身体更是不自禁一颤,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绝对和眼前的年轻人有关。

“现在谁在掌管着悬空山?” 看到陈风还处于惶恐之中,张扬顺势摇头,“算了。

” 他忽然想到一个问题,而且是极有可能已经发生,那就是悬空山本身,在这交织的诸多秩序中,谁又能够独善其身? 悬空山也不行! 如若真是如此,张扬真不介意大开杀戒,管他星空崩塌,管他秩序崩碎。

张扬女巨人个人照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