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HP文 > 正文

百亮哥要干大事,火鸡和鸡有什么区别

时间:2018-11-14 08:01:08 标签: 百亮,火鸡,大事,区别

那平头一看自己人来了,立马就嚣火鸡图片张起来了,指着火鸡哥说:你妈的。

今天不说个一二,谁也别走,火鸡哥看了看平头说:你给我弟弟跪下磕个头,我也就饶了你了,平头男骂了一句:道你b,说完也不等火鸡哥说话,直接就冲上来了。

他身后那些人也都跟着往前冲,本来书生哥还打算上去说两句的,可是一看对方根本不给机会,而且手里可都拿着真家伙。

一时间火鸡哥跟书生哥也只能调头就跑,平头男在后面追着还骂着说:你b有种你别跑,今天非给你碎了,火鸡哥他们当然也不傻。

毕竟功夫再高,也怕菜刀不是。

我们几个跑的快,那些人追的也凶,转眼已经到步行街口了,火鸡哥说不用跑了。

火鸡英语

我说为啥,他说出了这就可就不是他的地方了,这都是规矩,在别人地盘闹事,有人管火鸡苗多少钱一只,果然,火鸡哥停下以后身后那些人大多数也都不追了,书生哥指着平头男说你也别跟我bb了,是男人出来单挑来,平头男现在衣服上都是血,他当然知道火鸡哥跟书生哥两人不好惹,他也不傻,跟书生哥说:老子就是仗着人多,不服你过来,信不信以后就让你住这。

我看了一下,平头他们边上就是火鸡哥的车。

还好他不知道,因为附近还有其他人的车,一些看好戏的人干脆就把车都停在了村口,一时间村口都被围起来了,这下想跑都困难了,所有人都以为我们五个今天肯定是要被打惨了,可就在这时候,从村外传来一阵剧烈的喇叭声,声音响的人很烦,堵在路上的车不得不向两边散开给他们腾开路,估计是书生哥叫的人来了。

果然。

七八辆车直直火鸡孵化机的开向我们这边,然后就停在我们身后,打头的是一辆奥迪,后面还有面包车呢,车上下来人不比平头那边少,可是手里都没有拿家伙,我看见带头的是上次绑陈兔那时候的那个猥琐男,他冲着我笑了笑,然后跑到圆圆跟唐瑶那说:呦,今天不白来,有美女啊,唐瑶让他赶紧死远远的,办正事。

火鸡哥看看自己人也差不多了,跟那平头男说:不是人多么,来啊,平头男一看我们这边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人,本来想上的心思也都没了,可自己这边人好歹还都拿着家伙事呢,跟火鸡哥说:别整那没用的,不服就干,他这话一出,火鸡哥那些人打开车门和后备箱,从里面开始拿家伙,这下可真把平头男镇住了。

火鸡英语

火鸡哥也不跟他废话,就跟那猥琐男火鸡好吃吗说了一句干,然后自己就先过去了,猥琐男领着后面的人也往过走,他们走的慢,那些人退得快,只是眨眼都往后散去,他一看后面的人跑了,他也跑,猥琐男说就那个平头,谁也不管,抓住就往死里干,然后加快步子往前追。

阵吗丸巴。

我跟唐瑶还有圆圆在后面慢慢的跟着,第一次看见书生哥叫人,就是打了个电话说了一句,就来这么多人,想着我要有这么一天那得多嘚瑟,我问唐瑶说书生哥跟火鸡哥是干啥的啊,唐瑶跟我说不该知道的事也别问,对我没好处,我说知道了。

等我们找到书生哥他们的时候,那平头男已经被书生哥跟火鸡哥在地上打的开始哭了,抱着火鸡哥的腿就是不松开,火鸡哥说这么怂还敢在步行街当大哥,那平头男说以后不敢了火鸡面怎么吃,还说今晚上安排火鸡哥跟书生哥,要啥样的姑娘都有,火鸡哥一回头正好看见我了,跟我招招手让我过去,我也没耽搁,直接跑了过去。

火鸡哥指了指我跟平头男说,认识他么,平头男摇了摇头,我一下子就把帽子给摘了,我说前天晚上,还记得么,平头男一下子就明白了,他说认识了,火鸡哥直接甩给他一个嘴巴,说那会让你怎么做,你现在就怎么做,平头男虽然不情愿,但又不敢,爬到我这就给我跪下来,然后跟我说他再也不敢了,说以后我来步行街他全都跟安排了,这平头也确实太怂了。

处理完平头男的事就已经中午了,因为火鸡哥这边人太多,所以他跟书生哥也没留下吃饭,就给我们送到唐瑶的店里他俩就走了,走的时候还问我说啥时候去步行街给他打电话,他给我安排俩漂亮的姑娘,唐瑶跟火鸡哥说你可拉倒吧,别教我弟弟学坏,火鸡哥坏坏的一笑,然后开着车跟书生哥走了。

火鸡和鸡有什么区别

书生哥他们走了以后唐瑶倒是没急着开店,而是到隔壁的店里给我挑了一顶帽子,然后把我头上的给摘下来塞我手里,跟我说这个多好看,我照了照镜子,确实不错,然后唐瑶问我中午在她这吃饭么,正说着,我妈电话来了,跟我说我差不多该回去了啊,我说我等下回去,挂了电话以后我给唐瑶说我妈发飙了,我得回去,唐瑶说那行,那你赶紧回去吧,说她晚上过去,还跟我说有事给她打电话,我应了一声就走了。

刚从唐瑶店那边过来,电话又响了,居然是鹰钩鼻打来的,我寻思他找我干啥呢,不过我还是接了,鹰钩鼻问我在哪呢,我青铜火鸡说在唐瑶店里呢,鹰钩鼻说让我去医院看看他去,说他快无聊死了,我想了想说行,鹰钩鼻还专门给我说来了别带烟啊,他不抽。

我给我妈打了个电话说同学住院了,得去看看,我妈问我要钱不,我说不用,就是过去看看,路上的时候我还给鹰钩鼻买了一盒芙蓉王,因为感觉鹰钩鼻这次付出确实挺大的。

到医院以后鹰钩鼻一个人在病床上躺着呢,他见了我立马来了精神,跟我说让我坐下,我说你这没啥事啊,鹰钩鼻指了指脑袋,也就头上缠着纱布呢,其他地方都好好的,他说他大伯让他在这躺着的,还问我说带烟没,我说你不是说你不抽么,鹰钩鼻指着我说你脑子里塞屎了啊,我说行,那这盒芙蓉王可就让屎抽了,鹰钩鼻赶紧从我手里抢过来说他快火鸡和鸡有什么区别憋死了。

我问他还打算在医院里躺多久啊,他说估计快了吧,也没啥事,还问我为啥戴个帽子,跟鸭毛男一样,欠干,我说你别jb瞎说,然后我把帽子摘了给他看,他问我这咋回事,我说跟人打架了,他说等他好了找他们去,我说不用了,火鸡哥刚那会才帮我出了头。

说起火鸡哥,鹰钩鼻跟我说他大伯给唐瑶打了几次电话,不是没人接就是说火鸡哥不见他,问我咋回事,说不行让我给唐瑶说说,我跟他说你大伯还是亲自去找他们去吧,我说我问唐瑶他们干啥,唐瑶都不告诉我,还说我知道了对我不好,鹰钩鼻说那就不管他了。

火鸡英语

鹰钩鼻还问我最近学校里咋样啊,谁当高一老大了,我没敢跟他说是我,我说还那样呗,倒是我跟大炮干过一次,他问火鸡苗多少钱一只我因为啥,我说还不是因为你,鹰钩鼻说够兄弟,等我好了咱再干他去,我说算了,我都把大炮给打服了,鹰钩鼻不相信的看着我说就你,然后摇了摇头,我说你看不起人啊,不行咱俩出去干一架,鹰钩鼻说着起身就要往外走,我说你可省省吧,再给你打出个好歹来,我可赔不起。

鹰钩鼻说看你那小jb样,我都怕给你打残了,我问他说亮哥没来看他么,鹰钩鼻抽了一口烟说:别提了,这小子估计要整大事,我问他啥意思,鹰钩鼻说他不是一直不服我么,我说是啊,他说正好这几天他不在学校,连班里都是亮哥说了算,我说你咋知道的,他说老鼠告诉他的,我说怪不得那天放学的时候看见亮哥叫了一帮职中的人在学校门口,看来他是打算东山再起呢,鹰钩鼻说他这几天了没联系亮哥,说等他好了不行就再干他一顿,我说行。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