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HP文 > 正文

亲一下又不会怀孕下

时间:2018-03-13 09:25:22 标签:
为您提供亲一下又不会怀孕 下全文阅读,亲一下又不会怀孕 下TXT下载,耽美小说尽在。


亲一下又不会怀孕 下

第五十四章

夏末吓得脸色惨白,全身僵硬。

徐博志故作镇定地打开他那一边的玻璃窗。

夏末的心脏几乎都要跳出嗓子口了。

在外面看来,窗户距离地面差不多得有1.5米高,所以小平头也就只露出一张脸来,他瞅了眼空荡荡的房间,并不意外地对徐博志说:你没看到夏末经过?

徐博志摇了摇头,语气低微妥协,满怀歉意道:不好意思刚刚一直都拉着窗帘,而且校医在帮我换药,所以没注意看。

唔,或许是小平头觉得徐博志说的话在理,也并无多疑,他一手搭在窗户上,对徐博志说:你处理伤口的时候可给我小心一点。

徐博志唯唯诺诺地点头应好。

眼见着小平头走开了,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窗帘重新被拉起来,夏末这才总算松了一口气。

徐博志走到一旁,坐在床边。

两人一时无言。

房间里眼见之处全是一片白色,莫名令人心慌。

安静持续了好一会儿,直到确定外面不再有人紧盯着,夏末才敢轻声开口问徐博志:你和他认识?

他指的当然是刚才的小平头。

徐博志闻声,这才抬起头看着夏末,并点了点头。

徐博志开口道:你还记不记得袭击付宁的那几个人,里面有一个留了飞机头发型的,他耳朵还有耳洞,只是学校里不让戴耳钉估计你也没注意看。

夏末点头:我记得他。

徐博志扯着嘴角笑笑,说:他和刚才那个小平头,我都认识。

夏末从进了这间屋子之后,就未曾对徐博志卸下防备,即使刚才徐博志在小平头面前解救了他一回,夏末也不敢轻易再信任他。此时一听徐博志这么说起,夏末眼里的防备之意更甚。

徐博志双手交叉握在一起,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对夏末说:我和他们从小学到初中,直到高中

亲一下又不会怀孕 下

,都是同校。我爸是在他们企业下工作的部门经理,生活就是这么现实,我和他们从小认识,他们老子都是我爸的上司,他们也算我的顶头上司吧,在校内校外一直指使我。

夏末眉头紧蹙。

徐博志继续说道:那天在饭堂里,他们做戏绊倒付宁,其实也就是为了让我去接近他而已我和赵浩然挨揍的那次,除了想造成付宁的惊慌和愧疚之外,是因为我没有做好他们吩咐的事情。

徐博志一时没有再开口说话,房间里顿时就安静了下来。

夏末连自己咽口水的声音都能清晰地听见,他忍不住问徐博志:他们吩咐你做什么事情?

徐博志抬起头看了夏末一眼,复又低下头去,沉声道:他们是想对你下手。

夏末一愣。

至始至终,夏末一直认为他们的目标只是付宁,或许会波及与付宁亲近的人,但是他绝对没有想过自己也会变成目标之一。

徐博志断断续续地跟夏末说起事情的始末。

虽然因为江承涛的个人原因,付宁成为他们泄愤的眼中钉,但是那些人注意着付宁的同时,也注意到夏末和付宁走得很近。小平头和飞机头也是江承涛曾经设赌局那晚的围观者,两人闭口不敢再说这件事,所以也免去了各种麻烦事,从当时的风波中幸存下来。但是,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他们从一开始单纯想找付宁的麻烦已经变成设计夏末了。

陈也在饭堂那里把手机号码留给付宁的时候,徐博志注意到了。也怪徐博志多嘴,本想帮付宁说句话,故作不经意地提到陈也好像给那个付宁留了号码,说有麻烦就给他打电话,以为小平头他们就会收敛一点。结果小平头略一思考了之后,歪着嘴角对徐博志说有个任务要交给你。小平头说要设法让徐博志跟付宁有机会接触,所以才有了饭堂那一出戏,徐博志带付宁回班里之后,他们也算聊了几句,再加上徐博志和赵浩然在饭堂里帮了付宁一把,所以当徐博志说要给付宁留手机号码的时候,付宁几乎没有任何顾虑就把手机递给徐博志。

原计

亲一下又不会怀孕 下

划是徐博志拿着手机扯开话题,用付宁的号码给陈也发送暧昧的告白短信,然后制造机会把付宁的手机摔坏。但是徐博志没有照做,他输进自己的号码之后,又趁机在通讯录里把陈也的号码删了一位数重新保存。

徐博志想的是,回去之后可以跟小平头他们说,陈也留的号码是空号,发不出去短信。只是徐博志没有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最终仅仅只是帮付宁拖延了时间罢了。最终,阴差阳错之下,陈也和夏末的关系仍是因为付宁的关系而变得疏远。

欲戴,必承其重。太过优秀的人,总会很容易遭到别人的诽谤和嫉妒。有些人最想看到的事情,就是曾经那个站在高台上备受瞩目的人,有天被他们拉下台来。

夏末在学校里无疑是混得风生水起的,以年级第一的成绩入学,代表新生发言,和校领导一起接待市领导视察学校风云榜上,夏末带领市领导参观校园的照片仍未褪色,照片上夏末的笑脸清秀干净,透出一股疏远的气息,仿佛和身穿同一套校服的他们遥不可及。偏偏这样一个犹如任何人都触及不到的人,却唯独和陈也走得很近。陈也和夏末小平头只觉得脑袋发热,脑袋里所想的俱是夏末任由陈也翻来覆去折腾个够的场景。虽为男人,却躺在别人身下,想象一下夏末这样一张脸委曲求全任由你为所欲为时,发泄也好,征服也罢。

小平头还清晰地记得那天晚上。江承涛以陈也的名义把夏末骗到大厅里,周崇讽刺夏末道:要是陈也让你站在这里脱光衣服,打开双腿等他来上了你,你也会乖乖照做吗?夏末当时当着他们所有人的面,不慌不乱,脸上的笑容冷艳得令人记忆犹新。

夏末微微笑着应了一声:对啊。

在场有多少人暗自吞了口口水。

也难怪夏末会被人惦记。

夏末听徐博志说到一半,已经觉得反胃得听不下去了。

虽然说别人怎么意氵壬那都是别人的事,他没闲情去管也管不着,但是听到徐博志这样当面说出来,夏末还是忍不住觉得反胃难受。

徐博志收了声,淡淡地叹了口

亲一下又不会怀孕 下

气,抬起头跟夏末说:你可千万不要和陈也他们闹别扭

或许是怕夏末误会他的意思,徐博志又解释道:我的意思不是说你只能靠陈也包养只是,有些时候单靠自己是不行的你懂吗?

夏末现在还是站在窗边,他警戒地防备着徐博志,他没法全然相信徐博志,但是听到徐博志对他说出这种话来,不免再次试探道:你究竟是不是和他们一伙的?

徐博志迟疑了一下,点点头,苦笑道:应该算是吧,学校其实是社会的一个小小投射面,弱肉强食到了那里都是不变的道理,我没能像你一样结识陈也这样的靠山,所以只能四处逢迎。

但越是逢迎,就越难交到真心朋友,如此反复,恶性循环。

学校宏伟的校大门,或许是许多过路人的憧憬,却又是很多在校者的噩梦。

徐博志很想感慨,多少暴发户的子女被家里千方百计地送进来,他们既不是毫无顾虑的官富二代,也不是老师眼中看重的优异学生,在学校过的生活好坏,个中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徐博志继而又扯起笑容道:快点打电话让陈也他们过来,你现在最好不要自己一个人走出去。

夏末闻言,点了点头。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打开拨号页面,紧闭的房门忽然响起一声重击。

嘭!!!

徐博志和夏末顿时都吓得慌了神,如果此时被小平头他们发现夏末和徐博志两人相安无事地在一块,不管夏末今天能不能逃脱了,徐博志的下场肯定也不好过。

夏末情急之下慌忙拨通陈也的手机号码,电话迟迟没有接通,夏末着急得手心发凉:陈也,快接电话啊

房门撞击的声音骤然停下来了。

忽然停止的安静更让人压得喘不过气来。

夏末慌了。

下一秒,夏末身后的玻璃窗忽然被外力砸碎,一大片玻璃应声碎裂在地。

夏末着急地避开。

外面灌进来的风,鼓起了窗帘,只见一双手直接搭在满是碎玻璃的窗框上,双手抓着窗框用

亲一下又不会怀孕 下

力,一个身影从窗外翻身跳了进来。

夏末刹那间就忍不住喊出声:陈也

心里盼着念着,陈也忽然就真的出现在他眼前。

这一声陈也是发自他内心深处最为动容的呼唤,有什么比起身处险境的时候,看到心心念念的那个人,犹如从天而降出现在面前的那种感觉更加惊喜呢?

但是陈也单脚跪落,一着地就愤然起身,一拳直接砸在面前的徐博志脸上。

徐博志倒在床铺上,无意识地伸手摸了自己的脸一把,只见手上沾着粘稠的血腥味,他几乎都要吓懵了。

但是,那血腥并不是他脸上的。

陈也的手掌被窗沿上的碎玻璃割伤,握紧的拳头鲜血淋淋。

夏末这才晃过神来,慌忙跑上前拉住陈也,拦在徐博志面前,口齿不清地跟着急跟陈也解释:陈也,你弄错了,徐博志他帮了我!他没有害我!

陈也冷冷地开口:让开。

夏末不肯让。

陈也简直火大,朝夏末吼道:你知不知道他和那些对付宁施暴的人是一伙的?

夏末连忙点头应了句我知道,却没有时间跟陈也详细解释。

陈也没想到夏末居然应了我知道,更没想到的是夏末依旧拦在面前不肯退让。

陈也现在只想笑,自己心急火焚地赶过来,似乎却是害夏末为难了。

陈也下午训练结束后,一身疲惫地刚回宿舍洗了个澡,就接到陈希的电话。陈希说,徐博志谎称被人殴打,实际上却更像是替殴打他的人掩盖罪证,陈希怀疑徐博志和那群人是一伙的,所以急忙打电话给陈也让他多留意一下。

陈也接完电话刚想出门找夏末,就又接到一个陌生号码。陈也接通电话,才知道来电的人是付宁,付宁在电话里焦急万分地对陈也说:陈也你快去救夏末,校医务室那里,快

陈也当时脑袋里一片空白,未等付宁说完就直接狂奔过去,校医务室和救夏末这样的词眼太令人心惊肉跳,陈也几乎不敢再想象自己迟到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

可是,当他心急火焚地赶过来,夏末却是护在那个人面前。

陈也握紧的拳头在滴血。

这时,房门被打开了。

夏末担心地回头去看,进来的人是张文硕。

张文硕手里还拿着钥匙,打开门却看到夏末护着身后的人正和陈也对峙,二丈和尚摸不到头脑的他,忽然就大吃一惊地跑到陈也旁边,心急地说:老大,你的手快点去处理一下。

夏末这时才注意到陈也的手有多恐怖,只是他两边为难,不得不替徐博志辩护道:他真的刚才救了我,你们千万不要为难他。

陈也甩开张文硕的手,冷静地看着夏末,忽而就自嘲自讽道:夏末,是不是不管我做什么,在你看来都是错的。

夏末愣愣地来不及回应,就眼睁睁地看着陈也推开张文硕,径直往门外走去。

张文硕完全不了解状况,眼看着陈也黑着脸就走,他刚想开口问夏末这是发生了什么事,就见夏末回头对徐博志说了一句我替陈也跟你道歉,对不起,然后夏末也跟着陈也跑了出去。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