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HP文 > 正文

谪仙——艾尔弗

时间:2018-04-04 10:08:50 标签:
文案:司秋是个以貌取人的小仙。言皓叹道:三年为期,若是你喜欢上了另一个人,我便还你自由。于是司秋下界。两个三年悄然走过,言皓已经从生命中消失。用三年无法忘记三年,那多久可以忘记曾经的上千


谪仙——艾尔弗

文案:

司秋是个以貌取人的小仙。

言皓叹道:“三年为期,若是你喜欢上了另一个人,我便还你自由。”

于是司秋下界。

两个三年悄然走过,言皓已经从生命中消失。

用三年无法忘记三年,那多久可以忘记曾经的上千年?

一个转身,可以看见过去么?

堕地良不忍,抱枝宁自枯。

内容标签:怅然若失┃前世今生┃阴差阳错
   
搜索关键字:主角:肖司秋,言颢┃配角:焉甄┃其它:仙人,情有独钟,错爱一生

六年之前

那年在昆仑山,歌舞升平,新晋的仙人、上仙都在互相道贺。丝竹袅袅,清烟淡淡,丝丝云雾终年不散,缭绕在昆仑山白玉殿阁周围。

我第一次来,感到万分新奇。当然,一个修为尚浅的小仙,本是没有资格出现的。我缩头缩尾地跟在医上仙焉甄的后面,个头小小,不及他的肩头。一路与焉甄上仙打招呼的仙人不计其数,他总是挺眉清雅一笑:“这个是司秋,终南山的侍花小仙。”然后我便会不好意思地笑笑,点头哈腰。

是啊,我不过是个养花弄草的小仙,比起焉甄,相形见绌。

那时总觉得不管是我,还是言皓这个煮饭的,都比医上仙差太多。

然而言

谪仙——艾尔弗

皓修为只比我略长,却在这次仙会上升为上仙了。仙会每隔百年一度,言皓已经去了三届,升了两级。每次去前他总是笑着安慰我:“别急,我一定和司仙界晋升的大仙说说,也许下次你就可以跟着我一起去了。”

然而每次都是失望,但我每次都会信他。

为什么?

因为我是个以貌取人的人。

打小便和言皓在一起耍大。我是司花小仙,他是司竹小仙。言皓看起来璀若仙人——当然,这是废话。他小时候就长着妖娆的尖下巴,年纪稍大后鼻子越来越英挺,眉眼俊朗起来,皮肤如昆仑山的白玉般润泽。他却总是眨巴着细长的睫毛对我说:“司秋,你长得真好看。”

切。我跑湖边照照,一玉石,一土包。真不及他十一。

我们在终南山整年的阴霾山麓里安分守己地长大。直到言皓突然有一年跟一位司厨的上仙开始学煮饭,我们的境遇才彻底不同。

言皓平步青云,我却依然守着终南山那方菊圃。

焉甄唤我:“在想什么呢?”

“啊,”我回过神,露出自以为可爱灿烂的笑容:“没甚么。咦,那边那个上仙看起来年纪也好小,就像言皓——”

焉甄的袖子拂过我的脸,我错过了他的表情。再看到时,他轻轻皱着眉,眼神多了些黯淡,他说:“司秋,像你这么大,做上仙不稀奇。”

我顿时无地自容。原来不是言皓厉

谪仙——艾尔弗

害,是我笨哪。

我忸怩着步子,更加不敢在焉甄背后探出头了。

焉甄无奈,一把扯出我:“你老这么像个小孩子怎么行。到封仙殿了,你在这里等等,我去去就回。”

我只好缩在殿门侧柱的阴影里,眼巴巴看着他飘逸的衣袂翻飞远去。

高大空旷的宫殿里传出脚步声,我偷偷看去,身形昕长,青衣淡雅,面如皓石的,不正是我家言皓,呸,我在终南山的上司言皓么。旁边走着的是一位长须纯白及腰的瘦削老仙人,应该就是传说中封仙殿的大仙了。

“言皓啊,”大仙捋捋胡子,笑容里全是欣赏与爱慈,“你这几百年来进步真大,是所有从小仙晋升的人中最快、最聪明的。”

我忍不住在柱子后偷笑,嘴咧得合不拢。那是,言皓聪明,我从小就知道,就是他煮的螃蟹,也是全天界最好的。

“大仙谬赞了。”言皓轻笑,一本正经,“大仙和师父都给了我很大帮助。”

“你呀,”大仙摇摇头,“太谦虚。”

嗯嗯,那是,那是。言皓就是谦虚。我以后努力升仙后,一定也要像他一样谦虚。

言皓但笑不语。一侧头,鼻梁骨线直棱棱得惊心动魄。

我维持傻笑,心里比大仙称赞我还要高兴。当然,要大仙称赞我,我恐怕得再修炼几百年。

这时我突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那司

谪仙——艾尔弗

秋——”大仙突然说,神情严肃了。

言皓立刻收住笑,我从没见过他这幅担心的表情,正在七上八下,却听到了让我僵立当场的话。

“司秋他身体依然不好,我请焉甄上仙帮他看过,可还是不好。恐怕暂时仍不能担当仙人的重责。”

晴天霹雳!

这话听起来饱含忧虑,问题是,除了胃有点小毛病,我的身体可是倍儿棒。

言皓他不是说,他要帮我请求晋升么?

他们停在门口,离我很近。我朝柱子后缩了缩,手指抓得紧紧,蜷缩起来。

大仙说:“那多麻烦你了。我就在你们小时候看到过你们,没想到你们现在关系还这么好。司秋这孩子,这些年——真是多亏你照应。”

“没事的,司秋在我手下会很轻松很开心,我会好好照应他的。”

“嗯,”大仙叹息,“可惜了一个聪明孩子。”

我的指甲几乎抠进柱子里去,脑子懵地动不了了。

言皓,言皓,他这是什么意思?

突然有人轻扯我的袖子,我回头一看,原来是焉甄上仙。我迅速转身,在柱子的掩护下落荒而逃,直到离宫殿500米远才停下来。焉甄急急赶过来,一把拉住我的肩头:“司秋,司秋,你怎么了?”

我抬头看他,只见他眉宇间尽是困惑。

还好还好,他没听见。

不对,为什么是还好呢?难道这时候,我还想为言皓遮拦什么。

“上仙,”我直直地看着他,“言皓请你帮我看病,有说为什么吗?”

焉甄显得更加困惑,眉头紧皱:“他说你常年身体虚弱,稍一累就会卧床,还经常犯胃病。怎么了?”

我的双拳偷偷在袖子里捏紧,咬牙:“谢谢上仙,那上仙觉得我身体状况怎样?”

“我——”他迟疑了一下,像是看出了我的反常,“你怎么了?”

“我身体很好是吗?”

“也不是很好,但也不能说太虚弱——但是言皓说你一累就会犯病。”焉甄回答得很平静,只是语气略显关心。

我轻嘘一口气:“上仙,那我先走了。”

焉甄在后面叫我,追上我拉住我,我却像疯了样挣脱,朝钟南山没命地驾云飞去。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