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HP文 > 正文

游戏,莫诺螺杆泵厂家叫什么

时间:2018-04-16 11:45:42 标签: 螺杆泵,莫诺,厂家,游戏
回到营地的路上,猎人们一边唱着他们的歌谣,一边谈论着今天狩猎时的发现与感想,当谈论到这场竞赛时,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塔尔肯不要有猎人在祂的队伍中协助,有人推测可能塔尔肯认为神肯定能赢过一群人,但不曾看过神的阿尔坎特人完全无法想像一个神要用什么方法赢过一群人,」莫诺绕着塔尔肯砍来的木材旁清点,每走几步嘴角就上扬一些,直到他满足的说出接下来的计划,「关于今天的游戏,本来是想比赛盖房子的,谁盖的大谁就是赢家

序章 游戏 在古大陆,阿尔坎特欧阳赫莫诺故事君太平上生活的人们,原本过着自给自足,极为单纯的生活,直到游戏之神塔尔肯降临这片大陆后才产生巨大变化。

关于这一切,要先从塔尔肯降临后的第一场游戏说

莫诺是什么意思

起。

当塔尔肯出现在阿尔坎特大陆上时,正巧碰上了一群正在森林里狩猎的猎人。

在经过短暂的交流后,塔尔肯向他们提议进行一场狩猎竞赛以作为初次见面的友谊象征,祂称呼这为狩猎游戏。

狩猎游戏比的是获得猎物的数量,从开始后一直到日落便结束,将所猎获的猎物带至猎人们搭建在森林外围的狩猎营地内,猎获最多猎物的那一方便是赢家。

明白了规则后他们便开始组队,但塔尔肯却要猎人们自成一组,祂要独自一人与列人们竞赛,塔尔肯认为神的队伍里不应该有人在其中,否则就不算是神与人的友谊赛,但猎人们无法理解这个想法。

所有的阿尔坎特猎人都不认为他们会输,尽管他们心里认为这场竞赛在条件上完全不公平,但他们也不打算因此放水,因为这是不尊重对方的行为。

比赛开始后,他们便开始搜捕猎物,并巡视在稍早时设下的陷阱里是否有猎物陷入,一直忙到太阳快要下山,他们共猎获了两头野鹿、一只误入陷阱的野猪,他们不认为塔尔肯也能有这样的表现。

回到营地的路上,猎人们一边唱着他们的歌谣,一边谈论着今天狩猎时的发现与感想,当谈论到这场竞赛时,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塔尔肯不要有猎人在祂的队伍中协助,有人推测可能塔尔肯认为神肯定能赢过一群人,但不曾看过神的阿尔坎特人完全无法想像一个神要用什么方法赢过一群人。

吵吵闹闹的回到营地,塔尔肯如同猎人预料的还没回来。

「或许祂还在努力追逐他的猎物吧?」年轻猎人的这一席话引发了大家的笑声,「或许祂正忙着逃避愤怒野牛的追杀呢!」。

猎人们不打算等候塔尔肯归来,他们开始布置晚上的聚会会场,一些人忙着磨亮屠刀好宰杀今天的战利品并串起切割好的肉块,有些人负责搬运营地旁屯放的干木材好升起今晚的营火。

就在火堆燃起时,塔尔肯正好带着祂的猎物回到了营地。

看看塔尔肯身旁的猎物,祂只带回了一头小牛,这样的结果依然不让猎人们感到意外。

猎人们热情的邀请塔尔莫诺小说肯一同坐在营火旁,一起享用新鲜的野味、聊着生活上的大小琐事,而老猎人也在这个时候再次分享起不知重复了几次的年轻琐事与人生经验,但塔尔肯的心思并不在细节里,陷入自我思绪中的祂,直到有人提醒该祂分享时才回过神来,虽然祂本来就是神了。

「你们还记得这是一场游戏吧?只要是游戏就有输赢,所以这场游戏毫无疑问的是我输了,依规矩我必须要支付你们一些代价。

」塔尔肯环视所有还没准备好要知道这些的猎人。

「游戏要的不就是要大家开心吗?何必这么在乎输赢呢?再说野兽之间的游戏不外乎为了学习往后的生活,对我们来说,今天的狩猎也是如此啊!」一位中年猎人起身表达自己对游戏的认知并为火焰添加木材,其他猎人也一致的同意这样的见解。

「不!游戏之所以有胜负为的就是获取代价,不管你们怎么看待游戏这件事,至少是与我进行的任何游戏,这项规矩是必定要遵守的。

我以游戏之神的名义承诺,只要你们明天晚上再来到这个营地,你们会看到两头野鹿、一头野猪还有小牛绑在这个地方,这是这场游戏里你们应得到的代价。

」 善良的猎人们都表示塔尔肯可以不必这么做,老实说,游戏到最后祂也只能带回一头小牛,再给一天的时间应该也只有如此。

但塔尔肯却一再表明自己绝对会实现这项承诺,只要猎人们愿意在约定的时间再来到这营地确认。

禁不起塔尔肯这般的坚持,年迈的长者说话了: 「神阿!为何要如此坚持呢?这是我们彼此间友情的互动不是?尽管胜负难免,但我们并没有任何要求呀!又何必如此坚持呢?」 「老猎人阿!这可关系着我的威信阿!否则,以后怎么会有人愿意再与我进行游戏呢?」 「以我的灵魂注视你的双眼,它们是如此澄净,我相信你的言词也如同。

我承诺明天将带着壮丁们到这里来见证,因此请祢尽情享受我们的成果吧!」 「但请你记得务必带一位能够一击击毙这些野兽的人过来,记住,人选只能一位,而且只有一击的机会。

」 在老人表示会遵从塔尔肯的特殊条件前,塔尔肯可是一直不断的强调着这项要求的重要性,因为祂表示明



天被带到这里的野兽会更加的强壮,不这么做的话牠们很有可能会逃脱,这样猎人们就没办法完全接收了。

听到了老人的承诺后,塔尔肯终于愿意融入这刚刚中断的娱乐,但却也只是听着猎人们的閒聊,祂表示:神的生活除了在人们无法到达的地方看着他们的活动外,几乎没有任何事情可做。

就这样,猎人们一直閒聊到所有人再也没有任何力气撑开眼皮后,便在这依然旺盛的火堆旁静静的睡觉。

隔天清早,猎人们彼此道别后便各自回到了自己的生活,直到老猎人召集了一些部落里年轻体壮的小夥子朝营地出发,包括那个能够一击打死这些野兽的人选。

在他们到达营地时,那些塔尔肯答应过一个也没少的出现在营地里。

尽管眼前的景像令人喜悦,但如何完成这整件事却令人匪夷所思,老人的心头突然感受一股莫名的,令人窒息的恐惧,颤抖着的他便大声的要求这群涉世未深的年轻人绝对不可想要依靠这样的际遇度过往后的生活,但这样的想法早已在莫诺的心中迅速发芽并成长茁壮。

莫诺正是部落里的那位大力士,他有着徒手撕裂任何事物的力量,而他本人也对这样的怪力引以为傲,只是这对他的生活并没有带来太多的助益。

自从他开始懂事后,便日夜想着如何利用这项得天独厚的优势过着比别人轻松但却又更好的生活,于是他想出了以劳力换取物资的方法。

他认为自己的力量是他人的好几多倍,所以索取的物资报酬数量也应该要很多很多,但他所认为的公平却往往让人无法负荷。

也因此,很少有人愿意请他做私人差事,只有在部落需要进行公共建设的时候,居民才会一起蒐集劳请他所需要的资源。

久久一次的工作报酬正好打平他没工作时的消耗,所以到头来他还是过着与一般人相同的生活。

这次的行动,由于需要一个能够一击击毙这些野兽的人,可想而知他是这项任务的不二人选,但莫诺一开口就要这些猎物完整的腿作为代价,算算,这一趟他能轻松赚进了十六条腿,足够让他吃上一段时间。

为了完成一次击杀所有的野兽的要求,莫诺想了许多办法,但最后他决定要用棒子一击扫挂牠们,他轻松的拔起整棵结实的巨木,将它扛在肩膀上同老猎人出发至猎人营地。

看见了这些野兽后,莫诺整个眼睛都亮君太平莫诺欧阳赫了起来!牠们就如同塔尔肯承诺的那样结实强壮! 「这些结实的腿肉一定很好吃!所以我一定要找到塔尔肯,并与祂进行游戏。

只要赢过祂,我就有享用不尽的资源了!反正祂连一群猎人都赢不了,又怎么可能赢得过我呢?」他一边盘算着计画,然后朝着猎物完美的挥出致命一击。

在确认猎物都没了生命后,他开始用手撕下当初约定的部分,在这同时他依然想着这件事,愈是想着这件事,他愈是认为塔尔肯的出现绝对是要来实现他轻松生活的愿望。

回到部落后,老人面带忧愁的抽着老菸,倚靠在门边静静的凝视着这陌生的恐惧:塔尔肯能够在相同的时间内捕获这些猎物,那表示当天的游戏他不可能输才对。

老人想要揣摩出背后是否别有算计,但连历经风霜的他竟然无法想出究竟塔尔肯的心中到底盘在盘算着什么,直到眼前出现了一道人影,那是阿尔坎特猎人间传说的丛林野人。

传说中的丛林野人,没有人知道他从何而来,但在丛林里狩猎时总会撞见他几次。

他并不与猎人们交谈,只是快速的在猎人的视线中消失,因此大家都认为他没有人类的言语,为了在往后交谈时好称呼这个人物,阿尔坎特人便叫他为里瑟,而这个字汇也代表无法言语的人。

他们相信野人或许是丛林野兽的守护者,因为每当他们要视察陷阱里的收获时,总会发现有些陷阱遭到破坏,但正面碰上野人时,野人却从未攻击过他们,因此他们认为里瑟必定是个温柔的守护者。

「我刚刚看见你们在那里做的事情,我想你现在也在烦恼那些事。

」 「原来你会说我们的语言阿,里瑟!这是我们为了称呼你所取的名字,话说你怎么会知道我的烦恼呢?」 「因为那个地方除了你们跟我之外,还有另一个我不曾看过的人,我从来不曾看见那个人进行过任何狩猎。

」 「什么!所以那些猎物不是祂

莫诺泵

猎获的?不是祂猎获的那又是从哪里来?」里瑟提出的线索混乱了老人的思绪。

最后,理不出任何头绪的老人最后只能选择去睡觉,这也是现在的他最能清楚执行的行动,或许这全部只是一场梦境,清醒后的世界里没有塔尔肯,没有狩猎游戏,也没有里瑟这个让人意外的惊喜与存在。

一大清早,莫诺趁着天番外莫诺欧阳赫空微亮的时候便又回到森林来寻找那个能实现愿望的塔尔肯,在这之前,他可是花了整个晚上处理那天赐的十六只腿肉,一刻也未曾休息。

清晨的树林里是满满的湿意,那是夜里的凉风一碰触到阳光化成的水滴,它们湿透了整片树林的绿,也湿透了莫诺全身。

然而莫诺却忽略了这样的寒冷而使劲的在树林里狂奔,只因为担心有像他一样的想法的人,甚至在那天晚上就已经早他一步去寻找了!只是不管再如何强壮,整晚没睡再加上露水无情的抢夺着他的体温,当他不得不停下来休息时,寒冷的感觉便以惊人的魄力主宰了他的行动力,他再也无法动弹,只能静静的躺在大树旁看着自己那不断起起伏着的肚皮,幻想着自己依然奔跑在树林里寻找着自己的梦,虚弱的他竟然连几片掉在身上的叶片也无力拍落。

渐渐的,他闭上那沉重的双眼,但他的渴望却在梦乡中却真实了,那一刻,他终于找到了塔尔肯,获得了无数的财富,直到他心满意足的睁开了双眼。

当莫诺睁开满足的双眼时,他发现自己在一处山洞里,而里头的火堆烤着的野猪腿肉正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饥肠辘辘的莫诺,顾不得考虑自己现在的处境,一把就是抓起那无辜的烤猪腿来猛啃一阵。

「哎呀!你醒啦!这烤猪腿肉还符合你的胃口吧?」一道人影慢慢的填满洞口,伴随着充满威严的声音。

「还可以,要是有麦酒那就更好了!」莫诺用那塞满整个腿肉的嘴回复,却一点也不打算要看一下那个人是谁,这么可口的猪腿肉他可不打算要分享给其他人阿!他就怕一对上眼后,腿肉也得跟着分享,分享是阿尔肯特人的天性,这也是莫诺最痛恨却无法革除的。

「听说你在找人,是吗?」那个声音慢慢的在火堆旁坐了下来。

「喔,是阿,我在找一个叫塔尔肯的家伙。

听说只要跟祂玩个游戏并赢过他就能得到丰厚的奖赏。

」饱足的莫诺意犹未尽的用手抹抹嘴,毫无任何肉块残留的大腿骨被他朝着洞外丢的远远的。

「那你知道如果输了的话会有什么结果吗?」那个声音带着笑意继续问道。

「哼!那个塔尔肯连一群猎人都赢不了,又凭什么赢过我?输?单靠我一个人就可以抵过好几个猎团了,区区一个塔莫诺小说尔肯没有赢过我的可能!」莫诺这时终于转身朝向那人影,慵懒的、缓慢的转动他那庞大的身躯,满足的拍着他的肚皮。

「其实很简单,比赛输了的人只要在隔天缴出游戏中相同数量总和的物品就可以了。

如何?这对你而言绝对不会是一件困难的事是吧?顺带一提,我就是你要找的塔尔肯。

」 一听到祂就是塔尔肯,莫诺惊讶的转过身去看着那道人影,久久无法回神,直到塔尔肯说了下一句话: 「如何?还想要继续跟我玩下去吗?看你找我找到整个人都筋疲力尽,就让你在这里好好休息一晚吧!明天我会再来找你,你可以在这个晚上想好要进行怎样的游戏。

」 下着大雨的夜晚,莫诺除了待在山洞内什么地方也去不了,但他也不想在跑到任何地方了。

现在的他恨不得太阳再快快升起,好让他可以好好大赢塔尔肯不只一场,他要一直赢下去,让塔尔肯成为他个人财富,想着想着,他的嘴角无法控制的上扬,如天上弯弯的月亮般的挂满了整个夜晚。

当塔尔肯再次出现在洞口时,莫诺迫不及待的提出他思考了整晚后的第一项计画,「我们来比赛砍树!现在我要一大堆的木材,所以我们来比赛,在太阳下山前谁能够运回最多树木到这里来谁就是赢家!」 听到这样的内容,塔尔肯先是一愣,然后会意的笑了出来。

开始进行后,他们便朝着自己的方向开始砍树。

莫诺不曾像现在这样用心的做自己的工作,为了要获得最大量的木材,他可是使尽全力摧毁眼前的大树,并快速的拖曳这些树木回到洞口。

每当他回到洞口一趟,他的嘴角便要上扬一次,因为在塔尔肯放置木材并没有

莫诺苯宗脱色成功案例

任何的东西存在。

莫诺就这样重复着工作直到太阳下山。

开始清算运回的树木,莫诺总共运回了五十多根的树木,但塔尔肯却没有运回任何一根木材。

「看来你要伤脑筋了,遇上我可不像一个猎团这样好应付阿!」莫诺不怀好意的笑着,他知道塔尔肯必定要给他相同数量的木柴,否则祂就会失信。

「放心吧!你可以继续在这山洞里休息,当太阳再次升起后你就能看到另一堆相同的在这里了。

好了,我必须去寻找木材了。

」塔尔肯的话语听起来似乎没有察觉到莫诺心中的盘算:「明天番外莫诺欧阳赫我就要跟你比赛建造房子,就算你能够在一个晚上就完成,我就不信你有本事继续跟我玩下去」。

这是一个晴朗的夜晚,山洞外也如同晴朗无云的天空一样没有半点声音,除了莫诺的声音,他无法掩饰自己亢奋的情绪的大喊大叫着,直到他开始想要静下来休息的时候一切才真正的静了下来。

但当他兴奋的心情稍微沉淀了下来时,他发现到了一件事:今天的比赛,很显然的,塔尔肯很克能故意没有搬来任何一颗树,如果塔尔肯故意将砍下的树木放置在树林里,那对莫诺来说绝对是一大损失。

对于这样的发现,莫诺自以为聪明的计画了下一项规则来应付今天的状况,下沉的嘴角总算又再次上扬。

又是在天即将明亮的时刻,莫诺不像那天那样激动的要找塔尔肯进行游戏了。

「反正我接下来的要求一定能让你无法再玩出任何花招!」他慢条斯理的来到了木材场,塔尔肯果然早已同那堆约定好的木材在那地方等候着。

「起得这么早!昨晚的睡眠好吗?如何,这些跟你昨天砍下的数目一模一样吧!」莫诺绕着塔尔肯砍来的木材旁清点,每走几步嘴角就上扬一些,直到他满足的说出接下来的计划,「关于今天的游戏,本来是想比赛盖房子的,谁盖的大谁就是赢家。

这样吧,我们来玩个更大的,盖房子输了的人除了要给赢的人他盖出来的房子外,还要再盖出两倍大的给赢的人如何?」莫诺此刻是无比佩服自己,这样一来,他只要努力一下就会有两栋外加好大一栋共三栋的房子可以居住! 「说实在我已经不想再回到那群平凡人的身边了,所以我想要在这个地方住下来。

我们有五天的时间进行这场游戏,桌子椅子跟床铺这些东西也包含在项目之中喔!」 「你真的确定要这样?」塔尔肯依然用着相同得语气问着莫诺。

「当然!这有什么问题吗?」莫诺歪着头看着塔尔肯,不解的说。

「所以输的人要给对方他盖出来的外加一栋两倍大的房子是吧?那请你看看你的眼前。

」说完,塔尔肯在莫诺眼前消失了。

无法解释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莫诺眼前出现的竟然是一栋无比巨大的木造房子,巨大到他一时还看不到屋顶在哪里。

他呆呆的抬头望着天际。

「进来吧!」这莫诺螺杆泵时屋子内传来了塔尔肯的声音莫诺才又回过神来。

他进了屋子后便开始找起塔尔肯的踪影:「这怎么可能!」他心中疑问,还不时用拳头用力敲打屋里看见的任何东西,那些东西超乎他想像的坚:「竟然有我破坏不了的东西!」 「如何?你确定你有办法盖出这样的建筑吗?其实你可以为我做另一件简单的事来抵销这次的失误」,塔尔肯的声音在整个房间里回荡,也在莫诺惊恐心中回荡。

「要做什么事来取代?」莫诺颤抖的问着屋子里看不见的塔尔肯,后知后觉的他直到现在才发现到自己本来就毫无胜算可言。

「很简单,只要你乖乖的放火烧了这整片森林!反正你也不可能盖出这样的东西,放火烧森林这件事对你而言应该够简单了吧?」塔尔肯狂笑着的声音终于粉碎了莫诺长久以来的自尊。

「记得,要确实的烧的没有留下任何东西喔!」 毫无尊严的莫诺垂头丧气的走出塔尔肯的建筑。

到了门口,一只只正燃着炙热的火焰的火把出现在他的眼前。

见到这些火焰,莫诺心中的怒火也跟着被点燃了,「别怪我,这都是你自找的!只要你死了,这烂游戏算什么?只要烧了就都没有了!」想着想着,莫诺便冲过去拿起那些燃烧中的火把丢进房子里。

果然不负莫诺的期望,无情的火焰吞噬了巨大的木造建筑,莫诺冷冷的在一旁看着这一切慢慢的化成灰烬,受伤的内心终于跟着平坦了。

但当房子燃烧殆尽时,莫诺身上却不知为何的燃起了火,全身燃烧着的莫诺难受的在地上打滚,想熄灭身上的无名火,身上的火焰却是愈烧愈烈,他无法控制的往森林深处滚去,所有他滚过的地方都被火焰吞噬了。

「要你乖乖做你就是不听,看吧!可怜的无知的莫诺。

」塔尔肯站在自己的建筑上看着正被大火吞噬的森林。

是说遭受火吻的房子还可能存在吗?是的,它毫发无伤,而被火烤过的木头反而变的更加坚。

「果然,长久的封印要被解除了。

」为了让这世界还能保有一些希望,里瑟快步奔向森林核心,并倾尽全力的用拳头打击大地以希望粉碎出许多裂块。

只要裂块上存有希望,这即将被灾祸统治的世界便有被翻转的可能。

但结果并没有如他所想的那样发展,与大陆分离的部分仅有几块森林外围的土地。

望着这样的结果,里瑟失落的消失在森林火海中。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