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HP文 > 正文

之所谓穿越,陶璜字世英

时间:2018-05-15 08:26:38 标签: 陶璜,穿越

章之一 所谓穿越 仲夏世英切割街道,蝉声唧唧。

「啊啊,好热好热、好想回去冲冷水澡,然后开冷气吃冰淇淋,这才是人间享受啊!」 有着蔷薇色过腰捲发的女子,正一手将高高紮起的马尾拨了拨,好让脖子后方透气,另一手则是对着自己扇风,一边出声抱怨着。

女子身旁,一个桦色头发的斯文、甚至可说是比女子更具有温婉气质的男子,歉疚地笑了笑。

「小英,谢谢妳陪我来找灵感。

」 他知道今天的气温是高得吓人,路上行人寥寥无几。

而在街道上行走的,不论男女老少,个个大汗淋漓、满脸疲惫。

在这样的天气下还拉朋友出来为自己的小说找灵感,他实在有些过意不去。

她望了他一眼,沉默了会。

不用去想,她也知道身边的友人为何道谢,又为何觉得抱歉。

这位平时看似弱小、像白绵羊一般好欺负且女子力过高的朋友,只要遇上有关小说的事便彷彿变了个人一般,横冲直撞、兴致勃勃、不畏艰苦且完全不考虑后果。

想当然,当他冷静下来后,通常都会或懊恼自己的冲动、或为自己方才的举动而感到难为情。

如同今天,因为他写作遇到瓶颈,心情郁闷焦躁到极致,伸手拉住她的手,便往外冲出去找灵感,直到回过神来,已经是下午了。

而后又看到她虽然一脸快被热晕,却什么都不说地陪着到处走,他就觉得内疚了。

于是为了让他转移注意力,她决定开启另一个话题。

「啊、对了,既然小刻都要来『蒐集知识和灵感』了,就表示上一篇作品已经完成了对吧?」 果不其然,他的两眼瞬间充满了光采。

「嗯!」他点了点头,利索地翻着包包,拿出一个厚厚的牛皮纸袋。

「上一篇小说,我听小英妳的建议,试着写了一次网游小说,游戏参考自最近的热门游戏《震荡天地》。

」他将稿纸交给对方,边解释道。

「嘿、真不愧是夏刻!」她佩服地叹道,将稿纸大致翻了一遍。

看着里面密密麻麻的手写字体,她总觉得自己有一个当红小说家朋友实在是值得骄傲的一件事。

夏刻是近年快速窜红的小说家,笔名为『洛世之夏』。

在这个网路化的年代,出版社还愿意以手稿的方式收他的件、宁愿多请一个人来为打字速度超龟速的他把文档数位化,可见出版社多爱才惜才! 正当她打算细读起来时,忽地一阵狂风袭来,强劲的风使得两人睁不开眼,只听得风声从耳际呼啸而过。

不到几秒,风乍然停下,彷彿什么事也没发生过。

她愕愣了好一会,才干干地开口问对方,「呃,刚才那是什么情况?」 「我、我也不知道?」夏刻良久之后回过神来。

「是说小英,满天飞舞的那个是什么?」 「嗯?纸张?」 两人又愣了好一阵子,看着翩翩落下的纸张飞到脚边,才异口同声地惨呼了起来。

「啊啊!稿纸!」 她率先反应过来,快速指挥着。

「快!夏刻你捡那边的,我去那里!」开玩笑,这稿纸不见了还得了!要是被编辑知道这位著名小说家即将交出的稿纸被风吹跑了,放手的那个人,也就是她,岂不是要遭大殃了! 「嗯、嗯!」 手忙脚乱了片刻后,两人满头大汗地望向树上。

树上的细枝世英切割与细枝之间,一张纸卡在其中。

「好,确定就剩那张了。

」她双手叉腰,望向夏刻。

「小刻,我上去拿一下啊!」 没想到,当她一脚踩上树干时,纸张却唱反调似地随风飘起,于是一场人与纸的追逐大战就此展开。

洛世英追着一张稿纸满地跑,她追,纸飞;她再追,纸再飞…… 「他娘的,一张纸也敢跟老娘作对啊啊?」 当这个轮回持续到第十五次时,她不爽了。

「洛、洛世英!」夏刻紧张地连名带姓喊道。

「那棵树是无辜的!」 他死命抓住对方准备砸树的手,好不容易才成功阻止了友人的冲动。

要是这棵树被这一拳砸到,受伤的可不是她,而是树啊!他是爱护自然的好青年,这种事可不能发生! 将已然冒青筋的拳头放开来,又深呼吸了几口气之后,她回头对夏刻灿然一笑。

「小刻,如果这一次再抓不住它,你那张稿纸就准备重写吧。

」她要撕碎那张纸! 他还能说什么呢?能预防一棵树被打烂已经很不错了,只好默默点了点头。

她抬头,向纸张挑眉。

「再飞啊!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接下来再飞就给她试试看! 「小英……」妳会被当成对着一张纸说话的神经病的! 没想到,那张纸竟然还真的飘了起来,缓缓自树上飞下,最后—— 「地洞?」洛世英嘴角一抽。

谁来告诉她公园里为什么会有个人能钻得进去的地洞! 「好诡异。

」夏刻吞了吞口水,他怎么觉得有一种叫他们『快点进来吧!』的陷阱? 不过身边的好友就没想那么多了,二话不说便钻了进去。

他赶忙拉住对方。

「小英,会、会有危险的!」 「没问题、没问题,不会有危险啦!」她拍拍对方的手臂,试图安抚他。

「就算真的有危险,人生嘛,就是该有些刺激啊,是吧!」 看着对方说到最后的眼神,他暗叫一声糟。

这个冒险热爱者,好像来了兴致! 他吞了吞口水,支支吾吾了老半天也说不出什么反驳她的话来,最终在她放出期待光芒的眼神下终究还是屈服了。

「好吧,那我也一起下去。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轻轻点了点头。

见他同意了,当然是什么条件都好啊!那个地洞实在让她太心痒了,不下去她对不起自己! 洛世英笑开来,便兴致勃勃地往地洞望去。

两人先后进入地洞,摸着黑不断往下。

片刻后。

「为什么地洞那么深啊!」她决定了,她要撕纸! 夏刻默然不语。

他也很想知道啊!现在他只觉得背着一叠稿纸的肩膀好酸,早知道就不要带着包包下来了! 又过了一阵子,她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好不容易终于在往下望时见到了卡在土堆中的稿纸的踪迹。

她兴奋地抬起头。

「小刻!我找到——」 没想到,抬头时刚好一个脚滑,她竟然就这么跌了下去! 天杀的运气!她在心底暗骂,想抓住什么止住自己的下落,却没能成功。

「小英!」夏刻看到她落下去的同时,慌乱地弯身想抓住对方,手却抓空了。

他绝望地想道,这个地洞那么深,或许这样一摔下去就…… 但等待了许久,他却没听到任何声响。

彷彿从刚才开始,就只有他一个人一样。

这样的感觉让他越发恐世英陈小春惧。

「小英?」他轻声叫着,但没得到任何回应。

唯一的声音是自己的,还回荡在他耳边。

接着,又归于寂静。

怎么会?一阵慌乱自心底冒起。

他犹豫了下,最终横下心来,松手让自己也跟着落下! 下坠、不断地下坠。

深不见底,自由落体到他感觉身体彷彿已经不是自己的了。

手脚渐渐失去知觉,他的意识已经开始涣散。

周围逐渐明亮,他想看看四周,眼皮却沉沉阖上,想睁开也是力不从心。

「咚!」似乎是到了底部,下坠感停止,身子撞击上地面的声音响亮,但却不感到疼痛。

—小英。

— 来不及多加思考,他再也撑不下去,意识中断前只心心念念祈祷着。

—小英,妳可千万不能有事。

— 「刻……」 呜呜,头好晕……好像有人在叫他? 「夏刻……!」 到、到底是谁? 「夏刻、现在不是下课时间!」 「呜喔!教授对不起!」他猛地坐起身来,反性地道歉,才后知后觉地发现,眼前这张放大的脸好熟悉,这不是他的好朋友洛世英吗? 「小英?」他疑惑地望向她。

猛然惊觉了不对劲。

「这、这里是哪里!」 一望无际的大片土地,荒芜得几乎寸草不生,有的也只是几根……等等,为什么草是白色的!什么鬼! 「你终于发现啦?」洛世英叹了口气。

「我们到了一个鬼地方,而且我找不到回去的路。

」 当时他们是往下坠没错,但她可没看到任何可以使他们下坠的东西。

视野可见之处皆是平地,连个坑都没有,何来高耸之物? 「咦?」他一愣,那他们打哪来到这里的? 「先不说回不回去了,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啊?」她将夏刻拉起,边环望四周。

白色的植物、烈日当空却不觉得热的天气、以及在台湾岛上绝对见不到的荒芜景象…… …… 「根本就不像是我们的世界……」他喃喃自语道。

此时,一个身为小说家的男子,一个饱览小说的女子,当然立刻就脑补了。

「不会……」 「穿越了吧?」 静默了片刻后。

「啊啊啊什么鬼!那张稿纸呢?我要把它撕成粉状、不对,我要让它回归分子!」 「那个人类办不到啦小英!」 突然,一阵声响打断了两人的暴走。

还来不及反应,一阵冰凉之感传上两人的脖子。

玩世英

「咦……?」洛世英不禁一愣,才反应过来。

不知何时,他们身后各站了一人,那颈上的冰凉感便来自那些人手上的刀。

她想回过头去,但颈上的刀却抵得更近了。

「——不准动。

」一道冷男声自背后传来。

「你们是谁?」握紧拳头,她提高警戒,脑子飞速转动着。

要是他们手下不留情,她该怎么逃脱? 不,不只这样,要是他们挥刀的话,不用说夏刻了,她能不能躲开都是一个问题! 「噗、来到别人的地盘,问住在这里的人『你们是谁』?啊哈哈哈!」站在夏刻身后的另一名男子猛地大笑起来,那个笑到快掉眼泪还摀着肚子叫着「我的肚子好痛啊」的样子,着实令洛世英十分不爽。

她想揍人了! 「不要笑了,殇。

通知日出,抓到两名可疑人物。

」冷男声再次发出声音,依旧是那样平板的语气。

听到他的话,世英陈小春洛世英瞬间炸毛。

「谁是可疑人物啊!」 就在她额爆青筋,禁不住开口反驳后,一阵拉力突然冲来,眼前景色一阵天旋地转,映入眼帘的是那男子的脸。

姑且不论他脸上极臭的表情,黑发、黑瞳、高壮的身子、俊秀的五官……洛世英的脑中顿时蹦出三个字,超、级、帅! 「妳是哪个王国的?该不会是拿特拜德的人吧?」他用刀尖挑起她的下巴,皱着眉问道。

「拿特拜德?」果然是穿越了。

呵呵呵,拿特拜德是什么鬼! 「不是?」刀尖离开了她的下巴。

「算了,反正不论是哪里的人,进入这里就是犯了禁令。

」 她正为了威胁离开而感到松了口气,岂料,对方猛地一抬脚,膝盖就朝着他的肚子踢去。

瞬间她几乎反应不过来,虽然立刻做了防御措施——以肚子使力来抵抗外力,双手也去挡住了被攻击处,但仍无法全然挡下攻击。

反胃感传来,她不禁单膝着地,大口喘气并干呕着。

「啊呼、呕……」她的天啊,这什么力道!她的双手都麻了! 「喔?看来比另外一个软弱无能的家伙好上一些。

」男人冷眼望向她。

她的身子一僵,他说另一个? 不妙的预感窜上心头,她转头望去,正好看见夏刻瘫软倒地的一幕。

「夏刻!」此时一股椎心的疼痛感冒了上来。

可恶!她连夏刻都保护不了!就连那时也是一样…… 等等,『那时』? 她猛地愣住。

刚才一闪而过的想法是什么? 但下一秒,黑发男子再次出手,使她无暇去深思,赶忙蹲下身来,勘勘躲过对方的踢击。

不能只一味防守! 她理解这不是游戏,况且夏刻都被攻击了,那么,她总得自保吧! 一下定决心,她双手置地使力,借力使两脚跃起,踢向对方。

男子轻而易举地挡下了攻击,并顺势抓住她的脚,「但还是太弱了。

」 语毕,他随手一挥,将她甩了出去。

她大力撞上地面,只觉得全身一阵阵的抽痛。

痛死了!这家伙懂不懂得怜香惜玉啊!她可是女人耶,女人喔!还下手这么重是怎样!她在心底腹诽着,也为自己在面对这样的时刻竟如此无能感到懊恼。

她想爬起身来,但却来不及。

男子一刀抵上她的眉心。

「如果妳再动,我就一刀刺穿妳的头颅。

」 他冷淡的语气使得她不禁一阵寒颤。

但她可不是那种会轻而易举投降的人,更不用说屈服于压力之下! 「凭什么我要乖乖听你的话!」 「凭你们是可疑的『入侵者』,而我们是这里的军人。

」他弯身靠近她,四目对视。

「虽然我不觉得你们这些废物会带来什么危害或威胁,但规定就是要活捉回去审判。

」 他的眼神冰冷得令人发寒,彷彿没有任何感情一般。

她气得浑身发抖,刚想一脚踢上对方的胯下,立刻被一股力量给制住。

什么?动不了!洛世英的脸色瞬变,她明白这下子自己是逃不掉了! 「好了,游戏时间结束。

」他起身,举刀指向她,「『断雷』。

」 尾音落下的同时,刀上发出雷光,而雷光逐渐扩大,接着刀身便被雷光埋没。

从她的角度来看,彷彿是雷聚集成了一把刀一般。

这是开外挂啊!不带这样的,敌方有武器有外挂,她赤陶璜字世英手空拳这样对吗!穿越不是要附赠什么金手指吗,系统大神你漏了! 脑子里是这样吐槽着,但身子仍然无法动弹,她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挥下刀,顿时雷光聚集成一道,朝她袭来。

麻痺与刺痛感一齐窜上全身,只是一瞬间,待光消散,她已倒于他的面前,不省人事。

「唉呀,夜还是一样下手不留情耶!」那名方才被唤作『殇』的男子走近,「日出已经上去报告了,等会全他会过来,把这两人送回去。

」 「全吗?那你在这里等他,我先回去向日出报告详细情况。

」他将刀收回刀鞘中——正确来说,是将刀插入腰间的一条带子中,刀身则奇蹟似的消失了,只留下刀柄露在外头。

似乎是那腰带有着另一次元的空间可容纳刀身。

殇才要应声,另一道男子的声音忽地冒出。

「不用了,你们两个一起回去吧。

我自己处理得来。

」 两人回头一望,一名米色长发、刘海中分,挂着温柔微笑的男子凭空出现。

「是吗?那我回去了。

」夜脸上的表情依旧很臭,语气依旧淡漠。

说完话,便头也不回地离去了。

「欸?等等我啊、夜!」殇一愣,连忙跟上前方人的脚步。

全看着两人渐远的背影,微微一笑。

接着面向两个昏死的『可疑人物』举起双手。

掌心绿光浮现,范围逐渐扩大,最后形成一面法阵。

他将环绕着法阵的双掌合于胸前,顿时风起。

「『传送』。

」同一时间,法阵迸出耀眼的光芒,于他的面前渐渐出现了一道『门』。

接着,他左右手各伸向一人,随着手势,两人跟着漂浮起来,往门的方向送去。

当两人都消失在门内之后,他自己也踏入门中。

然后,门渐渐地消失在空气之中。

* 「什么什么?哪里有好戏!」一个左侧刘海往后梳、另一侧则几乎盖住眼的黄发娃娃脸男子,正兴致勃勃地追问着面前的两人。

「日出,你可以不要那么兴奋吗?」全无奈地笑了笑。

明明平日就很严谨的大队长,现在却像个小一般。

这就是他们的大队长,有时候气得令人无可奈何的大队长日出。

「有什么办法啊?那家伙可是伊原夜喔!敢跟伊原夜大吵特吵还不被他的杀气跟冷脸吓得半死的人,我敢说我还没看过半个!」说完,他拉着殇,便往外走去。

「殇,你来带路吧!」 「等等日出,要我带路得让我走前面啦,你走的方向是反方向!」 当日出进入临时牢房时,正好看见精采的一幕。

牢中的女子正与他的队员,伊原夜,隔着数根铁杆互相逼近瞪视着,而另一名文弱男子则死命想把女子拉开,但显然女子是闻风不动。

「什么也不说就把人电晕是怎样啊啊?我还没跟你算这笔帐!」 「像妳这种蝼蚁般容易捏死的废物,我不屑妳找我算帐。

」 「哈啊啊?夏刻你别拦我了,我一定要揍他一拳!」她怒啊!混帐,她打架可从来没有输过,现在竟然栽在这个臭脸男身上(而且对方还开外挂,这才是她真正心底不平衡的地方),可恶,怎么想怎么不甘心! 「前提是妳碰得到我。

」他依旧维持那张冷脸,声音平淡。

「开外挂很厉害是吧?我没刀没剑不会法术,你有种跟老娘再来决斗一次!」洪星世英空手搏斗! 「就算再来个几千次,妳也不可能有赢我的一天。

」 「小英!息怒、息怒!铁杆会弯掉的!」夏刻欲哭无泪,好像遇上很麻烦的状况了,谁来阻止一下啊呜呜! 一团混乱的场景,看得日出不禁傻了眼。

随后,他大笑出来。

「啊哈哈哈!伊、伊原夜,没想到你也有跟人斗嘴的一天!而、而且还不相上下!啊哈哈哈哈!」对方还是个女人! 「你说谁跟谁不相上下?」夜的杀气骤然迸出。

「咳、咳咳,没有、没有。

」日出一噎,连忙止住笑。

「好了,夜,」全的声音从大门外传来。

「长官们要我们现在带人过去。

」 「现在?」日出一挑眉,「这次怎么那么急啊?」 夜二话不说,退开一步。

「『解』。

」随后,牢笼瞬间消失,洛世英反应不及,贴在刚才还存在的铁杆上的额头失去支点,她不禁往前扑倒。

而站在他前方的人,正好就是伊原夜。

当她倒入他怀中时,所有人都静默了。

接着,五秒后。

「靠啊啊啊啊啊!我的脸!地板都比你干净啊啊啊啊!」她飞快地抹脸,边崩溃地大喊着。

她宁可与地板亲密地来一次接触! 「恶心,脏死了。

」夜露出及其嫌恶的表情,彷彿像是碰到什么病菌似的,狂拍着自己的衣服。

「噗!我、我没笑!」日出原想大笑出来,但一对上夜的眼睛,想笑也只能憋在心里了。

全叹了口气。

「你们别闹了,快点送人过去吧!」 踏入审判殿之后,她好奇地环顾着四周。

这里似乎与地球上的法院无多大差异,只不过并没有辩护律师,而是一圈的『法官』成ㄇ字型绕于她的面前,场中央则是一颗疑似球状物体的、散发着七彩光芒的巨大物体。

后方似乎是旁听席。

此刻的后方早已挤满了人,在看见立于被审问席的她和夏刻后,纷纷交头接耳着。

「安静了,各位。

」坐在『法官席』正中间的白发老人轻轻开口,瞬间,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她不禁深深佩服起来,也太有秩序了吧!竟然连一秒都不用等,就再没任何交谈声了,地球缺乏这样的秩序! 那位看来地位颇高的老人清了清喉咙,开口道。

「两位不知好歹,闯入兰希坦的军事基地,是违反了『禁令』。

若是敌军之人,那就不用多说,死刑定谳。

」 兰希坦?军事基地? 这也太棒了吧,竟然一穿越就被当成间谍了。

她不禁无奈地想着,顺便再次恶狠狠地在脑内绞杀了没有面容的系统大神。

才要开口解释,那老人便睁开了眼,望向她。

「不须多做辩解,一切让『真相之瞳』来做判断即可。

」 「真相之瞳?那是什么啊?」她嘀咕着,也没想要有人回答。

没想到此时站在她身侧的全竟然开口跟她解释道。

「『真相之瞳』,就是妳面前那颗巨型圆水晶,可以直接读出被审问者的所有讯息、以及心理。

所以,不论什么谎言,在『真相之瞳』面前,都是没有用的。

」 她有些愕愣地看着全,而他只是在解说完之后对着她微微一笑。

这人竟然对可疑人物那么温柔,他们不是被怀疑是间谍了吗?该不会他是那种不知道生气是什么的人吧? 洛世英面对一大群的法官,竟还有心思洪星世英去想这些,不知究竟该说是勇气可嘉呢?亦或是神经太大条? 看着明显在想其他事情的友人,夏刻不禁庆幸地笑了下。

幸好,小英在穿越后还是一样的个性,没有任何紧张害怕! 「那么,开始吧。

」老人一声令下,所有审判人员「唰」地一齐牵起了手,开始念咒施法。

『真相之瞳』则随着法术的进行,发出刺眼的白光。

接着,白光笼罩住两人,顿时,一股闷痛感彷彿一枝利箭穿了脑门及心窝,剧痛瞬间传来且越发加剧。

她的身子晃了晃,最终还是支持不住,跌坐在地。

好、好沉重,全身彷彿要被那颗水晶吞噬了!内心的压迫感增大,彷彿被大蟒蛇盯住的乳鼠一般。

耳鸣不绝,呼吸不到空气。

她全身止不住颤抖着,冷汗涔涔冒出。

望向一旁,只见夏刻似乎比她更加痛苦,双手紧紧捂着脑袋,发出压抑不住的痛苦呻吟声。

「『现』。

」所有人一齐喊道。

刹时,彷彿所有记忆同时冲进脑海,头胀痛得令她难耐。

「呃、呜……」她极力压抑自己想惨呼的感觉。

这时,耳际传来老人沉稳的声音。

「洛世英,十九岁。

夏刻,十八岁。

种族,不明?」 「不明你个头!」她狠狠瞪了老人一眼,老人没理会她,只是皱着眉头。

「再深入一些。

」 光芒变得更加刺眼,强大的冲击撞上全身,脑袋好似要被撕裂一般。

「啊啊啊啊啊啊!」她终于耐不住,大声喊了出来。

此刻,『真相之瞳』突然发出刺耳的嗡嗡声,随后更是迸出一条裂痕。

当所有人忍不住捂起耳朵时,老人惊觉不对,慌忙喊道。

「不好!『止』!」 同一时间,『真相之瞳』白光消散,变回颜色七彩游移的圆水晶,只不过上头的裂痕却没有消失。

落世英与夏刻两人同时昏厥在地。

「发生什么事了?」日出松开紧压着耳朵的双手,疑惑地问道。

老人沉默了一会,以只有日出他们能听到的声音回答。

「出现『神力之阻』。

『真相之瞳』只能探知那两人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其馀的资讯若再探入,只怕连『真相之瞳』都无法负荷。

」 他的一句话,深深震撼了在场的日出一行人。

「神力之阻?」日出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

『真相之瞳』出现这种情况,可是历史上前所未闻!这两人,究竟是何来历? 「若擅自判刑,只怕会与『神』牵扯上。

我会召开紧急会议进行商讨,你们先将那两人送去室。

」 「是。

」 她睁眼。

洁白的光芒洒落,有些刺眼。

她单手遮住光线。

「这里是?」梦中吗? 她还记得,刚才是被『真相之瞳』折磨得昏了过去。

白茫茫一片,她漫无目的走着,忽闻一阵童音。

『约定好了喔,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她闻声望去,见得一名小女孩面对着她,与另一名男孩对视。

男孩背朝向她,但身为九年好友,看背影也认得出那就是孩提时期的夏刻。

啊,是那一年的事了呢。

她至今仍然记得,那年八岁的小男孩被欺负,她正巧撞见,而后与那些欺负他的人大打出手。

方才那句话,便是她和别人打完架,大获全胜之后面对夏刻所立的约定。

没想到,一晃眼也已经十年了呢。

时间过得真玩世英快啊。

她还在感叹着,男孩的声音传了过来。

『嗯。

』 男孩语气略带笑意。

玩世英熊

他回握女孩握着他的手,『我也是。

』 『不必担心,不管发生什么事,有我在。

』 她一愣,夏刻有这样说过吗? 她才要深思,旋即睡意袭来。

一片朦胧间,她彷彿看见男孩站在她的面前,对她微笑。

「夏刻……」她喃喃唸着。

恍惚中,男还的脸上似乎有着白色光芒的花纹,但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眼花了。

『还没到。

』男孩轻揉了揉她的发。

『睡吧,现在还不是时候。

』 她再度睁眼。

这回可是真正清醒了。

她记得好像梦见了很久之前的事,但详细内容记不太清。

不过那也没什么,不就是一场梦嘛!这么想着,她坐起身,但头痛感马上传了过来。

「头疼吗?那是『真相之瞳』对被探知者的副作用。

」见她揉揉自己的太阳,坐在一旁喝着红茶的全解释道。

啊,是那个温柔过度的男人。

她心想着,边问道。

「夏刻呢?」 「另一人还没醒呢。

他的体力可没妳那么好,洛世英……是吧?」全微笑问道。

「嗯,对。

」她应了声。

「说起来,你们究竟是来自哪里呢?」他似是不经意问起。

「『真相之瞳』无法探出你们的来处,这可挑起了我的兴趣呢。

」不过关于『神力之阻』的事情,他并没有跟她提起。

毕竟,这也算是个大事了。

「哈,竟然探不出来?」还说得好像有多厉害一样。

她在内心讽刺着。

「至于从哪里来啊……你知道『地球』吗?」她不确定这里究竟是哪里,也不知道到底是穿越到过去还是未来,所以……她连对方知不知道有『太阳系』这种东西都不确定。

搞不好连听都没听过也说不定。

没想到,全竟然一脸诧异样。

「地球?那不是早在两万多年前就已经灭亡的星球了吗?」 「什么!」她一听震惊了。

一穿越就穿越到没了地球的年代吗! 「难怪会探不出来。

」因为是早已灭亡的星球居民,所以就算『种族』这个资料不受神力限制,可以探查,但『真相之瞳』也无可奈何。

全开口向她解释。

「我们的祖先就是地球人,但约两万年前,地球因人类破坏而毁灭。

一部份的人类躲过灭亡之灾,往外寻找其他可以居住的星球。

「在一万七千年前,他们找到了一颗与地球十分相似的星球,就此定居,也就是我们现在的所在之处,『里尔斯』。

」 她听得十分专注。

人生地不熟,在异地,还不知道回去的方法前,当然要好好吸收这里的知识、好好活下去啊!更何况,这里似乎…… 「你们的世界很常发生战争吗?」看那户外荒芜的景象,以及军事基地的盛大……她不禁猜测道。

「是啊。

」他起身,又拿了个杯子过来,倒了杯红茶给她,边回答道。

「原本就很常战争了,但是自从十八年前,战争几乎没有一天是停歇的。

」 「十八年前?」 见她露出好奇的表情,他才要接下去说,病房的门便被打开来。

两人回头,一看,她开心地笑道。

「小刻,你醒啦!」 夏刻轻轻点头,「小英,妳没事吗?」 她摇摇头,「当然没事,我不就在这里吗?」 听到她的回答,夏刻宏瑞世英才彻底放下心来。

但随后一见她床边之人,又立刻起了警戒。

「你是?」 「小刻,他刚才跟我讲了很多有关这里的事呢!」换言之,他不是敌人。

他松了口气,既然小英都觉得安全了,那就……等等,放下心来之后,他惊觉一件事情! 「我的背包呢?」糟糕,里面可是有一部还没拿去给编辑的小说手稿、以及今天和小英出去寻找了一整个上午的灵感随手笔记啊! 「背包?啊、是那个装了很多东西的袋子吗?保管在殇那边了喔。

」全想了想,回答道。

「那个前刘海用十字发夹固定的男人就是殇。

」 她回想了会,十字发夹……啊,「把夏刻打昏的那个混蛋?」 对于她的比喻,全并没有反驳,只是微笑着点点头。

「他在哪里?我要去要回夏刻的包包。

」顺便把他打夏刻的份打回来! 「到了。

」全又啜了口红茶,在两人不明所以的目光下望向门口。

这时,房门打开──不,正确来说,是被摔开了。

殇跑了进来,一脸「发生大事了!」的模样。

「全!审判结果出来了!」 见殇一脸大事不妙,洛世英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下一刻,「审判长老头说,要那两个人加入我们小队!」 「什么!」洛世英弹起身子。

「别闹了!加入你们小队?」就算她不太明白这个世界的事,也知道这里是军事基地……军事基地里的队伍是什么?不就是军队吗! 「想要我们早点死也不是这样的吧!」 夏刻则是脸色惨白。

「事情怎么……发展成这样的?」 把他们关进地牢什么的还好些,起码有个生命安全的保障! 「殇,你刚才说什么?」全一脸严肃地放下茶杯,走向殇。

见全严肃的样子,她想就连对方也觉得荒唐了。

「对吧、太荒谬了!」不禁这么想找一个附和自己想法的人。

殇想也没多想地就要再重复一遍。

「我说,审判长老头他——」 「就是这个。

」全叉手道。

「怎么可以称呼元老为『老头』呢?太不尊重了!」 殇一愣,连忙低头道歉。

「对不起我错了!请不要再唸下去了!」他禁不起疲劳轰炸! 「你们的重点是这个吗!」她不吐槽对不起自己! 「总而言之,」殇清了清喉咙。

「日出说很紧急,要全员集合,顺便把他们两个带过去,大家会在休息室等。

」 全点头,「休息室吗?」接着双手微开,「『传送』。

」一扇门凭空出现。

望着讚叹不已的两人,他微笑道。

「进去吧,穿过去就到了。

」 殇率先穿过去、而后,洛世英见他进入门,也拉着夏刻跟在后头进去。

等到所有人都消失在这一端时,门再次消失。

跨出门的那一刻,她瞬间被这沉重的气氛给镇压住──只见包含刚入座的全和殇,所有人都表情凝重地望着他们两人。

「你们来了啊?」坐在正中央的日出开口。

「洛世英和……夏刻。

」 霎时,洛世英僵住了身子。

好强大的压力! 只是一句话,竟然就连她这样称自己天不怕地不怕的的洛世英都给慑住了! 盯着被自己的『气场』震慑的两人,他继续道。

「相信你们已经听殇说过了,不过,我还是再次宣布。

「从今日起,你们两人便是我东方日出的小队,兰希坦第一精英小队的一员了。

玩世英熊

」。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