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HP文 > 正文

报恩知是谁,姑息性手术是什么意思

时间:2018-05-15 08:38:20 标签: 报恩,姑息,手术,意思

第二章 报恩知是谁4 其实白侯四面楚歌是姑息的剑峰沉也很纳闷为何小宫主会选上自己做她的护法,难道真是因为他"用起来"比较"方便"吗? 譬如此刻,师父不知又跑去何处修习练功,师兄也下山去办事了,整个将晗院里只剩下他和小宫主两个人,外边的弟子想进也进不来,于是"照顾及保护"小宫主的责任也自然而然落到他身上了。

虽然他很疑惑,小宫主还需要别人的保护吗? 「姑息的羽毛脏了。

」凉亭内,薄奚支着臻首、嗑着瓜子,若有所思地看着正开心飞过水面的姑息道姑息养夫。

「……我知道了。

」峰沉二话不说默默将姑息召来水边,手脚俐落地开始帮牠洗拭。

她不需要照顾,牠需要照顾嘛! 「后山的野兽多,姑息单独去玩可能会受伤。

」换了只手托腮,薄奚的视线随着洗净后又扑扑拍翅而去的姑息道。

「……我明白了。

」峰沉甩甩身上被姑息溅到的水珠,提气纵身便往后山飞跃而去,一下就不见了踪影。

她不需要保护,但牠需要保护嘛! 几天下来,峰沉终于有了个领悟: 与其说他是薄奚的护法,放疗不如说是姑息的保母还比较贴切。

姑息养夫

餵姑息吃饭、帮姑息洗澡、陪姑息玩乐,有时候解决一下薄奚的要求,然后他自己再练功练剑,一天也就差不多这么过完了。

老实说,照顾姑息并不会累,牠确实是只挺有灵性的大鸟,他俩熟悉之后基本只要他一个表情或一个动作,姑息便能明白他的意思了。

他自己练功习剑也不累,这本来就是师父交给他的功课,他理当尽心尽力完成。

稍微有点儿麻烦的是……薄奚的要求。

说实话,薄奚任性吗? 不,她一点儿也不任性,甚至是个理性过头的小姑娘。

她刁蛮吗? 也不会,她一点儿都不刁蛮,比起玹珘,她根本就是个知礼又讲理的天仙。

那她难搞吗? 更不会,她绝对连难搞的边儿都搆不上,只是有时候薄奚提出来的要求…… 真的很令人啼笑皆非。

比如天太热,薄奚就会盯着水里边悠游自在的鱼儿,状似漫不经心地对他说:「为何牠们看起来一点都不热?你能不能想个办法让我也不要这么热?」 呃,他想办法?想什么办法?也弄个大澡放疗盆儿给她泡? 又比如连续几天一直滂沱大雨,薄奚就会皱紧眉头、捂着耳朵,异常严肃地对他说:「外边好吵,你能不能让雨别再下了?」 嗯,让雨别下?要怎么让?要他去跳停雨舞吗? 或者某天,薄奚心血来潮想整理整理纸醉金迷,接着又不知从何处清出一堆根本看不出是什么东西的东西,然后叫他想办法丢掉。

唔,要丢掉垃圾是不难,不过那堆一直蠕动着胡乱窜的玩意儿,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的垃圾,要他拿去哪儿丢啊? 又或者像今天,薄奚瞧姑息疗法见桃之夭夭的桃树结满垒垒的果实,看着实在是汁多饱满、娇嫩欲滴,拉着姑息就要去采桃子吃。

她要吃桃当然可以,但那几棵桃树是师父的心肝儿、宝贝儿,她是师父的亲亲小妹,爱吃多少吃多少,搁他可不敢。

姑息手术

「为何不敢?」薄奚瞇起美眸,语气森凉,手里还握着一颗要递给峰沉的桃子。

「小宫主有所不知,师父临行前一再告诫师兄及峰沉,桃之夭夭里的桃树碰不得、桃花赏不得、桃子也吃不得,非是峰沉不领小宫主的好绝不姑息什么意思意,而是师命难违。

」峰沉叹口气,好看的眉头打了个蝴蝶结。

薄奚看了他半天,复收回握着桃子的手,随处捡了块地躺下,口中冷哼: 「他骗你的。

」顺便咬下一口多汁的桃肉。

「咦?」峰沉扬起双眉。

「那是他骗你们的,因为他觉得骗你们挺有意思。

」薄奚一脸不以为然。

「可是……」 「别可是了,吃吧,这可是他跟王母娘娘要来的蟠桃种子种出来的,虽然效果没有王母娘娘的那么惊人,但也差不了多少,吃吧。

」薄姑息性手术是什么意思奚招手让他也坐下,然后直接塞了一颗又大又红的桃子进他嘴里。

姑息性手术是什么意思

峰沉被塞了满口的桃,愣在那边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犹豫老半天后才像下了很大的决心般,慎而重之咬下第一口…… 「忘了说,你师兄也是骗你的。

」薄奚一翻手不知从哪儿变出一朵粉灩灩的桃花,咻地一声就被姑息叼走,不过她也不甚在意。

「他早就知道我哥是骗人的,但他觉得骗你特别好玩,而且你也真的特别好骗,所以他就没告诉你真相,自己偷桃吃得挺绝不姑息什么意思乐。

」 闻言,峰沉眨眨眼,兀自盯着缺了一口的桃子好一会儿,方喃喃低语道: 「我真有那么好骗吗?」神情俨然有些落寞。

薄奚斜过眼来打量他,小巧的嘴里嚼着桃肉,竟是觉得他那副模样可怜又可笑,她移过枕在脑后的左手,悄悄变出一只小虫,不动声色地朝峰沉扔去。

果不其然,一见到乌溜溜又软绵绵的食物,姑息立马兴奋地往峰沉脸上扑去,张开鸟喙就是一阵乱啄,黑黝黝的两只翅膀紧紧巴着他的头,要不是峰沉眼明手快先攫住化疗牠一双鸟爪,只怕姑息这会儿就要直接上爪了。

「喂,姑息,你别往我头发里钻啊……」峰沉抓着姑息的爪子,很想一把将牠拉开,但又怕力道太大会伤了牠,只能狼狈地左躲右闪。

但沉浸在觅食乐趣中的姑息压根儿没理会他的挣扎,只见牠灵活的喙在峰沉发冠里钻来钻去,大有不找到那条小虫誓不罢休的架势。

薄奚看得乐了,三两下解决完剩馀的桃子,拍拍手悠哉起身,只闻她一声弹指,适才那条小虫不知怎么竟又回到了手中。

「姑息,这儿呢。

姑息养夫

」她手一扬,便见终于放开峰沉脑袋的姑息扑扑扑地追着小虫去了。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