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HP文 > 正文

启程,看着天边似在眼前是什么歌

时间:2018-05-16 08:07:22 标签: 启程,看着

启程 和警卫打了声招呼,看着翻译将车骑进地下二楼,找了个熟悉的位子停下,关掉引擎,只剩下一旁大台的抽风机不断将地下室的热风往外送,还有正要脱掉安全帽的我。

假日学校的电梯不会开放,更何况现在已经十点了,我拖着疲累的身体和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靠着楼梯的栏杆,慢慢得往上一步一步的到了一楼平面,我倒吸了一口气,闭上双眼,然后再睁开,这个寂静的夜晚和只剩下路灯照耀的篮球场,使我好多回忆在脑海中跑了一回。

想起大学这四年发生的事,也想起刚进入东吴大学那青涩的双眼,想起在眼前这篮球场搏了命所留下的汗水和泪水,看着旁边那家东吴人人称道的大树下炒饭传奇,以及隔壁那间的贝壳老板,当然他不是在卖贝壳,是一家小餐馆,我仍可依稀看见我自己站在那些店前面,拿着号码牌等炒饭的模样,和朋友在路上看来来回回的妹子走过来走过去,然后再说一些对这个世界一点都没有帮助的垃圾话,当我回过神来,我发现自己在微笑。

四年了,看着这条东吴人的临溪路,也住了四年的宿舍,每晚我的灵魂背着疲惫的身躯走着走着,走在临溪路上,像电影情节般,我的眼前出现自己和三五好友成群的在这条路上走着,渐渐地人越来越少,只剩下我自己一个人背着史努比军绿色的背包,慢慢的往宿舍的方向离开我的视线。

我回过神来,是该回宿舍了,是该走上这四年来最后一次回宿舍的路了,从回忆甦醒的我突然感觉到是什么事情要不一样了,是什么事情要期待了,是什么事情不需要在日夜奔波打工赚钱了,是什么事情让我不用再拖着疲累的身躯走上临溪路了,是什么事情......,等等,是什么事情? 前方有另一个警卫坐在哨亭里头听着收音机,而我站在原地,快速地从后背包拿出一份资料夹,从里面抽出一张张被我随身携带的纸,密密麻麻的英文字在上头,我快速地找到了一行字。

address:   ocean   avenue   300. (地址:海洋大道300号) 「this   is   where   i   will   be.」我用生疏的口吻轻声的讲出这句话,然后我嘴角扬起微笑,想起所有的努力,所有的汗水,所有的取舍,都将在明天之后实现长久以来的梦想,我将会到达这个我从未想像的地方,我将会到达这个地方,「海洋大道300号」。

我体内有股能量瞬间爆发,开始不自觉的手舞足道起来,在这个深夜里,我走向被黑夜包复的场,双手伸直,手掌紧握着一旁的栏杆,我望向远方的星空,想像着明天过后我就会从那头的星空望向这,我忍不住地对着我前方的场和外双溪大喊:「干!!!玲北要去美国了!!唷呼!!!」。

我转身准备用全速的力气冲回宿舍,我的眼角馀光看见警卫从哨亭走出来。

「同学,已经很晚了,不要大吼大叫,小声一点。

」 「好的!抱歉!」我说这句话时,一点悔意也没有,我带着大大的笑容快速地跑离警卫的视线。

送我

平常烦人但今天却格外美妙的华硕手机内建闹钟声响起,我惊醒之际,看了一下手机的时间,「2016年06月20日,早上07:00」又看了看窗外,真是个好天气。

我爬下床舖的栏杆,看着自己已经整理好的行李,心想:「这一刻,终于来了!」,我将床垫折好收进那透明又破烂的床垫袋,当然破烂了,它可是跟着从我大一还是菜鸟脸进到东吴时买的床垫袋,至今从来没有换过它。

将所有东西准备好后,把所有的箱子放在我的松劲楼315寝8床,关上房门前,我拖着行李,往房门里头看了最后一眼,然后慢慢地把门关上。

一起念东吴心理系的弟弟,也和我住在同一栋宿舍,他陪了我走到校门口,然后我们道别,拖着行李箱,一路看见的场景,都觉得不可思议,我慢慢地走,更慢慢地品味从没有过的五官感受,似乎直到此刻我才这么认真的看这条临溪路旁的花花草草,看着前方的路,看着自己踩出去的每一步,听着一早的安详,六月的阳光在早晨时的美好温度,这就是努力低头耕种许久以后,准备收稻时的心情吧? 到了台北车站和我女朋友会合,她叫作sharon,我都叫她麻糬,因为她的脸有两块肉球,很像麻糬一样软绵绵的。

我们一起到了国光客运开往桃园的等待区,一直到上了车,手牵着手在座位上,有种说不出的寂静在我们之中,我看着窗外的景色一直更换,脑海里幻想着等我到了美国,也会这样坐在某台车上看着外面的景色吧?而等我到了美国,麻糬也会这样坐在某台车自己看着窗外的景色吧? 抵达桃园机场,我们找到了装行李箱的拖车,把我三个笨重的行李丢了上去,我双手靠在拖车的横杆上,一路看着上方的告示牌走着,她静悄悄的走在我身旁,找到了通往b2的手扶梯,我们踩着冰冷的输送带,像是货物般被运送着通往下一层,终于回到平面上,我看着黄光交织的空间,撇见左前方有一大片萤幕墙,是各家航空公司的班机编号、地点和时间,我们停在萤幕墙前搜索着,直到看见中国东方航空飞往上海转机的那班显现在上面,才放心的将脚程转往餐厅的方向。

前方有大大的字眼,“统一超商美食广场”,往里头走看见了很显眼的店家“春水堂”。

「春水堂?」我疑惑的看着这家店,一旁有珍珠奶茶的大招牌。

「你没喝过吗?那是很有名的珍珠奶茶店,很多外国人很喜欢,可是那好像很贵。

」 还真的是从来没喝过这种要价一百多元的珍珠奶茶,顿时感觉自己乡巴佬的程度又多了一些。

我们找到了一处空位,将满载行李的拖车放在座位一旁,我们面对面的坐下,今天的气氛似乎显得有些不自然。

「你先去点餐吧!我来顾东西,等等我再去。

」我打破沉默。

「好。

」她瞇着眼笑着对我说。

我看着她起身离去的背影,感觉得到有股离愁,我知道她虽然支持着我,但也难免会因为分别而难受,回想起和她在一起到现在的将近八个月,她总是担心着我,担心我一直打工筹美国的费用很辛苦、担心我没有好好吃三餐、担心我总是从白天工作到凌晨、担心我的胃是不是又因为压力太大而犯痛了,也许我是个不及格的男朋友,总是让对方担心着,但老实说,我若不这样做,谁来帮我完成我的梦想?长大了以后才发现早已不是饭来张口的世界,我现在没有足够的能力赚多一点的钱,那我就用我的体力和时间来赚钱,来赚我的梦想基金。

「我买好了。

」她微笑着,端着盘子坐在我的前方。

「好,妳吃什么?妳又吃面哈哈!妳真的很喜欢面耶!」我用双手撑着桌子起身,笑着调侃她每次不知道要吃什么就是吃面。

我从塞在推车上的背包口袋抽起钱包,转身走进这陌生的美食广场晃荡着,虽然还没进食,但却没什么胃口,我搜索着各个店家,看见麦当劳突然出现在我眼前,我想都没想的就走离此店面,因为我猜想我到国外会有吃不完的汉堡和薯条。

最后选择了较有台式风味的度小月,我点了小羊城油鸡套餐,心想着不知道下一次吃到这种台湾味是什么时候了。

看着天边似在眼前是什么歌

托盘内装着丰盛的餐点,我双手端着回到位子,将身子滑进长方形状的椅子,摩拳擦掌的准备享用在台湾的最后一道早午餐。

「哇!你吃这么好唷?」 「对啊!最后一天在台湾了,当然要吃好一点!」我一边说着一边将亮晶晶的油鸡夹到她的碗里。

「你吃啦!你要多吃一点,你那么瘦,我这样就可以了。

」 「啊我接下来有四个月都不能夹东西给妳吃欸,妳现在还不让我夹给妳。

」 她笑了。

我也跟着笑了。

我们打破一早来沈静的氛围,聊着难以置信的美国梦已经到了这一步,聊起她帮我一起省钱的日子,一早去菜市场买菜和蛋来我的宿舍煮简单便宜但温馨的一餐,聊着没想到这么快就毕业了,聊着自己在国内要好好加油,要好好照顾自己,虽然依依不舍但至少此刻的感觉是甜美的,是开心的。

没多久我的大学好朋友   -   gary,带着他的女朋友专程从台北开车来送机,这个时刻我才体认到,深刻地感受到,朋友这两个字的重要。

与往常一样,和   gary   在一起就是不断地讲屁话,我看看时间差不多该check   in了,我们起身离开一起走到机场大厅后,合拍了照片,盖瑞就先行离开了,这真的是第一次有朋友来为我送机,我一辈子都忘不了吧!过没多久,另一个大学朋友-百章,也出现在机场大厅,他也来专程送机的,看着这两位朋友的出现,我的心中充满了说不出口的喜悦,此时我们一起排着冗长的队伍,等着将行李放上输送带,然后登录,然后准备说离别。

我永远永远忘不了这一刻的时光,我们照完了一起合照的拍立得,百章接过相机,走向对头转过身拿着相机对着我和麻糬,我将左手靠在麻糬肩膀上,右手臂撑着一旁的行李箱推车,我顿时感觉到大厅的吵杂转瞬成虚渺的安静,我注意到透过天花板交织成网状的玻璃透过阳光照了进来,我注意到熙来攘往的旅客们已不在我的世界,我寻寻觅觅着一个方向,直到我快忘记自己是谁,我目光外的世界闪了一下,我看见前方那人埋首在一台白色的拍立得镜头里,他手中的相机上方缓缓地跑出一张相片,所有的动作像电影般呈现慢动作,而只有我置身之外,我回过头望向我身旁的人,她对着前方灿笑着,她笑起来好美,我好喜欢她露着牙齿笑的模样,像纯洁的天使,视线从下方向上移动,看着她眼眶的同时,突然感受到她的笑容底下并不如灿笑般的快乐,有股心酸的滋味湧上心头,因为我看见了她眼角的泪光。

看着天边似在眼前

我接过拍立得和刚出炉的照片,和百章道谢后还抱了一下,也许我们从没这样做过,但这个时候似乎很适合拥有这个举动,我转过身看向一旁安静的麻糬,我走向她,她也悄悄的朝我靠近,我举起双手环绕着她的背,我们给对方好深好深的拥抱,我靠在她肩膀上望向的景色,今天似乎不太一样,我眼睛闭着享受这个时刻,她迷人的短发发香飘进我的脑海里,隔着身体的躯壳,我却能感受到彼此的情绪正在隐忍,不让对方担心而忍住企图夺眶而出的眼泪,我看向她的脸,原本就很白皙的脸蛋,似乎更苍白了,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让这状况好一点,我退后一小步,抓住她的双臂,温柔却稍嫌用力的握着她冰冷的手臂肉,这是我平常最爱作弄她的蝴蝶袖,却在这个时刻用这种像是哥们的姿态,用无语的方式,希望她能好好振作着,因为我明白她依赖着我。

我带着这张拍立得,自己一个人背着后背包,准备走向出境的安检门,大厅很吵杂,但在我的世界里却只有无声的她,我看着她和我说再见,一别就是四个月,此时此刻我虽感到心酸,但期待挑战的冒险远胜悲伤,我鼓起身子,转身走进那扇门,那扇用四个月隔开我和台湾这片土地的门,当我一走进去,看见许多围栏绕来绕去,我跟着路线往里头走,这时才感到自己的懦弱和害怕。

我感觉到...自己真的只剩下一个人了。

那种顿时的无力感和无助感,让我好想往回头去看见熟悉的人,但我的脚步没有停下来,而脸颊感受到泪水流下,这才知道我已经哭了。

我不知道我为何而哭,但这种感觉这辈子不曾有过,像是被遗弃了吗?不太算,但我知道这个世界在这个时候,只剩下我自己,只剩下我自己要一个人先飞往上海转机,再飞往美国东岸的甘迺迪机场,只有我知道我自己在哪里,对我来说,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突破,是一种带着勇敢和未知就走出舒适圈的感受。

我传了讯息和家人还有女朋友说我准备登机了,随即关掉手机的网路,坐在登机棚前的座椅,身体前倾,将双肘靠着大腿,嘴唇埋没在十指交扣的双手,鼻子呼出的气息打在食指上,看着每个人的身影,想着在这里的每个人,是否有着同样的离愁,有着第一次独自出国的紧张,有着第一次离乡的哀愁,第一次和熟悉的亲友暂别四个月,第一次只身前往陌生之地探索。

些许旅客滑着手机,中年的男子闭眼休息,几对和我年纪相仿的年轻人开心地聊着天,当然也有像我一般沈默不语的旅客,我思索着他们正准备展开怎样的旅程,看着他们的面孔,也让我不禁想知道他们过去拥有怎样的故事,让他们今天会站在这里准备远行。

而我也正准备展开这段美国行的故事,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但我知道我已经准备好了,我已经打算要带着不一样的世界观回来台湾了,我记得打工旅游事前说明会的主任说过一句话:「在美国的一小步,将会是你人生的一大步。

」   当我回想完使我刻骨铭心的一句话,我已经穿过登机棚,放好行李,望向窗外,准备,准备起飞我的梦想了。

看着天边似在眼前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