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虐文 > 正文

偶遇同胞,大明雍王

时间:2018-10-10 08:02:31 标签: 雍王,偶遇,同胞
秦时鸥看小姑娘盯着一个小短尾猫标本,就拿过来递给她让她玩,李德龙问道:“这个多少钱,李德龙嘿嘿一笑,躲到秦时鸥身边继续抽

秦时鸥说到做到,既然当初答应过要参加小镇的篮球队,那就不能失约。

而且,整天除了出海就是闲着吹海风,他也有些无聊了,去打个篮球也不错。

告别镇没有训练馆,篮球队就是在街头篮球场练习。

大中午的,太阳正烈,篮球场空空荡荡。

小休斯光着膀子倒是自己玩的嗨皮,秦时鸥随意扣了个篮,觉得太晒就跑去小休斯的杂货店看门。

秦时鸥的眼光没问题,尽管国内只来了两拨客户,可是这杂货店的销售额已经不低了,尤其是西洋参,卖的最好。

这些西洋参,小休斯在落基山苏族部落购买的时候,一支只要十元到一百元,在杂货店里卖,一支能卖到五百元到五千元,而且不带讲价的。

另外,那些苏族雕像和各种皮草销售的也很好,一件件皮草毛料被姑娘们抢购一空,钟楚楚当时就买了五套雪狐皮和两套貂皮。

小休斯自己也挺有头脑,他加了一个业务,那就是租赁弓箭和鱼枪。

那些镇上人手工做的普通长弓和短弓,都被他买下后刻了点印第安风格花纹、字母之类,对外统一宣称是印第安苏族人狩猎用弓箭。

这种弓箭手感差、准头差,可每一把租金都不菲,游客们还乐此不疲。

秦时鸥进了杂货店不久,一家三口组成的一个小团就走了进来,看到秦时鸥,那对夫妇一愣,问道:“老板呢?” 下意识的。

大明雍王

他们都用了汉语,还以为秦时鸥也是游客。

秦时鸥笑着解释,说老板是自己朋友,在街头打篮球,他是这里的移民。

那夫妇做了自我介绍。

男的是一家小企业主,女的是家庭主妇,女儿六岁,刚上小学一年级,趁着暑假出国旅游一趟。

“听说这条新开的线很好,不光景色好。

还能打渔、钓鱼、上山打猎、出海航行之类,我们就来了。

结果确实,这个小镇真不错,人也挺好,没有什么诱导性消费和强制性消费。

”名为李德龙的男子笑着说道。

小姑娘好奇的看着秦时鸥。

问道:“你也是中国人吗,叔叔?” 秦时鸥点头,笑道:“是的,叔叔也是中国人,现在在这里居住。

” 小姑娘娇憨的点点头,小小的叹了口气,说道:“我要是能在这里居住多好,有那么多小动物。

我昨天还碰到了一只小鹿。

最重要的是,我不想回去上学。

” 秦时鸥被她逗乐了,说道:“那可不行。

你得好好上学,叔叔就是学习好,后来考到了这里的大学留了下来。

你要是将来学习好,也能考到这里的大学。

” 小姑娘却很失望,嘟着小嘴道:“啊?这里也有学校呀?” 李德龙给秦时鸥递烟,后者摇摇头。

他自己含在嘴里,问道:“能抽烟吗?” “没事。

告别镇每个地方都能抽烟,这里没那么多讲究。

”秦时鸥说道。

李德龙点燃吐了个烟圈。

道:“这点也好,我们到了之后,一特漂亮的导游跟我们说,除了不能乱扔垃圾,别的没什么禁忌。

这可比那些什么巴厘岛、夏威夷旅游线强多了,那就不是去度假,是去坐监,这不能干、那不能碰,没劲!” “你就少抽点烟吧。

”一直在好奇观看雕像、动物皮毛的少妇回头说了一句。

大明雍王

李德龙嘿嘿一笑,躲到秦时鸥身边继续抽。

秦时鸥看小姑娘盯着一个小短尾猫标本,就拿过来递给她让她玩,李德龙问道:“这个多少钱?” 秦时鸥看了看后面的标签,心里悄悄地咧了咧嘴,道:“五百五十元。

” 这小短尾猫标本就是苏族人抓到短尾猫之后掏空肉吃掉,剩下皮毛塞进棉花缝补起来,眼睛用塑料珠代替,就是一个玩偶。

不过苏族人手艺很好,小短尾猫修理的活灵活现,不是普通玩具所能比拟的。

能出国旅游的都是有钱人,折合一下,这小猫的价格得要两千多元了,结果李德龙接过去看了看,发现是真的野兽皮,就掏钱要买。

秦时鸥说道:“老乡一场,不用零头了,五百元就ok。

” 他记得这些标本,很多都是人家苏族人白送的,因为这东西就是他们无聊时候缝制的。

能用来做标本的,大多是那种皮毛没用的动物,所以在苏族人眼里,这东西不值钱。

秦时鸥觉得这钱挣的不是很安心,后面李德龙一家人又买了两棵西洋参后要走了,他拿出一个烟斗木雕递给李德龙,道:“送你的,留着当个纪念。

” 李德龙收下了,递给他一张名片,说道:“多谢了,小兄弟,改日你要是去了京都,老哥请你吃饭。

” 下午天气凉了一些,休斯等人穿着球衣出来训练了,秦时鸥这才跑出来。

小休斯给他解释过,夏季联赛是业馀比赛,所以每一场比赛不是分为四节48分钟,而是上下两个半场,各20分钟,球队配置为五名首发三名替补。

到了篮球场,休斯给秦时鸥介绍了一下,除了他们三个,剩下五个人分别是: 德国移民的后代、大个子中锋古德里安-巴比克,维修店老板、强壮的大前锋约翰逊-扎德,格兰特小学体育哈伦-劳伦斯、地理马克-威利,另外还有一个是圣约翰斯的大学生,叫做戈登-克莱德。

业馀球队,训练比较简单,就是大家互相了解习惯进行磨合,找点默契。

除了小休斯,其他人队秦时鸥的球风不太了解,休斯有些担心,道:“秦,你尽量和我们多交流,我们必须更多的了解你,否则下一场比赛不好打。

” 小休斯笑道:“秦的球风很好了解,那就是我运球交给他,由他解决得分,你们往外拉自己去玩就行。

” 其他人笑了起来,以为小休斯开玩笑。

但很快,他们笑不出来了。

分拨半篮场地对抗,小休斯传球给秦时鸥,他在三分线外面拿到球,面对劳伦斯的防守,肩膀一晃快速的换手。

劳伦斯一愣,秦时鸥立马如离弦之箭般了出去,没人反应过来,没人能够补防,秦时鸥冲入篮下,单手抓球腾空而起,手臂战斧般一挥,轰然一声将球砸入篮圈。

再度进攻,劳伦斯贴身防守,秦时鸥往后一撞,劳伦斯顿时吃不住力量,感觉自己被车碾压过一样,忍不住退了回去。

有了空间,秦时鸥再度冲击,冲到篮下面对补防上来的约翰逊,跳起之后一个抛投,命中。

依然是秦时鸥的球权,劳伦斯不敢靠太近了,就放开他一步,专门防他突破。

秦时鸥微微一笑,拔脚而起,手臂平举,手腕柔和一抖,干拔跳投! ‘唰’,一声脆响,篮球乖巧的钻入了篮网。

大明雍王

小休斯耸耸肩,道:“还用得着继续磨合吗?”未完待续。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