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虐文 > 正文

独钓寒江雪,大明雍王

时间:2018-10-11 08:01:23 标签: 雍王,寒江雪

晚上的时候文书带着儿子来了,眼睛肿的大明雍王像桃子的那个瘦高个少年大宝,估计回家被老爹又训了一顿,村子里的男孩哭成这样比较少见。

赔偿钱拿到手了,那自己这边就得有所表示,文书带着儿子上门对雪莉五个道歉。

大宝抽抽噎噎的说对不起,雪莉看他一个大男孩哭成这样心里一软,说没事我原谅你了。

秦时鸥点头道:“这才对嘛,小伙伴在一起骂人打架都不对,还有,这件事都给你们一个教训,以后别看人家个头小年龄小就欺负人家,知道了吗?” 虎子和豹子对大宝咧咧嘴,露出白森森的牙齿吓得中二少年双股战战,他是知道这两个半大狗多厉害! 除了道歉,文书上门还送了一片狗肉,说下午两头狗都给处理了,这边带片土狗肉给小鸥和加拿大人尝尝。

乡里人没那么多讲究,家里养的狗除非是那种养了多年老狗或者从小养大的狗,否则死了那就吃肉。

像这种买来看果园的大狗更没什么感情,不可能死了就埋掉浪费这么多肉。

少年之间没有那么多芥蒂,夜晚天空下起了鹅毛大雪,第二天街道上堆积了厚厚的雪层,一些终于扔下了家里的游戏跑出来玩。

大宝磨磨蹭蹭上门,问小辉和雪莉他们要不要跟他去玩,秦时鸥挥挥手,让们好好去玩。

秦母赶紧拿出羽绒服挨个给套,嘴里一直叮嘱不准打架、不准骂人不准脱衣服。

大明雍王

秦时鸥拦住,说道:“妈,他们是出去玩的,又跑又跳又闹,你给他们穿这么多厚衣服干嘛?” 秦母瞪眼道:“外面还下着雪呢,这么冷怎么能不穿棉衣?” 秦时鸥无所谓的摆摆手,道:“没事,纽芬兰的天比这冷多了,他们出去玩一样只穿运动衣。

再说了。

冷的话他们不会回家来说吗?这都不是小了。

” 秦母还想说什么,拎着一个猪头回来的秦父挥挥手道:“行了行了,小鸥和小薇都上过大学,不如你会带吗?让他们去玩吧。

” 小辉立马顺杆子往上爬:“我也要脱!这么穿跑不动!” 秦母嘟囔着上大学跟带有什么关系。

但还是给小辉脱了羽绒服换上了一件夹克衫。

小辉眉开眼笑,他不穿羽绒服的目的就是穿舅妈给他从外国带来的漂亮衣服。

薇妮给小辉带的衣服是下了血本的,清一色的美国calvin-klein-kids,这是北美最好的童装品牌之一,ckk公司从1968年开始建立到现在。

一直被认为是当今美国儿童时尚的代表。

大明雍王

设计出来的童装既融合了ck成衣的美式时尚元素,又不失儿童的天真烂漫。

雪莉穿着简单,牛仔衣加小皮靴,没了大萝莉的纯真娇气,全是小女汉子的精悍。

秦时鸥看老爸提了个猪头进厨房,问他从哪里弄来的。

老爸呵呵笑道:“村东头你五大爷家里杀年猪,一共两个猪头,我找他要了一个。

” 秦时鸥拍拍老爸的肩膀道:“哟,老爹现在面子挺大,猪头都能买出来?” 和其他地方略有不同。

秦时鸥的家乡人都很喜欢吃猪头肉,宰年猪的时候被认为最宝贵的就是猪头,所以能从人家家里买出猪头,被认为极其有面子的事。

秦父面露得色,道:“不是买的,是给的。

” 秦母解释道:“你爸年前没事干,帮你五大爷家里修了修房子,你五大爷知道你过年回来,特意叮嘱你爸,等他杀年猪的时候去他那里拎一个猪头给你吃。

” 薇妮心惊胆颤的看了看这个狰狞的猪头。

用英语对秦时鸥说道:“你吃了这个一个月内不许上我的床,否则我会让小萝卜咬你。

” 秦时鸥嬉笑道:“小萝卜现在怕我的不行,你看它敢咬我吗?家里还有几个野猪头,回头我处理一下。

这东西很好吃的。

” 薇妮使劲摇头,大葱蘸酱她能接受,吃这种猪头绝对不行。

处理猪头比较费劲,秦时鸥看薇妮对这个比较反感,就带她去村子里玩,给她介绍自己的家乡。

一早出去溜达的奥尔巴赫带着虎子和豹子回来了。

看到秦时鸥出门,说道:“秦,你们村前的大河没有结冰,我们去钓鱼怎么样?” 秦时鸥奇怪的问父母,都腊月了怎么还没结冰? 秦父叹了口气,道:“你不知道,今年家里是暖冬!唉,你看今天雪下的大,其实这才是今年第一场雪!开春估计地里的活不好干啊。

” 秦时鸥不在意,笑道:“不好干那就别干了,家里缺钱吗?” 秦父摇摇头,这点他不和儿子争辩,年轻一辈怎么能体会到他们这些老人对庄稼的感情? 雪中钓鱼有点怪,但秦时鸥昨晚用海神意识在白龙河里看了看,河里肥鱼不少,可以去钓几条中午熬汤喝。

于是他找了两个斗笠给薇妮和奥尔巴赫,家里有现成鱼竿,他又用香油活了点面筋做鱼饵,带着两人出门。

大明雍王

外面雪势已经很小了,零零散散的飘落小雪花,不妨碍钓鱼。

走在村里的路上,秦时鸥有点感慨,说道:“以前我总是感觉村子很大,镇子更大。

但现在回来看看,其实这地方真小,路这么窄、屋子这么矮。

” 他摇了摇头,离家在外,他总是觉得家乡哪里都好。

但真的回来了,他发现家乡不是自己想象的那样,是他的避风港之类,唯美的家乡只存活于心里。

因为政府的疏通和管理,现在白龙江比以往倒是更干净浩瀚了,秦时鸥站在堤坝上回头看村子,一片白雪皑皑,已经看不到红色的屋顶和白色的院墙了。

小萝卜头娇气的缩在薇妮怀里,秦时鸥把它拿到地上,它嫌弃的看看泥泞地面,找到一块石头跳了上去,站在那里瑟瑟发抖。

薇妮还想抱着它,秦时鸥说道:“小家伙是装的,家里下雪时候它跟着虎子豹子在外面疯跑也没看着哆嗦过,它可是白狼啊,生活在雪山上。

” 小萝卜头哆嗦了一阵,看薇妮不上来抱它,就生气的用爪子刨开雪,一屁股坐下闹脾气。

秦时鸥找了个稳定的石块,蹲在上面将鱼竿使劲一甩,将鱼饵甩到两条藏在水面下寻找食物的白鲢面前。

未完待续。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