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虐文 > 正文

百任性大小姐,孙晓雪的名字几分

时间:2018-11-09 08:01:43 标签: 孙晓雪,任性,小姐,名字
孙晓雪不理我,也不说跟我一起去,我跟孙晓雪说了刚才的电话内容,问她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刚才在墙角躲着的人刚一出来,我再察觉到东北大学孙晓雪此时在身侧徐颖也紧抓着我的胳膊,等她再一离开。

此时我再一转头。

徐颖此时也是非常的尴尬,一见我转过身来,也非常快的就把自己的目光给垂下,一副不敢看我的模样。

“你到了。

”我再对徐颖说道。

徐颖再听我的这话,也是一惊,慌忙的就把自己的手给松开。

“对……对不起……”徐颖此时再连忙对我一阵道歉着。

“时候不早了,你先回去吧。

”我再说道,刚才那种情况也把我给吓了一大跳,我又怎么可能会去怪罪她呢? 徐颖点了点头,这才转身离开。

这次再离开,我看,日后我们应该也是不会再相见了。

一个美好的事物。

若是笼罩了一些肮脏的事情,在我的印象和回忆里,便不再算的上是美好。

现在在我的面前便是如此,我先前一直喜欢在建工这边游走着,特别是我的心情很烦闷的时候,总能在这里找到不一样的平静。

而现在呢? 今天现在竟然遇到了这种事,这对我来说,是让我无法接受的。

美好的大学校园里的形象,已经给弄脏了。

恐怕,日后惠州孙晓雪即便我再来到这里,脑袋里也都会想到这些让人觉得很不美好的事。

既如是,我还有多少理由再来这里呢? 脑袋里,有些混乱。

虽然发生在徐颖的身上跟我真的没有太大的干系,但我的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感觉。

见到徐颖的身影一直消失在我的视线里后。

我这才转身离开。

我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刚开灯时特别是在墙角处那几滴很是骇人的血滴,徐颖先前也说自己身上的伤是在挣扎时弄伤的。

她这样说,或许是真或许是假,但这些已经不是我现在所去考虑的事情了。

躺在床上,我就这样静静的思量着,明天早上,可是要出发到上京的。

重庆孙晓雪

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当我再醒来的时候,时间还早。

我先检查了一下自己从云海需要带过去的东西,见东西未少,我这才吃过了早饭,直接就朝机场的方向赶了过去。

这一路上。

我又给孙晓雪打了好几次的电话,小丫头的电话虽然开着机,但就是一直还在故意的不接我的电话。

我可是非常的无奈,现在,我也没办法说什么,再发了几惠州孙晓雪条道歉的短信,虽然我也不认为自己有错。

但我还是做完这些事后,这才朝机场赶了过去。

用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我终于来到了机场。

等我到了机场在这边等着的时候,仍旧不断重复着先前的动作,一直在给孙晓雪电话以及短信。

眼见没多长时间就要检票进站了,我的心头更是着急。

怎么个情况? 难不成,她还真的不来了嘛! 虽然我先前是有着几乎十成的把握确信孙晓雪不会放我的各自,她肯定是会来的。

但现在,一直等我见到此时的这情景,我可是真的不确定了。

她要是真的不来的话,虽然对我计划倒没有多大的改变,但我这心理上的浮动可就不是一点半点了。

怎么办? 我的心头如是想着,等到机场这边开始催促检票登机的时候,我再试图给孙晓雪打最后一个电话,看能不能打通。

就在我刚做到如是时,最终,小丫头还是没有接我的电话。

这可如何是好?一咬牙,我还是先离开吧,见此时的的这副模样,孙晓雪似乎真的是不会再来了。

想到这,我再给孙晓雪发了短信惠济区孙晓雪,说我走了。

信息刚一发完后,我边一转身,刚要离开时,这下,突然,一阵很清脆且有些气愤的声音突然响起。

刚听到这声音时,我也是一惊。

听到这声音我,我如何能听不出来这声音的主人就是孙晓雪呢? 我的心头此时也是有些兴奋的感觉,一转头,却见此时这一副绷着脸模样的孙晓雪此时正拎着自己的行李站了起来。

我神色一怔,尼玛! 你原来早就来了! 刚才站起来的这人,我可是早就见到她在那里的,只不过,她整个人全都包在衣服里,而且脸上还在着口罩和面纱,同时还经过非常特别的打扮,你既如此模样,我要是能在第一时间里认出你的话,我是要有多深厚的功力才能做到这一点? 我的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的,但是,这要是换在孙晓雪的身上,显然不是这样想的,小丫头肯定又会以此来责难我的!这一点,从我此时见着孙晓雪这一副完全愤怒的目光里,我便能够清晰的感觉出来! 不过,即便知道小丫头此时这副模样,我还是一副笑颜过去。

她人既然来了,我当然是要陪着笑脸的。

难不成,我还能给徐颖绷着脸不成? “晓雪,你来了啊?”我朝孙晓雪一阵笑说道。

我这一说,孙晓雪此时这目光望在我的身上,简直就跟我像是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罪名似的。

“机票呢?”孙晓雪再问道。

孙晓雪围棋

我连忙就把给她买的机票拿了出来,刚把机票递交到了孙晓雪的面前,她直接就把自己的几个大行李箱丢给了我。

我去! 果然我先前所想的没错,这小丫头要是过去的话,肯定是会带一大堆东西的。

就在孙晓雪刚把这些东西刚交到了我的手上时,小丫头自己跑去检票登机去了,我的脸上一阵抽搐,连忙去处理了行李,等我忙完,这才赶紧过去登机。

等我忙完,已经过了好几分钟,我这边刚一回到了飞机上时,再见着此时在飞机上座位的孙晓雪,小丫头索性戴着眼罩,就在座位上装睡,完全不理我。

我心头无奈,都说小人与女子难养也,这话可是一点都不错的! 从云海到上京虽然用不了多少的时间,但在这一路上,我可是多次试图想要跟孙晓雪搭讪,跟这小丫淄博医生孙晓雪头说话的。

可是,不管我说什么,小丫头就是装睡,完全不理我。

没得办法,既然不理我,我也不能总是那自己的热脸贴你的冷屁股吧?而且,我也清楚,既然今天你来了,其实孙晓雪也就只是再对我赌气而已,心底里即便很不高兴,但也不是太多的责难我。

我跟孙晓雪之间的事,还是等我们到了上京以后再说吧,请了一周的假期,而我们到美国是明天,今天晚上,我们可必须要在这里过夜的。

什么事,一到了晚上,也就好说了。

想到这里,我也就不再继续去多想,也开始学着刚才孙晓雪的模样,就这样躺在飞机的座位上,闭目养神去了。

很快的,我们也就到了目的地。

刚一下了飞机,孙晓雪只如刚才一样,完全不理我,就自顾着自己离开了。

先前我们放下来的行李,此时自然全都落在了我的身上。

我去把行李全都给弄了出来后,我这大包小包的,可是把我给累的够戗,不过,还好,用行李的小推车,倒也给我缓解了以些压力。

当我把所有的东西全都给整理好了以后,再见到身前的孙孙晓雪跆拳道晓雪,此时这小丫头还是一副完全不想理我的模样。

我的心头笑了笑,你即便是再不想理我,但现在也还是跟着我。

你这样,不明显的是口是心非吗? 就这样,我们先拦着出租车,按照我们先前来到上京这边的行程,我再过去,先找了车子,我们去了酒店去订了房子。

我在订了一个房间的时候,孙晓雪也就只目光望在我的身上,完全不想理我的样子。

得了,我还是先什么都不说了。

房间既然开好了,转而,我把房间里的行李全都送了进去。

再见到身前的孙晓雪,我还在想着要去试图跟小丫头接近,只可惜,我这边想着的同时,孙晓雪却还是完全不理我。

我努力试图了良久,孙晓雪就是不吃我的这套。

无奈,我也就只好先去再联系一下医院这边了。

我们是上午来的,明天晚上将近凌晨到美国的飞机,所以,我必须要在今天去见到医生。

重庆孙晓雪

早在来到这边时,我就已经跟医生约好的,时间也还算是非常充足的。

“去吃午饭吧!”我对孙晓雪说道。

孙晓雪目光虽然望在我的身上,但还是不想理渝北区孙晓雪我的样子。

孙晓雪不理我,也不说跟我一起去。

见到小丫头这副模样,得了,我现在还是先去自己吃饭,然后再让酒店给她送来午饭就是了。

我刚一出门,孙晓雪也有些沉不住气了,终于跟着我出来了。

但是吧,在我们一起去吃饭的时候,小丫头也是故意不跟我在一起。

笑了笑,吃饭的时候,我再联系到了医院方面,直接找到了医生的电话。

本来这等国宝级的专家,一般都是不会轻易去答应其他人治病的。

并不是他们的医德如何,你要是这样想,一连几十年如一日的在为病人治病,但是,整天连自己的休息时间都没有,病人一直在电话来催促和叨扰你,恐怕任何人都不会高兴。

对于陌生电话,特别是外地电话,恐怕是接都不会接的。

但是,姚老还是接了电话,可是让人觉得非常感激的事。

我跟姚老电话过后,姚老说让我下午直接过去就好了,不用去挂号排队,等他下班了以后,直接过去给他号脉检查一下就好。

团找上号。

一听此处,我更是万分感激。

虽然不知道渝北区孙晓雪姚老为何会对我如此的特例,但心中的感动自然不可言语的。

吃完了午饭后,我的心头此时完全都是在想着自己的身体状况如何。

我等了这么久,治着这么久。

先前我可是把自己身为男人的尊严都丢在了地上,而现在,却完全什么都顾不得了。

我就只想从姚老的口中知道,我的身体,特别是身为男人最为重要的东西,到底如何了? 我这边一阵兴奋的在等待着,当我的午饭结束后,我再把目光转向了孙晓雪。

我跟孙晓雪说了刚才的电话内容,问她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孙晓雪的眼睛里明显的有些绷不住的,但神色中一阵明显的神色里,完全是想跟我说,她当然想来的。

可是,她还是一撅嘴巴,没有出声。

“你要是不跟我一起去的话,也可以,不过,下午你就在酒店的房间里一直待着,不要出来乱跑,好吗?”我此时可是对孙晓雪尽量非常温柔的口气说道。

孙晓雪此时再听我的话,又是一副不满的模样,再说道:“我的事,不要你管!” “好好好,我这可不是在管你,只是在询问你的意见,好不好?”见到孙晓雪终于开口跟我说话了,我的心头也是一阵大喜。

东北大学孙晓雪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