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虐文 > 正文

罪城,晓风残月陈兰溪225章

时间:2018-05-15 08:04:49 标签: 罪城,兰溪

~第十回~罪城~ 街道清波引限书包网的繁华喧闹,有种似大漠圣都华昌城的感受。

葵泉是个美丽的城市,她位处千重大陆的边境,难得一见的沿海城市。

这是晓风第一次看见海。

海边的酒馆设备简陋,然而雄伟深蓝的大海,加上葵泉独具一格的水酒,已经足够令晓风神魂颠倒了。

葵泉城全是各地商馆和酒馆,大街小巷则满布小贩们的摊档,满街都是工人、商人、流浪江湖的武人、龙蛇混杂的帮派中人,还有标奇立异的江湖奇人。

葵泉在海岸线,故她是泽国航运最发达的地方。

晓风自幼就听过大海和航船的神话,因此刚来到泽国,就南到以美丽海景闻名天下的葵泉。

… 远方码头停泊了几艘大船,苦力们正辛勤地工作,船边挂了几道靛青色的大旗,上面绣着水龙图纹。

葵泉僻处南方,泽国皇室鞭长莫及,因此葵泉可算是「三不管地带」,帮派自然在这种地方盘根深种的建立势力。

葵泉的八帮十会中,以青帮为首,单一个青帮,便掌握了整个葵泉近五成的航运业务。

据闻青帮的航运业,是泽国四大世家之一「晋家」的财脉。

… 千重大陆天南一带,据闻泽国建国前,便已是晋家的势力范围。

据闻初代泽皇建国时,还和晋家打个一仗,泽皇以十倍晋家的兵力,势要移平天南晋城。

然而泽军却在晋家精锐迎头痛击下惨败﹐后来得用议和的方式,名义上泽国统一,但天南一带,依然是晋家势力范围,泽皇的命令,远不及当代晋家主的一句说话。

葵泉是千重大陆第一航运港,亦是天南的大闸门,能在八帮十会中独佔鳌头,青帮自然有晋家在背后撑腰。

晓风举起酒杯,将杯中水酒送入口中。

触喉冰凉,晓风一面讚叹大海的伟大,一面讚叹着酿制水酒的酒林前辈。

… 突然一人踢翻晓风的桌,晓风一声冷笑,右手按住斩空刀柄,站起身来,打量着来人。

踢翻他桌的人光着上身,秃头上满是油光,一身横练的肌肉,下身穿一条布裤,身上纹身纵横交错,眼内尽是不屑。

晓风冷冷地回望,同时暗暗留意那人身后。

他身后站着两人,左边中年汉子青袍长衫,一脸斯文,腰挂一口长剑。

右边是个粉衣少女,个子娇小,一头青丝用白色头巾束起,装扮文雅,看起来却英气迫人。

… 「阁下有何贵干?」 晓风冷道:「你我素不相识。

」 那秃汉冷笑道:「你这混小子,知道自己坐了青帮的桌子吗?」 「不知道。

」 秃汉大怒,喝道:「跪下来道歉!」 晓风亦莫名起火,只觉眼前此人蛮不讲理。

他一动不动,右手却紧握刀柄,准备动手。

秃汉一声猛喝,左手抽刀一劈,便把木桌劈开。

「再不跪下道歉的话,你的头就跟这木桌一样。

」 「青帮在葵泉好大的名声,却只是这种狗仗人势之徒?」 秃汉左刀向晓风小腹一个横削,晓风斩空刀拔出,刀柄在秃汉刀身轻击,已化解对方极度险的一刀,同时顺势切入中路,还他一刀。

秃汉一个轻敌,险吃大亏,他一个退后,收敛心神,左手刀锋一转,狂风晓风什么暴雨地急攻。

对方刀路极快,进手狠辣,而且力量极强,有如风刮面,晓风连退三步,斩空刀连横招架,只觉触手每刀都沉重之至。

这边秃汉也是暗暗心急,晓风的刀法远在他想像之上,自家擅长的十六路泼风刀使尽,竟抢不破晓风的刀圈。

… 一个心急,便重复了横削小腹的第一招。

晓风心念一动,三分虚,七分实。

强忍右臂酸麻,刀身看似横击,却是一转一甩,用绞劲盘开秃汉的腰刀,秃汉一愣,晓风一声冷笑,斩空刀顺着拨开的破绽,闪耀光芒,直向秃汉劈去。

粉衣少女咦的一声,青袍汉则脸色一变。

「天刀·破山!」 秃汉来不及挡格,亦来不及闪避,他大吃一惊,晓风却没劈下去,斩空刀架在他天灵盖之上。

秃汉脸如死灰,晓风收刀一笑:「青帮好生霸道,只坐错了座位,便还真要把人劈死呢‥‥‥」 突然一阵斗气铺天盖地般压来,晓风一惊,只得运劲抵御,却只觉来袭的斗气强得夸张,竟使他连话都说不了,他转头一看,那青袍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少侠武功很好,既然有意在葵泉挑衅我们青帮,何不留下姓名。

」 晓风却是哑子吃黄莲,有苦不能说,青袍汉要他说话,却用内力让他说不出话来。

「你不表明身份、目的,却公然地霸佔我们青帮专用的桌子,打伤我们青帮的人,我『青鬼』许峯若让你全身而退,青帮还有何面目纵横葵泉。

」 … 许峯此言一出,酒馆四周的食客均大声叫好。

晓风暗叫不妙,他一踏入葵泉便因此误会惹上青帮的高手,实在麻烦。

单是这个许峯的内劲已非同小可,青帮在葵泉势力极大,即使今日能在此人手中逃脱,只怕亦难以安然离开葵泉。

「来受死吧!」 许峯二指虚点,一阵凌厉剑气直刺晓风,晓风勉力挥刀一格,手腕已被剑气刺中,斩空刀堕地,晓风一惊,对方又是两道剑气,晓风两臂同时爆出一道鲜血。

晓风一声怒吼,纵身从酒馆二楼跃下,却发现下面早有十多个青帮帮众,手持兵器,一见晓风下楼,如狼似虎地扑上来。

楼上的许峯见此,不禁皱眉,再回望大街,晓风斩空刀使开,竟是劲力惊人,十几个帮众均非等閒,却无一人近得了晓风。

晓风什么意思

… 晓风却是暗暗心惊,他被许峯内劲催动内伤复发,两臂又中了两招,已渐渐软麻,无法挥刀,帮众却是人人都相当难缠,他们不急躁冒进,却是慢慢地游击,一进一退,显得训练有素。

突然一人从他背心刺来,晓风猛地转身,斩空刀拦腰一扫,那人却一个急退,晓风急于杀出缺口,强行举刀扑上,身后却被三条长矛刺住。

这时候内伤再已压不住,晓风吐出一口鲜血,跌坐地上,一动不动。

许峯走到他身旁,一声冷笑,右掌对准他胸口正要拍落。

「且住。

」 … 突然人群中走出一个蓝衣少女,少女一身华贵的水蓝色绸缎袍,瓜子脸上挂着一双蓝眼,笑容是清水碧波般的温柔微笑,声音高雅且有威严,说不出的温柔,教人不期然听她的说话。

许峯亦停下清波引限书包网手来,笑道:「姑娘有何指教?」 「我想你把这人交给我。

」 「他是姑娘的同伴?」 许峯问道。

「不是!」 刚才被晓风打倒的秃汉大怒:「这人在葵泉挑衅我们青帮,按江湖常规,自然由我们青帮发落,轮不到姑娘来多事!」 许峯一个摆手,那秃汉马上停了下来。

… 蓝衣少女浅浅一笑,从腰内摸出一枚令牌,金光一闪,登时将在场者闪了个够。

许峰仔细一看,只见金灿灿的令牌上,刻着浅浅的一个「晋」字。

许峯笑道:「那这小子便交给姑娘了。

」 蓝衣少女拱手一揖,向许峯道谢。

「敢问小姐是?」 许峯问道:「小姐由晋城远道而来,青帮自该尽地主之谊。

」 「小妹云暄,家父晋满江。

」 许峯恍然大悟道:「原来是二小姐,本座有失礼数了。

他日定当联同杜帮主,到小姐所在客栈拜访。

」 「许副帮主不必多礼了。

」 晋云暄笑道:「家父带小妹来此只为玩玩,两位便不必费神招呼了。

」 许峯笑笑,随即一个扬手:「好吧,我们再去喝,这回副帮手请客好不?」 「好!」 「副帮主英明。

」 许峯哈哈大笑,浑然不觉一道冰冷的目光正暗中注视着这一切。

… 「你回来了。

」 云中现坐在太师椅上,大剌剌的说:「鬼头送来了消息。

」 「鬼头?」 刚进来的宇文轰一伸懒腰:「消息不都早确定了吗?就说正主儿在青帮。

」 「不是说正主。

」 云中现皮笑肉不笑:「你的好朋友在葵泉。

」 「谁?」 「独孤晓风。

」 宇文轰拍案大骂:「这臭小子!上次在三仙岭有统老贼护他,他还敢来这里?我宇文轰一定将他煎皮拆骨。

」 他在第三国度追击晓风时,被晓风引来第三国度的边军围攻,本来几个边兵,还难不倒他「雷龙」宇文轰,但那日巡边的,刚巧就有第三国度四大公卿之首,轩辕家的家主轩辕拔。

即使强如宇文轰,要对抗这种准超阶期也是全无胜机,宇文轰弄得极其狼狈,才勉强逃脱。

… 这段往事,云中现是知道的,看着宇文轰咬牙切齿,他就觉得好笑。

「的确独孤晓风是该杀。

」 云中现强忍好笑:「但大人派我们来这里,只是为了正主。

杀他,只是次要。

」 「大人要如何处置正主?」 宇文轰问道。

「未知道,依丰泽的建议,便是将她带回凤城,让夜帝亲自解决。

然而大人却觉得,将夜国的长公主送到南山,会是对实践圣门大业有用的一枚棋子。

」 云中现沉吟:「怎样都好,大人亦指出,今次青帮收留她,晋家在后面指使的机会很大,我们要向晋家下一个下马威,就必须将作为晋家最大耳目和财脉的青帮连根拔起‥‥‥」 「严月这小子真够麻烦,老婆跑了到妹妹跑,而且她们的靠山,一个是三仙岭,一个是天南晋家,真他妈的有够难缠。

圣门花如此之多人力物力在他身上真的有意思?」 「换个角度想吧‥‥‥」 云中现没好气地说:「就严月这种昏君,我们才有可乘之机。

」 「这样也对。

」 宇文轰嘀咕:清波引限书包网「对啦,那小子在哪儿。

」 「据鬼头说,那小子现在跟晋家的二小姐一起,晋云暄那丫头,正在城南落脚。

」 「她爹有来吗?」 宇文轰问。

「据闻她是自己来,『霸刀』晋满江此刻恐怕还在晋城。

」 「那就好了。

」 宇文轰冷笑:「既然晋满江不在,区区一个晋云暄还不足为患,我们既要杀那小子,又要对晋家来个下马威,那在晋家势力范围的葵泉,将他们二小姐生擒,不就是最好的警告吗?」 云中现亦狞笑起来:「老檀自三仙岭失利后,便颓然回南山了,倘若我们把这二小姐送他,也正好让他振奋一下。

妳走不脱的,晋云暄‥‥‥」 … 一入门就扑面的幽香,晓风四周打量,只觉房内尽是檀木香烛。

清波引限书包网

房内的摆设精简,素白色的床帔,简简单单的木桌木椅,檀木香烛似是唯一的特点。

「坐吧。

」 晋云暄笑道。

晓风略带不自然的坐在木椅上,晋云暄蓝衣翩翩,从容大方的走到床边坐下,顺手拿起旁边茶杯,将杯中热茶送入口中。

她露出一丝惊叹的笑容:「要试试吗?」 晓风摇摇头,晋云暄说道:「这是我们晋家的桂圆茶,味道才不比葵泉水酒差,不试是你的损失。

」 看见沉默的晓风,晋云暄只是浅浅一笑:「你是为什么和『青鬼』许峯动手的?」 「这只是一场误会,是他们青帮仗势凌人。

」 「原来如此,下次我让杜帮主好好管束他的手下吧。

」 晋云暄依然清雅的笑:「你应该猜到我找你的目的。

」 「嗯?」 「你的天刀术从哪学的?」 谈到这个,晋云暄渐渐收起笑容,神情严肃。

「我爹教的‥‥‥」 「你爹是谁?为什么会我晋家的天刀术。

」 晋云暄问道。

「爹说这是他游历中土时得一位高人所授。

」 晓风答道:「这是十多年前的事,详情我也不知道了。

我只知道爹的遗命,便是拜那位高人为师。

」 晋云暄笑道:「我想我晋家的几位尊长,应该很有兴趣见你。

」 晓风恍然大悟:「妳刚才说,你们晋家的天刀术?」 「没错。

」 「天刀术是你们晋家的武功?」 「完全正确。

」 「那就好了。

」 晓风大喜:「当年授我爹天刀术那位,很有机会便是妳家尊长。

」 「如果你所言是正确的话,没错。

」 晋云暄斯文的笑道:「你在葵泉留多久?」 「我四处浪荡,并不知道,也许明天心血来潮,我便走了。

」 晋云暄追问:「那你在那里落脚?」 「落脚?」 晓风大笑:「我今天才刚到葵泉,何来落脚。

」 晋云暄沉吟一下:「这样吧,旁边的房间还未出租,你先到楼下,租了房间,然后陪我在葵泉玩过几天,再跟我去一趟晋城,主意如何?」 「这个‥‥‥」 晓风老脸一红,支支吾吾。

药坊和虚幻谷给他的薪金,已差不多用光了,要租这种高级的旅店,他显然没这种经济能力。

晋云暄却似看破他的心思,同时展露大家闺秀的气派。

「我既然邀请你作我的客人,你自然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你就跟掌柜说,将帐记在我们晋家晓风游戏有哪些头上就好。

」 晓风却是一声苦笑,豪气干云的说:「我独孤晓风纵横天下,天地为帔,从来都未试过要让别人为我付帐。

晋小姐的好意,我心领了。

」 「那我就不勉强你了。

」 晋云暄略带失望。

「我自己在城内找间客馆就好了。

」 晓风说:「倘若晋小姐不嫌弃的话,晓风明早再来找晋小姐同游。

」 「叫我云暄就好了。

」 晋云暄低下了头,说:「我为什么要嫌弃呢?你也太小瞧我了。

」 晓风不禁暗暗为这世家小姐的风度而给了个讚,只听晋云暄笑道:「你请便吧,我们明天见。

」 晓风拱手一揖,便离开了她的房间,走下楼梯,豪华的旅馆内人客络绎不绝,好不热闹。

他笑了笑,自己终究不是属于这种地方的人。

突然他留意到一个人的目光。

一身淡褐布色的麻布长袍,一双细眼挂住狠的杀气。

晓风刚走到大门,那人就消失在楼梯暗角。

有点不妥。

… 晓风一离开,晋云暄竟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这人的气场强得夸张‥‥‥ 作为见惯大场面的世家小姐,在晓风的面前,居然要故作从容,才保得住大家闺秀的斯文形象,没有失态。

最难得的是,他竟然拒绝让她为他付帐,这种天生的傲气风骨实属难得。

她笑了笑,然后解开水蓝色的长袍,披在木椅上,然后再爬到床上躺了下来。

今日的经历还有够独特,她有点累,明天的事明天再思考,现在她要好好的睡一觉。

她合上双眼。

清波引限书包网

… 叩叩。

难道那小子回心转意? 「晓风?」 她刚从床上站起,房门便被踢开了。

站在门外的褐袍大汉狞笑着,瞇起的双眼露出杀机,狠狠地打量着眼前的少女。

晋云暄这才意识到自己自己的水蓝色长袍正挂在木椅上,身上只穿着贴身的月白小衣。

她又羞又怒,马上斥道:「来者何人,无礼擅闯女子房间该当何罪?」 大汉哈哈大笑,一掌横劈,凌厉的掌风把晋云暄迫回床上,同时劈烂木桌木椅,晋云暄的水蓝长袍,连同搁在椅边的佩刀,同时震到大汉脚边。

「在下宇文轰,奉我家大人的命令,本来想请晋二小姐来作一次客,不料竟刚好遇着晋二小姐换衣的场面,无意冒犯,还请二小姐恕罪。

」 晋云暄虽然又羞又怒,却又无可奈何。

宇文轰刚才那一掌,展现出深厚的内功,晋云暄自忖非他敌手,就连兵刃也落入他手中,自然是无计可施。

她若无其事的拉下帔铺,披在身上,冷冷的回话:「你家大人算什么东西,竟然教出你这种不知礼数的狗奴才,亦实属难得。

」 「妳到了南山,自然就知道我家主人。

」 宇文轰狞笑。

晋云暄也是一声冷笑:「原来是邪门的妖孽,竟然大胆到敢来葵泉撒野,就没把天南晋家放在眼内?」 「我们当然不敢瞧不起天南晋家‥‥‥」 宇文轰说:「只是晋二小姐单人一身,在下却是不惧,大人可没有让晋二小姐有拒绝的权利。

」 晋云暄有点害怕,但也只得着头皮说:「葵泉是我晋家势力范围,城内满是我青帮的耳目,你若冒晓风游戏有哪些犯了本小姐,你认为你有生离葵泉的本事?」 「这个吗?」 宇文轰满不在乎的说:「让二小姐束手就擒后,小的再想办法。

」 电光一闪,雷击鸣动,宇文轰已扑向晋云暄。

… 晋云暄连拍两掌,她内力不高,两掌自然是阻不住宇文轰的进击。

一个近身,宇文轰挟着雷击,对住晋云暄就是一个手刀。

晋云暄连忙变招,两手连拨两记,希望把这一掌拨开。

她的武功本就不及宇文轰,此际更要顾住身上的大帔不滑落,更是狼狈,宇文轰哈哈大笑,一掌击中,一阵雷击麻痺,晋云暄便动弹不得。

看着宇文轰将她身上的帔铺掉开,晋云暄心头泛起寒意,她拚命摇头,宇文轰却一于少理,将她道点了,双手扭到背后,撕下被铺的白布将她双手绑住,然后放在床上。

「那小子明日应该会来找妳的。

」 宇文轰细细打量被他绑在床上的晋云暄说:「到时我再擒住他,那就大功告成了。

」 晋云暄虽然害怕,但却暗中思量:难道他的目标,竟然是独孤晓风? 「不用等明早了。

」 … 晋云暄大喜,宇文轰则吃了一惊,他连忙转身,斩空刀已递到他面门,他左肘一撞,右腿一勾,要把背后偷袭的晓风迫开。

谁知晓风这刀却是留了馀劲的虚招,一个闪电变招,巧妙地避过宇文轰的截击。

宇文轰大骸,情急之下一个后翻,躲过这刀。

晓风显然没打算给他机会,他的武功内劲都不及宇文轰,唯一可乘之机,便是在狭窄地方攻对方一个措手不及。

当他意识到有点不妥时,他偷偷回到楼上,到宇文轰闯房间,他因未知晋云暄造诣,不敢贸然现身,故一直到晋云暄落败被绑,宇文轰松懈的一刹,晓风才出手偷袭。

宇文轰却是愈打愈惊,对方刀法凌厉不在话下,最难得是虚虚实实,变化多端,宇文轰怎样闪避,晓风都如影随形的跟上,斩空刀笼罩自己身影。

… 一个松懈,宇文轰差点吃大亏,他心念一动,一个转身,往床边滚去,右掌挟住雷光,对准晋云暄的背心。

晓风大惊,马上追了上来﹐谁知宇文轰竟以掌变爪,抓起晋云暄往晓风掉去。

晓风连忙躲开,谁知这却让宇文轰反客为主,欺身扑上,掌挟电光,连环三招,晓风来不及招架,便给电倒了。

宇文轰恨恨地拾起斩空刀,正要往晓风背上捅下去。

云中现突然从黑暗中现出身影:「且住。

」 宇文轰放下刀来,冷笑:「人是我擒的,云兄又有何指教?」 「我可想不到擒两个小辈你都会如此狼狈。

」 云中现笑道:「先带回去吧,我想到些好玩事。

」 「一切听云兄的话。

」 宇文轰口中答应,心底却暗暗恼怒。

… 张开双眼,只觉身边异常的暗。

这是什么鬼地方? 左右两面是石壁,正前方是一道大铁墙,唯一的口便是铁墙最底的横漕,恐怕是换气和送饭的。

自己为了救晋云暄,偷袭宇文轰失败被擒,这是他最后的记忆。

晋云暄? 「云暄,妳在哪里?」 「我在这里。

」 声音从身后传来,即使身处险境,却依然平静温晓风是什么意思柔。

晓风转过身来,大吃一惊,一声惨叫,别过脸去。

… 晋云暄就在房间的角落,天花板上垂下两个吊环,将她双手皓腕铐住吊起,她的双眼被白布蒙住。

然而最令晓风吃惊的是,此时被吊铐着的晋云暄,竟是一丝不挂,身上的衣服已遭脱光。

晓风打量一下整个囚室,并无衣服在此,看来是被宇文轰收去了。

晋云暄听到晓风的惨叫,似乎已明白了,她雪白的脸上红得像蕃茄,抖着声音问道:「你双眼没有蒙布?」 晓风答道:「没有。

晓风残月陈兰溪225章

」 「你别看我‥‥‥我‥‥‥」 晋云暄大急,泪水不住渗出。

「不看,不看。

」 晓风无奈地说。

… 良久,晋云暄才稍稍平静下来,她一贯温柔却带点冰冷的说:「晓风?」 「嗯?」 晓风应道。

「你过来。

」 「什么?」 晓风尴尬地失笑:「妳想干什么?」 晋云暄哼道:「过来解下我蒙眼的白布。

」 「倘若我过来,不就会看到妳?」 晓风无奈地说。

「与其每刻胆战心惊如坐针毡,担心你何时会偷看。

」 晋云暄稍笑道:「不如就给你来解了白布,好让我时刻看着你会不会偷看。

」 「我独孤晓风是正人君子,岂会乘人之危?」 晓风显然有点不满:「不理妳信不信,我说不看,就不看,反正都只是女人一个,就算脱光了,也没什么好看。

」 他冷笑一声:「就算解下妳的蒙眼布,妳也只被吊在这里,我要看的话,妳也阻止不了。

」 晋云暄嗔道:「倘若我看住你也敢看的话,一出去我就杀了你。

」 平日虽然风度翩翩,但事急之时,出于本性的大家闺秀刁蛮之情便出来了。

晓风心道:好,我就不理妳。

晋云暄见晓风再无反应,心中一急,只得说道:「算了,就当是本小姐求你,你就当让我自己安心点好了。

」 晓风想及她的恩情,在「青鬼」许峯手上救他性命,旅馆内的温婉细语,甚至要为他引见自家长辈。

他对晋云暄全无恶感,甚至说是印象颇佳,只因她的一番说话,似乎暗指他品行不端,但事实亦只是一个少女的忧虑。

他叹一口气,走到晋云暄身边,伸手甩开在她后脑的结,将白布解了下来。

… 晋云暄虽早知他在这里,但一开眼看见晓风也在,亦羞到脸上发烧,一阵红晕。

晓风正欲转身,却听晋云暄强忍羞涩说:「用白布遮住我上身。

」 用白布遮住她身上,势必碰到她胸脯,晓风正欲拒绝,但一看她满脸求恳之情,晓风无可奈何,幸好宇文轰先将白布折起再蒙她的双眼,此时白布张开,刚刚好将她祼露的胸脯遮住,晓风将白布拉到她背脊,用白布的末端绑起,这样白布紧紧包着她上身,虽然身体的玲珑浮凸依然清楚可见,但总比完全祼露要好,晓风拉了两下,确定白布不会落下,然后静静走开,坐在囚室另一角。

「多‥‥‥谢。

」 晋云暄低声道。

… 「你到底耍什么花样?」 宇文轰说:「一刀杀了不就好好的。

」 云中现说:「你认为我为什么要故意脱光晋云暄的衣服才囚禁晓风残月陈兰溪225章她?又为什么要将独孤晓风塞进同一个囚室?」 宇文轰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只是即使他们做了苟且之事又有何用处,再者独孤晓风倘若定力足够,不受诱惑,那又如何是好?」 「晋二小姐的品貌实属一流,老实讲脱她衣服我也有点怦然心动,只是因为圣门大业,我才自绝七情六慾,独孤晓风不是圣人,我不相信他不受诱惑。

」 云中现狞笑:「更何况我在饭菜中下了宇文航的花阳丹,任凭他神仙般的定力亦难自控。

」 「你这贱人,竟然这么绝。

」 宇文轰笑骂。

云中现浅浅笑道:「青帮发现晋云暄失踪,正四处搜寻,我们发个讯息给鬼头,待他们大事已成,鬼头再引青帮的路,寻到这里,让所有人亲眼看着独孤晓风奸污晋云暄,青帮对他印象早已不佳,定必会将送到晋城,以晋家的一贯作风,你不用怕独孤晓风死不了。

再者,晋家很大机会会不顾一切掩饰真相,即使不会,他们和青帮之间亦会生出芥蒂,让青帮孤立无援,不就便利了大人的目的?况且我们又不会帮晋家隐瞒真相,晋云暄被独孤晓风一事,我们定必帮晋家大事宣扬,一则削他们面子,二则给他们下马威。

」 云中现停一停再说:「再者统望艺似乎很喜欢这小子,我们只要在舆论上作点手脚,不难挑起三仙岭和晋家的冲突‥‥‥」 「云兄高见,小弟拜服。

」 宇文轰愈听愈心寒,区区一个独孤晓风,云中现竟能利用这种蝴蝶效应,挑动如此之大的风波。

他素来不耻这些谋诡计,然而却无可奈何,心内对云中现却是更加厌恶了。

「对啦,大人那边有什么消息?」 云中现问道。

「大人来信,叫我们先行查探青帮的势力架构,了解对方的情报。

徐星正召集碧云道的教众,不久便率众南来,准备全面和青帮展开争斗,南山总舵方面亦会派出高手支援。

」 宇文轰说:「还有,丰泽亦带领了『闇之翼』中的十六名高手南来,要把严紫芯擒回凤城。

大人的意思是,我们先协助捉到严紫芯,如何发落则再作打算。

」 「精英尽出,看来大人对这次志在必得。

」 云中现笑道。

「擒拿严紫芯能取信严月,又或能用以圣门大业;剷除青帮则是为了势力向泽国,甚至天南地带扩张的准备功夫;支配葵泉则只是想发展航运,方便圣门的物资调配,同时扩大财脉。

云兄应该知道,忘忧草的生意最近愈来愈差了。

」 宇文轰苦笑:「大人高瞻远瞩,目光远大,这次行动的长远利益他看得清清楚楚,自然是要志在必得。

」 云中现笑了笑,突然房间的门打开了,一个青袍人俯身一拜,然后急急说:「云大人,有人潜入大宅,说来惭愧,我们阻拦不住。

」 宇文轰急道:「看得清楚是谁?」 青袍人摇摇头,宇文轰又问:「他去了地牢?」 青袍人再摇摇头说:「不是,他们到东院去。

」 邪门的这座大宅院是座高四层楼的四合院,包围着中间空旷宽阔的广场,地下则是囚禁着晓风和晋云暄的地牢。

云中现听到东院后,脸色大变,一个闪身,就不见了。

高h

「封锁整个东院,同时派人守住地牢。

」 宇文轰严肃地下令。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