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婚恋文 > 正文

穿越成男神的剑怎么破(修真)下——一剑山河

时间:2018-03-01 15:37:55 标签:
第37章:动荡 展逸云很不高兴。 这根本不用说出来,两个人心里没有一个是不明白的。 段水泽在他说完那句话之后便沉默了下来。一双红眸定定的看着他,里面也不知是愧疚多一点儿还是紧张多一点儿,总之就这样过了许久


穿越成男神的剑怎么破(修真)下——一剑山河

 第37章:动荡

 

展逸云很不高兴。

 

这根本不用说出来,两个人心里没有一个是不明白的。

 

段水泽在他说完那句话之后便沉默了下来。一双红眸定定的看着他,里面也不知是愧疚多一点儿还是紧张多一点儿,总之就这样过了许久,才开口支吾了一句:“对不起。”

 

展逸云挑了挑眉毛,挺直了腰杆双手抱在胸前,作出副听审法官一般的样子问道:“就没点儿解释?”

 

段水泽皱眉摇头:“没什么可解释的,忘了就是忘了。就算我解释了,能改了这事实吗?”

 

倒是和想象中长篇大论纷扰繁复的解释和告白相差太多,不过仔细想想也就这样才是段水泽该有的性子了。展逸云撇了撇嘴,短叹了声:“你这道歉态度也太差了点儿。”

 

段水泽就像是看出他气儿消了大半似得,目光愈发温柔,嘴角也慢慢勾了起来,反问说:“那你是希望我给你说些所谓的解释,来给我忘了你这么些年的事实脱罪吗?”

 

展逸云不置可否,只又抬手过去戳了戳段水泽脸

穿越成男神的剑怎么破(修真)下——一剑山河

上被他打的伤,别开了脑袋问道:“这儿疼吗?昨儿气的很,没控制住力道。”

 

没有直接应声,段水泽抬手过去捉住了还在自己脸颊的那只手,将它挪到唇边儿轻轻啄了两下,才说:“疼归疼,但是错在我,若是就这一掌掴你就能原谅我,那就实在是太轻了些了。”

 

“啧,我发现你抖m这么多年没见也没点儿要治愈的意思啊。这次都有错,我突然消失这么多年,本来也就没什么资格怪你的。”展逸云说着抽回了自己的手,面上刚刚还有那么些许的怒气也算是彻底消尽了。

 

段水泽就是这么个性子,认真又倔的要死,不过相对于那些言情小说里男女主误会之后的发展来看,这种干脆利落的认错似乎更合他心意就是了。

 

展逸云想着,朝前倾了倾身子,让自己鼻尖蹭上段水泽的,摩擦了两下,启唇几乎要亲吻一般的说道:“我这次回来了,以后就再也不单独行动了。但是下次你要是再敢忘了我,我就把你关到小黑屋里操到你永远忘不掉我为止。”

 

这话说的不是一般的霸气。只是语毕展逸云也没顺势过去接个吻,而是向后挪开了脑袋,满意的看到了段水泽一张涨红的脸。

 

脸上挂起一个胜利的

穿越成男神的剑怎么破(修真)下——一剑山河

笑容,正想开口再说什么,却被段水泽伸手脑后一扣,刚刚挪开点儿的脑袋便又回到了之前的位置。

 

应该说是还要再靠前一点儿。

 

不再是以往那种温柔的肌肤相亲,段水泽几近疯狂的一手按着展逸云的后脑,一手拦在他腰上,将人紧紧揉在自己怀里,一边顺从本能欲望的啃咬着展逸云的唇瓣。

 

第一次被这样对待,在第一瞬间的不知所措后展逸云惊奇的发现自己居然在紧张之余还多了点儿期待和兴奋。还未来得及思考清楚为什么会有这种受到极点的反应,大脑就已经在这热烈的吻中被抽干思绪化而清零了。

 

没有小说电视里霸道总裁之流娴熟高超的吻技,段水泽只是一副放飞自我随心而动的样子拼了命的吸吮啃咬。唾液在舌头的搅动间顺着嘴角慢慢滑下,那只放在展逸云腰间的手也朝着他臀部滑了过去。

 

在屁股被人彻底包在手中的瞬间,展逸云立马像是炸了毛的猫一般抬手推开段水泽,提前结束了这段说不上是缠绵的互啃。

 

分开之后才感觉到自己脸有多烫。顾不得去擦一下嘴角的津液,也不想承认刚刚那个吻到底是谁迷了心智发了狂,展逸云开口就先特别没底气的推了

穿越成男神的剑怎么破(修真)下——一剑山河

责任道:“你别大早上睁眼就发情。”

 

段水泽也不否定,只侧头过去又在展逸云嘴角舔了两下。才弯腰将脑袋搭在后者肩膀上轻柔的应着:“我只是太高兴了,你终于回来了。””现在想想这么些年你明明不在,我居然骗过我自己告诉我你一直都在。宁逍说的真没错,我就是个疯子。”

 

展逸云:“……”

 

虽说还没彻底回过神儿来,但此处他还真差点儿就脱口夸段水泽一句真有自知之明,只是话到嘴边儿又收了回去。

 

是疯子但也是自己媳妇儿,这种事情还是不要直白的说出来让他伤心的好。

 

默默在心里表扬了一下自己这种宠媳妇儿的行为,展逸云顿了顿,待狂乱蹦哒的心跳终于平缓了点儿,才很爷们儿的不再去纠结刚刚那个吻,开口主动换了话题道:“我这几年和上届魔尊的孙子在鬼界修了鬼道,现在修为算起来已经是元婴入门了。你修魔修的怎么样了?”

 

“金丹后期,一直卡着到不了元婴,师伯也一直劝我,让我别急着再升修为了。”段水泽说着,眸中闪过了丝明显的黯淡:“我之前不懂,现在想想师伯这么些年伴着我发疯也真不容易。他怕是担心我再冲下去,没你伴身扛不住雷劫才处处阻止我修炼的吧。”

 

展逸云伸手过去在他头顶安慰式的揉了两下才应道:“那现在我回来了,你就可以放心修炼了。你可是要成为魔尊的男人,可不能在修为上输给宁逍那种辣鸡。”

 

段水泽苦笑:“之前疯的时候还是万事不惧,现在清醒过来反而开始后怕了。雷劫本就是跟着修为提升威力的,况且这么些年,我身上背着的人命也不是当初那一两个了。”

 

展逸云一愣,也想起了当初在魔界遇到的那个给他看脖子上剑伤的女子。沉默了片刻,他说:“你还是我认识段水泽吗?”

 

段水泽沉眸:“现在是,之前……”

 

“现在是就好了。”展逸云开口打断他:“以前的事别提了,以后有我陪着你,雷劫那些的,自己犯得事儿,我陪你一起扛着。”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