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婚恋文 > 正文

日暮,宇文护有多爱独孤般若

时间:2018-05-15 08:04:22 标签: 宇文护,独孤

~第一回~日暮~ 天边一片红彩,大漠的太阳高挂在西方山顶的上方,山峡的尖顶,把太阳的一角,和更远的景色给挡住了。

大漠大片滚滚黄沙,在落日映照下变得通红,广阔的大地上,有一队车队正在赶路,车队前后共有五十架牛车,显然是最盛大的车队,车队的四周,有一队约百人的骑兵左右护卫,骑兵队中,有人举着通红的大旗,上边绣了一个大字:「唐」。

「晓风,你知道古拉山脉的另一旁,是什么地方?」 武者站在峡边,拍一拍身边那男孩的头,指向另一边挡住太阳的大山问道。

「孩儿知道。

」 男孩身穿皮革制的马甲,腰间挂着马刀,棕色长发在身边束成一条辫子,英气迫人,潇洒自如,他微微一笑,答道:「山峡的另一边,是马格杜绿洲,绿洲的尽头,是神的所在地──圣都华昌。

」 武者身穿和男孩一样的装束,腰间挂住一长一短的双刀,他一伸懒腰道:「圣都华昌!那是大漠的救世主色空法王的居所,他老人家所说的就是真理,他是我们的神,他门下的苍狼骑士,就是我们大漠的守护神。

」 「爹!」 「嗯?」 「那我不明白了。

」 晓风一抓头上青丝,略带怀疑地问:「那我们为什么要做马贼,做苍狼骑士的敌人?」 「大漠上有许多不公平的事。

」 武者登时收起脸上笑意,略带不忿,神色凝重道:「那是法王,和骑士都不会处理的事。

爹之所以来做马贼,就是要纠正这些不平之事。

」 他停了停再说:「我们做马贼如此之久,可有跟骑士们交手没有?」 「没有。

」 「那就是了。

」 武者说:「我们的敌人不是真武宫和骑士们,而是那些贪图利益不理会大漠人民死活的奸商。

」 「爹,我又不明白了。

」 「嗯?」 「法王明知那些奸商做的坏事,他为什么不阻止他们?」 晓风一脸天真地问道。

「爹也不知道。

」 武者歎一口气道:「可能是太忙吧。

」 「太忙?」 晓风有点不满地说:「他可是我们的神,怎能因为太忙而不理人民的死活?他那有资格做我们的神?」 武者大怒道:「你不可以这样骂法王尊上的,他是我们的神,也许他有他的旨意呢?」 他再歎口气,显然对自己的说话也没有信心:「我也不知道这样做符不符合法王的旨意。

我只是做我认为正确的事,捍卫我眼中的公义。

」 晓风略带兴奋地说:「爹爹的公义,就是我晓风的公义。

我长大以后,要像爹一样,做一个横行大漠的马贼,捍卫我们的公义。

」 武者勃然大怒:「不可!绝对不可!」 「为什么?」 武者歎出第三口气,道:「我不知道,做马贼,始终是违反神圣法律的事。

也许在不久的将来,我便会受到惩罚。

」 「爹!」 晓风亦歎一口气道:「别这样,你对大漠的热爱,还有对真武宫的忠诚,法王会知道的。

」 武者听此不再回话,把话转开:「晓风你长大之后,要到真武宫去!」 「为什么?」 「以你天份,一定能被法王选中的。

」 武者停一停说:「当上苍狼骑士,就有捍卫公义的能力。

你要做神身边最忠实的信徒,大漠的守护者,就似你拓跋叔叔般。

」 晓风不再回话,低下头来沉思。

独孤姓现在还有吗

「团长,是时候了!」 崖边走来两名青年武者,向那武者躬身行礼。

「好,兄弟们上马,是时候干掉唐云那狗贼了。

」 武者说:「晓风,你也上马吧。

」 独孤晓风结束了沉思,整理一下身上的马甲,跨上身旁的战马。

这时,峡边已聚集了约二十骑,身穿和父子二人一样的马甲,手持兵器,有的是马刀,亦有长矛。

「唐云,是我们大漠的首富,但他非但没有协独孤姓现在还有吗助法王尊上改善人民的生活﹐而是勾结外面的异教徒,将那些忘忧草卖到大漠来。

我们大漠出产的黄金、白银已经不多了﹐为了买这些害民的,又大量流失到异教徒的手中,大家说,这唐云,该杀不该杀?」 一众骑士大声答道:「为民除害,义不容辞。

」 武者勒起马头喝道:「沙暴马贼团!冲呀!」 言罢一声怒喝,一马当先冲向山下。

二十骑紧随其后,向山下的车队杀去。

车队周围的骑兵,也注意到沙暴团的存在。

为首一人指马上前,举刀喝问:「来者何人?」 武者独孤燕云冲在最前,他冲到骑兵首领身旁,一声不吭,拔出腰间短刀一掷,短刀插中首领胸口,他立时从马上堕下。

独孤燕云勒停战马,从骑兵首领的尸身上拔回短刀,豪迈地大笑道:「在下沙暴独孤燕云,我今天的目标只是唐云,你们只是僱佣兵,无必要为他卖命。

将他交出来,我就饶你们不死。

」 站在最前的两名骑兵互望一眼,突然纵马上前,一拔马刀,一挺长矛,向独孤燕云攻去。

独孤晓风冷笑一记,从马上跃起,连环两刀,登时把疾冲的两名骑兵斩下马来。

独孤燕云大笑道:「还有人要送命来吗?」 百多名的骑兵,在只有二十人的沙暴马贼团前,竟没一人敢再动手。

他们抛下手上的兵器,静静地散去。

不一会儿,广阔的大漠上,就只剩五十架载货的牛车,以及一架载人的马车。

独孤燕云走下马来,走到马车的旁边,说:「所以,你最终都是落入我手上。

唐云你可有想过自己会有今天。

」 马车内传来一道沙哑的声音:「独孤燕云你真的太天真了,你若杀了我,苍狼骑士团一定会找上你的。

」 「若法王知道你的罪孽,他也一定会斩杀你这奸贼。

」 独孤燕云说。

唐云沙哑的声音,发出极难听的笑声:「你以为法王真的不知道我在做什么?我能当上大漠的首富,正是因为我身后有法王的支持。

」 「够了。

」 独孤燕云有点不悦地说:「这不重要了,反正你今天会死在这。

」 他拔出长刀,一声怒喝,向马车疾劈而去。

突然人影掠过,马车已被刀风撕成碎片,一个黑袍老汉站在车尸旁,冷笑道:「真可惜,唐二爷早猜到你想对付他。

中国现在有多少姓独孤

他不在这,他现在应该在圣都,你想杀他,恐怕迟了一点。

」 独孤燕云的眼瞇成一线,左拳紧握,显然相当愤怒,黑瞳上渗出一丝杀机,他冷冷问道:「那你,到底是谁?」 「圣门宇文尉。

」 老人答道:「奉圣门三王宇文无双大人的命令来此,唐二爷的安危象征圣门在大漠的利益﹐我是不会让你杀死他的。

」 「既然如此。

」 独孤燕云冷冷道:「你竟然来代他来领死,异教徒。

」 右手长刀虚劈一记,指住眼前老人,刀身反出日暮的红光。

老人定睛一看,失笑道:「这是『焰舞狂沙刀』戈壁。

」 「不错!」 独孤燕云说:「狂沙飞舞形成的沙暴,正正是大漠人民的怒意。

你就成为戈壁刀下的亡魂。

」 「要杀我,恐怕你得显点本事。

」 「喝!」 独孤燕云不再回话,一挥手中「戈壁」,一阵沙暴,在日暮的红光中向宇文尉席捲而去。

… 宇文尉一声怒喝,跃上半空,右手一扬,三道雷光向独孤燕云去,一取刀身,一取手腕,另一枚较狠毒的直取脑门。

独孤燕云也非省油的灯,右手戈壁一挥,挟住两道雷光的闪电锥登时坠地。

同一时间,他左手的短刀一拉,护住脑门,三口闪电锥也被击落了。

宇文尉「咦」了一声,手中却没停下来,再度出两枚闪电锥,同时从背上取下中国现在有多少姓独孤十文字枪。

独孤燕云两刀一掠,把闪电锥再次打了下来。

宇文尉一声怒吼,十文字枪直取独孤燕云的胸口,独孤燕云戈壁一格,随即旋身借枪侧的空位杀上去,左手短刀直劈宇文尉的面门。

突然间腰间一痛,独孤燕云吃了一惊,宇文尉在一刹间拉后补上一枪,独孤燕云向后一滚,宇文尉乘胜追击,枪头挟着电气向独孤燕云刺去。

独孤燕云刚站稳身子,字文尉的十文字枪已刺到,危急之际,独孤燕云右手戈壁刀一挡,登时扬起一阵沙暴,宇文尉不敢大意,长枪一转,已退了出来。

独孤燕云松一口气,突然右足一阵剧痛,他站立不稳,登时跌下,只见长枪头的十文字刃正飞回去,刃上淌着的恐怕就是划破自己右足的鲜血。

宇文尉冷笑一记道:「我这口『雷呜十文字』,还可以吗?」 他停一停道:「枪口的十文字刃,可以当作回力暗器的,够厉害了吧。

」 独孤燕云眼神森然,冷冷地说:「真是无可救药的笨蛋。

」 「什么?」 「居然在战斗时向对手讲解自己暗器的特色,实在笨得要命。

」 他冷笑一记道:「你们这群异教徒,不‥‥‥是你们中土邪门的精英,都像你这样?」 宇文尉恨得牙痒,表面却不动声色,十文字枪一挥,喝道:「我们再来!」 独孤燕云疾冲向前,右手戈壁向宇文尉劈去。

宇文尉连退两步,同时不忘还上两枪,独孤燕云的刀招朴实无华,但出刀的方位之准,速度之快,力量之强,每一刀都足以把宇文尉迫退一步。

然而宇文尉却亦是高手,每退一步,总能还上一枪,凭十文字枪刺击的威力挡一挡独孤燕云的气势,他才能嬴得后退的空间,但形势上,始终是被独孤燕云迫住。

宇文尉心念一动,突然不再闪避还枪,而是一个咬牙,举枪挡独孤燕云的戈壁。

哗啦一声,宇文尉受刀上斗气一震,吐出两口鲜血,但他亦借刀劲弹开三步,左手一挥,五道雷光同时出,另一边枪口的十文字刃也了出去。

中国现在有多少姓独孤

「早就猜到了!」 独孤燕云右手戈壁一勾,把十文字刃勾住,他顺势当作暗器扔出,登时把闪电锥都打了下来﹐同时左手短刀空接攻上去。

宇文尉的长枪一格,喀的一声,长枪断开两截,宇文尉再抵受不住,吐出鲜血,独孤燕云的短刀已指住他胸口。

宇文尉苦笑一记,问道:「你的长刀是神器级别的戈壁,那这口短刀又什么来头,居然可以斩开我的『雷呜十文字』。

」 「尊空刀。

」 独孤燕云道:「这是法王大人祝福过的刀。

」 「原来如此‥‥‥」 「都回答了你,那你死得瞑目了吧。

」 宇文尉突然狞笑一记,只见一阵电光爆开,把旁边观战的晓风和马贼都摄住了,地上散落的闪电锥发出极大电气,形成一道电气壁,把独孤燕云困在当中。

「电气地狱。

」 宇文尉笑道:「别以为我的闪电锥只是单纯的暗器,它们可是发动电气地狱的媒介。

」 他右手一扬,一道强大的雷击向被困的独孤燕云去。

「受死吧!」 「爹!」 独孤晓风惊叫‥‥‥ … 狂风怒啸,银白刀光在电气中劈出一道裂痕,将宇文尉右手挥出的雷击一口气轰开,但听金属撞击的声音,地上闪电锥被刀光刮起的沙暴捲飞,电气地狱随即烟消云散,宇文尉脸上的惊诧尚未消去,独孤燕云已将短刀掷向其胸口。

鲜血溢出,宇文尉已成为一具没有生命的尸体,缓缓倒地,独孤燕云冷笑一声,将插在宇文尉胸口的尊空刀重新拔出,亮银的刀身不沾一点红,独孤燕云在刀上轻轻一吹,随即收回腰间。

此时,马贼间才爆出如雷的掌声独孤伽罗的姐妹。

独孤燕云微微一笑问道:「风儿,这奸贼刚刚说甚么?」 晓风答道:「他说唐云那老贼在圣都!」 独孤燕云嘴角微微扬起,饱历大漠风霜、精明干练的脸上露出不可一世的自信:「那就去一趟圣都吧!」 马贼间再次爆出欢呼! … 圣都,华昌‥‥‥ 「不愧是圣都!这里跟辛德拉那些地方比较,简直是天堂和地狱。

」 晓风讚叹道。

「的确如此。

」 独孤燕云叹道:「真武宫便在圣都的中心,圣都的北面,全是那些富商高官的府第,最高司祭杜古拿大人的家、你拓跋叔叔的家,当然还有我们此行的目的地‥‥‥」 独孤燕云语气渗出一丝冰冷的杀意:「唐云的大宅,云雨居。

」 「爹?」 「嗯?」 「云雨居就在拓跋叔叔的家旁边,真武宫的附近,虽然爹和拓跋叔叔是兄弟,但爹亦跟我说过,我们做的,是违反神圣法律的事,爹这样高调在圣都攻击云雨居,就不怕和拓跋叔叔为敌,甚至惹来法王尊上吗?」 独孤燕云咳了一声道:「我们来之前,我已托你铁二叔调查这里,法王尊上此刻正在闭关,你的拓跋叔叔在外面执行任务,而杜古拿司祭大人则在并连,明天才会回来。

此刻云雨居中,就只有唐云本人的佣兵团,以及几个中土来的人。

」 他咬一咬牙,道:「邪门那群异教徒,来这里恐怕也不是为什么好事,难得他们在,那就把他们一网打尽吧!」 晓风问道:「那爹想何时发动攻击?」 独孤燕云抬头一看天空,道:「现在才刚日落,该没这样快吧!夜一点,让我们在暮色掩护下,从云雨居后壁攻入去‥‥‥」 晓风突然转身,快若闪电般欲拔刀劈向身后。

谁知对方比自己更快,强壮的手臂把晓风的手按在刀柄上,晓风一惊,右腿马上向那人腰间踢去,那人不慌不忙,身子一沉,右肘在晓风左侧一撞,登时把晓风撞在地上,晓风一个翻身,马上从地上弹起,但见眼前那人拉下罩住脸的头巾,露出熟悉的脸孔道:「很久没见,风姪的警觉武功也大有进步。

」 晓风登时扑了上去:「铁二叔!」 那人身形庞大健硕,头脸戴上以大漠人常用以挡沙的头巾,身穿浅棕色的轻装甲,腰间挂一口马刀,作为招牌的双枪却不见了,不是别人,正正是独孤燕云另一个结拜兄弟,沙暴马贼团的第二号人物「双枪」铁刚。

铁刚哈哈大笑,缓缓把晓风推开,便对独孤燕云说:「大哥好!」 独孤燕云看到很久没见的义弟亦颇为激动,难掩平日难得一见的笑容说道:「兄弟好!」 铁刚说:「部队们已安置好,我把小队长们都请来我们城内的据点,为作战前最后会议做好准备,大哥请来一趟吧!」 独孤燕云点点头道:「当然要来,风儿该没有来过我们在圣都的据点吧!」 铁刚哈哈大笑:「圣都南城,算是贫民区般的地方,话虽如此,却仍远比边境的城镇要好,小队长们正在那准备饱吃饱喝呢!」 独孤燕云问:「那其馀兄弟呢?」 铁刚答道:「他们早已吃饱喝足,正准备一展身手呢!」 言罢指指刚过了一道铁桥,道:「圣都的中心是真武宫,由华昌河贯穿全城,分开南北城,我们刚过了铁桥,这便是南城了。

」 他转身指向城镇的另一边,比起宁静充满大屋大宅的北城,南城密密麻麻布满了矮小的房屋,人多挤逼,但远比北城热闹。

路过人多的市集,虽然热闹,比起俗气的边境城镇和乡郊,多了一份都城的庄严。

铁刚把两人带到南城中的一间酒馆,三人走到酒馆后,只见一条通往地下的楼梯。

铁刚指住楼梯,微笑道:「独孤姓现在还有吗请。

」 晓风已听到极吵的声音,一阵酒香肉香从地道中传出。

独孤是什么意思

是大漠傅统烤肉的味道! 好久未尝到了‥‥‥ 晓风心道:能在开始前饱餐倒也不错! 毕竟他跟着父亲的部队,从辛德拉追击唐云的三支商队,千里纵横,直至几日前才追上最后一支,本以为唐云和商队一起,干掉他就一切都完了,谁知千辛万苦追上的,只是由邪门宇文尉假扮的分身﹐因此便从那边马不停蹄的赶到这儿。

圣都﹐华昌。

让一切在这终结吧。

地道的尽头传来一点的光线。

… 只见地下据点是远比酒馆大的货仓,虽位处地下,但灯火通明。

中间的大方桌上,放着马奶酒和烤羊肉,桌边则坐着沙暴马贼团的队长们。

他们见到独孤燕云和铁刚,都站起身来,躬身示意。

独孤燕云点一点头,道:「各位辛苦了!预备的工作如何?」 铁刚答道:「各部队们大约共三百人,此时该在云雨居后山,我们在那边地下掘了临时据点,弟兄都在据点内。

」 独孤燕云又问:「那云雨居的布防呢?」 铁刚笑指坐的右边最远处的一名青年道:「赫兄弟负责监视云雨居,由他来说,最是合适。

」 那青年站起身来,他身形高挑瘦削,但臂上肌肉依然显得有劲,身穿棕色皮革,一副标准的轻装备,最令人注意的,是他右眼戴上了海盗般的眼罩,左眼的光芒充满自信,却又带点沉,和他背上的弓箭配起来,肯定就是一个出色的弓箭手。

晓风不禁暗暗留心,他身上的气势,和身旁的几位小队长,是截然不同的级数。

青年站起身来,向独孤燕云道:「小弟赫达志,见过独孤大哥。

」 独孤燕云摆手道:「原来是赫兄弟,虽然今日是第一次见面,但你的光荣战绩却早已传到我耳中。

」 青年脸上全无喜意,嘴角却似不情愿地微微扬起,道:「这都是托铁二哥的福。

」 独孤燕云哈哈大笑:「要凭弓箭下十人以上,没点技术也不行,这值得我敬你一杯。

」 然后拿起酒杯,向赫达志举杯。

赫达志连忙拿起酒杯,向独孤燕云回礼。

独孤燕云笑着放下酒杯道:「你可以报告了。

」 「是!」 赫达志答道:「因为这是圣都的内部,所以比起其他唐云的据点,云雨居的布防却不严密。

」 他在桌上打开地图道:「云雨居的外壁上有两座高塔,塔上有弓箭手把守,大约一个时辰,卫兵便会巡城壁。

只要避开那时间,城上的布防就只有双塔了。

我们从后壁攻入,是花园的位置,正前方是云雨居的正殿,正殿后便是唐云的居所,而正殿西方,是唐云佣兵团的军营,大约潜入去后,佣兵们便马上反应,他们人数不少,颇为麻烦。

」 独孤燕云道:「既然如此,便让他们见识马贼的厉害。

要在他们未能反应前,就割下唐云的人头。

」 「闪电作战?」 铁刚又惊又喜。

「正是!」 独孤燕云道:「我和铁二弟、风儿会先潜到双塔上,把双塔的箭手解决,然后打开云雨居的后门,你们在那直冲入来,在正殿东的小路绕去,直接到唐云的居室,把他干掉。

之后就在云雨居正门杀出,绕路到圣都北门,直冲到尽头山脉那边,我们在风音峡才休息。

这样可以避过唐云的佣兵,在他们未准备好前就完成目标,更重要的是可避免因和佣兵的战斗引来大漠圣军,甚至是苍狼骑士,记住,留住性命才是关键。

」 「了解。

」 队长们齐声高呼,士气高昂。

「现在正值日暮时份。

」 独孤燕云冷笑道:「大家好好吃喝休息,天一黑,我们就乘暮色干掉那奸贼!」 言罢把身边的一块烤羊肉撕了下来,递到晓风手中道:「风儿你也累了,吃吧!」。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