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兽人文 > 正文

诡计,柔宇科技600635

时间:2018-07-11 08:30:02 标签: 柔宇,诡计,科技

【第十六章:诡计】 方沐心油画饭桌上的柳氏那可是八面玲珑、左右逢源,倒是把五爷和六爷招待的服服贴贴。

祈王自是知道这侧福晋总有两把刷子,就见那一道道的佳肴,都让人食指大动,回味无穷。

「侧福晋厨艺精湛,这一道道真是山珍海味呀。

」五爷允骥发自内心的称讚着。

六爷允佳也不吝啬地说着:「是呀。

侧福晋的手艺的确精湛,恐怕连我那云佳居的厨子也比不上。

」 就见柳氏笑得更是艳丽了,柔媚的说着:「两位爷真是笑话妾身了,妾身只是卖弄卖弄,还望两位爷不要嫌弃。

」说完,迳自起身的帮两位爷斟酒。

方沐柔许是月份大的关系,最近的胃口愈发不好,面对这一道道美味的佳肴,她却无法下咽,毕竟都是口味重的料理,总是令她作呕。

但就算再没眼力也知道眼前这状况大家可都是称讚柳氏的,如自己再不识相些,恐怕也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索性也就跟着夹着几道吃了起来,但胃里却是翻腾不已的难受。

祈王看着两个弟弟的满口称讚也是感到于有荣焉,对坐在一旁的柳氏更是轻轻的抚着她的手表示着满腹欣慰。

本就感到这胃里不适,再看向这古代传统男尊女卑的气氛,方沐柔还是不习惯,不禁又想起了那日皇后叮嘱的雨露均霑,更让她感到一阵恶心和委屈。

这场饭局里柳氏可是能言善道、哄着爷们开心,方沐柔却是一句话都插不上。

用完膳后她也没想多待,但看着他们还意犹未尽的要到大厅里继续喝茶聊着,她就打着更衣喝药的名义先行离开。

当然这心里不免还是有些吃味了起来,看着允祈本就和允佳交情好竟也就聊得开心没注意到她的心情。

唉…方沐柔,妳还能倚靠谁?这句话反复在心底震了震。

虽已渐渐入夏但毕竟还没到那盛夏的毒日头,午后的微风伴着温暖阳光甚是让人感到惬意和慵懒。

本来就在府邸里又有允祈陪着所以就没让侍女们跟着,方沐柔自己走着走着却又走向花园那片被填起的水池草地,刚刚的气氛倒让她郁闷了起来,她又躺在那熟悉的位置享受着这午后的寂静。

当初选择了留下,是为了允祈也是为了,可到现在还是不时怀疑着自己的决定是对还是错,方沐柔想着想着摸着那圆鼓的肚子,不禁喃喃说着: 「宝宝…可能之后就只有你了。

」说完,也不知是不是贺尔蒙作祟,那眼泪就像水龙头般的哗啦哗啦流着… 总是觉得受了委屈,才感到徬徨无助,本就不是这时代的人,却只因着已把一颗心交了出去,却必须得要嚐尽与人共事一夫的人生。

许是哭得累了、乏了,方沐柔只觉得困意袭捲而来,闭上眼就缓缓睡去了。

允祈走到了暖春阁却见春夏秋冬一脸疑惑,夏香直接了当的问着:「王爷怎么自己过来了?嫡福晋还在前院和六爷聊着吗?」 允祈一听脸色顿时紧张起来,怎么她没回来?这心里就是感到一阵慌。

刚刚席间就知道她用膳用的不香却还是勉强着自己,才把两个弟弟领到大厅就让那爱生事的柳氏去应付着,只想赶紧来看看她,没想到这人却没回来。

柔度

正当春夏秋冬也意识到自家主子不见了的时候,总是隐身藏着的飞影一个闪身的就出现在祈王跟前:「嫡福晋可能乏了,睡在花园那了。

」 祈王点头表示明白,还是依旧示意着飞影得随时看紧以及保护方沐柔的安危。

大厅里六爷允佳因方沐柔的先行离席,也自觉无趣,便就告辞离开。

就见五爷允骥看着那娇媚的柳氏,倒也充满了兴致。

「五爷怎么这样看着妾身?倒让妾身不自在了。

」说完,还摀着嘴浅浅笑着。

允骥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想着这四哥的祈王府还是真是深藏不漏,有这么一个招人的侧福晋外,还有那总可勾去人心的嫡福晋。

没正经的说着:「看着侧福晋娇媚,本王也有些酥麻了起来。

」 知道五爷一向风流好色没个正经,今日亲眼所见,柳氏还觉得有些招架不住。

但这心底也不知怎么的总想讨好他。

等着方沐柔醒来已是傍晚,发现自己竟在自己内寝的红木架子床上,这头有些晕腻起来,咦,记得下午不是在花园的水池草地躺的嘛。

就见春夏秋冬还有兰姨直说她太累了,夏香说着:「主子是您自己走回来却又说乏了又去躺的呀。

」 听着她们这样说,方沐柔只是觉得奇怪,她明明就在花园里的,啊,可能真的是太累了,就快要接近生产了,这记忆力愈发差劲了。

这天一早柳氏来正院请安,方沐柔虽然不太喜欢柳氏那狐媚的样子,可她自己也知道生活在这世界里,柳氏这样也是无可奈何。

柳氏恭敬的请了安后,随即说着:「嫡福晋也快要生产,妾身想去镇安寺上香祈福,还请福晋同意让妾身能够出去一趟?」 方沐柔本就没有想打算拒绝,毕竟她那骨子里还是自由习惯的人,这要出去就出去呗,没想到出去一趟还得主母同意,这日子也太哀伤了,于是笑了笑同意,柳氏这就开心地出门了。

看着最近的局势,夏香揶揄着:「侧福晋最近像是转性的样子,这从前可不爱进香求佛的,最近这些天倒是很常去呢。

」 秋云也说着:「是呀!本来以前还会去爷的书房闹着,现下倒是乖的很,只有每日蔘汤的送,王爷还夸她懂事了。

」 「虽说王爷每晚都宿在暖春阁,但主子毕竟月份大了也不好侍候着,侧福晋怕是在等待机会呢!主子可也要想着法子才行。

」春喜想了想,忧心说着。

方沐柔慵懒的半躺在卧榻上,或许这心早已认清,就见她淡淡地说着:「这种事情是强求不来的,若王爷要去,我也挡不了。

只是…」说的伤感,却顿了起来… 「只是如果结局是这样,那我也会有我的打算。

」深吸了口气后她说着。

春夏秋冬见她这样怅然,不像平常那样顽劣俏皮,却是有些担心了起来。

柔俪兰

就见一直隐身在外边樑上的飞影听了福晋这样一说倒是觉得有异,虽说这福晋对女人争宠的事情不上心,可这些日子也知道她是个小霸气的死心眼,怎么今日有这番见解,又想到那日祈王去花园寻了她回来后,要大家都不许提起的样子也实在奇怪。

晚上府邸书房里,用过晚膳的允祈正和六爷议着事。

「这运送粮草至东北一事,四哥看来已有了主意。

」六爷抿了口茶笑着说。

祈王似笑非笑,信心十足的说着:「是的,这次就不走山路了。

改走这边。

」说完往桌上地图上一指,六爷看了甚是疑惑的蹙眉。

祈王接着解释着:「我看三哥最近动作频频,看来是按耐不住了,得走其他路线这才安全些。

」 六爷嘴角微扬笑了一下:「我安插的探子来报,五哥似乎和三哥接上了。

这五哥也不晓得在打什么主意,平日那青楼妓院的溜达,不然就是去强了哪个官家的女儿,怎突然对这些官场上的事也上了心。

」 想到五弟,允祈这心就来气,闷哼了一声:「依他那性子恐怕是有事求于三哥,而三哥定可满足他,不然他还能成什么气候。

」 「可平常他跟三哥就不是一路的呀。

四哥你说,五哥这是要求什么呢?」六爷允佳想了想却还是猜不出,心想这聪颖的四哥一定知道。

允祈拿了桌上的茶杯饮着,若有所思地看着六爷,正想回答时,就见书房门外高公公急喊着:「嫡福晋,主子正在书房与六爷议事,王爷说了不许任何人靠近的。

」 就见那清亮的俏皮声音说着:「那是你们主子,我可是来找六爷的,跟你们王爷有什么关系呢。

」任性又霸道的理让高公公是一阵哑口无言。

这时门外安静了下来,允祈和六爷还疑惑了起来,想着那俏皮小妮子怎么不说话了,难不成…赶紧开了门,就见外头的石梯上,方沐柔正安静地席地坐着,惊讶的望着满天星空。

见着他们出来,她灿烂的回眸笑着:「允祈,没想到最美的景色竟然是在你的书房外头,难怪你不许人靠近,小气!」说着又气呼呼的。

允祈见她这般甚是无奈又好笑,赶紧搀她起身,叮咛着:「外头石梯凉,快起来。

都要当额娘了,还这样气。

」 允佳看着这书房外头的夜色,也是讚许道:「听柔儿这样一说,的确四哥书房外的夜空甚美。

」允祈听他这样说,也望了出去。

这时方沐柔喊着:「那还不好好喝一杯,妳们快把东西拿过来。

革柔

」说完示意着站在远处的春喜、夏香。

允祈赶紧拉着她慌张说着:「柔柔要做什么?有身孕不可饮酒的。

」 就见春喜、夏香把餐篮里的点心、茶水拿出来,摆好放到书房院子的石桌上。

然后领着其他人一起退下,就剩三人徜徉在满天星海里。

「没有饮酒,只是喝茶吃点心聊聊天。

」说完拉着允祈和允佳就往那石桌旁坐了下来。

这晚他们三人聊着甚是欢喜,听着方沐柔讲一些奇异怪事甚是觉得惊奇,连平常不常笑的允祈都笑得愉快,方沐柔看着他们开心,心底也是愉悦的突然就感性的说着:「我永远都不会忘记今晚我们三人这样开心的回忆。

」 允佳本就觉得方沐柔时常都爱讲些糊话,见她这样一说只是皱眉,可一旁的允祈听了却觉得这心空的厉害,看着那俏皮清丽的美人儿,在这星空下像只自在的彩蝶,是种想抓也抓不住的距离感。

这天午后,京城某胡同里,五爷允骥暗身在这一处宅邸,就见那朝思暮想的媚人乘着的马车缓缓在屋前停下,下车时还巡着四周甚是小心。

进了宅邸里,那风流好色的五爷紧紧贴了上去笑着:「柳氏今日来晚了。

」边说着那手也自然的探进去那酥胸揉着那股浑圆。

这般的刺激,自然让柳氏娇憨的喊了出声:「啊…五爷慢点…妾身这…」 一阵云雨过后,柳氏疲惫地依偎在五爷允骥的怀里,神情尽是满足。

允骥看着怀里的媚人也邪笑了起来,心想着这四哥的女人被他征服的痛快;想着那天见面后若有似无的勾着,竟就勾着了。

要她借着几次进香的借口,两人总是躲在这处隐密的宅邸里鱼水之欢,这才知道这狐媚的女人也让四哥晾够久了,那股热情不说还很卖力,只是没想到她竟要他投靠三哥,这争权斗争上的他可是没兴趣,可是那柳氏说了如果三哥当上皇帝,那四哥注定也是得认命的呀,三哥若是皇帝那可就能呼风唤雨,这要让齐尔济沐柔认谁做夫君,那也是谁也不能不从的,想到这…一心都想得到那女人,自然是得投靠了。

柳氏只觉得这几次实在刺激,一开始的确只是因为寂寞刚好遇上了五爷的勾缠,没想到几次下来倒也食髓知味,再想到三福晋姐姐说了,这三爷已谋划要争权的,朝中大臣已拉拢了不少不说,如果再有几位爷的投靠那势力也就大了,重点是这后宫也有人撑腰着,那自然是得多帮忙拉拢着。

刚好五爷撞上了就顺势拉了进来,如果能把齐尔济沐柔弄走,那祈王爷也就只能是她一人的了。

两人想着想着互看着彼此都笑了起来,这可是各有鬼胎的彼此谋划着… 六月下旬,这天午后,方沐柔羊水破了… 允祈来回在外间走着,心里满是焦急,就见下人们是一桶一桶热水往里送却是一桶一桶血水往外出。

里头方沐柔的尖叫声不曾间断又伴随着她不自主的哭喊声,让外头的允祈听了实在于心不忍,自是知道女人生娃儿是痛苦,可看着那心爱的小福晋在里面受苦着,这心里头实在是难受。

里头的方沐柔已痛得晕头转向了,意识也有些模糊不清,她好累呀。

「主子,主子,再加把劲,小阿哥就快出来了。

」兰姨见着她气若游丝,惊慌的喊着。

一旁的春夏秋冬看到福晋的惨白脸色,也跟着在一旁唤着:「主子,不可睡呀、不可睡呀。

」 就见那产婆已大汗淋漓,见着体力透支的福晋,惊喊着: 「快拿蔘片给福晋吊吊气,福晋…福晋…难产了」。

方沐心油画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