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兽人文 > 正文

百陈兔来了,相学最有福气的7种鼻子

时间:2018-11-14 08:01:25 标签: 相学,有福气,鼻子

我问鹰钩鼻想清楚没有,鹰钩鼻说想啥,我胡歌的鼻子是鹰钩鼻吗说你那高一的位置不想坐了。

鹰钩鼻说坐啊,为啥不坐,他跟我说不行就这两天,我说你可得抓紧啊,鹰钩鼻说他知道了,我说行,那我就去教室了。

到教室以后碰到耕田跟太君了,他俩问我昨天打亮哥的时候为啥不叫他俩,我说不是我的事。

我也是去帮忙的,太君说让我下次有事一定得叫他。

好让他也出出风头,我想了想说那行,过几天鹰钩鼻可能要把高一的都给找过来谈话,你俩到时候一起来吧,耕田跟太君应了一声就走了。

女生鹰钩鼻面相

下午快放学的时候柳柔还给我发了个短信,因为太远,纸条传不过来,她问我说一会去哪吃饭,我说随便,说实在的,我是真不想跟她去,不是怕被鹰钩鼻他们看见,而是怕缠上柳柔就没好果子吃。

我总感觉柳柔就像是来克我的。

放学铃响了,柳柔跑过来跟我说走吧,我收拾了下东西说你先去,我随后到,柳柔说也行,然后跟我说出去了给她打电话,我点了点头,柳柔刚要走,我们班主任却进来了,拉着柳柔说让她别跟我这样的学生说话,怕耽误她,我心想我还不想跟她说话呢,班主任跟柳柔说她最近拉下的课程有点多,说她今天不开会。

来给柳柔补补课,说着就把柳柔给拉回座位上去了,柳柔看了看我,跟班主任说她今天有点事,要不改天吧,班主任说有啥事放到改天,难得我今天有时间,我给柳柔招了个手,然后就回宿舍了。

呆来节划。

鹰钩鼻整形价格

刚到宿舍。

鹰钩鼻好看吗鹰钩鼻也在,他说等了我一会了,说不行的话今晚上就先通知住校的这帮人,咱井水不犯河水,跟高二的扯不上关系,他们要找事的话那就等日后再说,我说人家凭啥找你事,怎么着也得等你把这位置坐稳了,鹰钩鼻说那倒也是。

我俩正聊天呢,听见外面有人喊我的名字,我说哪个傻比啊,鹰钩鼻就跟我往外走,原来是太君,我问他咋了,太君说学校门口有人找我呢,我说谁啊,太君说不认识,是个女的,长的倍漂亮,还让我给他介绍介绍,我当时就想起了冷漠然,我心想不是跟她说过了么,可是鹰钩鼻在这,我又不好意思让太君打发她走,太君说让我赶紧去看看吧,高二的那些人都围过去了,我看了看鹰钩鼻说我过去一下,鹰钩鼻说他也去,我没说话,就往校门口走去。

到校门口确实围了三四个人吧,不过看不见围起来的是谁,我跟鹰钩鼻只能往跟前走,离近了才发现,居然是陈兔,我当时都愣住了,我喊了陈兔一声,陈兔往这边看了一眼然后就跑过来了,鹰钩鼻说你俩聊啊,我回去了,我说行,你先去,一会去找你。

我问陈兔啥时候回来的,咋不告诉我一声,陈兔说刚下车就来找我了,说要是给我打电话不就抓不到我的小尾巴了么,我想还好今天没跟柳柔出去,我说看你说的,陈兔问我说刚才那是鹰钩鼻么,我说是啊,陈兔问我你还跟他在一块呢,我说都是兄弟,还没到崩的那一步,我跟陈兔说鹰钩鼻打算当高一的老大胡歌的鼻子是鹰钩鼻吗了,陈兔说他爱干啥干啥去,说他就是瞎嘚瑟,迟早得让人干死到大街上,还说让我没事离他远远的,他就是个惹事精,我说知道了。

鹰钩鼻和驼峰鼻的区别

我问陈兔说他不是要去海南吗,陈兔说她妈跟旅游团去了,她自己在姥姥家待的无聊就偷跑回来了,我说你一个人坐那么远的车啊,你可真行,陈兔说那当然,她问我说这两天小桃心联系我了么,我说联系了,陈兔问我俩又背着她干啥了,我说她给我打电话说你联系她了,陈兔说是啊,我说你还给李雪飞说了,陈兔问我咋知道的,我说小桃心给我说的,我问她为啥给李雪飞说,陈兔说都是朋友啊,所以就说了下,我哦了一声,陈兔问我是不是吃醋了啊,我说你可拉倒吧,我吃啥醋,陈兔切了一声说我嘴。

我问陈兔还没吃饭呢吧,我带你去吃饭,陈兔说就是过来看我一下,等下她还要回家去,我问她回哪啊,陈兔说她奶奶家她家都行,反正有地方去,我说行,那你去吧,回去好好休息,明天给我打电话,陈兔说行,然后就走了。

当天晚上下晚自习鹰钩鼻就来宿舍找我了,跟他一块的还有卷毛跟大炮两人,鹰钩鼻说等一会熄灯了就叫那些人下去,然后该说的说清楚,我说行,卷毛说万一人家不给面子不下去呢,鹰钩鼻说那就打,打到他下去为止,反正咱们这么多人呢。

到十点钟熄灯了以后鹰钩鼻说行了,走,然后先跟我们宿舍的人打了个招呼说以后有啥事找他女生鹰钩鼻面相,然后让卷毛跟大炮通知人去,他跟我好直接下去,卷毛跟大炮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大约有十多分钟吧,校园里站了四五十号人,哪个班的都有,但是都是高一的,鹰钩鼻看看人差不多了,就说他现在是高一的老大了,说谁要是不服就站出来,说到这他停了一下,下面没人说话,鹰钩鼻说那意思就是没有了,说要是没有那大家都是兄弟,说既然是高一的就要团结,不能让那些高二高三的当软柿子捏,鹰钩鼻还说以后有啥事跟他说,他帮他们摆平,还说现在不要去惹那些高二高三的,跟他们井水不犯河水,鹰钩鼻说了半个小时,下面有些人都蹲在地上了,鹰钩鼻说没事那就回去睡觉吧,说明天能通知到的就通知到,他也就不费劲的跑了。

鹰钩鼻和驼峰鼻的区别

人散了以后鹰钩鼻拉着我问他说的咋样,我说一般吧,卷毛说鹰钩鼻有这方面的天赋,说去过大城市的人讲话就是不一样,我们四个往宿舍走的时候碰见了高二的那个霍东成,他指了指鹰钩鼻问他是高一老大?鹰钩鼻看着他说咋,他说没事,认下人,说回头找起来也方便,这话分明就是挑衅鹰钩鼻的,鹰钩鼻笑了一下说我就在那个宿舍,想找我随时都行,霍东成没理他,直接就走了。

到宿舍以后我问卷毛跟大炮晚上睡哪,鹰钩鼻说让他俩跟他走,他们宿舍床铺多,去了随便睡,还说我就爱钻到这破地方,鹰钩鼻神神秘秘的问我说陈兔回来跟我说啥了,我说那能说啥,就是问我最鹰钩鼻和驼峰鼻的区别近咋样,鹰钩鼻说问他了么,我说问了,鹰钩鼻问我咋说,我说你死的快了,鹰钩鼻骂了一句草就走了。

第二天学校就传开了,说高一老大是鹰钩鼻了,齐刘海还问我那个鹰钩鼻是不是我兄弟啊,我说是啊,要不给你介绍介绍,齐刘海说可拉倒吧,她可受不了,我寻思她是受不了啥呢,她问我说昨天在学校门口看见我跟一个挺漂亮的女的拉手呢,问我是不是我对象啊,我说你这眼睛可真尖啊,齐刘海说那肯定啊,问我是不是我对象,我说是啊,齐刘海说长的真漂亮,我说那必须,也不看看我是谁,齐刘海撇了我一眼说那姑娘眼瞎。

下课的时候小桃心给我打来了电话,她说陈兔回来了,我说来找过我了,我问她陈兔现在在哪呢,她说不知道,应该在家呢,我说陈兔啥时候找的你啊,小桃心说昨天下午啊,我寻思她不是回家了么,我问她们干啥去了,小桃心说跟陈兔喝酒去了,我说还有谁,她说还有李雪飞,我一听这名字就火了,小桃心也知道自己说错话了,她赶紧给我说就是吃了饭喝了一点酒,然后陈兔就回去了,其他啥都没有干啊。

我问小桃心能联系上陈兔么,小桃心说陈兔现在连电话都没有了,她也联系不上了,我跟小桃心说要不我去陈兔她家找她一趟吧,小桃心让我别着急呢,说陈兔肯定要给我打电话的,我心想咋能不着急,我给小桃心说陈兔要是找她去了,就让陈兔给我回个电话,小桃心说行,然后就挂了,我总感觉陈兔这次回来有点不对劲啊,这李雪飞,我迟早要干他。

胡歌的鼻子是鹰钩鼻吗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