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同人文 > 正文

妖蛊,小徒逆天:师傅欢宠无度

时间:2018-07-11 08:24:06 标签: 欢宠,小徒,师傅

第35章 妖蛊二 接着,场景突师傅在上然一转,只看见影山一个人坐在镜头前面。

「乔,你别拍了,我已经没那个心情了。

」 「你让我跟拍吧,如果能留下这个记录,以后若是有人也遇到相同的问题,或许这个记录就能帮上忙了,拜讬啦,师兄!」乔出声央求他。

「那好吧,可是我话先说在前头,如果涉及到个人隐私的部分,我可不答应。

」影山最后还是答应了。

「谢谢师兄。

」 「嗯,时间紧迫,我们还是赶快去找师父吧!」影山最后说。

镜头再转,直接来到影山师父的家门前。

「唷,真是稀客啊,二位怎么会同时出现在我家呢?」影山师父外出回来师父不要塞樱桃,正巧在自家门前遇到他们。

「师父,时间紧迫,我遇到难题了,特地来找师父,请师父能不能帮忙解惑一下。

」影山皱着眉头,毫不避讳,马上说明来意。

「什么事这么急?」师父见他深锁眉头,看似情况颇为严重的样子,马上道:「别站在这里讲话,我们进去再谈。

」 师徒三人马上走进屋里。

「说吧,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让你们两个一起来找我?」师父也不废话,直接挑明问,同时还皱起眉头,有些不悦道:「还有,乔,你别一直拍我,老人家可不喜欢上镜头。

」 「师父,这是为了做记录用的,您放啊~啊~啊~啊师傅心,我不会拍您的脸的,这样可以吗?」乔询问师父的意见。

「好,只要不拍脸就行,」师父这才回头问影山:「做记录?你们是要做什么记录?」 「是的,这就是我们来找您的原因,」影山先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冷静下来之后才开口:「师父,您听过「妖蛊」这种蛊术吗?」 「妖蛊?」师父沉思了好一会儿,脑中仍然毫无头绪,「这一时半刻的,要我想也想不出来,只是我一直觉得这个名字好耳熟,似乎在哪儿听过似的……。

」 三个人再次陷入沉默中。

倏地,师父猛然抬起头来,大吼一声。

「影山,这是害人自己动汤圆的蛊术之一,你问这个要干什么?」师父的脸突然变得严肃起来:「还不快从实招来?」 「师父,您放心,我不会去害人的,」影山强忍心中的悲伤,「是小伶,我是为了要救她才问的。

」 「莫非她中了妖蛊?」师父脸色又是一惊。

「是的,在我们去渡蜜月的时候,她不小心中了别人设下的妖蛊。

小骨

」影山痛苦万分的从嘴里一字一句吐出这些字。

「小伶现在人在哪里?」师父追问,「你为什么没把她也一起带过来?」语气中略带一点指责的意味。

「我也很想带她来,但是她现在蛊毒发作,根本就无法出门。

」说到痛在轿子里被两个温师傅处,影山的眉头揪得更紧了。

「今天是中蛊的第几天?」 「第三天。

」 「好,那你等我一下,我先进去准备一些东西,再跟你们一起回去看她,」师父语出惊人的接着道:「希望还来得及。

」 回到家之后,影山马上带着师父直奔房间。

「乔,你不要进去,留在这里。

」影山丢下这句话便转身进房了。

当他们两个走出来的时候,影山的脸色明显好了许多。

「影山,我只是先用天狼坠暂时压制它,让它不要在小伶体内到处乱跑,这并非长久之计,眼前也只能撑多久、算多久了。

」师父特别叮咛他。

「我明在轿子里被两个温师傅白,谢谢师父。

」 「还有,蛊术并非我斗降师的专长,之前虽然有涉猎,但都只是学到皮毛而已,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家里应该还留着那些相关书借才对,我现在马上回去查资料,如果有进一步的消息,我再通知你。

」 「这几天,一定要特别注意她的反应,如果有任何奇怪的地方,一定要马上打电话告诉我,记住了。

」 「我知道,谢谢师父,」影山真心的感谢,「如果没有您的帮忙,影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一想到小伶,他马上又红了眼眶。

「嗯,眼前最要紧的,还是赶快找到救她的师父不要塞樱桃方法吧,」这时,师父突然转向镜头道:「乔,你送我回去,你师兄要留下来照顾小伶。

」 「好的,没问题。

」 隔天,影山和乔两个人一大早准时到师父家报到。

「影山,我昨晚翻遍了所有有关于蛊术的记载,能解妖蛊的唯一方法,只有吃下一百颗鬼哭石,才能抑制小伶体内的蛊毒。

师傅我忍不了了给我

」 「你们有听过鬼哭石吗?」师父接着问。

「没有。

」影山摇摇头。

「我也是昨天看书才知道的,喏,你看这里……」师父直接翻开书本给他看。

「什么?竟然只有恶鬼才能练成鬼哭石?」影山看到,当场傻眼,「而且,还必须在恶鬼死前小骨生活的地方杀了它才能练成?」 「师父,如果那只恶鬼死了三百年,那我要到哪里去找他死前的地方啊?」这是影山马上就联想到的第一个问题。

「是啊,这我也无法回答你,」连师父都感到很无奈,「而且,你仔细注意看,书中还特别注记了一段话,你看这里。

」师父伸手在书本上指给他看。

「此方法因无实际测试记录,仅能作为参考,要使用前请谨慎评估,一切后果概不负责。

」书本上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

「也就是说,连作者本身都对这个方法没把握了?」影山抬头问师父。

「没实际参与过,谁都无法给出肯定的在轿子里被两个温师傅答案吧?师父也是过来人,怎会不明白其中的道理?」 「你回去再好好想想吧,按照目前情况来看,我估计天狼坠至少还能挡好一阵子,如果你真的决定要做的话,再告诉我。

」 「师父,您是不是脑子里有什么想法了?」自己跟在师父身边多年,自然多少都能了解师父说每一句话的含意。

「嗯,但是,也不算什么具体的想法,」师父慈祥的微笑着,「我能帮的,顶多只是在天狼坠的效力快消失的时候,再帮它充一下电,而且,最大极限,顶多也只能充三次电而已。

所以,如果你真想做的话,在时程上,自师父我坚持不住了己就必须要掌握好才行。

」师父特地嘱咐他。

「好的,谢谢师父帮忙,影山回去一定会认真思考的,如果真的决定要做的话,会再告诉您的。

」 为了救小伶,影山决定跟它拼了。

他倾家荡产花了一生所有的积蓄,买下了万恶谷那块地。

并且,在整地期间,开始着手进行研究鬼哭石的制造方法。

整完地之后,影山跟负责的建筑师要求,先建造一座研究室给他。

接下来好长一段日子里,影山都过着一边研究鬼哭石,一边盖万恶谷的生活。

在轿子里被两个温师傅

最初,他先抓来了几只恶鬼来做测试,按照他们死前的生活环境打造了一间样师傅我忍不了了给我品屋,让他们住在里面,再将他们杀死。

结果,他们并没有像书上所说的那样,在死后变成一颗鬼哭石。

影山一直想不透,到底真正的问题出在哪里? 乔本身就是一个喜好武术的练家子,平常閒暇之馀,他总爱舞刀弄剑的来打发时间。

一次机缘巧合下,乔正好在练剑,影山正在追一只恶鬼。

「乔,帮个忙,」影山在恶鬼后头急喊道:「帮我拦住它,千万别让它给跑了。

」 事出突然,乔一时收不回舞剑的攻势,竟然直接就对着恶鬼的咽喉刺进去。

这时,意外发生了。

恶鬼居然在发出一声惨叫之后,在轿子里被两个温师傅身形慢慢缩小,就地变幻成一颗鬼哭石。

这个意外的结果,让两个人看得目瞪口呆,不明所以。

「乔,告诉我,你到底是怎样办到的?」影山迫不及待的抓着他问。

「老实说,我也不知道。

」乔抓了抓头发,不知该如何回答。

「那你只要告诉我,你刚才做了什么就好。

」 「嗯,也没做什么,就只有用剑去刺恶鬼的喉咙而已。

其他的,我根本什么也没做。

」 「难道,要让恶鬼变成鬼哭石的方法,只能靠武器动手,不能使用法术来完成吗?」影山自问自答。

「咦?你这么说好像很有道理欵,」乔沉思半晌,「给我之前我们在抓那些恶鬼时,因为是鬼,所以我们的直接反应就是用咒术来消灭它们,但造成的结果就是,让他们魂飞魄散,难怪成就不了鬼哭石。

」 「刚才,因为事出突然,我根本来不及反应,当下也没想太多,只靠下意识的反动作来处理,结果,居然歪打正着,被我们给蒙到了。

」 「惨,如果事情真如你所说的那样,那我这辈子岂不是都无法亲手制造出鬼哭石了?这样,不就等于只能眼睁睁地看小伶受妖蛊之苦死去,永远都救不了她?」 「何以见得,为什么你这么肯定?」乔反问。

「因为我是斗降师的继承人,要我施咒收妖还行,但是要我舞刀弄剑,我可是一个大外行。

」 「更重要的是,身为继承人,身边都有护法保护着,想要和恶鬼有近距离的接触,简直比登天还难。

师傅

」影山苦着脸说出答案。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