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同人文 > 正文

瑜洲同人作者:桫椤moli(39)

时间:2018-04-09 09:27:04 标签: 强强,前世今生,边缘恋歌,宫廷侯爵
四周顿时安静下来,许嘉逸将许巍洲交给子澄和子然,低声道:给他喂些安神的药,好好睡一觉。睡醒了,一切就过去了 是子然和子澄红着眼应,问道,那殿下醒来后 派人去我府中找我。许嘉逸长长叹息一声,看着短短几日

  四周顿时安静下来,许嘉逸将许巍洲交给子澄和子然,低声道:“给他喂些安神的药,好好睡一觉。睡醒了,一切就过去了……”

  “是……”子然和子澄红着眼应,问道,“那殿下醒来后……”

  “派人去我府中找我。”许嘉逸长长叹息一声,看着短短几日内憔悴地不成人形的许巍洲,心中一片荒凉。

  当许巍洲再次醒来时,倒是没有闹着要杀人了,他只是安静地躺着,双眼直愣愣地看着天,任谁跟他说话都没有反应,不吃也不喝。

  子然和子澄急得不行,派人去请来了许嘉逸。

  许嘉逸坐在床头,第一句话就是:“黄璟瑜不是许承乾杀的,是他要自杀,找我要的□□。”

  许巍洲呆滞的眼神逐渐恢复了神采,他动了动想起身,身体却因为多日未食没有丝毫力气。

  “他用他自己的死,让父皇彻底相信这次刺杀是太子主使,然后对他杀人灭口。”许嘉逸继续道,“虽然父皇不一定相信,太子会蠢到在这个风口浪尖动手,但他一定更不相信,黄璟瑜连命都不要,只是为了陷害太子。”

  许巍洲全身剧烈地颤抖起来,他的手攥紧被子,埋头失声痛哭。

  许嘉逸摸了摸许巍洲的头,轻声道:“黄璟瑜让我带话给你——他希望你好好活着,连着他的那份一起。”

  许巍洲哭了很久很久,哭到嗓子都嘶哑了,眼睛都模糊了,哭到全身没有了丝毫力气,才停了下来。

  “他说过会等我的,他说过的……”

  一双温暖的手握住了许巍洲冰凉的双手,许嘉逸道:“许巍洲,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今后,还有很长的路需要你独自一人走下去。坚强一点,好吗?”

  许巍洲没说话,闭着眼睛,仿佛是睡着了。

  自那之后,许巍洲开始进食,虽然吃的不多,却还是逼着自己每日都吃上一些。只是,他还是终日失魂落魄的,时常对着窗外发呆,什么事都不想做。

  这一日,思言将一封书信交给了许巍洲:“我和少爷有一个秘密联络的地点,昨日我去看,发现他入宫刺杀前,曾经往里面放了一封信,给你的。”

  许巍洲接过,急匆匆打开,一目十行地读着。

  吾妻洲洲,

  请允许我这么叫你,虽然我们还没有成亲,但是你已是我这辈子最爱的人。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或许我已经不在了。

  虽然你可能已经知道了真相,但是,我还是想跟你再说一句,对不起。

  我一开始接触你,的确是打算利用你,为黄家翻案。先将你扶起,让太子有危机感,才让我有了可以和他谈判的筹码。我助他扳倒你,而他助我翻案。这一切,本应该是一场简单冷血的交易。

  可惜,我算到了所有的可能,却唯独没有算到,我会爱上你。

  对不起,我一直在挣扎和逃避,等我发现已经深陷其中时,已经,没办法回头了。如果我能早一些正视对你的感情,早一些改变我的计划,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

  可是现在已经晚了,我明知前方是必死的一条路,却还是要坚持走到底,因为我已经别无选择……

  我父亲虽是武将,却一直希望君王能止戈戢武,开万世太平。因为只有真正上过战场,感受过杀戮和人命的卑微,才会明白和平的重要。而这也是我的心愿。

  答应我,做个明君,好好对待这天下百姓,我相信,即便黄家最后未能翻案,我父亲也不会有遗憾。只可惜我是看不到了……

  我只希望,来世能做个无名之辈,不再有沉重的责任,真正为自己而活。而无论相隔多远,无论有再多阻碍,我都会记住你,找到你,并爱上你,护你一生一世。

  爱你的黄璟瑜

  信纸飘落在地,外面似乎起风了,又下雨了。

  恍然间,许巍洲仿佛又回到了初见的那一天。

  那一天,下着倾盆大雨,年幼的许巍洲抱头奔跑着,一头撞在了黄璟瑜身上。

  “你没带伞吗?”那个比他高出一个头的少年看着他,眉目如画,笑的时候露出两颗很可爱的小虎牙,特别帅气。

  许巍洲愣愣地看着他,点了点头。

  “来,跟我走!”少年脱下衣服,挡在他的头上,带着他一路小跑到一个屋檐下。

  “你家在哪里?一会儿雨小了我送你回去。”

  许巍洲却只是呆愣愣地盯着黄璟瑜看,像个傻小子。

  怎么会有这么好看的人呢?

  许巍洲想。

  也许,早在那时起,他就不知不觉走入了他的心里吧……

 

 

第38章 尾声

  (尾声)

  一年过去,皇帝许彦因为刺杀时伤到了肺部,时有反复,加之年岁日长,身体大不如前。便将许巍洲册封为太子,代理朝政。

  又一年过去,许巍洲在朝中威望日盛,他的雷霆手段和任人唯贤礼贤下士的作风,让他获得了一大批出身低微的官员的支持。而在重新洗牌过的朝堂中,留下的老臣也不会不识相的与储君作对,何况许巍洲非常公允,对他们也并无苛责排挤。

  第三年,许巍洲以太子身份前往边关,与突厥、东弥国签订了休战和谈的协议。

  三年后的许巍洲,早已褪去了之前的青涩稚嫩,变得成熟老练,言谈举止间优雅从容,举重若轻。

  那拉静静看着许巍洲,不知怎的,心中却泛起浓浓的酸涩。谈话时,对面的这个人,会保持着最礼貌的微笑,让人完全看不透,他也再看不到他真正发自内心的笑容。

  万物身前过,片叶不沾身。

  也许说的就是现在的许巍洲吧?似乎任何事情,都不会在他心中划起一丝涟漪,所有的一切,都是风过无痕。

  “你变了很多。”谈完议和的事后,那拉屏退了身边的侍卫,对着许巍洲淡淡道。

  “是么?你倒是什么都没变。”许巍洲的语气平静得有些冷漠。

  “我很抱歉……”那拉犹豫了很久,终于还是开口道,“当年我没有想到,会因为这件事,导致黄璟瑜他……”

  “你闭嘴!”终于,许巍洲平和得毫无波澜的眼中,出现了一丝怒意。

  那拉愣了愣,继续道:“洲洲,我其实……”

  “那拉王子。”许巍洲打断道,“我现在是大鄌的太子,与你并无过多交情,这样称呼是否有些不妥?”

  “为什么?难道他不是这么叫你的?”那拉似乎完全忽视了许巍洲越来越y-in沉的脸色,自顾自说道,“洲洲,这句话三年前我就想说了。我是真的喜欢你,如果你愿意给我一个机会,我……”

  许巍洲上前一步,掐住了那拉的脖颈,将后面的话生生掐断。他脸上遍布y-in霾,瞳孔中尽是戾气,一字字道:“你也配和黄璟瑜相比?那拉,你知不知道,我是用了多少理智,才能控制住不杀了你?!”

  看着对方的脸颊逐渐涨得通红,许巍洲冷笑着道:“当初若不是你,用这y-in毒的反间计,父皇也不会召我立即回宫,我若不回去,后面的一切都会不一样。都是因为你……”

  那拉的眼神有些涣散了,他皱着眉头,嘴巴开合着,似乎想说什么。

  许巍洲厌恶地松开手,将那拉扔到地上,冷冷道:“我来此与你签订合约,只是因为这个合约对于百姓是件好事,除此以外,我与你没有任何关系,若再有这种事情,我可不能保证你还有命在。”

  语毕,许巍洲转身往帐外走。

  那拉缓过气来,低声道:“他不希望你这样。”

  许巍洲的微微脚步一滞,又继续走着,那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不会希望你活在痛苦和绝望里,更不希望你被仇恨困住一生……”

  许巍洲掀开帐帘,外面的阳光出奇的炫目,他伸手挡住,微微眯起眼,这才看清了帐外守候的侍卫们。

  这些都是三年前追随他的人,他们似乎一点都没有变,不同的只是,他们已成为了独当一面的将士。

  许巍洲闭上眼,呼吸着相同的,干燥而凌冽的塞外的风,这独特的气息,让他似乎又回到了三年前,那个黄璟瑜还在的时候……

  他会微笑着捏他的脸,他会解下身上的披风给他披上,他会把最大块的r_ou_留给他,他会……

  可惜,睁开眼时,一切却像泡沫一般破碎了。

  物是,人已非。

  这次回朝后,皇帝病得更重了,终日只能卧榻休息,连行走都非常吃力。太医换过一批又一批,却都是不见好转。

  准备了三年的许巍洲,借着百姓上书请愿的由头,重新彻查了十一年前黄将军谋逆的案子。办案官员很聪明地隐去了许巍洲母亲的事情,转而将罪名安在其余被定罪的人身上。

  十年旧案一朝沉冤得雪,朝中震动,百姓们怒骂j-ian臣,高呼圣上英明,文人s_ao客赋诗写戏本子,史官更是将此大书特书载入史册……

  举国欢呼的时刻,许巍洲却是出奇的平静,甚至觉得有些凄凉。黄璟瑜一直以来的心愿终于得以实现,他却仿佛失去了目标,有些茫然。

  这一夜,许巍洲去了宫外的山上,那里有他给黄璟瑜立的一座碑,这三年来他时常会独自一人来给黄璟瑜烧纸,说说话。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