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

 东江文学城最新域名:https://www.bblianmeng.com,直接输入网址访问,永不丢失!

当前位置: 主页 > 同人文 > 正文

瑜洲同人作者:桫椤moli(40)

时间:2018-04-09 09:27:06 标签: 强强,前世今生,边缘恋歌,宫廷侯爵
我帮黄家翻案了。许巍洲的双眸里印着火光,我答应你的事,总算没有食言。 空荡荡的山中,没有回应,只有几声低低的虫鸣。 可是你呢?你答应我的事情呢?为什么没有办到 你答应我会活着,等我来救你出去的可你现在在

  “我帮黄家翻案了。”许巍洲的双眸里印着火光,“我答应你的事,总算没有食言。”

  空荡荡的山中,没有回应,只有几声低低的虫鸣。

  “可是你呢?你答应我的事情呢?为什么没有办到……”

  “你答应我会活着,等我来救你出去的……可你现在在哪里?你为什么不等我……”

  山风呜咽,万籁俱寂,纸烧尽了,火光逐渐暗淡下去,暗红的纸屑在风中扭曲,只余一袭月光洒落下来。

  许巍洲靠坐在树下,打开身边的酒坛。烈酒入喉,这般强烈的刺激似乎唤醒了他沉睡的心。他盯着空中的明月,轻声道:“黄璟瑜,陪我喝酒吧,然后,我们一起看日出……”

  他不记得喝了多少酒,只记得喝得沉醉时,似乎有人扶起他,抱住了他。那是他最熟悉的怀抱,温暖厚实,将他整个人都包裹起来。

  “璟瑜……你来了……”许巍洲高兴地抱住那个身影,靠在他身上沉沉睡去。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真实到他可以感觉到对方的心跳和胸膛里呼吸的律动。

  “璟瑜,我好想你……”许巍洲轻声喃喃道,“你回来吧……”

  一滴冰凉的液体似乎滴落到了脸上,许巍洲的睫毛颤了颤,呼吸绵长,沉入了梦境。

  ……

  许彦的病一日比一日恶劣,终于,到了病危的那一刻。

  许巍洲缓缓踏入了这个曾经有过很多回忆的地方。

  年幼的时候,他的父亲曾抱着他在这里玩耍,后来,也会抱着他在御书房处理政务。可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突然间,那个慈爱的父亲就不再理会他了。他的母亲抱着他悄悄垂泪,母子二人终日面对着冷冰冰的宫殿……

  殿内跪满了嫔妃和宫女太监,许嘉逸也在床前。许巍洲走近,看着床榻上干瘦枯槁的那个人,突然觉得他很可怜。

  是啊,他是高高在上的皇帝,至高无上的权利给了他无人能撼动的生杀予夺的大权。可是,那有什么用呢?待到自己大限将至,依然挽回不了分毫。甚至,这满屋子掩面哭泣的人,有几人是真心,又有几人是假意?

  许彦见到许巍洲,喉咙里发出咕噜的声音,似乎想要说什么。

  许巍洲漠然地看着他,然后道:“你们先出去一下,我有几句话,要单独和父皇说。”

  待到众人都出去,许巍洲才坐在床头,淡淡道:“你知道吗?因为你,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都离我而去。”

  许巍洲冷漠地看着床上粗重呼吸的那个人,继续道:“一个是我母亲,一个……是黄璟瑜。”

  许彦吃惊地睁大了眼睛,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

  “他们两个,都是最爱我的人,也是我最爱的人。可是因为你,他们都死了。父皇,我的父亲……你说,我应该恨你吗?”

  许巍洲俯身过去,与许彦对视着,低声问道:“你到底爱过我母亲吗?不,你一点都不爱她……如果你真的爱她,是不会忍心让她有一丝伤心痛苦的。可是你,却对她做了这世上最残忍的事情。”他笑道,“算了,和你说了也不懂,因为你从来没有真正爱过一个人。”

  许彦不动了,只是直愣愣地看着许巍洲,眼神异常复杂。

  许巍洲靠在床边道:“你每天高高在上,给臣子嫔妃定罪封赏,可你自己呢?你将自己的心分成无数片,给你的妃子们,每一个都说是最爱。你一面说着信任,对臣子们委以重任,一面却在背后猜忌,眼睁睁看着忠臣蒙冤还落井下石!”

  “许彦,你不觉得累吗?你到底真正爱过谁,又真正相信过谁?一辈子在猜忌中度过,终日胆战心惊担心大权旁落,不累吗?!”

  “我其实根本不稀罕这个皇位。最开始,我只是为了有能力保护我爱的人。可现在,我不过是为了完成他的遗愿,让他安心而已……”

  “我恨你,许彦。你不配做我的父亲!”

  当日夜里,皇城上空回荡着一声又一声的钟声,整整九下……

  几个月后,太子许巍洲登基。

  新皇登基后,提拔新人,推新政,大赦天下,减免赋税三年……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许巍洲仿佛不知疲倦一般,终日劳心国事,不分日夜。

  时光荏苒,又是五年过去,国内已日趋繁荣。

  其实前几年早有大臣们向许巍洲提过纳妃立后的事情,都被他以国事繁重拒绝了。可如今,所有事情都走上正轨,这件事就不好再拒绝了。

  许巍洲挑了个日子把许嘉逸叫来,向他摊牌了。

  “你的长子许晟睿,今年要行冠礼了吧?”

  许嘉逸眼珠子转了转,顿时猜到了:“你打算立他为太子?”要知道许巍洲这两年往他那里去的勤,对许晟睿也是亲自耐心地辅导,颇有培养接班人的意思。

  许巍洲点头,揉了揉太阳x_u_e:“我不打算立后,以后也不可能生子,如果不早点立太子,估计要被那些老臣们念叨死……许晟睿这孩子很聪明,最重要的是品x_ing好,有胸怀,我觉得他很适合。”

  “那当然,不看看是谁的孩子。”许嘉逸笑了,末了又敛起笑意问道,“你真不打算再找个人?都过去八年了……”

  “是啊,都八年了……”许巍洲靠在椅背上,长长叹了口气,“可是我还是忘不了他……”

  许嘉逸道:“你何必这样折磨自己?他不希望你这样的。”

  “你爱过一个人吗?”许巍洲自语道,“爱到,他就像是融入了你的骨血里,成为了你的一部分,爱到只要一想到他,就钻心的痛,却又入骨的甜。爱到失去了他,就好像心被挖去了一块,整个人都不再完整……”

  “我该怎么用一颗不完整的心,去爱另一个人?”

  即便老臣们都极力反对,许巍洲还是一意孤行地在许晟睿冠礼的当日,册封他为太子。

  做完这件事,许巍洲似乎轻松了许多。他时常在御花园里看着天外的云和山,心思仿佛跨越万里飘到了远方。

  每年的祭日,许巍洲都会去那座山的坟前陪黄璟瑜说话,今年也不例外。

  “……等许晟睿能够独立处理政务之后,我就禅位给他,然后找个没人知道的地方孤独终老。”许巍洲道,“你多来我梦里陪我说说话就好……”

  “八年了,你还好吗?”许巍洲问道,虽然,他知道不可能会有回应。

  可这一次,身后却传来了一个声音:“洲洲……”

  许巍洲浑身剧震,身体都僵硬了。他不敢回头,生怕一回头,发现是又一场梦。

  身后那个人向他缓缓走来,然后,轻轻环住了他:“洲洲,我回来了……”

  许巍洲的身体剧烈颤抖起来,他回头看过去,看到了那张无数次在梦中出现的脸庞。他还是那么帅气,只是似乎瘦了很多,两颊刀削一般。

  “是你……?”许巍洲反复摸着黄璟瑜的脸,急切地反复确认道,“真的是你?不是做梦,也不是幻觉?……”

  “是我洲洲,是我……”黄璟瑜握住许巍洲的手,轻声道,“对不起,我回来晚了……”

  “璟瑜……”许巍洲扑倒在黄璟瑜怀里,眼泪完全控制不住地涌了出来,可是他顾不了什么形象,哭得鼻涕眼泪一大把,全部都蹭在了黄璟瑜的衣服上。

  “我就知道你会回来……我知道的……”许巍洲泪流满面。

  “对不起……对不起……”黄璟瑜一边帮许巍洲擦眼泪一边道歉,然后唇就这么猝不及防地被封住了。

  许巍洲恶狠狠地咬着黄璟瑜的唇,然后将他推倒在树上,疯狂啃噬着,仿佛要把这八年来刻骨的思念,全部都发泄出来。

  “唔……嗯……”两人吻得满脸通红,直到喘不过气来,才分开,嘴间尽是血腥味儿。

  “现在,你跟我好好解释一下,你这八年都去哪里了。”许巍洲怒道。

  “楚王给我药不是□□,是一种令人假死的药。”黄璟瑜一开口就是爆炸x_ing的消息,许巍洲差点要跳起来了,他忙安抚道,“你不要怪他,是我让他不要告诉你的。你知道,这种假死的药根本不像戏本子里说的那么灵验,吃这种药的人,十个里有九个都是活不过来的。我吃之前,根本不知道有多大把握可以活着。更何况,这种药对身体的伤害非常大,加上我本来身受重伤,可能x_ing就更低了……”

  “那你还吃?”许巍洲顿时心疼了。

  “除了这一条路,我想不到更好的路可走。我想赌一次,赌我的命硬,赌我俩的缘分未尽。”黄璟瑜笑道,“你看,阎王爷都不愿意要我,我又活过来了。”

  “所以,这八年来你是去治病了吗?”许巍洲低声道,“你现在身体怎么样?好了吗?”

  他知道黄璟瑜的个x_ing,如果他不是身体虚弱到无法自理,是不可能一直躲着不见他的。那么,八年前他到底伤重到了什么程度……

(东江文学城:https://www.bblianmeng.com,你我共同的家!记得收藏并分享东江文学城哦!)
----------------------------分隔线----------------------------